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107

107

        



        第一百零七章



        也不知为何,这次诚帝倒是格外沉得住气,虽然知道沈锦回京了,却一直没有召见她,谁也不知道诚帝到底想的什么,沈锦也不在乎,在瑞王府倒是更自在一些,如今的瑞王府就沈锦一个主人,过的格外自在。



        那些人虽然不是瑞王府本身的下人,可是也不敢怠慢了沈锦,岳文他们走后没多久,诚帝就派了新的侍卫来,说好听点是保护沈锦,说的实际点不过是为了监视沈锦,不过有他们在确实方便了许多,起码在买东西上,每日安怡把列好的单子交给那些侍卫,第二天就会有人送了过来。



        可是沈锦自在,诚帝却不自在了,在沈锦来京城的第六天,皇后终于召见了沈锦,除了皇后外,茹阳公主也在,和边城相比,茹阳公主倒是瘦了一些,一身华服带着几分高傲,见到沈锦只是微微点头。



        皇后也没说什么,直接留了沈锦在宫中,沈锦也没拒绝,而是让人收拾了东西,然后搬了进来,皇后的气色不太好,和沈锦一并用了饭后,就说道,“茹阳也回来了一段时日,茹阳带着沈锦到小花园里面坐坐。”



        “是。”茹阳是知道母后身体的情况的,若不是诚帝特意交代了,母后也不会强撑着见沈锦这一面。



        沈锦也恭声应了下来,皇后看了沈锦几眼,忽然说道,“永宁侯夫人若是有空了,就来我宫中坐坐。”



        “知道了,皇伯母。”沈锦笑着说道。



        皇后不再说话,就让茹阳公主带着沈锦出去了,到了小花园,茹阳公主就打发了宫女到一旁,沈锦也对着安宁微微点头,安宁就推开了,茹阳公主问道,“驸马还好吗?”



        “忠毅候给公主写了信,不过我没带在身上,等过两天,我让人给公主送去。”沈锦开口道。



        茹阳公主点了点头,端着茶水喝了一口说道,“最近别往御花园去。”



        “是怎么了?”沈锦并没有喝茶,只是拿了果子来吃,有些好奇地问道。



        茹阳公主脸色有些不好看,抿了抿唇才说道,“父皇有个妃子有孕了。”



        沈锦没有明白茹阳公主的意思,茹阳公主虽然知道她和沈锦的关系并不适合说这些,可是她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说的人,和母后?母后的身子骨本就不好,再拿这些事情来烦她,茹阳公主做不出来,和昭阳?茹阳公主想到昭阳和晨阳的样子,心中更是不愿,如此一来也只能和沈锦说了。



        “那个女人很得宠,有孕后就喜欢去御花园散步。”茹阳公主开口道,“上次昭阳和晨阳在御花园遇见了,也不知道怎么了拌嘴了,回去后那人就动了胎气,父皇罚了昭阳和晨阳,就算母后说情也没有用。”



        沈锦一脸惊讶,点头说道,“我不去御花园了。”



        茹阳公主本以为沈锦会再问几句那个女人的事情,或者有些不服气,毕竟边城的时候,沈锦可是被宠的很。



        谁知道等了半天就等到这么一句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沈锦问道,“那皇祖母怎么样了?”



        “不太好。”茹阳公主说道,“因为皇叔的事情,父皇迁怒皇祖母,所以皇祖母很少出来了,不过前几日请了太医,说是身体有些不适。”



        沈锦点了点头,“那我明日去看看皇祖母?”



        茹阳公主想到还在边城的丈夫和孩子,点了点头说道,“我陪你去。”



        沈锦应了下来,两个人正在说话,李福忽然过来了,行礼后说道,“陛下请茹阳公主和永宁侯夫人去甘露宫。”



        甘露宫?沈锦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茹阳公主,却见茹阳公主面色难看,看着李福说道,“父皇为何忽然宣我们去甘露宫?”



        李福低着头说道,“奴才不知。”



        茹阳公主冷笑了一声,说道,“劳烦李公公稍等片刻,我与侯夫人更衣后就去。”



        “是。”李福恭敬的退了下去,并不因为茹阳公主的态度动怒,其实他也觉得此举不妥,可是也不知道甘露宫那位给陛下吃了什么迷魂汤,就因为说想见见永宁侯夫人,陛下就直接派他来皇后宫中请人。



        先不说皇后怎么想,就是永宁侯夫人要怎么想都不好说,李福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沈锦被茹阳公主带着去了后殿,问道,“那个甘露宫怎么了?”



        茹阳公主开口道,“就是我刚刚与你说的那位的宫殿,父皇特意改名甘露二字。”



        沈锦想了下才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看来诚帝还真是不给皇后面子啊,不过那位找她们过去干什么?给皇后下马威?没这么蠢吧,可是除此之外呢?沈锦想了想,也没想明白,茹阳公主低声说道,“你小心点。”



        “哦。”沈锦应了一声。



        茹阳公主见沈锦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一瞧就是冲着你去的,父皇在我也不好帮衬你,吃了亏可不怪我。”



        “不怪你的。”沈锦看着茹阳公主,很真诚地说道,“你也没办法啊。”



        虽然是实话,可是茹阳公主怎么听都觉得不舒服,沈锦却已经不再说了,茹阳公主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我们走吧。”



        “不用与皇伯母说一声?”沈锦有些疑惑地问道。



        茹阳公主神色露出几分难受,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不了。”



        “就算你不说,皇伯母也会知道的。”沈锦跟着茹阳公主往外走去,小声说道。



        茹阳公主笑了一下说道,“起码母后面子上过得去。”



        沈锦哦了一声,就像是当初赵嬷嬷说的,有些人格外好面子,就算里子丢了,面子上也要好看。



        李福早已备好了轿子,沈锦和茹阳坐上轿子后,几个人就朝着甘露宫去了,安宁跟在沈锦的轿子旁边,宫中的不管是宫女还是嬷嬷都是穿着宫装的,而安宁她们刚进来,身上还是穿着自己的衣服,格外的打眼,不过沈锦和安宁都不在意就是了。



        到了甘露宫的时候,沈锦都有些想要睡了,若非在宫中,此时的沈锦已经该睡午觉了,安宁扶着沈锦的手,众人往里面走去,茹阳公主脸上带着笑,已经看不出丝毫愤怒,沈锦有些迷糊的跟在后面,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女声,“陛下,我还没见过永宁侯夫人是什么样子呢,永宁侯真的那么恐怖吗?我听说他最喜欢吃人肉……好吓人啊。”



        茹阳公主和沈锦到的时候,自然会有人通报,里面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也就是说这些话是故意说给沈锦听的,就算茹阳公主再痛恨永宁侯,也不得不承认永宁侯长得极好,这些传言都是无稽之谈,这么一想就扭头看向了沈锦,却见沈锦似醒非醒的样子……一时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不过想想当初见到沈锦的情形,茹阳公主心中也就顺了气,看着沈锦气仇人和被沈锦气可是两码事。



        等李福通传后,茹阳公主就带着沈锦进去了,茹阳公主发现在刚进去的时候,沈锦好像精神了不少,可是在给诚帝他们行礼后,又开始没精打彩的了。



        其实沈锦是想知道,茹阳公主口中这个让诚帝痴迷的女子长得什么样子的,本来沈锦以为起码应该比薛乔更漂亮,或者比她二姐沈梓漂亮,可是一看才发现,这个露妃只能说是普通,声音倒是不错,所以有些失望,就没兴趣继续看了。



        在沈锦和茹阳公主进来的那一刻,露妃也仔细打量了她们,特别是沈锦,在看见沈锦的时候,眼中露出几分嫉妒,然后又恢复了一派天真的样子,说道,“陛下,这就是永宁侯夫人了啊,长得真漂亮。”



        沈锦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并没有说话,茹阳公主倒是看了露妃一眼,诚帝笑了一下拍了拍露妃的手说道,“别调皮。”



        听着诚帝的声音,茹阳公主不自在的动了下,倒是露妃娇笑着靠在诚帝的身边,她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肚子已经显怀,撒娇道,“才没有,陛下永宁侯夫人怎么不爱说话呢?”说到最后已经有些委屈了,“妾自知身份低下,是不是永宁侯夫人觉得妾身份低贱……”说着就已经落泪了。



        诚帝明显有几分不悦看向了沈锦,说道,“爱妃莫要如此,有朕在,谁也不敢小瞧了你,永宁侯夫人只是不喜说话,是不是?”最后三个字是问的沈锦。



        沈锦虽然有些走神,可并非全然没有注意这边,闻言看了看诚帝又看了看露妃,最后目光落在诚帝的身上,“哦。”



        露妃神色扭曲了一下,这一个哦字到底是说自己不会说话,还是说她身份低下?像是也察觉到不好,沈锦接着说道,“皇伯父说的是。”却根本没有回答露妃刚刚的那句话。



        “侯夫人真漂亮。”露妃手抚着肚子笑道,“陛下,妾当初一直听说宜兰夫人漂亮,可是妾觉得侯夫人比宜兰夫人漂亮多了。”



        一直没有吭声的茹阳面色变了变,她是知道宜兰夫人的,这位也算是奇女子,江南名妓被无数文人墨客追捧的,不少富豪公子想要为其赎身,都被宜兰夫人拒绝了,最后出钱自赎了,然后再无消息。



        虽然这位宜兰夫人是卖艺不卖身,可是到底是妓子出身,用她来与沈锦做比较,实在是侮辱了沈锦,就算沈锦不是永宁侯夫人,也是她堂妹,朝廷的郡主,茹阳公主见沈锦没有反应过来,刚想开口说话,就听见沈锦问道,“这个宜兰夫人是谁啊?”



        露妃用帕子捂着嘴角,笑道,“是为大美人呢。”



        沈锦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露妃知道的真多,那为什么皇伯父不纳入宫来呢?”



        诚帝也是知道宜兰夫人的,闻言说道,“此人怕是已经作古了。”



        “真可惜啊。”沈锦感叹道。



        茹阳公主咬牙,刚想提醒,可是看见诚帝的神色,只能低头拧了拧帕子,露妃笑道,“妾当初也觉得可惜,如今见了侯夫人,再也不觉得可惜了。”



        沈锦露出几分好奇看着露妃说道,“既然露妃娘娘对这位宜兰夫人有好感,那不如写首诗词来怀念宜兰夫人,到时候让皇伯父给你出诗集。”



        茹阳公主闻言,差点笑出来,赶紧低头用帕子擦了擦嘴角,沈锦这一招还真是……若是露妃真敢如此,怕是先被人骂死了,丢脸的不仅仅是露妃,还有诚帝本人。



        诚帝面露出几分尴尬,露妃噎了一下说道,“妾不通诗词呢。”



        “没事的。”沈锦安慰道,“让皇伯父给你找个人代笔即可,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露妃咬唇不再吭声,沈锦说道,“皇伯父,虽然这般作弊有些不好,可是露妃娘娘有孕在身,这点小心愿就满足了她吧,大不了再找出宜兰夫人的墓,不过露妃娘娘不好出宫,让她身边的大宫女代替她出宫,给宜兰夫人上几柱香也好。”



        沈锦笑着说道,“如果皇伯父不好出面,我来联系就好了,父王和夫君多多少少还认识些人的,大不了悬赏,赏银千两,总能让露妃娘娘完成心愿的。”



        “侯夫人!”露妃双眼含泪说道,“妾自知身份低贱,可是你也无需这般作践妾。”露妃本就是宫女出身,能走到这一步得了诚帝喜欢,费了多少心思,哪里肯沈锦如此,她也看出了沈锦的认真,若是此时不开口阻拦的话,恐怕沈锦真会如此做,她根本不是说说而已,最重要的是诚帝至今没有开口。



        沈锦一脸无辜看着露妃,“露妃娘娘什么意思?”说着也是满脸委屈,“我见露妃娘娘有孕在身,好心满足露妃娘娘的心愿……露妃娘娘却这般指责我。”说着就哭了起来,“我父王和夫君虽然不在京城,可是我皇伯父、皇伯母和皇祖母还在呢……皇伯父,我父王在哪里?”



        诚帝只觉得头大,说道,“莫哭了。”



        露妃柔弱的依靠在诚帝的身上,柔软的胸轻轻摩擦着诚帝的胳膊,诚帝一时有些心猿意马,想到露妃的风情,觉得露妃成事不足的心思消减了一些,说道,“锦丫头也莫哭了,这宜兰夫人虽然是奇女子,可是身份低贱……”



        诚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沈锦震惊的睁开的眼睛,然后看向了露妃,又看向了诚帝,“皇伯父……那宜兰夫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宜兰夫人的身份诚帝自然不好说,就看了眼李福,李福低着头,心中叫苦不迭,总不好直接说宜兰夫人就是个妓子吧,“那宜兰夫人在江南那片极富盛名,宜兰曲就是赞颂宜兰夫人的。”



        “宜兰曲?”沈锦皱眉思索了一下,像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瞬间红了眼,“皇伯父……你竟然……我不活了。”说着就要起身往柱子上撞去。



        安宁赶紧拦着,“夫人……夫人……”



        沈锦大声哭了起来,坐在了地上被安宁搂在了怀里,一点形象都没有,“我可是皇室贵女,皇伯父亲封的郡主……可是……竟然被拿来与一个那般低贱的人做比较……夫君、父王……我不活了……”



        茹阳公主也是眼睛一红,跪坐在下来赶紧扶着沈锦说道,“堂妹别这样,堂妹……”说着说着竟然也哭了起来,“父皇不是这个意思……”



        “竟然在皇伯父的面前这般侮辱我……我不活了……”虽然喊着不活了,可是沈锦趴在安宁的怀里动也不动。



        这番作态可吓坏了诚帝和露妃,谁也没想到沈锦竟然会如此,安宁大声喊道,“夫人,你不要寻死啊……夫人……老天啊,侯爷、王爷啊,你们一不在,就有人欺负夫人……夫人你别撞啊……”



        安宁的声音也不小,直接传到了宫外面。



        诚帝面色一沉,狠狠推开了露妃,若是沈锦的行为传到外面,那些宗室怕是都不会站在他这边,他本因奈何不了楚修明,所以才纵着露妃作践沈锦一番,却不想沈锦竟然丝毫面子也不要了,和泼妇一般。



        其实诚帝没想到沈锦真的敢闹,现在的情况沈锦明显是来当人质的,别说只是语言上作践一番,就是宫人怠慢了,换成了别人,怕都是忍着受着,而沈锦一点气都不愿意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都用出来了。



        甚至现在连闹都不闹了,就连哭喊得都变成了安宁,不过态度很明显,就是要让诚帝给她一个交代,而且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诚帝本想给沈锦一个下马威,谁知道现在却是沈锦抓住机会闹腾了起来。



        诚帝怒斥道,“够了!”



        别人害怕诚帝,沈锦可不害怕,闻言猛然叫了起来,“夫君……我要回边城,夫君你说皇伯父会护着我的……父王失踪,你为了天启镇守边疆,还为了安定,把我送来……呜呜夫君……”



        诚帝咬牙说道,“行了!露妃去给沈锦道歉。”



        露妃此时也不敢闹了,赶紧说道,“侯夫人,是妾的不是……”



        “呜呜……”沈锦趴在安宁怀里并不搭理,也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



        诚帝看向茹阳公主,却见茹阳公主一边哭一边安慰者沈锦,根本没有注意到,李福赶紧去扶沈锦,可是他也不敢用力,而有安宁的阻挡,李福根本没办法动,露妃看了一眼,也过去想要扶沈锦,谁知道刚碰到沈锦,沈锦就喊疼,然后捂着被碰的地方,虽然没有说,可是要表现的意思很明白。



        因为沈锦的表现太真了,就连诚帝都瞪了露妃一眼。



        露妃真是有苦说不出,她能走到今天这步,是踩着不少人上来的,女人之间的争斗并不简单,她们都是杀人不见血的,甚至诬赖的办法也用过,如今沈锦的诬赖用的这么简单,可是这个时候,还真是有效果。



        诚帝也无奈,让他去低头是不可能的,可是让沈锦继续闹下去……也是不可以的,无奈直接派人去请了皇后来,甚至惊动了太后,皇后过来的时候,沈锦就趴在安宁的怀里,她也不是直接坐在地上的,而是坐在安宁和茹阳公主的裙子上,然后还垫了一层自己的裙子,虽然没有从地上起来的意思,却绝对保证自己不会受凉。



        皇后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听说了,只是故作无知说道,“这是怎么了?”



        沈锦一看见皇后,就起身哭着去找皇后,因为有安宁照顾着,沈锦一点也没有事情,反而茹阳公主一时竟然站不起来,“皇伯母,我要回家……我要找父王……我要找母妃,我要找夫君……”



        皇后闻言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露妃也坐在一旁抱着肚子抹泪,而诚帝有气说不出,脸色格外难看,皇后心中只觉得解气,微微垂眸却没有露出来,只是伸手搂着沈锦,说道,“这是怎么了?”



        沈锦只是哭着摇头,什么也不说,李福低头站在一旁,想到几次露妃给诚帝进言,害得自己被责骂的事情,皇后看向了诚帝,眼中露出询问,可是诚帝却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皇后低声安慰着沈锦,把她抱在怀里,自然遮挡住了她根本没哭的事实。



        被皇后安慰了一会,沈锦也不再哭了,皇后和皇帝打了个招呼,就带着沈锦先去内室梳洗了,还让人给她端了温水来,到了屋中的时候,沈锦也不再装哭了,反而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双手捧着杯子喝了几口说道,“皇伯母。”



        皇后刚刚选择了帮沈锦隐藏,自然不会惊讶,伸手点了点沈锦的额头,“坏丫头。”



        沈锦笑着抱着皇后胳膊撒娇说道,“皇伯母。”



        茹阳公主也进来梳洗,看着毫无泪痕的沈锦,又轻轻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莫非就自己一个人在哭?这么一想茹阳公主觉得自己挺傻的,不过想到一会露妃的下场,心中也没觉得什么了。



        等茹阳公主梳妆完了,三个人才出去,沈锦低着头就站在皇后的身后,而茹阳公主时不时擦了擦眼睛,诚帝和露妃坐在外面,诚帝说道,“让露妃给锦丫头陪个不是,这事就算了吧。”



        皇后却只是说道,“陛下,锦丫头虽是永宁侯夫人,可也是朝廷亲封的郡主。”



        诚帝皱了皱眉头,忽然想到了一点,沈锦说到底也是他的侄女,此时他也觉得露妃刚刚的话不妥当了,可是被沈锦闹了这么久,诚帝只觉得头疼得很,说道,“皇后说怎么办?”



        昭阳公主可是皇后的亲生女儿,因为露妃被禁足责骂的事情,皇后可还记得,听到诚帝的问话,自然明白诚帝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若是以往皇后自然原因为诚帝分担,可是如今她只是微微垂眸说道,“露妃有孕在身,倒是不好责罚,不如让她闭门思过吧。”



        诚帝一听,说道,“也好。”



        皇后看向了沈锦,开口道,“锦丫头,你也别难过了,你皇伯父与我对你最是疼爱,如今露妃身子重,等孩子出生后,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露妃刚想开口,就听见皇后说道,“先把露妃带下去,再请几个嬷嬷来用心照顾着,露妃你如今就静下心来养身子,没事的时候多抄抄佛经。”



        皇帝也说道,“恩,就这样。”



        沈锦用帕子擦了擦眼角说道,“皇伯母放心吧,我知道皇伯父与皇伯母对我好,再说我们是一家人,我被拿来与那般低贱之人相比,皇伯父的面子也过不去。”



        诚帝没有开口,皇后却说道,“还是锦丫头懂事。”



        沈锦看向诚帝,“皇伯父,我这次回京,发现父王和母妃并不在府中,他们是去哪里了吗?”



        诚帝眼睛眯了一下看向沈锦,却发现沈锦一脸迷茫看着他,诚帝问道,“他们不是去边城了吗?”



        “父王和母妃去边城了?”沈锦一脸惊讶看向了诚帝,“那我写信给夫君问问,对了,皇伯父我想去和皇祖母住。”



        “你皇祖母身体不适。”诚帝开口道,“还是说你皇伯母给你准备的地方,你不满意?”



        “我还没去呢。”沈锦很义正言辞地说道,“但是皇伯母这么关心我,自然准备的处处妥当,皇祖母身体不适,我父王和母妃又不在京中,我自然要代替他们给皇祖母侍疾呢。”



        “无需如此。”诚帝开口道。



        沈锦顿时眼睛红了,“皇伯父……”说着又要靠在安宁身上哭了起来,“父王,女儿不孝……”



        皇后轻轻碰了碰诚帝,诚帝只觉得头疼,让母后看着沈锦也好,说道,“皇后你来安排。”说着转身就走了。



        诚帝一走,沈锦也不哭了,皇后说道,“那我让人与母后说一声,锦丫头就去母后宫中住吧。”



        沈锦闻言笑道,“好。”



        露妃此时咬了咬唇,低着头不再敢说话,诚帝走了,她的靠山也没有了,此时恨不得皇后忘记她的存在,皇后却丝毫没有为难她的意思,只是吩咐叫了太医来给露妃看身子不说,还让宫人好好伺候她,不过当着露妃的面,让人去撤了露妃的牌子,其实妃子有孕,本就该撤牌子的,可是露妃哄住了诚帝,就一直没有人提这件事。



        等事情安排完了,皇后就带着茹阳公主和沈锦离开了,到了外面,茹阳公主才低声说道,“母后,就这般放过露妃?”



        皇后只是一笑,没有说什么,茹阳公主看向了沈锦,却见沈锦小小打了个哈欠,茹阳公主这才意识到,从头到尾不仅只有自己哭,真正愤怒的也只有她一个人?



        “茹阳。”皇后轻轻捏了捏女儿的手,说道,“何必把那么个人当一回事呢?”



        茹阳公主愣了一下,皇后已经松开了她的手,扶着宫女的手上了轿子,等沈锦和茹阳公主也上轿子后,皇后才说道,“锦丫头,你父王和母妃不在,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直接派人与我说就是了。”



        沈锦闻言一笑说道,“我来之前,夫君也说了,皇祖母和皇伯母都会照顾我的。”



        这话猛一听没什么,可是沈锦偏偏说是楚修明告诉她的,皇后眼睛眯了一下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就先回宫了,心中却思量,莫非楚修明有和她合作的意思?想到儿子的死,还有如今见不得面的小儿子,皇后眼睛眯了眯,就和父亲说的一般,只有坐上那个位置,他们才算真的出头。



        如果永宁侯愿意帮助他们的话,那么成算就更多了几分,可是永宁侯愿意放弃瑞王来帮她儿子吗?



        皇后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镯子,要找个机会好好与沈锦聊一下,起码现在沈锦释出了自己的善意,瑞王和瑞王妃真的没有去边城吗?皇后忽然觉得也可能真的如此,瑞王世子可是在闽中,一个是亲儿子一个是女婿,若是她也会选亲儿子那里,特别是瑞王世子在闽中貌似已经站稳了脚跟,而边城还有个忠毅候……茹阳公主都回京了,如果瑞王去了边城,忠毅候不可能不给朝廷送消息……



        闽中那边,皇后对着轿子边的人说道,“这两日给承恩公府传话,让我母亲进宫一趟。”



        “是。”



        茹阳公主直接让人停下了,自己上了沈锦的轿子,一并去了太后宫中,沈锦靠在轿子上,眼睛半眯着已经快要睡着了似得,茹阳公主开口道,“你就咽得下这口气?”



        “啊?”沈锦有些迷茫地看向了茹阳公主。



        茹阳公主说道,“甘露宫的事情。”



        “又不疼不痒的。”沈锦其实并不在意,若非为了自己的目的,她甚至懒得哭闹那一场,所以出了宫自然就抛之脑后了,如今茹阳公主提起了,有些奇怪的看了茹阳公主一眼说道,“我又没什么损失?”



        “她那般说你……”茹阳公主提醒道。



        沈锦眨了眨眼,感叹道,“没办法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容貌是父母给的。”这般出众又不是她想要的。



        茹阳公主皱了下眉头,怎么又提到了容貌,怀疑地看了沈锦一眼说道,“你想什么呢?”



        “想夫君了。”沈锦小声说道,“听说太后宫中都是茹素的啊。”若不是为了孩子,沈锦可不想进太后宫中,她不喜欢吃素菜啊。



        茹阳公主开口道,“放心吧,皇祖母不会逼着你吃素的。”



        “这就好。”沈锦感叹道,也不知道东东有没有好好吃东西,沈锦伸手摸了下肚子,她觉得诚帝的眼光可能不太好,又或者说露妃有什么特殊之处?不过不管是哪一样,怕是露妃都没有出头的日子了,因为皇后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