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86

086

        



        第八十六章



        沈锦想了一下就点头,让赵嬷嬷把赵管事、王总管和那个表妹带到了会客厅,而她自己照顾好东东后,就让安平伺候她换了一身衣服,沈锦现在的衣服都是生完孩子以后新做的,刚生完孩子那会,因为月子做的太好了,难免胖了一些,因为有赵嬷嬷的照顾,倒是很快就恢复了,可是腰身变的纤细,只是胸丰满了许多,原来的衣服胸口的位置就太紧了一些。



        安宁给沈锦准备的是一身云霞锦的衣裙,腰身的位置带着一些褶皱,更显得她腰细腿长的,因为沈锦是陪着东东的,所以头发只用了发带,除了当初楚修明亲手给她做的那个木镯外,连耳饰也没有戴。



        此时到底是见外人,再如此简单也就不合适了,却也不需要太过隆重,毕竟那个表妹并不是他们请来的客人。



        沈锦到了会客厅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月白色衣裙的女子坐在靠门口的椅子上,听见脚步声就转过了头,沈锦本以为她二姐沈梓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了,可是和眼前这个女人比起来,她二姐就太过青涩了。



        细细的柳叶眉微微蹙起,带着几分清愁和幽怨的味道,唇色有些淡,身姿窈窕,微微侧坐着的时候,更是带着几分弱不经风的味道,想让人拥入怀中好好呵护一番。



        可是那双眼,却是含情带媚,给她平添了几分风流妩媚。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沈锦欣赏了一下美女,如果这个美女不是来给他们找麻烦的,沈锦觉得她能多欣赏一会,坐在主位上,沈锦开口道,"换衣服挺快的。"



        美女眼角抽了一下,沈锦并非无缘无故这样说的,因为这位表妹今天刚到边城,在路上也奔波了许久,到了以后又被人拦下来,还差点被赵管事他们押进牢里审问,怎么可能像是现在这般衣裳整洁,就连头发都丝毫不乱,鞋子更是没有丝毫灰尘。



        王总管脸上露出几许笑容,美女咬了咬唇,有些委屈和无奈地说道,"我要见表哥。"



        "哦,他不要见你。"沈锦开口道。



        美女眼睛都红了,带着哀怨看向了沈锦,"我不信,是不是你不让表哥见我?否则表哥绝不会这般对我的。"



        "嗯,是啊。"沈锦毫不犹豫地承认道,"我不想我的夫君见你。"



        美女目瞪口呆地看着沈锦,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人,怎么能这般不要脸面?



        沈锦忽然想到,"对了,这位表妹怎么称呼?"



        "谁是你表妹?"女子明明已经气急败坏了,可是这般说起话来,也像是娇嗔一样,尾音又带着几许沙哑的味道,格外的诱人。



        沈锦无奈地看了女子一眼,就像是在看不懂事的孩子,"赵嬷嬷,她叫什么?"



        "此女姓薛单名一个乔字。"赵嬷嬷恭声说道。



        沈锦点了下头说道,"薛乔你说有话说,现在可以说了。"



        "我要见表哥。"薛乔看着沈锦要求道。



        沈锦端着普洱茶喝了一口,这才说道,"哦,夫君不在,你有事与我说也一样。"我



        薛乔瞪着沈锦不依不饶地说道,"我不信,你骗我,你不过是不想让表哥见我。"



        "我是啊。"沈锦理所当然地说道,"你自己考虑一下,要不要与我说你有什么事情。"



        "不可能。"薛乔毫不妥协,她必须要见到楚修明,那么手上的底牌才有用处。



        沈锦看了她一眼,也不再管她,而是看向了赵管事说道,"英王世子写了什么信来?"



        "那是给表哥的。"薛乔开口道。



        赵管事和沈锦却只当没有听见她说话,直接把信件交给沈锦,薛乔刚想起身,就被身后的丫环按住了肩膀,再也动弹不得。



        沈锦拆开看了看,眉头皱了起来,然后把信放到了赵嬷嬷手上。



        赵嬷嬷低头在沈锦耳边说了两句以后,就拿着信件往后院走去,薛乔眼神闪了闪,心中更是确定了楚修明却是是在将军府的,不过是沈锦不愿意让她去见罢了。



        沈锦看完了信,问道,"你想好了吗?要告诉我了吗?"



        薛乔轻哼了一声,却不说话,沈锦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说道,"王总管,把她关进……"沈锦想了一下,"我记得将军府有一个小佛堂?把她关到哪里吧,让人守着,除了送饭,不要进去打扰。"



        "是。"一直坐在旁边的王总管这才站起身来恭声应了下来。



        薛乔这时候脸色大变说道,"我要见表哥,你们难道不想知道那个孩子的事情了吗?"



        "不太想。"沈锦很诚实地开口道,"又不是我夫君的。"



        "你是要让楚修曜断了香火吗?"薛乔厉声质问道。



        沈锦平静地和薛乔对视说道,"反正这边也只有楚修曜的衣冠冢,而且在你来之前,他已经断了香火很久了。"



        薛乔简直不敢相信,沈锦竟然会说这样的话,难道她不怕楚修明知道了生气吗?莫非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沈锦看了王总管一眼,王总管就去喊了岳文来,然后把沈锦的话重复了一遍,沈锦补充道,"给她几床被褥,毕竟那边有些阴冷,别冻坏了。"



        岳文恭声说道,"是。"



        然后直接抓着薛乔把她带下去了,丝毫没有因为薛乔的美貌而有些优待,而陪着薛乔过来的人已经被分开关了起来,早就开始审问了。



        等人都走了,沈锦这才说道,"赵嬷嬷出来吧。"



        刚刚让赵嬷嬷拿着信进去,不过是用来一个障眼法,其实赵嬷嬷根本没有走远,此时拿着信件重新进来了。



        沈锦示意赵嬷嬷把信给了赵管事和王总管后,又派人去请了赵端来。



        这个信上,主要就写了两件事,一件事要借道闽中,另一件事约楚修明在禹城一见,而这两件事的报仇就是楚修曜的儿子。



        除此之外,让沈锦皱眉的并不是这两件事,而是信件最后写着,那个孩子左边后腰处有一块半月形的胎记。



        "三哥身上也有这样的胎记?"沈锦问道。



        如果不是的话,怎么可能会专门点出了这点,而楚修明身上却没有这个胎记的,左后腰这样的位置,很隐蔽,若不是亲近的人,怕是根本不会知道,而楚修明也没有和沈锦说过这件事。



        赵嬷嬷脸色变了变,说道,"三少爷身上确实有这样的胎记,当初老爷身上也有,而二少爷和三少爷身上同样是有的。"



        沈锦抿了抿唇,赵管事和王总管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赵管事问道,"这件事,还有什么人知道吗?"



        说到底他们都不信,楚修曜的人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赵嬷嬷开口道,"楚家人都知道,我也是从老夫人那边听来的,所以如今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薛乔事听说的还是……"



        可是一般情况下,楚修曜的母亲怎么也不可能和一个姑娘说起自己儿子身上隐蔽处的胎记。



        赵管事开口道,"三少爷绝不会是这样的人。"



        王总管也点头说道,"我也觉得不会是三少爷的,如今不过是仗着三少爷已经不在了,所以她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沈锦应了一声说道,"那孩子怎么办?"



        这话一出,众人都沉默了,若说不想见见这个孩子,确定这个孩子真的是楚修曜,就让这个孩子认祖归宗,那就是纯粹的假话,如今楚家的人,不过楚修明和东东,特别是这个孩子可能是楚修曜的唯一血脉。



        "这件事,还是写信与将军吧。"王总管开口道。



        赵管事点头,赵嬷嬷更是同意,因为如今还真不好让沈锦做决定,并非不信任沈锦,而是不管沈锦怎么选择,就算是正确的,以后也难免会受到埋怨,若是牵累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就不好了。



        沈锦点了点头,她其实也这么决定的,虽然把这般难题推给夫君,让夫君为难有些不好,可是沈锦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赵端也过来了,王总管把信给赵端看了一下,赵端面色变了变,沈锦说道,"那孩子可能是三哥的。"



        "这……"赵端叹了口气说道,"这还真是,英王世子也是,抓住别人家的孩子干什么。"



        赵管事开口道,"我们准备写信个将军,让他决定。"



        "自当如此。"赵端想了想说道,"若那孩子时真的,那让道到也可以接受。"



        众人都没有说话,几个人移步都了议事厅,那里准备的就有纸笔,赵管事用早就约定好的暗号把英王世子的信重新写了一番后,又把边城现在的情况写了下来。



        赵端问道,"这信你们准备让谁去送?"



        "想着让沈熙和赵骏走这一趟。"王总管说道。



        赵端闻言点头道,"那好,我去与骏儿交代几句。"



        会选沈熙和赵骏,一是要借助沈熙的身份,二是因为上次将军的消息是到了楚原,此时他们也不知道将军到底是在楚原赵家,还是已经离开,往边城这边走了,而赵骏毕竟是赵家人,对于那一片的路径比较熟悉,也更容易得到一些消息,从而方便找到楚修明他们,若是真的找不到了,再回来就是了。



        众人定了下来后,面色都有些沉重了。



        正是因为这个孩子,不管这个孩子是真是假,他们打算怎么做,而是主动权掌握在了英王世子的手上,如果他放出消息的话,想来诚帝肯定会怀疑,为了孩子楚修明会与英王世子做什么交易,那么诚帝会做什么?



        赵管事和王总管看向了沈锦,就见沈锦也眉头紧皱着,两人心中也有数,按照诚帝的性子,是宁可错杀的,特别是他本就不信任楚修明。



        想想瑞王的事情,莫非英王世子从瑞王那件事上得到了启发?如是这样下去,恐怕还没等英王世子带兵打进京城,诚帝就会因为英王世子的阴谋和疑心,弄的一团乱了。



        诚帝难道不知道英王世子是故意的?不,他怕是也有怀疑,觉得是个圈套,打个比方就是瑞王这件事,诚帝不是不知道瑞王的性格,可是他仍旧会怀疑,因为他赌不起这个万一,宁愿把所有可能的危险斩杀在种子中。



        最重要的是一点是因为他当上皇帝的手段,当初就是利用了太子对几个兄弟的信任,在他背叛过以后,难免会觉得别人也会同样背叛他。



        所以就算诚帝知道那是英王世子的阴谋圈套,也会跳进去。



        而英王世子恐怕很快就会发现这点,瑞王的事情不过是为了接下来事情的一个试探罢了。



        所以在诚帝知道英王世子手中有楚修曜唯一留下的血脉后,他会做的就是开始对付楚修明,甚至会觉得比起英王世子,楚修明更加危险一些。



        按照楚修明他们这边的想法,却想要多潜伏一度时间,更不想这么快楚修远给推出去的,毕竟一个真的太子嫡孙,反而更让诚帝和英王世子忌讳,万一他们两个都决定先对付边城这边,那么就不好办了。



        倒不是说诚帝和英王世子联手,而是当双方目的一致的时候,难免就会多了一些配合,而且还有蛮夷这边虎视眈眈,也就意味着虽然楚修明这边的兵力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多,却不能全部启用,因为大部分人马都要镇守边疆。



        其实最好的情况就是等诚帝和英王世子之间多消耗了一些后,他们也把那些蛮夷打杀到几年之内无力侵犯天启边疆后,再和京城中的那些人配合一举拿下诚帝,以楚修远的身份,很容易被人接受,毕竟真要说起来,楚修远比诚帝还要名正言顺一些。



        特别是当初诚帝做的那些事情,英王世子其实也帮了不少忙,他已经挑起了众人对永嘉三十七年的怀疑,再有楚修远出来证实,那么诚帝……



        最重要的一点,诚帝如今用的传国玉玺是假的,而真正的传国玉玺在当初被人藏了起来,但是藏在哪里了却是一个谜,不过只知道,其中有太子妃的手段在里面。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如今也不知道真的传国玉玺在哪里,只能肯定就在皇宫之中,也不知道将军这一趟是不是去这个了,找到了没有。



        而且现在的情况,他们属于进退维谷了,英王世子这两次出招虽然恶心人,可是很有用,"其实如果是真的话,答应了英王世子也不错。"沈锦的神色舒展了许多,开口道。



        其实这点他们也想到的,不过谁也没有说出来而已。



        因为不管真假,不管楚修明如何决定,诚帝都会开始怀疑的。



        议事厅的众人,如今都像是吃了只苍蝇一般,现在说不清更希望那个孩子到底是真还是假的了。



        沈锦说道,"等夫君的消息吧,英王世子那边想来也不可能觉得一封信夫君就会相信吧?"



        赵管事几个人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其实他们不是没有办法,如今不过是投鼠忌器罢了。



        沈锦和赵嬷嬷到后院的时候问道,"三哥是什么样的人?"



        赵嬷嬷也料到了沈锦会问,开口说道,"和将军截然不同的人,其实真说起来,将军更像是老夫人,而三少爷更像是太老爷。"



        沈锦有些疑惑看向了赵嬷嬷,赵嬷嬷闻言点头说道,"按照老爷当初说的,将军如果是儒将的话,那么三少爷就是一员虎将。"



        赵嬷嬷解释道,"勇猛有余却智谋不足。"



        沈锦明白了,说到底楚修曜就是适合冲锋,而楚修明适合坐镇指挥,所以赵嬷嬷他们虽然信任楚修曜的人品,可是却有点不相信他的……若是楚修曜真的被人算计了,也是有可能的。



        "那他是怎么死的呢?"沈锦问道。



        赵嬷嬷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是代替将军的。"



        沈锦听着着赵嬷嬷说了起来,其实说起来,那一次应该是楚修明去的,在那次的时候,楚家就剩下了他们兄弟两个,楚修明如果去的话,还有一分生机,而楚修曜去的话,连那一分都没有,只是楚修曜一辈子就算计了楚修明一次,还成功了,代价就是死在了战场上,尸骨无存了。



        那一日楚修曜是大笑着带着士兵走的,根本不像是去赴死,更像是恶作剧成功后的得意。



        "那他与夫君长得像吗?"沈锦问道。



        赵嬷嬷闻言点头说道,"很像,又因为年龄相仿,特别是年幼时,他们站在一起不说话的时候,很多人都分辨不出来,倒是长大以后两个人的气质越来越不同,倒是很少被认错了。"



        沈锦动了动唇说道,"会不会有一个可能,当初薛乔想要算计的人是夫君?只是三哥知道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赵嬷嬷闻言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下说道,"若是天黑的时候,也有可能分辨不出的,可是为什么?那时候虽然没有明确定下来,可是老夫人生前确确实实提过让将军娶薛乔的,不过因为发现了一声事情,这才没有定下来。"



        沈锦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赵嬷嬷闻言道,"夫人,当初将军与薛乔并不亲近。"



        "其实我不在意这些。"沈锦实话实说,"毕竟现在夫君是我的,以后也是我的,所以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就是想不通,薛乔到底为何如此,还出卖了夫君他们,对了薛乔失踪是在三哥之前还是之后?"



        "是之后。"赵嬷嬷沉声说道,"正是因为薛乔,那次的事情才这般凶险,从而害死了三少爷。"



        沈锦想了一会也没明白,说道,"只能等夫君回来了。"



        赵嬷嬷应了一声,沈锦提醒道,"让人看着点,别让薛乔自尽了。"



        "老奴明白。"赵嬷嬷恭声说道。



        沈锦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远弟也快回来了吧?"沈锦算了算日子说道。



        赵嬷嬷想了想点头道,"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下个月初就该回来了。"



        沈锦应了一声,想了许久才说道,"我觉得三哥一定是个疼弟弟的好哥哥。"



        赵嬷嬷不知道沈锦为何会忽然提起这件事,沈锦往东东的房间走去,"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三哥的孩子,那么他一定也是疼弟弟的好哥哥。"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赵嬷嬷的眼睛红了,虽然她是太子妃身边的人,可是在楚家这么多年,她如何能不对楚修明忠心?



        而被沈锦心心念念的楚修明此时正在护送陈侧妃等人回边城的路上,而瑞王和瑞王妃在早几日就已经回京了,因为瑞王这次出来没打算回来,所以瑞王府中那些古董字画金银珠宝一类的东西,都已经被带出来了,不过他这次回京却是轻装简行的,把那些东西都留了下来,只说其中六成分给两个嫡子,剩下四成沈锦和那两个庶子各一成,最后一成留给了外孙女。



        而且除了沈锦外,那三个孩子没有成年前,所有东西都交给陈侧妃保管,还留给了陈侧妃不少银子当作养孩子的花用。



        虽然瑞王没有说,可确确实实是在分家产,像是为了后事做打算,在离开前还专门去找了赵儒和赵岐,让赵岐保证如果以后瑞王妃回娘家了要好好善待她一类的,弄的听到人又是心酸又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陈侧妃虽然知道带着三个孩子会辛苦一些,可是想到马上就能和女儿一起生活了,心情难免高兴了许多,沈皓沉默地坐在马车里面,而沈晴和被沈琦起名叫宝珠的孩子,正躺在一起玩,陈侧妃看向了沈皓,柔声问道,"皓哥,你可要用些东西?"



        自从瑞王和瑞王妃离开后,皓哥就不好好吃饭了,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在野外用的干粮,而皓哥只吃了一点点就不再用。



        沈皓摇了摇头,沉默了许多,他觉得被所有人抛弃了,先是母亲,后来是父王和姐姐。



        陈侧妃也不知道怎么劝好,只是说道,"那皓哥要不要跟晴哥和宝珠一起玩会?"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