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我的1979在线阅读 - 第899章 反悔,叶成博说脏话

第899章 反悔,叶成博说脏话

        “这是怎么了?”

        走出来,陈物远还有些奇怪,怎么还带着孩子过去了。

        这孩子,沉默寡言的,也不说话。

        苏何微微摇头,祥牙子的事情,他并不打算到处去说。

        孩子,也是有自尊的。

        大人到处去说孩子的坏话,他也会受不了的。

        陈物远一看就知道里面有隐情,不过一个孩子的隐情,他虽然有些担心,却并不好奇。

        家家都有难事,这小孩子啊,也有。

        祥牙子其实刚才也有些担心,陈物远问的时候,他还抬头看了苏何一眼。

        苏何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小孩子家家的,小心思挺多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要更加的重视起来。

        到了会场,苏何还没进去,还没到自己的摊位,周围就有不少人在打招呼。

        这一次的招商会,除了要对外开放,邀请了很多的各国的客商。

        因为大家都不熟悉,所以苏何提出来这个平台,很是得到了里外上方的认可。

        既可以调查外商,也可以给国内商人做担保。

        这可以保证双方交易的安全,让双方可以放心的交易。

        祥牙子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情况,心里有些暗暗地想道:“这地方,比之前南竹村集市开张都要热闹。”

        苏何不知道祥牙子在想什么,要是知道,恐怕要笑出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可是羊城,未来的一线城市。

        南竹村是什么地方?

        未来的三线城市,嗯,还只是三线城市的一个小村子。

        双方根本没有可比之处。

        不过羊城现在也还没彻底发展起来,但人口也很不少了。

        羊城作为古代的时候,也是一个极为发达的贸易口岸呢。

        一路走进来,苏何都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看祥牙子,免得这孩子走丢了。

        于途也是一样,贴身保护老板,特别是经过了昨天那样的事情。

        谁知道那些被剔除出去的国外的商人,会不会起什么歪心思?

        坏了人家的好事,难道人家还会给你送锦旗不成?

        这一点,大家都明白。

        虽然被剔除出去了,但他们好歹也是被邀请来的,也没有说直接将人家驱逐出境吧?

        嗯,说是剔除,其实不过是记录上小本本。

        到时候被人盯着,如果想要骗人,就会有人出来阻止。

        很多商人都加入了苏何他们的这个小平台里。

        只要有人来询问,就会知道他们到底值不值得信任。

        值不值得的,其他人的身份还有待调查。

        但那些被指出来的,就是绝对不值得的。

        小生意可以做,但大生意么?

        就要多加提防了。

        可做国际贸易的,小生意怕是连船运费都付不起。

        这可不是后世,国际大贸易,动不动就是上百万,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鹰酱币的贸易。

        此时的小生意,那还真是小生意。

        几千块,上万块的贸易。

        在国内来看,确实是一笔很大的贸易了。

        但对国外来说,可能就不怎么样了。

        还有这海运费,真的很贵。

        小生意,忙来忙去的,赚的不多。

        在有其他的生意的情况下,没有人想要做小生意。

        “于途,你今天多看着点祥牙子。这里人多的,万一走丢了,就不好了。”

        他还使了个眼色,昨天嘴巴是说的顺畅了。

        但后续,还是引起了一些麻烦。

        有不少的客商,都对他起了不太好的感官。

        毕竟如果没有他,他们可以骗到很多的好处。

        最不济,也可以用极低的价格,购买到大量的产品。

        如此一来,就算是小生意,也不是没有赚头。

        这一切,都是被苏何打断的。

        价格可以低,但不能压价。

        毕竟国内这个大市场,环境就是如此。

        最主要的就是农产品,国内大市场的价格就是很低。

        而且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买家并不容易,一次性将东西都卖出,想要拿到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可以赚外汇这个条件下,很可能就有人压到极低的价格,卖出去。

        这里亏了一点,不要紧,从别处赚回来。

        外汇太重要了。

        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能有选择,谁愿意低价卖出去呢?

        就算是看着开开心心的,加入到了他这个平台的这些人,也难免心里有所抱怨。

        这谁说得准呢?

        万一就有人不太高兴,想要报复一二。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祥牙子这小胳膊小腿的,这万一被抓走了,那就麻烦了。

        于途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另外,还专门安排了一个人,全程盯着祥牙子。

        东西是重要,招商也很重要。

        人却更加的重要。

        等一群人来打招呼,有问题要问的时候,苏何就没有太多的心思了。

        祥牙子全程都没有什么想要说话的意思,苏何也只能是偶尔回头看看,却也没有办法。

        或许是这里比较热闹,又或者是其他的,祥牙子反正也挺感兴趣的。

        于途松了口气,到底还是个孩子,这要是不安分,到处跑。

        那这,还真是不太安全。

        祥牙子不太跑,至少减少了他们的工作。

        南竹村,一大早的,叶传秀做好了早饭,就回来看苏兆华。

        昨天说好了要去离婚的,她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事到临头,苏兆华又反悔了。

        看着两个女儿,苏兆华说道:“离婚可以,女儿归我。”

        苏眉和苏芮都有些无语,可做女儿的,她们又不知道怎么说。

        叶传秀冷笑:“女儿给你?你能养得起?”

        苏兆华梗着脖子:“你别管我养不养得起,反正女儿归我。除了两个大的,还有小南瓜也归我。”

        “不行。”

        叶传秀断然拒绝了:“你连养家的能力都没有,拿什么养女儿?苏眉还好说,她反正是考上了大学。学费什么的,也不需要你出,学校还有补助。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她也不需要你养。她的户口也会迁到学校去,不需要你了。”

        “上大学还要迁户口?”苏兆华原本打的主意是什么,叶传秀很容易就想到了。

        这人,竟然是打女儿的主意。没准,还打了那笔国家补助的主意呢。

        叶传秀冷笑:“那是当然,要不然,你还打算要女儿拿补助给你贴补不成?”

        苏兆华稍微有些脸红:“我,我就是打算让她给妹妹交学费。”

        嗤~~

        叶传秀没想到,这人还真有这样的打算。

        这还真是不要面皮了。

        苏眉的脸色也是一白,苏芮也是一样,看着苏兆华,表情都变了。

        这人,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精的算盘。

        叶传秀嗤笑一声:“你不是自诩最喜欢女儿的么?所以,你就是这么喜欢女儿的?”

        苏兆华脸色微红,又变得苍白。

        叶传秀不依不饶:“哦,我知道了。你除了喜欢你老苏家的侄女,你还喜欢什么。那苏蓉,你倒是卖血都喜欢,自家的女儿,还要女儿自己出钱。”

        苏眉和苏芮都是打定主意,绝对不能跟着苏兆华的。

        跟了去,那岂不是真的要掉入狼窝了。

        “妈,我们不跟爸爸。”

        苏芮原来是一种不太喜欢说话,但有好处那是跟着上的性格。

        此刻,她也顾不得待在暗处了,这都直接开口了。

        苏芮话一开口,苏兆华就好像很是受伤的样子。

        苏眉还有些犹豫,好像爸爸对他们还是不错的,至少小时候没让她们吃太多的苦。

        谁知,苏兆华下一句就是:“那儿子得归我。儿子是我老苏家的,要传承香火的。”

        苏眉脸色惨败,她捂住嘴巴,幸好自己还没开口,没有说可以跟着爸爸的话。

        这可真是,让人无法接受。

        叶传秀哈哈大笑,她被苏兆华给刺激的,都想要笑了。

        苏兆华有些被吓到了,这女人不会想要动手吧?

        要是平时,他还有办法,叶传秀就是个女人,能有多大的力气?

        可这时候却不行,他胸口断了肋骨,要是动起手来,触碰到了他的肋骨,他会痛到根本就动不了手。

        “你笑什么?”

        “我笑什么?”

        叶传秀冷笑:“还是那个问题,你有钱养儿子吗?”

        苏兆华道:“苏何那么有钱,我还养不起儿子?我养一大家子都行。”

        叶传秀道:“所以,你这是露出了本来面目了?这是要儿子帮你养那老苏家一大家子呢!”

        她语气变冷:“玉成牙子,平时吃的好,也不喜欢干活。你自己是养不起的,至于何牙子,他要去帝都上学了,和苏眉一样,户口都是要迁走的。你也是想瞎了心,觉得自己能摆弄这个大儿子?他被你我可是伤透了心,早就独立出去了。”

        别说户口还在,苏何也有手段迁出去。

        这点事情,不算什么大事。

        当时苏何在市区,不也瞒着他们买了院子?

        那个时候,苏何才经商多久?

        那嘶吼,苏何才转了那么点钱,就已经这样了。

        现在呢?

        苏何已经是大商人了,是大院的座上宾。

        这样的情况下,苏兆华还觉得自己能拿捏住苏何?

        这简直是癞蛤蟆开口,好大的口气。

        苏兆华却不觉得这样:“他到底是我老苏家的儿子,他要是不孝,我就告到学校去。我就不信了,那些大学还能让他们的学生这样。”

        叶传秀也有些担心,她到底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有没有影响。

        “真是想瞎了你的心!”

        一句话从外面传来,苏兆华回头,看到叶振明和叶振汉一起走了进来。

        这句话就是叶振汉说的。

        苏兆华对这个老丈人还是很担心的,盖因当年他也是被这老丈人修理过的。

        而且这么多年来,他也算是寄人篱下,总觉得矮人一头。

        可越是这样,今天苏兆华就越不愿意低头。

        苏兆华硬着头皮说道:“这说到哪都没有天理了。我是他爹,我就有权利管他,他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

        叶振明哈哈大笑,看着苏兆华道:“我觉得,你应该去了解一下咱们国家的法律。不说你还在当年,根本不需要养老。就算是,也最多给你一点养老的钱。想要养老苏家一大家子?你是想瞎了心。你敢去闹,你当我们都是死人?”

        叶振汉也对叶传秀说道:“这个事情,昨天我让成博那小子打电话去羊城和何牙子说了。他说了,不管你怎么选择的,他都支持你。至于老苏家,不算什么大问题。”

        苏兆华一愣,苏何也知道了?

        “这个小兔崽子,我就知道他脑生反骨!”

        “你才脑生反骨!”叶振汉根本就没有顾忌,直接一拳头打在了苏兆华的脑袋上。

        他身子一动,牵动肋骨,差点没痛死。

        可说来说去,苏兆华就是不肯离婚了。

        叶传秀道:“原本我也没有起这个心思,是你起了这个心思。我是不可能帮你养老苏家了。你就是个窝囊废,这么多年,家里全让我一个女人养了,你自己说说看,你还能做什么?”

        叶成博从外面走了进来,叶振明皱了皱眉头:“你来做什么?”

        他来这里,是给叶传秀撑腰的。

        作为族长,他必须到场。

        可叶成博一个小辈,又是一个外人,不太好出现在这里。

        尽管他是苏何的发小,是最好的朋友。

        叶成博扬了扬手里的纸张,说道:“何牙子知道叔叔肯定要反悔,因为他说,他看透了老苏家的人。女人个个都是贱人,喜欢吸食别人的血。男人除了都是贱人之外,也都是一群窝囊废,是一群垃圾,没有担当,是个没卵(和谐)子的。”

        luan子是碧水市的方言,就是肚脐下的那玩意。

        这话让苏兆华勃然变色,叶成博有些尴尬,其他人也都看着他:“这不是我说的,是何牙子要我原话说的。他知道叔……老苏家人,都是一群恶心的土匪,所以愿意花点钱把这个事情解决了。

        他说,老苏家要是不拿到钱,就和土匪恶霸,又和死皮赖脸的要饭花子一样,绝对不肯罢手的。”

        叶传秀哈哈大笑,虽然觉得舍不得钱,那都是儿子辛辛苦苦赚来的。

        嗯,你确定辛苦?

        但不管怎么说,钱都是苏何的。

        叶成博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些话,还是要对长辈说。

        不管这长辈是不是不靠谱,他都不好意思。

        “这就是何牙子的意思,他愿意出一部分钱,叔叔你要多少?”

        /70/70397/28745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