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八个未婚妻美若仙在线阅读 - 第214章最难对付的社畜

第214章最难对付的社畜

        第214章最难对付的社畜

        “小小未成年,不知好好上学,成为社会的有用人才,却走上一条违法犯罪的死路。”

        “小子,哥要弄死你,哥要弄死你。”

        凌非寒一在留手,可连他没想到的是,火哥反而恼羞成怒,一口口水吐在他身上。

        奇耻大辱!

        凌非寒的杀气一涌,可又立即收敛。

        他无法说服自己对未成年下死手,一切的罪,都在那个冒充他的年轻人身上。

        “哈哈,火哥威武。

        小瘪三,刚才我们就警告过你,你若敢耍赖,我们废了你。”

        “有凌神医在,你还敢耍赖,你是活腻了。”

        “火哥,弄死他,弄死他。”

        一帮社畜出口闭口都是要弄死人,冒充他的那个小年轻,熟练的点燃一根香烟,靠近凌非寒后,口中烟雾吐向凌非寒。

        “小子,你瞎了狗眼。

        连城主府、几大家族老子都不放在眼里,你算个什么东西。”

        砰!

        冒充之人话音刚落,凌非寒飞身就是一脚。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中,冒充之人后背砸在汽车上,玻璃粉碎不说,砸中的车门直接凹下去。

        “卧槽,你敢打我老大,老子要弄死你,老子要弄死你。”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稍大的社畜们都被吓得脸色惨白,火哥一个未成年非但没有吓到,反而对凌非寒更狠。

        收不回被凌非寒抓住的钢管,居然向前一扑,张着嘴就要咬他的腿。

        凌非寒阴沉的目光一闪,要不是他即使收住腿,那一脚下去,火哥只怕半条命都要没。

        闪身避开火哥,吐血的冒充者正惨叫着要起身时,凌非寒又是飞身一脚过去,直接给弄个半死。

        一脚踩着冒充者的脖子,将起顶在车上,森然的眼神一闪:“现在,你还说自己是凌神医吗?”

        “不……不不不,我不是,我就一小混混。

        饶命,求你饶命……”

        “王八蛋,你敢打我老大,我杀了你。”

        就在这时,火哥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把刀子,飞奔而来,刺向凌非寒的背。

        凌非寒暴怒,看在他是未成年的份上一忍再忍,可事实证明,社畜是不会理解你的一番苦心的。

        愤怒的凌非寒忍无可忍,猛然回头,一脚踹在火哥的肚子上,将他给踹回去。

        稚嫩的惨叫声中,火哥只是向后摔倒。

        若不是凌非寒收敛着力量,这一脚下去,火哥必然没命。

        “卧槽尼玛,你敢打老子。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弄死他。”

        并未受伤的火哥,反而更加认为凌非寒好惹,气急败坏的大吼一声,提着刀子又冲上来。

        其余的社畜,也不甘落后,挥舞着钢管冲上来。

        看他们那狠厉的叫嚣声,显然是没救了。

        凌非寒忍无可忍,只能反击。

        不到片刻,社畜们被一一击飞,唯有未成年的火哥死死的握着刀子,稚气的眼神充满了怨毒。

        “小杂种,你敢打我的小弟,你死定了。

        哥这一生,一定会找到机会弄死你。”

        凌非寒怒火攻心,却又不能出手。

        火哥再怎么可恶,可他毕竟是未成年。

        如果换做是成年人,他完全手起刀落。

        可未成年,他下不去手啊。

        正在他打算跟火哥讲讲道理时,火哥突然调转刀子,对着自己腹部就捅下去。

        “杀人啦……杀人啦……救命……救命啊……”

        倒在血泊中的火哥惨叫不已,凌非寒脸色大变。

        这该死的社畜虽然狠毒,可他的良心,让他无法坐视。

        急忙上前蹲下,大吼道“不想死的就别喊,我马上救你。”

        凌非寒拉开火哥的手,抓住刀柄正要拔刀时,突然一阵急刹车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咔嚓咔嚓的闪光灯。

        凌非寒猛然色变,正要起身时,双手鲜血淋漓的火哥突然抓住他的手:“杀人啦,杀人啦,救救我……求你们救救我……”

        咔嚓咔嚓!

        此时,凌非寒的手还在刀子上,火哥死死抓住他的手,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摄像机留下无数特写。

        凌非寒眼睛一眯,森然的倒吸口冷气。

        棋子,火哥等人都只是别人的棋子。

        在这么多记者的摄像机下,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更严重的是,火哥是未成年。

        社会上,不断出现未成年惹是生非的新闻,但很少有人会指责未成年。

        可一旦成年人欺负、殴打了未成年,舆论便会无限放大。

        未成年,就是这些社畜最好的保护伞。

        “快啊,快曝光他,我才十四岁啊,他就要杀我,我一个未成年到底犯了何错,让他如此狠心。”

        一个未成年,如此狠毒,不惜捅伤自己。

        这次,凌非寒是遇上了对手。

        凌非寒阴森的扫了一眼现场,只见,刚才还杀马特的一帮社畜,居然发型大变,身上的非主流衣服也变成了校服。

        好毒辣的诡计,未成年、学生,这两个标签,足以将凌非寒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记者门咔嚓咔嚓的给凌非寒特写,一名胆大的记者上前,拿着话筒询问道“凌先生,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洛城电视台的记者,当日你在城主府逼死府主父子时,我正好在场。”

        凌非寒心里一沉,刘飞龙父子死后,无人敢说是他逼死的。

        眼前的记者,却直接将罪名按在他头上,还是以亲历者的身份采访。

        一环扣一环,逼死府主父子,得罪了国家。

        谋杀未成年、伤害学生,是与全人类为敌。

        此计,不可谓不狠!

        此计,不可谓不毒!

        此计,不可谓不阴!

        即便是凌非寒,此时也被搞得头皮发麻,心中忐忑不安。

        三大罪行,可以说无论你有多大的后台,多大的能量,都必死无疑。

        他甚至已经看到,席卷全国的舆论,必将让他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凌非寒,我是洛城都市报的记者。

        请问,你为何如此仇视人类社会,做出伤害孩子、学生这种丧尽天良的恶毒之事!”

        “凌非寒,你乃学医之人,本心救死扶伤。

        可你,居然做出如此歹毒的恶事,你,还是人吗?”

        “哼!凌非寒,亏我今夜前,还以为你逼死府主父子,是受到不公平的伤害,这才被迫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