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这没名没分的日子我不过了在线阅读 - 第79章 占便宜

第79章 占便宜

        季卿瞪了贺章一眼。

        早知道这人能在官场如鱼得水,必定是个有心机的,却不想他把他的心机用在了她的身上。

        一日一个问题,自己真要是答应了,那岂不是以后天天都要与这人见面了?

        见季卿瞪着自己,贺章很是无辜地回视,还很大方地道:“如意,要不这样吧,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今天你可以额外问我一个问题。”

        季卿再次瞪他。

        这话说的,就跟她占了他多大的便宜一样。

        不过……

        既然贺章都这样说了,季卿可不会傻到往外推,于是道:“那日我碰到俪娘,她托我将那信转交给你,还让我转达,让你不要忘了答应她的事,你答应了她什么事?这俪娘会在城南那一带出现,是你安排的?你如何能让她听从你的安排?安国公府与当年季家蒙受的冤屈到底有何干系?”

        季卿一口气问了好些问题。

        贺章等季卿说完,这才定定地看着季卿,有些委屈巴巴地道:“如意,你点我便宜!”

        连语气都带着些控诉。

        季卿差点被他这句话给呛出个好歹来。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她何时占了他便宜?

        被季卿瞪视着,贺章振振有词地道:“方才我说可以让你问一个问题,可你却一口气问了这么多,这不是想占我便宜是什么?”

        季卿手有点痒。

        想她当初作为季家嫡长女,自然是受到了长辈们极悉心的教导,在她所受的教养里,就算要收拾人,那也是不用自己动手的,但这时候,贺章竟然能惹得她想要跟他动手了,由此也不难看出贺章这人有多可恨了。

        见季卿是真的有些恼了,贺章这才收起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轻咳一声,正色道:“虽然如意你一口气问了这么多个问题,不过,谁叫你是如意呢……”

        说这话时,贺章不仅盯着季卿看,眼神和语气,无疑都带着包容。

        随后,他接着道:“安贵妃有了身孕,安国公也一反常态的高调起来,上次在安国公府,安国公便流露出了拉拢之意,后来还一定要将安国公府的一名舞姬塞给我……”

        贺章缓缓道。

        当初为着这舞姬俪娘,贺府的下人可是没少议论,还有不少人觉得贺章会将那俪娘纳为妾室。

        也是因为这个引子,本就心生去意的季卿才会决定搬离贺府。

        安国公想要让安贵妃效仿先帝的皇贵妃华氏,既然对龙椅有所企图,那自然需要拉拢朝臣得到支持,而贺章又是隆泰帝身边的亲信,安国公会想要拉拢贺章,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也因为对贺章的重视,安国公送人的时候也不是随意送的,而是送了一个他觉得最有可能将贺章拉到自己这条船上的人。

        也就是那个俪娘。

        那时,正好贺章查季家当初的冤案与安国公有些关系,又想拿到安国公手里的两封书信,这才会假意将那俪娘收下。

        收下俪娘之后,贺章就将俪娘此人好生调查了一番。

        这一查,就拿住了俪娘的把柄。

        俪娘是瘦马出身,当初也是被人送给安国公的,入了安国公府之后,俪娘很快就得了安国公的宠爱。

        前不久,俪娘被诊出有了一个多月的身份,恰逢宫里的安贵妃也来了信儿,知会了安国公她怀了龙胎的事,安国公高兴之余,野心也跟着滋生了出来。

        看看先帝的那位皇贵妃,不也是母凭子贵吗,要不是有季太傅在,说不得端王真的就能登上皇位了。

        现在安贵妃有了身孕,那岂不是说明,一切也是有可为的?

        安国公府原本已经没落了,正是因为安贵妃得了隆泰帝的宠,安国公府才有了如今的风光,那若是安贵妃生的儿子成了太子呢?

        那时候,他作为太子的外祖,又将有怎样的尊荣?

        而想实现想象中这美好的一切,自然不能不拉拢朝中说得上话的那些大臣,有这些人的支持,安贵妃的儿子才有可能在已经有了太子的情况下成功翻身。

        安国公最想拉拢的人之中,定是有贺章一个席位的,于是就借着上次的机会将俪娘硬塞给了贺章。

        安国公也是惯会算计的,俪娘本就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那肚子里怀的可是他的孩子,但贺章不知道啊!

        贺章二十八了也没娶妻,就算是偶尔有应酬也都极为规矩,从不像别的官员那般,别看表面上一本正经的,但几杯黄汤下肚就露出放浪形骸的那一面,有人说贺章这是洁身自好,但在安国公看来,贺章不是装的就是那方面有问题。

        不是说了吗,当初隆泰帝还想过给贺章和昭华长公主赐婚呢,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了了之了,说不定就是隆泰帝发现了贺章有隐疾!

        在安国公的谋划中,将怀着他的孩子的俪娘送给贺章,只要贺章将俪娘收用了,等到发现俪娘有了身孕,贺章只怕会高兴得话都说不出来,又哪里还会有所怀疑?

        至于生孩子的时候月份对不对得上,那还不简单嘛,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对外称作是早产了,保管叫人生不出怀疑来。

        如此一来,贺章哪怕是看在那个孩子的份上,也再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就算贺章还是冷脸待人,那也没关系,只要贺章看重俪娘生下的那个孩子,那安国公也是赢了。

        对于安国公来说,将俪娘送给贺章,这简直是一举数得。

        可安国公并不知道的是,俪娘入了安国公府之后,可不只得了他一人的喜爱,安国公世子安元和也一样对俪娘疼爱有加。

        只不过,怕安国公动怒,俪娘和安元和一直只是偷偷摸摸的而已。

        而俪娘腹中的那个孩子,安国公以为是他的,但安元和也同样以为那是他自己的。

        可安国公和安元和都不知道的是,俪娘在入安国公府之前,早就与她的一个青梅竹马生下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现在都已经有五岁了。

        甚至,她腹中的这个孩子,也并不是安国公父子的,而是她那个竹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