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85

085

        



        第八十五章



        赵儒看着瑞王接着说道,"当然了,你自然可以不回去,比如说受伤或者被刺杀一类的理由。"



        瑞王刚是一喜,可是脸色却很快就变了,看着一脸严肃的赵儒,说道,"如果没有英王世子开始说的那个皇太弟,这样自然可以,可是如今,诚帝只会以为是我故意推脱。"



        瑞王妃和楚修明也过来了,瑞王妃看了瑞王一眼,就坐在了他的身边,说道,"王爷可有决定了?"



        楚修明也开口道,"岳父,你若愿意,我护送你和岳母到边城,就算是到时候诚帝下了圣旨让岳父回去,我也能保住你们的。"



        瑞王眼睛亮了一下,却又黯淡了下来,"如今情况,按照诚帝的性子……除非我死或者就被他看管起来,除此之外,怕是都要牵累我母后。"



        不管太后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做过什么事情,对瑞王这个儿子,太后还是很好的,所以诚帝不可能放着母后不管的。



        楚修明没有说话,因为瑞王说的不错,诚帝那个性子,如果遇到了波折从来不会从自身考虑的,只会去迁怒别人,那么绑着瑞王说话,让他们离京的太后自然首当其冲。



        其实如今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送个儿子回京,庶子还不行,必须是嫡子,也就是说沈轩和沈熙这两个孩子必须送一个到京中。



        这点大家都想到了,可是没有人愿意提出来了,就连瑞王都是如此,在他心中这两个嫡子都是要继承衣钵的,如果送庶子有用,那么瑞王就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甚至说如果嫡女有用,他最多犹豫一下,就会选择把沈琦夫妻送回去。



        沈轩现在正在闽中,准备做出一番事业,沈熙也在边城中,"熙儿如何了?"瑞王忽然看着楚修明问道。



        其实在楚修明刚过来的时候,瑞王就问过这件事情,可是今天忽然又问了起来,瑞王妃抿了下唇心中已经有了猜测,却没有说什么,而是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赵儒喜欢喝茶,更喜欢自己制茶,在家中的茶叶都是赵儒自己园子里面种的茶叶,然后自己制成的,有些苦涩,可是喝完以后口齿留香。



        往日里瑞王妃很喜欢,可是今日却觉得连唇舌都是苦涩的。



        楚修明闻言说道,"因为熙弟想要上战场建功立业,让岳父和岳母为傲,我与夫人无奈,就先把他送到军营里,让他和新兵一起训练,就算以后熙弟还想上战场的话,也更多了几分安全。"



        瑞王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这孩子比我有出息。"



        不管是赵儒还是楚修明甚至瑞王妃都没有说话,瑞王看向了瑞王妃说道,"王妃给我生了两个好儿子,像我!"



        这话一出,就是一向德高望重的赵儒都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瑞王妃倒是习惯了瑞王的话,说道,"雏鹰总是要长大的,他们会飞向更高的地方。"



        瑞王看了眼瑞王妃说道,"我回去,三女婿你护送王妃他们回边城。"



        这话一出,赵儒看着瑞王的人眼神都带着几许惊讶,谁也没有想到瑞王竟然会做出这般选择,楚修明皱眉看瑞王说道,"岳父……这般回去,怕是就再难出来了。"



        "我知道。"瑞王开口道,"无所谓,反正我也不爱出门。"



        瑞王妃倒是笑道,"我与王爷一起回京,让陈侧妃带着两个孩子去边城,有三女婿、锦丫头和熙儿照顾,我爷放心的。"



        瑞王一脸感动看着瑞王妃说道,"王妃,京城危险,你还是和三女婿他们走吧。"



        "妾说过会永远陪着王爷的。"瑞王妃如何不知道,可是她既然嫁给了瑞王,正妃该有的,瑞王都给她了,整个王府也都交给她,所以就算瑞王妃并不爱瑞王,在这个时候也不会抛弃瑞王的。



        更何况,瑞王妃眼神闪了闪,她还想要亲眼看着诚帝得到报应的。



        赵儒缓缓叹了口气,他是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既然已经下了决定,就不会再反悔,所以只是看着瑞王说道,"女婿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养的娇纵了些,到了京城后,你多护着点。"



        "岳父你放心。"瑞王心中感动,甚至眼睛都红了,说道,"她是我的妻,我一定会护好她的。"



        赵儒笑了笑,看向了瑞王妃说道,"既然你选择了,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你要记得,你还有儿子在等着你,还有你的老父老母在等你,知道吗?"赵儒是知道六皇子的事情,女儿认定了一件事,就不会再更改,当初既然认定了六皇子,那么就算再出现比六皇子优秀的也不会再动心了。



        而六皇子是被诚帝给害死的,若是哪天他得知了女儿真捅死了诚帝,赵儒觉得自己都不会太过惊讶,不过他更知道女儿是属于不动则已的人,不过忍得越久,心中的仇恨就越深。



        赵儒忽然想到,如果有一日,楚修明护着太子嫡孙攻入京城,说不得城门就是女儿安排人给打开的,这么一想,他忽然觉得这次女儿陪着瑞王回去,对诚帝来说还真是祸不是福。



        瑞王妃可不知道赵儒心中所想,她只是笑了一下说道,"那就叫陈侧妃过来吧,我交代她一些事情,既然王爷已经决定了回京,我们就宜早不宜迟,如果等诚帝的圣旨下来,意思就不一样了。"



        瑞王听完也是点头说道,"那这就收拾东西,我们这两天就走。"



        瑞王妃应了下来,楚修明见瑞王和瑞王妃都决定了也不再多说什么,反正他把陈侧妃带回去后就够了,不过楚修明想到赵家子弟带回来的消息,说道,"岳父,我想借你的玉牌用一段时间。"



        瑞王一脸疑惑地看着楚修明,楚修明开口道,"有些用处。"



        瑞王妃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心中赞同,却不想楚修明会这般直接开口,不过转念一想也明白了,毕竟是玉牌,如果瑞王发现丢了,那么回京上报后,反而会让诚帝戒备,甚至猜到他们的目的,而如果是瑞王主动给的就不同了瑞王爷几乎不需要用玉牌。



        玉牌对皇室中人来说很重要,在平时的时候,用身份牌就可以,玉牌只有在正式或者很重要的场合用,这样的场合也极少。



        瑞王妃看了眼瑞王说道,"王爷,三女婿一直都是稳重的孩子,想来是有自己的用途的。"



        不同辈分的玉牌也是不相同的,太子一脉的玉牌更是与普通皇室的不同,瑞王的自然和太子他们的不同,但是相比起来已经是最接近的,糊弄人是足够了。



        瑞王犹豫了一下才点头说道,"好。"



        楚修明开口道,"谢谢岳父了。"



        赵儒此时也说道,"你回去后,除了进宫见太后外,就留在瑞王府中不要出去知道吗?"



        "知道了。"瑞王恭声说道。



        赵儒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说着就起身往内内室走去。



        楚修明看着瑞王说道,"岳父,如果有什么不好办的事情,你就让人去京中客仙居点一份他们招牌的玉笋羊羔肉,并且用珍珠付账。"



        瑞王惊讶地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只是沉声说道,"若是有什么不好,那么客仙居的人也会主动送密制腊肉到你府上。"



        如果说刚刚瑞王还因为楚修明要玉牌的事情,心中有些犹豫的话,此时已经彻底心甘情愿了,他就算再不知事也明白,楚修明他们想要在京城安下这般探子,也极其不容易,特别是客仙居已经数十年来,名声也不错,如果楚修明不说,任谁也不会想到,客仙居竟然是楚修明的。



        "我知道了,三女婿你放心。"瑞王开口说道。



        楚修明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陈侧妃已经过来了,楚修明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在陈侧妃进来的时候,主动站了起来,等陈侧妃落座后,才再次坐下。



        瑞王妃看着陈侧妃说道,"我与王爷决定回京,你带着两个孩子跟着楚修明回边城。"



        陈侧妃闻言面色变了变,并没多说什么,只是严肃地开口道,"王爷、王妃你们放心,我绝对会照顾好孩子的。"



        瑞王见陈侧妃这么干脆,心中又觉得有些不舒服了,所以脸色难看了许多,不过瑞王妃和陈侧妃都没有理他,而楚修明只当看不见。



        瑞王妃倒是一笑说道,"好了,回去叫丫环收拾东西吧。"



        "是。"陈侧妃恭声说道。



        瑞王妃接着说道,"让人把五丫头和皓哥叫过来。"



        "是。"



        楚修明开口道,"岳父、岳母,那我先告辞了。"



        瑞王闻言说道,"晚上我就把玉牌送去给你。"



        楚修明点了点头。



        等人都走了,瑞王妃才看着瑞王说道,"王爷也给小四起个名字吧。"



        瑞王想了一下说道,"单名一个晴字吧。"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瑞王妃的声音带着一份怅然,此时还真有几分贴切,"好名字。"



        瑞王愣了愣,其实他想的不过是雨过天晴罢了,不过此时听见瑞王妃的话,也觉得如此解释更好一些,所以没有说什么。



        沈蓉和沈皓是一起过来的,自从离京后,这对姐弟几乎都不再分开,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连楚修明来的事情都不知道,到了楚原后,更是几乎足不出院。



        两人给瑞王和瑞王妃请安后,就站在了一旁,瑞王妃柔声说道,"坐下吧。"



        "是。"两人这才坐了下来,沈皓偷偷看了看瑞王,瑞王见到沈皓的样子,面色缓和了许多说道,"我与你们母妃准备回京,你们跟在陈侧妃的身边继续前行,记得要听话知道吗?"



        沈蓉一听,赶紧说道,"父王,女儿想留在父王身边伺候。"



        其实设如果有选择的话,沈蓉根本不愿意离京,如今让他们跟在陈侧妃的身边,想到当初许侧妃对陈侧妃的欺负,还有她们姐妹当初欺负沈锦的情况,沈蓉如何愿意。



        瑞王叹了口气,倒是觉得沈蓉懂事,闻言说道,"你们听话,跟着陈侧妃走。"



        "我不要。"沈皓叫道,"我要和父王回京城。"



        瑞王妃其实早就料到了,她也不想让沈蓉去边城,给自己儿子添麻烦,闻言说道,"就算是京城有危险吗?"



        "女儿要留在父王身边伺候。"沈蓉咬紧这句话。



        瑞王妃说道,"也好,不过只能带你们姐弟两个其中一人回京,毕竟因为一些事情,我们要赶路,两个孩子难免照顾不过来。"



        沈皓眼巴巴看着沈蓉,沈蓉也看了沈皓一眼,咬咬牙说道,"让弟弟跟着陈侧妃走,弟弟是男孩子,自当多出去看看。"



        这话一出,沈蓉自以为得体,可是就是瑞王都看出了沈蓉的真实意图,更别提瑞王妃了,沈蓉虽然有些心机,可是到底年纪尚小,脸上难免带出几分来。



        "既然你想跟着走,就跟着走。"瑞王面色一沉说道。



        沈皓不敢相信自己的姐姐,"姐姐,你也不要我了吗?"



        沈蓉说道,"我是为了你好,你年纪小,赶路的话身子撑不住。"



        "我不怕,父王让我和你们一起回去吧。"沈皓祈求地看着瑞王。



        瑞王说道,"你们出去吧,就这样定下来了。"



        瑞王妃柔声说道,"皓哥你放心,陈侧妃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沈皓都哭出来了,可是见瑞王的脸色却不敢多说什么,沈蓉见目的达到了,赶紧拉着沈皓出去了反正沈皓年纪小,哄上一哄就好了。



        等沈皓和沈蓉离开,瑞王才咬牙说道,"既然她想死,就让她去死好了,小小年纪如此心机,皓哥可是她亲弟弟,她都敢如此。"



        瑞王妃缓缓叹了口气,说道,"五丫头年纪也不小了,此次跟着一起回京,亲事上怕是不太好办了。"



        "不用管她。"瑞王口气极差说道。



        瑞王妃还想再说什么,就见赵儒已经派人叫他们过去了,也就不再说了,赵儒和赵岐都在书房等着他们,等他们进来了,赵儒就把一把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钥匙放在了瑞王的手上说道,"赵家在京中的那个老宅,在墙角的下面,有一道暗门,如果真出什么事情,你们就带人从那边走,能到城外一处庄子上,不过记得到了以后马上往西走,会看见一个废弃的义庄,进到最里面有一口枯井,下去以后就有个暗室,可以躲藏五十人左右,当初准备的东西想来如今已经不能用了,记得提前安排人准备东西。"



        那个密室也正是当初能送走太子次子的关键,本来是赵家人为自家准备的,可是他们现在已经离京,就不再需要了,而恰恰是瑞王和瑞王妃最需要的。



        而瑞王已经从最开始的惊讶到后面的佩服,开口道,"我记住了。"



        瑞王妃想了一下说道,"我把翠喜留下,到时候父亲再帮我们安排几个信得过的人,到时候去义庄那边安排。"



        赵儒闻言点了下头说道,"也可以。"



        瑞王也知道这样更稳妥一些,说道,"谢谢岳父了。"



        赵儒看着瑞王说道,"记得,到时候只能带最稳妥的,否则在义庄那边可是没有别的出路了。"



        瑞王咬牙点头说道,"我省的。"



        赵儒看着瑞王妃说道,"你母亲想你,去瞧瞧她,陪着她多说一些话。"



        瑞王妃看了父亲一眼,这才起身说道,"好。"



        等瑞王妃离开了,赵儒才看向了瑞王,"我有几句话,想死下与你说说。"



        "岳父请说。"瑞王态度恭顺说道。



        赵儒问道,"若是永嘉三十七年的事情再重演,那么你准备怎么做?"



        瑞王毫不犹豫地说道,"带着妻儿和侍卫通过这条路躲起来。"



        "那么诚帝呢?"赵儒看着瑞王,沉声问道。



        瑞王毫不犹豫地说道,"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



        赵儒并不觉得意外,神色平静,忽然问道,"那么太后呢?"



        瑞王整个人都愣住了,有些呆滞地看着赵儒,在知道京城中有危险的时候,他真的会自己带着人跑不管母后吗?



        太后和诚帝并不相同,瑞王不会觉得诚帝死了多少难过,可是太后呢?若不是怕牵累太后,他爷不会选择回京。



        赵儒缓缓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带太后的话,你能保证瞒着诚帝和众人的耳目吗?"



        不能,除非太后就住在瑞王府中,否则绝对不可能瞒得过去,可是太后能离宫吗?不可能的,诚帝绝对不会允许的。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赵儒开口道。



        瑞王点了点头,面上满是挣扎。



        而此时的边城,沈锦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她趁着日头好,正抱着东东在外面玩,可是听着赵嬷嬷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啊,"夫君有几个表妹?"



        "如果夫人想问的是那个来投奔,后来差点与将军有婚约,却出卖了将军的那个的话,就这么一个。"赵嬷嬷开口道,"她说手里有英王世子写给将军的信。"若非如此,她甚至进不了边城的城门。



        沈锦皱了皱眉头说道,"那就把信要过来,人带给王总管,她既然能给英王世子送信,想来也知道一些英王世子的情况。"



        赵嬷嬷闻言说道,"是。"



        沈锦以为赵嬷嬷他们是担心这般处理了楚修明的表妹会让楚修明不高兴,所以安慰道,"等夫君回来,就说我的主意好了。"



        赵嬷嬷看着沈锦,笑了起来说道,"夫人,其实就算夫人说要见那位表姑娘,等夫人见过了,老奴也会建议夫人如此处理的,不管是赵管事还是王总管这般事事要问下夫人,甚至明明有主意了也要禀了夫人才行事,只是表示对夫人的尊重而已。"



        更多的话赵嬷嬷却没有再说,因为说的太过反而过了。



        沈锦愣了一下心中也明白了,不管是王总管还是赵管事都在向其他人表示他们的态度,若是他们长久疏忽不与沈锦说事情,任何命令都不通过沈锦去下,那么下面的人难免就会心中轻视了她,甚至有样学样,上行下效并非一句玩笑话,而且以王总管等人的本事,想要架空沈锦也不是什么难事。



        赵嬷嬷能这般说,也是因为她真心对沈锦的,害怕沈锦轻视了王总管他们这些人,这样对沈锦很不利的。



        "我知道了。"沈锦颠了颠东东,如今东东被养的白白胖胖的,胳膊和藕似的,一节股一节目股的,沈锦抱一会胳膊就酸了,交到了安宁的手里,这才看向了赵嬷嬷说道,"谢谢嬷嬷了。"



        赵嬷嬷开口道,"夫人不觉得老奴多事就好了。"



        "不会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沈锦开口道。



        赵嬷嬷眼神格外柔和,她知道沈锦不是那种骄傲的性子,可是正是因为关心,才会想的多一些,"对了,赵管事他们让夫人放心,英王世子虽然构陷瑞王,逼得瑞王为难,只是将军如今就在瑞王的身边,定会平安把陈侧妃带回来的。"



        沈锦听着赵嬷嬷的安慰,其实她根本不担心这件事,因为夫君在,而不管是赵儒还是瑞王妃如今都不会愿意得罪她,硬生生扣着陈侧妃?这般吃力不讨好的事亲,他们如何会去做,所以沈锦从来不觉得和聪明人打交道危险,因为聪明人会衡量得失,她最怕的就是喝那种自以为聪明的人打交道。



        不过这些话沈锦是不会说的,她喜欢别人的关心和好意,说道,"嗯,那就好。"



        赵嬷嬷看了看日头说道,"夫人,也该回去了。"



        沈锦点头说道,"哈,东东也该饿了呢。"



        东东听见自己的名字,就扭着小脑袋看着沈锦,沈锦给他拉了拉帽子,然后说道,"嬷嬷我先进去了。"



        "好。"赵嬷嬷送了沈锦等人进去,这才出去安排那位表姑娘的事情。



        沈锦其实并不觉得能从那位表妹嘴里得到什么消息,如果她真知道多的话,也不会被英王世子派过来,会如此说不过是表明了一个态度而已,可是这位表妹莫非有什么依仗?否则怎么会在做了那样的事情后,还敢走这么一趟?



        想了一会没想明白,沈锦也就先把事情放到了一边,抱着孩子进了内室,东东确实饿了,刚被沈锦报到怀里,就往她胸口拱去,含到以后就大口吃了起来。



        沈锦想到那位表妹有什么依仗,却不想她的依仗如此大,等她放出来的时候,不仅是王总管他们,就是沈锦都愣了,看着赵嬷嬷说道,"她说她有谁的遗腹子?"



        "是将军的三哥,楚修曜的。"赵嬷嬷脸色难看,"说是当初发现有孕后,就把孩子生了下来,因为知道将军不会原谅她,她因为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也觉得无颜,就一直没有回来,现在那个孩子在英王世子手里,所以她才来了这一趟。"



        "可是,她当初差点订亲的不是我夫君吗?"沈锦有些弄不明白了,有些犹豫地问道,可是怎么会有了楚修明三哥的孩子?



        赵嬷嬷摇了摇头,说道,"老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现在这事情难办了,如今楚修曜已经不在了,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若是真的话,这个孩子可是楚修曜唯一的儿子。



        沈锦和赵嬷嬷对视一眼,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还在英王世子手里!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