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这没名没分的日子我不过了在线阅读 - 第81章 “证据”

第81章 “证据”

        说来,这个梦也确实算是美梦,毕竟这梦到了贺章心里最隐秘的渴盼。

        可要说是美梦……

        这个梦的最后,又总让人有些意难平。

        不过,看着眼前的季卿,再想想梦里穿着大红嫁衣,美得不可方物的季卿,贺章的那点意难平突然就被抚平了。

        他眉眼柔和,声音更是轻柔得像是能滴出水来一般。

        “确实做了一个美梦。”贺章道。

        被贺章这样看着,季卿有些不争气的双颊又开始升温。

        明明贺章只是回答了她的问题,但被他这样看着,季卿却总是觉得,贺章同时还在告诉她,他所做的那个美梦,还与她有关。

        与她有关?

        那么,贺章梦到了什么?

        想着这些,季卿的心都有些乱了。

        而贺章,看着突然就眼神有些躲闪的季卿,感觉到了她对自己并非是无动于衷,心情又飞扬了起来,抬手在季卿的头上抚了抚,这才语调轻快地道:“如意,天色不早了,你好好休息,若是一时半会儿的睡不着,也可以想想,明天你要问我什么问题。”

        随后,在季卿的瞪视之中,贺章笑着离开。

        ……

        贺章回到贺府,换了一身更家常一些的衣裳。

        之前为了见季卿,贺章虽然换下了官服,但衣裳也是经过了精心挑选的,而现在换上的这件,却只是一件半旧的直裰,看着再普通不过。

        换完衣裳之后,贺章思忖一番,又伸手在衣裳上这里扯一下那里拽一下的,很快,原本穿戴整齐的衣裳就显得有些凌乱了。

        这模样……

        像是原本已经睡下,但因故又匆匆起身的样子。

        确认自己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不妥了,贺章这才坐了马车赶往皇城。

        贺章是隆泰帝的心腹,而且还得了隆泰帝的特令,不管何时进宫都可以免于通报,所以即使此时宫门已经关闭,贺章还是顺利进了宫。

        当然,在贺章踏进宫门的同时,自然也有人将消息往隆泰帝那里传。

        隆泰帝这时正在御书房,他原本已经打算要回后宫休息了,却是突然接到了贺章入宫的消息。

        这时已经快到亥时了,便是夏日,天也早已黑透,贺章这个时候入宫是有何事?

        隆泰帝惊讶之下,立即让人宣了贺章觐见。

        不多时,贺章被林公公领着进了御书房。

        “微臣参见皇上。”贺章行了礼。

        “贺卿平身。”隆泰帝抬手,“贺卿这么晚了入宫,莫非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说话的时候,隆泰帝也将贺章细细打量了一番。

        往常贺章每次入宫在衣着上都是一丝不苟的,绝对让人挑不出任何一点错处,可现在他竟然就穿了一身家常衣裳入宫,而且衣裳还很是凌乱,分明就是已经就寝了,却因为什么突发事件而匆匆起身。

        那么……

        贺章是为了什么事变得如此?

        贺章说话之前先是用力喘了口气,这才道:“回皇上,臣此次进宫确实有要事要向皇上回禀。”

        隆泰帝等着贺章的下文。

        “皇上,臣上次向您提起过,臣其实与季太傅的长孙女有婚约。”贺章道。

        隆泰帝点了点头。

        “不瞒皇上说,臣这两年也一直在查当初季太傅的那桩案子,不管怎么说,臣与季家小姐也有婚约,若是不做点什么,臣总会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贺章道。

        对此,隆泰帝倒也并未觉得有什么。

        就如同贺章所说,他与季家的小姐定过亲,那季家就是他未来的岳家,在普通百姓都觉得季家有冤屈的情况下,要是他这个准女婿反倒没有任何的动静,那才会让人觉得心寒呢。

        上次贺章坦白他与季家小姐有婚约时,隆泰帝都并未追究此事,这时自然也不会追究了。

        见隆泰帝并未动怒,贺章微微松了口气,又接着道:“臣想着,不管怎么样,臣总要为季太傅尽一份心的,若是季太傅真是蒙受了冤屈,我这个做孙女媚的怎么也要还他清白,若季太傅并未蒙冤,那他自是罪有应得,将来我便是与季家小姐成了亲,总也不至于在发妻跟前觉得于心有愧……”

        “查了这两年,臣倒也真的查到了一些线索,而今晚,臣本已就寝,却不料下面的人送来了几封信……”

        说话的同时,贺章将那三封信取了出来。

        林公公连忙将那三封信呈到了隆泰帝的跟前。

        见隆泰帝接过信,贺章这才继续道:“看完这三封信之后,臣觉得有必要入宫一趟,将这三封信呈给皇上。”

        哦?

        隆泰帝闻言微微挑眉。

        随后,他打开信封,抽出信笺,开始看信。

        最开始时,隆泰帝的面色如常,但很快,他的脸色便也变得难看起来。

        贺章微微垂下眼睑。

        自然脸色不会好看了,因为,他特意将三封信之中以季太傅口吻写给隆泰帝的那封放在了最上面,隆泰帝想要看信,自然第一时间就会看到这一封。

        当年,就是因为这封信,隆泰帝的心里有了个结,所以即使他登基已经四年,却从未提过要还季太傅和季家一个清白。

        那么现在,看到这封内容完全一样,但笔迹却并非是季太傅的信,隆泰帝又会是何种心情?

        他,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呢?

        哪怕那点后悔于事无补,但只要能更快的还季家清白,这也就足够了。

        至于其他的……

        谁又能指望一个多疑的帝王的愧悔呢?

        而这时的隆泰帝,已经将第一封信看完了,他接着又看了第二封信,以及第三封信。

        看完之后,隆泰帝的面色铁青。

        当初季太傅的案子,是被先帝亲自办成了铁案,连三法司都未经,但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的,先帝倒也将他拿到的那些能证明季太傅有罪的“证据”都留了下来。

        而那些所谓的“证据”,不管是隆泰帝还是贺章,都是看过的。

        其中,最重要的一份“证据”,就是一封信。

        一封季太傅的笔迹写的信。

        那封信看似内容凌乱且寻常,但实际上,若是将那封信的内容以密语的方式解读出来,其真正的内容,却是季太傅指示下面的人将工部和户部的贪腐案嫁祸给端王,从而将自己从这两桩贪腐案中摘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