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88(补全)

088(补全)

        



        第八十八章



        薛乔看了沈锦一眼并没有说话,沈锦继续问道,“是不是他骗你了?”



        “世子才不是那样的人。”薛乔有些恼羞成怒,“我知道你们想套我的话,知道世子的情况,我是不会背叛世子的。”



        沈锦有些疑惑地看着薛乔,略带不可思议地看着薛乔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现在还会给你耍手段吗?”还不够麻烦的。



        薛乔沉默了,到底是有些怕了佛堂,想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以前,反正我到世子身边的时候,世子无儿无女,若真是藏起来了,我也不知道。”



        其实薛乔在除了瑞王世子的事情外,一点也不傻,反而很精明,她看向了沈锦开口道,“就算是世子故意藏起来别的儿子,拿我的孩子当靶子,也无所谓,只要能对世子有用就好。”



        赵嬷嬷冷笑一声说道,“你还真是大方。”



        薛乔这种为了英王世子可以牺牲一切的态度,让人有些无法理解,不过至今为止,她所牺牲的都是别人。



        沈锦不再问了,赵端心中叹息,多亏了沈锦提前把薛乔给关怕了,否则他们真遇上了还不好处理,明显的冷热不吃的,就算知道被英王世子利用了,还一往情深甘愿如此。



        不过沈锦却觉得,这个薛乔其实最爱的人是自己,如果她真如表现出来的这般深情的话,那么就不可能吐露出这些,而是在被关进佛堂,发现自己无法忍受的时候就该自杀了。



        那个佛堂虽然没有利器,可是一个人真的想死的话,是怎么样都可以找到办法的,沈锦虽然让人注意着不让薛乔寻死,可是薛乔发髻上的金银饰品,腕上的玉镯这一类的都没有让人收起来,再不济还有腰带。



        可是薛乔一次寻死的意思都没有,就算那时候看着快要因为见不到人烟听不见声音,要被逼疯了,她也没有丝毫寻死的意思,甚至连一次尝试都没有。



        赵管事问道,“以前英王世子都在哪片活动?”



        薛乔咬了咬有些发白的唇说道,“我不知道。”



        “去佛堂再想想吧。”沈锦很平静地开口道。



        薛乔脸色难看,“我真不知道。”停了一会才说道,“世子怕不安全,就一直让我住在江熟的一个别院中。”



        “那么她大概多久来找你一次?”王总管问道。



        这些问题让薛乔觉得格外难堪,好像这话一说,她就要被众人笑话一般,其实说到底,薛乔自己也知道,说好听点是英王世子为了保护她,才这般的,可是难听些,他就是英王世子养的外室,根本没名没分,当初薛家也是有些名望的,她更是好人家的女儿。



        “要不要去佛堂想想?”沈锦看着薛乔的样子,捧着玫瑰茶喝了一口问道。



        薛乔咬唇,赵嬷嬷说道,“表姑娘还是抬着头开口比较好。”



        既然知道薛乔已经生了孩子,可是赵嬷嬷还是管她叫姑娘,不得不说里面呆着一种讽刺的味道。



        薛乔也是个识时务的人,特别是现在众人已经之都了那个孩子并非她所出,最后一点顾忌也没有了,所以抬起了头,开口说道,“我刚到世子身边的时候,世子陪过我一段时日,后来三年,大约每个月都会来三四日,近几年来的少些,不过……在大概永齐二十年的时候,因为我有孕,世子曾留在了江熟三个月陪在我身边。”



        其实最后一句多少带着几分炫耀的成分,就像是要在沈锦这边挣回面子一般,不过沈锦他们在意的并非这点,因为楚修明离开前的恶补,倒是使得沈锦对天启的地图格外了解,所以已经在回想江熟是什么地方,附近又都有些什么了。



        “你就一直住在江熟?”沈锦觉得英王世子不是一个能为看女人,而愿意拔山涉水的人,江熟那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除非有什么值得英王世子图谋的东西,而去看薛乔不过是顺路罢了。



        薛乔开口道,“没有,等孩子出生后,世子就把我们母子送到了丰曲。”



        王总管又问了几个问题后,众人心中知道了大概后,就让人把薛乔带下去严加看管了起来。



        等人走了,楚修远问道,“嫂子你觉得她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九真一假吧。”沈锦想了一下说道,“按照时间来算,薛乔不可能在江熟住那么久。”



        赵管事也开口道,“因为江熟在永齐二十年左右的时候,江熟曾发生过水患,只不过因为地方偏远和当地官员的隐瞒,并没有引起重视,消息也没传出去。”



        其实他们知道这件事也是巧合,薛乔可能在江熟住过,却不像是她所言那般住了那么久,这样一来倒是丰曲这个地方有些微妙了,想来应该是在丰曲住的更久了一些,薛乔没有想到,她不过是为了面子多说了一句话,竟然就被人察觉出了破绽。



        薛乔说的关系住的地方这一类的话,都是在来之前,英王世子一句一句交代的。



        “莫非英王世子想要引我们去江熟?”王总管皱眉说道。



        赵管事眼睛眯了一下说道,“我倒是觉得他是想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这两个地方。”



        可惜薛乔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到底被英王世子给藏在哪里,否则他们也不会像是现在这般为难。



        赵端沉思了一下说道,“也有可能,这两个地方都是陷阱。”



        赵嬷嬷皱了皱眉并没有说话,楚修远并没有开口,沈锦想了一下说道,“薛乔知道的东西很少。”



        “薛乔是弃子。”楚修远也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从一开始英王世子就没有信任过她,毕竟不管因为什么,薛乔都背叛过楚家,这样的人就算是英王世子自己安排的,恐怕也不会信任。”



        这样一来,薛乔知道的事情很多应该是英王世子故意让她知道的,所以就算她说的是真话,可利用的价值也不高。



        楚修远难免有些失望,他还想要借机看看能不能得到那个孩子的消息,好早日证实一下。



        “那薛乔怎么办?”赵端开口问道。



        楚修远看向了沈锦,沈锦想了想说道,“还给英王世子吧,孩子那么小总不能没有母亲。”



        赵嬷嬷闻言开口道,“那不如多留几日,总要展现一下我们的待客之道。”



        “不过这样的话,英王世子难免会注意到夫人。”王总管口气里带着些许担忧。



        沈锦闻言开口道,“若真能如此倒也是好事,恐怕英王世子只会觉得这些都是夫君安排的。”从英王世子的安排看,他眼中能势均力敌的人恐怕就只有楚修明了,这般早早的就开始算计,就算对付诚帝都没有如此。



        几个人商量了一番,就决定等过一个月,再把薛乔那一帮人给扔出边城就好,而如今就把所有人分开关着,甚至每个人的待遇都不一样。



        只是还没等他们把人放了,楚修明就护送着陈侧妃等人回到了边城。



        说来也巧,楚修明回来的时候正是都冬至的前一日。



        因为冬至,整个边城都变得热闹了许多,家家户户开始准备饺子一类的东西,而且将军府早早就开始为明日的冬至忙乎起来,军营那边更是早早就送了几头猪,还有大白菜和面一类的过去。



        楚修明和陈侧妃可以说是沈锦最重要的人,本来还因为楚修明不在,难免有些伤感的沈锦,站在将军府门口看见远远过来的人,没有忍住红了眼睛,快步跑了过去。



        沈锦今日穿着一身彩绣金丝的棉质衣裙,外面是一件大红镶着雪白兔毛的披风,在看见沈锦的那一刻,楚修明就翻身下马,上前几步搂住了自家的小娘子,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然后把兜帽给沈锦戴好,温言道,“莫要吃了风。”



        “夫君。”沈锦咬着唇,吸了吸鼻子说道,“我让人专门做了猪肉羊肉白菜的饺子给你吃。”



        楚修明应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这样的饺子是沈锦爱吃的,因为沈锦觉得单独的羊肉白菜有些膻,所以喜欢让人在里面加一些猪肉,还要加一些干了的馒头碎屑,除此之外还有积得酸菜和牛肉一起拌的陷,不过这样包出来的沈锦只喜欢吃蒸的。



        而楚修明对这些并没有特别的喜好,不管是哪一样陷的他吃起来都没有差别。



        “岳母在车里。”楚修明开口道,“我们先回去。”



        “好。”沈锦看向了马车,她小声问道,“那父王和母妃呢?”



        楚修明牵着沈锦的手,因为离将军府也没有几步路了,所以楚修明索性和沈锦步行,“父王和母妃回京城了,因为岳母的马车中,还有几个年纪小的,所以此时她才没有露面。”毕竟小孩子吃不得冷风,这算是给沈锦解释免得她多想。



        沈锦并没有问什么,而是扭头看向了马车里面,马车被遮的严严实实的,自然看不清楚,后面还跟许多辆装着行李物品的马车,也怪不得楚修明他们一路上走的有些慢了。



        马车是直接进的将军府,沈锦说道,“你没有碰见沈熙他们吗?”



        “没有。”楚修明微微皱眉说道,“想来是走岔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沈锦点点头,“晚些时候再与你说,远弟在军营,我已经让人给他送信了,想来快回来了。”



        楚修明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沈锦轻轻挠了挠楚修明的手,说道,“东东都快一岁了,认不得你了呢。”



        若是换成别的人来说这样的话,怕是有怨怼的意思在里面,而楚修明知道,沈锦只是在告诉他这件事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在里面,“我还想着今年冬至,怕是只能和远弟他们一并用饺子了呢……母亲来了,也不知道吃得惯吃不惯这边的东西,除了大姐的女儿和幼弟外,莫非只有沈皓跟来了?”



        “恩。”楚修明对着赵管事他们微微点头,然后摆了摆手,就让他们先回去了,而他陪着沈锦进了内院,赵嬷嬷在刚知道楚修明他们快到的时候,就让安平去伺候沈锦更衣,她去小厨房备热水热汤一类的,安宁照顾着东东,此时楚修明进来后,热水也刚准备好。



        沈锦虽然还有许多话想要与楚修明说,可是她也想去看望一下母亲,还没等沈锦开口,楚修明就说道,“你先去安排一下岳母那边的事情,等我梳洗后再去找你。”



        “好。”沈锦这才咬唇答应了下来,“你梳洗完了就去探望一下东东吧,我一会就过来。”



        楚修明点点头,替沈锦整理了一下披风,又把兜帽给沈锦戴好,这才看了安平一眼,安平把已经备好的小手炉放到了沈锦的手上,“去吧。”



        “恩。”沈锦应了下来,“赵嬷嬷炖了鸡汤,一会你记得用些。”



        楚修明嘴角微微上扬,笑道,“好。”



        沈锦这才带着安平往不远处的一个院落走去,在知道英王世子做的事情后,沈锦就让人在将军府中收拾了两个院落,其中一个很大,只比主院略小了一些,正是沈锦刚到边城住的那个院子。



        那个院子后来又收拾了几次,里面的东西甚至比主院这边还要精致一些,毕竟因为沈锦的喜好,主院这边更多的是以舒适、实用为主的,比如这院子里面并没有种什么花花草草的,倒是种了不少果树,就连紫藤花这类的都换成了葡萄这样的,还有那些随处可见的软垫等东西……



        除了这个院子外,沈锦还专门给母亲陈侧妃收拾了个院子,那院子自然不比主院和瑞王那边的院子大,可是里面的布置很用心,沈锦早早就开始准备了,只是没想到这次来的只有陈侧妃和三个小的。



        沈锦过去的时候,就看见陈侧妃这边已经开始收拾了,而沈皓正站在陈侧妃身边,看见沈锦的时候,还不由自主往陈侧妃的身边贴了贴,陈侧妃见到女儿,就露出了笑容,却也没有忽视沈皓,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柔声说道,“在马车上的时候,不是还说想要好好泡泡热水吗?”



        沈皓抿了抿唇,短短几年内经历了这么多,就算沈皓资质再差,也长大了不少,闻言看了看沈锦又看了看陈侧妃,这才点了点头,跟着丫环往里面走去,不过在快要离开的时候,还是扭头看了看陈侧妃,沈锦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等沈皓走了就上前拥了下母亲说道,“太好了,和做梦了一样。”



        陈侧妃何尝不是这样想,她自从进了瑞王府就没想到还有出来的一日,而这些都是因为她有个好女儿,“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孩子一样。”虽这么说,可是陈侧妃的手却轻轻抚着沈锦的后背说道,“这一路多亏了女婿。”



        沈锦进屋的时候,披风就已经脱掉了,此时和母亲一并往内屋走去,“院子可住的下?我本以为就四弟跟着母亲呢。”



        陈侧妃闻言只是一笑说道,“足够了,王爷给你四弟定了个晴字。”



        “沈晴?”沈锦念了念说道,“总觉得有些女气。”



        “瞎说。”陈侧妃轻轻敲了女儿头一下说道,“你大姐的女儿叫宝珠,如今霜巧跟着照顾呢,我这边倒也没多少事情。”



        沈锦想到当初沈琦说让她在边城给霜巧找个婆家的事情,她本都给忘记了,没想到这次霜巧过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带什么话来。



        “东东怎么样了?”陈侧妃虽然喜欢孩子,可是也有亲疏之分的,说到底她就沈锦这么一个女儿,她们两个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就算沈晴从出生就养在了陈侧妃的身边,也比不得她和沈锦之间的情分,这其中并不仅仅是因为沈锦是亲生的,而是陈侧妃心中明白,如今沈锦成了永宁侯夫人,又有楚修明宠着,再也无人敢欺辱她们母女两个了,所以就算沈晴是亲生的,在陈侧妃心中也重不过沈锦的。



        提到儿子,沈锦就笑道,“等明日,我就抱来给母亲瞧瞧,现在胖墩墩的,我都快抱不动了。”



        “小孩还是胖点好。”陈侧妃想到小外孙,就格外的舒心,整个人像是卸掉了许多包袱一般,瞧着多了几分神采,“现在天气冷,可不要随意抱了孩子出门,等明日我去瞧瞧他,我还做了几身衣服,也不知道东东合身不合身。”



        “母亲我的呢?”沈锦陪着母亲进屋后,仔细瞧了瞧确定了没有缺什么东西,这才把头轻轻靠在陈侧妃的肩膀说道,“母亲来了就好,我叫人备了厨子,若是母亲用不惯这边的口味,就让小厨房……”



        沈锦絮絮叨叨说着边城的事情和安排,陈侧妃看着女儿,她的女儿如今和她一般高了,瞧着眉眼间没有丝毫的清愁,满身的快活劲,陈侧妃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这样就好……女儿快乐就好。



        因为陈侧妃舟车劳顿,沈锦并没有停留太久,确定了陈侧妃这边都周全后,就先离开了,等回到院子就直接往东东的房间走去,到门口的时候,果然看见楚修明正在里面,他怀里抱着东东,东东虽然没有哭,可是小脸紧绷着,眼中含着泪,就是不落下来,看起来有些严肃又有些可怜的样子,听见脚步声,父子两个就看了过来,在看见沈锦的那一刻,东东再也忍不住嗷嚎大哭起来。



        沈锦虽然想让他们父子两个联络感情,可是看见这样的情况,也格外的心疼,赶紧过去把东东抱到怀里,东东小胳膊紧紧搂着沈锦的脖子,到了熟悉的怀里,这才止住了大哭,可是还是抽噎个不停,“呜……”



        “不哭,乖哦。”沈锦赶紧柔声哄了起来,楚修明在一旁看着,心情格外的复杂,有些骄傲却也有些难受,东东果然都不认识他本来,在他没离开的时候,东东最喜欢他或者沈锦抱着了,哪里会这般哭泣。



        “坏……”东东会说的字不多,都是一个个蹦出来的,还有些含糊,可是这个字却格外清晰,还害怕沈锦不明白,伸手指着楚修明。



        沈锦轻轻亲了亲东东的脸颊,说道,“父亲……东东那不是坏人,那是东东的父亲。”她的声音格外的好听,不像是在楚修明和母亲身边的那样娇憨,反而带着一种轻柔。



        “唔?”东东也不哭了,睫毛上还挂着泪,扭头看向了楚修明,不过小胳膊还是紧紧抱着沈锦的脖子。



        沈锦抱着东东往楚修明身边走去,东东长胖了许多,沈锦要两个胳膊才抱得住,“东东,这就是父亲。”



        东东一靠近楚修明就扭头埋进了沈锦的怀里,可是又忍不住偷偷去看楚修明,楚修明并没有动,只是温言道,“东东。”



        “啊?”东东又偷偷扭头看向了楚修明,他怎么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呢?“唔!”反正母亲在……东东有些迷茫地看了看楚修明,又看了看沈锦,“父父?”



        楚修明只觉得心中一暖,鼻间微微的酸意,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和,他怕吓住他的儿子,楚修明伸手用手指轻轻碰了碰东东的小手,东东像是受了惊吓一样,赶紧把小爪子缩了回来,然后盯着楚修明看,楚修明并没有生气,反而露出笑容,用手指小心翼翼靠近儿子的手,东东看向了沈锦,沈锦说道,“东东,那是你父亲。”沈锦只是重复着这句话,可能现在的东东还不懂其中的意思,可是就算是楚修明离开了,沈锦也在告诉东东这件事。



        东东动了动唇,然后微微伸出手碰了楚修明的手一下,然后马上缩了回来,见楚修明没有动静,这才又伸出去,然后抓住了楚修明的一根手指,“父父?”



        “恩,东东。”楚修明的手指一动不动的让东东抓着。



        东东低头看了看他手中的那根手指,然后又看向楚修明,眨了眨眼睛,松开了手,趴会了沈锦的怀里,“蛋……”他哭了好久,都饿了呢,想吃蛋羹了。



        沈锦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并不介意,本就是他先离开的,孩子这样的表现已经比他想的好了许多,沈锦柔声说道,“那叫嬷嬷给东东蒸蛋羹吃好不好?”



        “啊……”东东叫了一声,然后头枕在沈锦的肩膀上,看着楚修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修明看向了沈锦说道,“你先抱着孩子进去,我让赵嬷嬷去做些东东能吃的。”



        沈锦点了点头说道,“好。”



        可是谁知道楚修明刚刚出门,一直安静趴在沈锦怀里的东东忽然叫道,“啊!咿呀啊啊啊!”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