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81

081

        



        第八十一章



        对于瑞王说的,瑞王妃听听也就算了,瑞王妃当初与沈锦说会让娘家人到边城,并非一句空话,这事情也是家族里面商量后定下来的。



        瑞王妃出身出院赵家,在瑞王妃被指给瑞王后没多久,瑞王妃的父亲就辞官归乡了,如今在京城的赵家也没剩下多少人了,不过送个消息还是没有妨碍的,瑞王妃让人把永乐候世子说的话传回了楚原,此时的赵家子弟已经收拾的差不多,本想过完中秋了再离家去边城,可是得了消息后,赵家如今的家主直接把他们在十日之内出发上路。



        其实说到底赵家也算是先帝留给太子的,能在诚帝手下保存下来,除了赵家的嫡女嫁给了瑞王外,还有赵家这些人在诚帝抽出手收拾他们之间,都一个个辞官归乡了,子弟至今都没有出仕,可是这也是无奈之举。



        “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媛儿。”瑞王妃的父亲赵儒已经年过半百,看着精神到是不错,只是提起女儿的时候,难免有些失落说道。



        赵儒的大儿子瑞王妃的兄长赵岐说道,“是我们对不起妹妹。”



        当初诚帝登基,太子一脉几乎被赶尽杀绝,赵儒在太后刚露出想为瑞王迎娶赵家嫡女的时候,赵儒就答应了下来,那时候诚帝也要稳定朝堂上还存活的大臣的心,对赵家这般早早投诚的态度还不错,却不知道那时候赵家一边敷衍诚帝,暗中却偷偷救了不少当初太子的人,就是太子次子最后能逃离京城,都有赵家人的帮助在里面。



        赵儒觉得自己这辈子对得起先帝,对得起太子,唯一亏待的却是女儿,瑞王那般的人品根本配不上他的女儿,若是瑞王对女儿好也就罢了,可是结果呢?



        赵岐看向了弟弟赵端说道,“富贵险中求,你这次带着赵家子弟去边城,万万要约束好他们,知道吗?”



        赵端恭声说道,“是。”



        赵儒想到女儿出嫁前,他与女儿的交谈,他们潜伏至今终于等到了这天。



        赵端问道,“父亲,蜀中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了姐姐专门让人与他们说了这些。”



        赵儒思索了一下才说道,“其实有件事,我也不确定与诚帝此举有没有关系。”



        赵岐和赵端都看向了赵儒,赵儒说道,“蜀中据说有前朝宝藏。”



        “不可能吧?”赵岐看向赵儒说道,“父亲这件事我们怎么不知道?”



        赵儒开口道,“当初我帮先帝整理过一些早年的记载,上面曾经写过,太、祖皇帝曾七次派人去蜀中,为的是什么并没有写明白,不过有人猜测为的就是前朝宝藏,因为在太、祖带人攻入皇城的时候,前朝皇帝已经带人逃走了,还带走了大批的金银珠宝,最后是抓获了末帝的时候,末帝身边并没找到那些理应被带走的东西,经过推测,最有可能的是藏在蜀中附近。”



        赵端满脸惊讶,赵儒说道,“不过消息真假不得而知,在太、祖后,也有皇帝派人去过,可是都是一无所获,渐渐地这件事就没人再提起了,那是我看到了太、祖皇帝派人去蜀中这样的记载,因为心中好奇倒是查了不少资料,才知道了这些。”



        “若真是如此,那诚帝怎么会下旨命永宁侯派兵过去呢?”赵岐问道。



        赵儒一时也猜不到诚帝的打算,说道,“这件事,你到了边城后,就全部与永宁侯说一遍。”



        “是。”赵端恭声说道。



        赵岐问道,“父亲,你觉得永宁侯会派兵去蜀中救二皇子吗?”



        赵儒眼睛眯了一下才冷笑道,“不会。”



        不管是为了什么,诚帝明显是不怀好意,楚修明怎么会去。



        “那这不就是抗旨不尊?”赵岐皱了下眉头说道,“现在这个时候,这般却不好吧?”



        赵儒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倒是赵端忽然说道,“父亲,儿子总觉得那个宝藏的事情有蹊跷,更像是以讹传讹。”



        “恩。”赵儒看向小儿子说道,“确实如此,因为当初太、祖到底派人去做什么,并没有记载,而会这般猜测,也是因为前朝末帝奢侈成性,可是等太、祖攻入皇城,不管是末帝内库还是国库之中所余甚少。”



        赵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几个人正在谈话,就见赵岐之子赵骏和赵端之子赵澈急匆匆过来了,先是行礼后,赵骏开口道,“祖父、父亲、二叔,刚刚外面传了消息,诚帝派去边城的使者在禹城之中被一伙强盗给杀了。”



        赵澈问道,“祖父,我们需要不需要多带点人?”



        “禹城?”赵儒眼睛眯了一下说道,“不用。”



        赵骏看向赵儒,赵儒却是一笑,看向了赵岐,“如此一来,你所担心的事情不就解决了?”



        “不过为什么是禹城?”赵骏和赵端已经明白过来,这件事怕是有永宁侯的手笔在里面。



        赵儒看着两个孙子说道,“都过来吧。”



        “是。”众人这才起身到了赵儒的身边,赵儒手指蘸着茶水在红木桌上先是画了一个圈,说道,“闽中。”



        赵儒又画了一个圈说道,“边城。”



        赵端一下子明白了,赵儒最后在两者之间画了一个圈说道,“禹城。”



        “可是这样一来,怕是诚帝也猜到了吧。”赵岐有些犹豫地问道。



        赵儒反问道,“猜到又如何?”



        赵岐愣了一下,赵端笑道,“哥,就算诚帝猜到了,难道说就有证据说是永宁侯派人做的吗?就算有证据又如何?当初他就只敢用些娘们……”



        话还没说完,就被赵儒一巴掌拍到了脑后,“若是你姐姐听到,看她怎么教训你。”



        赵端马上认错说道,“当初他就只敢用一些女人后宅都不用的手段来对付永宁侯,现在还有个英王一脉的威胁,他更不敢动永宁侯了,只是觉得这件事和永宁侯以往的所作所为有些差别。”



        赵儒这才点头说道,“恩,想来不是永宁侯想出来的,太过直接了。”



        “祖父这样不好吗?”赵澈有些疑惑地问道。



        赵儒笑道,“并非不好,就像是你与骏儿同样争一个东西,本来你们两个之间各有顾忌,所以你来我往都是用智谋去抢夺,可是骏儿的父亲忽然到了,骏儿就直接把东西夺过来了,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其中的手段不一样,不过按照边城的情况,这般行事倒也妥当。”



        赵澈和赵骏点了点头,好像明白了一些。



        赵儒看着他们笑了一下,“边城有很多人才,到时候你们记得要虚心学习才是。”



        “孙儿明白。”两个人都恭声回答。



        赵儒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打发他们走了,只留下了赵岐,说道,“你这几日抽空回京城一趟,去见见你妹妹。”



        “是。”赵岐看向赵儒说道,“需要我给妹妹带什么话吗?”



        赵儒说道,“不需要,到京城后,你就听你妹妹的就好。”



        赵岐心中并没有什么不满,说道,“是。”



        此时边城的沈锦还不知道一大批帮手就要到来的事情,自从那日出了主意以后,每日早晨在议事厅,沈锦就再没有办法像是以往那样悠闲了,不管是王总管还是赵管事都喜欢找她拿主意。



        沈锦正看着楚修远送回来的消息,说道,“哦,没发现什么异常。”



        王总管和赵管事他们却没有说话,看着沈锦,沈锦也疑惑地和他们对视着,问道,“有事情吗?”



        沈锦其实觉得不管是王总管还是赵管事,都有些不够干脆的,喜欢玩你猜我猜大家一起猜来猜去的游戏。



        “夫人,可知道将军去哪里了?”王总管开口道。



        这段时日传来消息的都是楚修远,而且其中都没有提到楚修明,就算开始不确定,此时他们也确定了,怕是楚修明和楚修远分开了,但是至今楚修明都没有传回来任何消息,他们心中难免有些担心。



        沈锦说道,“哦,夫君去办事了,不过去哪里了,不让我告诉别人。”



        王总管和赵管事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中都有些哭笑不得,这么直白的说这些话真的好吗?难道不怕伤了他们这些忠心耿耿下属的心?



        沈锦接着说道,“你们放心吧,夫君会回来的,我和东东都在这里呢。”



        怎么觉得夫人的意思,好像他们拿着夫人和小少爷来威胁将军似得,可是他们心里明白,沈锦说的是实话,只要他们在这里,那么将军就一定会回来的,不对!等等好像都被夫人绕进去了,就算没有夫人和小少爷,将军也要回来了。



        沈锦开口道,“快到中秋了,记得让茹阳公主和驸马写封信回去,再准备点礼一并送往京城。”



        这些是王总管的事情,闻言说道,“是。”



        沈锦想了下说道,“我记得那不是有一扇掐金的屏风吗?还有……”连着说了几样东西,都是沈锦不太喜欢的,东西很大看着华贵,却不适合他们,“除此之外,再让茹阳公主做点东西,给诚帝、太后和皇后。”



        王总管一一应了下来,沈锦看着王总管说道,“这些东西我会让赵嬷嬷收拾出来给你。”



        沈锦接着说道,“记得让茹阳公主的信中提到这里缺药材,粮草、辎重一类的,与蛮夷已经发生过几次摩擦一类的,记得意思稍微隐晦点,但是别让人看不懂。”



        “是。”王总管明白了,说到底沈锦就是要用这些边城无用的东西去换一些有用的回来。



        沈锦见众人不说话了,就问道,“还有事吗?”



        “并无他事。”赵管事说道。



        沈锦点头,“那剩下的都交给你们处理了,我先回去了。”



        众人站了起来,等沈锦离开后就重新坐下,然后开始处理边城的事务,沈锦回去后,就先喂了东东,然后换了一身衣服说道,“对了,还有多久轮到沈熙休息?”



        “还有两日。”赵嬷嬷算了一下说道。



        边城这边的军营所有士兵每十日都有一日休息的时间的,这日他们可以离开军营,回家或者出去买东西都可以,这个休息是轮流的。



        沈锦点了点头,心中思量了一下却没有说什么。



        此时的皇宫中,诚帝刚得知了使臣在禹城被杀的消息,咬牙说道,“怎么会这般凑巧,去召承恩公进宫。”



        “是。”李福恭声应下,只是还没等他到门口,就听见诚帝让他站着。



        诚帝想到了蜀中的事情,他这个皇帝还没得到消息,承恩公那边竟然先一步得到,可以说是皇后不放心儿子,所以专门让承恩公那边注意着蜀中的消息,但是私心太重,果然母后说的对,为人母的所归要为自己的孩子多打算几分的,诚帝有些时候不禁去想,若是他与二皇子同时遇难,皇后只能救一人的话,会选择救谁,想来不会是他这个皇帝。



        “去见母后。”诚帝思索了一下说道。



        李福恭声应了下来,先让人去与太后说了一声,然后自己伺候着诚帝往太后宫中走去。



        自从知道了英王世子的事情后,诚帝就时常去找太后请教一番,因为当初的事情,诚帝现在谁都不敢相信,所以有事情的时候,只能找太后商量。



        诚帝到的时候,太后并没有在佛堂,而是在殿中专门被开出来的一小块菜地那,见到诚帝就笑道,“我专门让人给你炖了汤。”



        “儿子陪母后一并用饭。”诚帝笑着说道。



        太后眉眼间都带着笑意说道,“我种的菜有些已经成了,我让人摘些,到时候做了给你吃。”



        “好。”诚帝陪着太后说了几句,就开口道,“母后,儿子有事情想要请教母后。”



        太后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东西,扶着甄嬷嬷的手起身往殿中走去,“你先用些汤,我去梳洗一下。”



        “是。”诚帝跟着宫女到坐下,很快就有人送了汤品来,诚帝尝了一口就知道是自己喜欢的,等一碗汤用完了,太后也换了衣服出来。



        太后看着诚帝,说道,“皇帝可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了?”



        诚帝开口道,“朕派人前往边城送圣旨,让永宁侯派兵去蜀中平乱,不过使臣在禹城被杀。”



        说到最后两个字,诚帝的眼神阴霾,带着浓浓的怒意。



        太后说道,“甄嬷嬷,你先带人下去。”



        “是。”甄嬷嬷恭声应下后,就带着伺候的人先离开了。



        太后这才看向诚帝说道,“皇帝你怀疑是何人所为?”



        “除了英王世子和楚修明外,还有谁敢这般大胆!”诚帝咬牙说道,“而且这件事明显就是楚修明派人做的。”



        “皇帝可有证据?”太后倒是没有诚帝这么愤怒,问道。



        诚帝脸色更加难看,“无。”



        太后开口道,“那皇帝如何得知是楚修明做的呢?”



        诚帝看向太后,太后说道,“陛下,为何让永宁侯回边城,你可还记得?”



        “可是……”诚帝有些犹豫地说道。



        太后皱眉看向诚帝说道,“不过皇帝为何会想让楚修明派兵去蜀中呢?”



        诚帝没有开口,太后沉声说道,“这一来一回浪费的时间,皇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母后可知道前朝宝藏之事。”诚帝忽然说道。



        太后皱眉说道,“怎么回事?”



        “太、祖带兵攻入京城的时候,前朝末帝已经带人……”诚帝缓缓把事情说了一遍,“太、祖曾多次派人去蜀中寻找……”



        “你是怀疑蜀中真的有前朝宝藏?”太后看着诚帝,“那更不该让楚修明派兵去蜀中才对。”



        诚帝眼睛眯了一下说道,“朕怀疑英王世子已经找到了前朝宝藏的地点。”



        太后脸上神色一慌,若真让英王世子拿到了前朝宝藏……



        诚帝沉声说道,“若是真的话,那么英王世子一定派了重兵护着蜀中那块地方,否则朕的五万大军怎么可能……”想到接连吃的败仗,诚帝并不认为只有那不足千人的愚民能做到这种地步。



        太后没有说话,忽然问道,“这消息是怎么得来的?”



        诚帝这才低声说道,“其实二皇子那日偷听到这个消息,后来又被高昌救了出来。”



        “会这么简单?”太后有些不敢相信,说道。



        诚帝面色有些不好,说道,“就是永盛伯世子被杀的那日,高昌以永盛伯世子和八千士兵做饵,这才救出了人来。”



        太后这才信了几分,诚帝接着说道,“不过毕竟……所以都是暗中行事的,因为二皇子带回来这个消息,所以更不好大张旗鼓,高昌专门送了剩下两位皇儿与其他世子回京的时候,这才把消息给带了回来。”



        “二皇子呢?”太后问道。



        诚帝说道,“还留在蜀中。”



        太后犹豫了一下,“那你让楚修明派兵过去?”



        诚帝点头,“朕想让永宁侯的那些兵马探探路,如今二皇子被救出来,想来英王世子在蜀中会更加戒备,此时见到楚修明的人马,自然会紧张……朕也派了亲信过去……”



        其实说到底诚帝就是想做那个得利的渔翁,楚修明为了边疆的安稳并不会派太多的人马,最多五千到一万,就算兵强马壮又如何?和英王世子的兵马拼杀后,还能剩下多少人?到时候高昌他们再趁机去找宝藏。



        太后如今也明白,想到禹城的时候,问道,“莫不是永宁侯提前察觉了什么?”



        “不可能。”诚帝开口道,“朕开始也不敢相信前朝宝藏的事情,毕竟就是先帝都没提过,还是蜀中那边消息送来后,朕又查了先祖那时候的史官留下的一些记载,这才敢确定的。”



        太后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诚帝说道,“所以除了抗命不遵外,朕想不出别的理由。”



        “还有一个可能。”太后忽然说道,“皇帝你说英王世子与蛮夷合作了,想要使得蛮夷成为助力,那就必须除掉永宁侯,又或者……”



        “让朕和永宁侯嫌隙更深。”诚帝也冷静下来,想到了这里,皱眉说道,“而且说不得英王世子是害怕楚修明带兵过去抢夺前朝宝藏……”



        边城中,赵嬷嬷正趁着日头好和沈锦一并给东东洗澡,说道,“想来这几日诚帝就该知道禹城的消息了。”



        “恩。”沈锦一手托着东东的头一手托着他的小屁股,还时不时做个鬼脸来逗东东,赵嬷嬷小心翼翼的用细棉沾了水给东东洗头。



        赵嬷嬷开口道,“夫人觉得诚帝会如何?”



        “会生气吧。”沈锦想了一下说道。



        “那如果诚帝再下旨呢?”赵嬷嬷觉得诚帝不是个会死心的人。



        沈锦开口道,“就说夫君带兵在外,边城没有做主的人。”



        赵嬷嬷想了一下说道,“怕是到时候会求见茹阳公主吧?”



        “那就告诉他们驸马是一起去的。”沈锦毫不犹豫地说道,“见公主?公主身份尊贵,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不给见就好了。”



        赵嬷嬷闻言笑道,“也是,反正现在诚帝根本对边城这边没有办法。”



        沈锦点头,正是仗着这点,她才敢这般直接让人去禹城解决了那些使臣的,不过是明白,就算被发现是边城这边派人做的,诚帝也无可奈何,现在是诚帝格外需要楚修明,并不是楚修明需要诚帝,就算没有诚帝,没有兵符,楚修明就能掌控着边城周边的所有兵权。



        而此时的沈锦根本不知道,因为前朝宝藏的事情,已经让诚帝和太后疑神疑鬼了,反而没有把禹城的事情联系到他们身上,毕竟诚帝确定,这个消息除了英王世子就只有他掌握着了,楚修明不可能得知,若是得知了,楚修明怕是早就请兵去蜀中了。



        当诚帝和太后联手想要瞒着一件事的时候,就是边城这边也难得到什么消息,所以当赵家子弟赶来的时候,带来了这些消息,沈锦反而有些呆愣了。



        “舅舅,你的意思是蜀中可能有前朝宝藏?”沈锦看着赵端,愣了一下说道。



        赵端是瑞王妃的弟弟,按照身份倒是担得起沈锦这一声舅舅,不仅沈锦愣住了,就是王总管和赵管事两个人也都愣了,又听了永乐候世子发现的异常,心中总有些微妙的感觉。



        赵端闻言说道,“只是有这般传言。”又把赵儒当初说的那些事情都告诉了沈锦。



        王总管和赵管事心中已经信了几分,赵嬷嬷皱眉看向了沈锦,沈锦问道,“那前朝末帝是被人在蜀中抓获的?”



        “并非如此。”赵端解释道,“不过因为末帝逃亡的沿途,蜀中是最有可能藏东西的。”



        沈锦问道,“为什么觉得是前朝宝藏呢?而不是太、祖皇帝去找别的东西?”



        “因为宫中不管是内库还是国库都很空虚,末帝是幸喜奢侈。”赵端倒是没有丝毫不耐解释道。



        沈锦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这个解释,反而看向了赵骏和赵澈,笑道,“不知道这两位表弟,舅舅有什么安排吗?”



        赵骏和赵澈其实心中有些不舒服,因为他们赵家一族虽是来投靠的,可是永宁侯却到现在都没有露面,赵端笑道,“永宁侯安排就好。”



        “哦,夫君不在啊。”沈锦看向赵端说道,“舅舅不知道吗?”



        赵端有些无奈地看着沈锦,又没有人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而且他带着族中子弟来的时候,一进边城,边城百姓都是带着防备看着他们的,如果不是有将军府的人来接,怕是那些人就不光是看看了。



        “岳文没有告诉舅舅啊。”沈锦看着赵端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岳文就是不爱说话,不过若是夫君在的话,一定会亲自去迎舅舅的。”



        不管是赵端还是赵骏他们,此时心中都舒畅了许多,沈锦笑着说道,“对了,修远也不在,沈熙现在在军营训练,因为夫君说不给特殊待遇,所以今天他还不到休息日,也没办法出来见舅舅。”



        赵端闻言不仅没有不喜,反而觉得果然永宁侯治军严谨,这样的话,他们的胜算就更多了一些,“自当如此。”



        沈锦笑道,“东东现在在睡觉,晚些时候醒了就抱来给舅舅和表弟们玩。”



        东东?赵端愣了一下就想到了,怕就是永宁侯的嫡长子,抱来给他们玩?



        赵骏和赵澈对视一眼,总觉得这个表姐有些不够可靠的样子。



        王总管和赵管事倒是哭笑不得,可是见到赵端他们放松了不少,姿态也自在了许多,也都默默不说话了。



        沈锦点头,“特别好玩,他现在都会翻身了。”先是炫耀了一下自己的儿子,沈锦接着说道,“舅舅对赵家子弟有什么安排?”



        赵端闻言笑了起来,他现在的笑容多了几分真切,说道,“入乡随俗,既然我带他们来了,就该照着边城的规矩来。”



        沈锦想了想说道,“那想要从武的,就和沈熙一起到军营跟着训练,想要从文的话就跟着王总管好了,到时候再安排。”



        赵端点头,其实这般安排很合理,不管是做什么事情,若是丝毫不了解,那样反而容易出事,沈锦这样的安排,想来是永宁侯准备重用赵家子弟的,沈锦又说道,“舅舅的话就跟着赵管事,过段时间一并去接手禹城事务。”



        禹城?赵端看向了沈锦,沈锦说道,“哦,夫君觉得禹城有一窝凶匪太过危险了,想想还是先剿灭了吧。”



        沈锦很自然的把这些事情按在楚修明的身上,因为太过血雨腥风了,她还是当个娇养的小娘子比较好。



        王总管看了一眼站在沈锦身边,脸色丝毫没有变化的赵嬷嬷,再看看沈锦一脸真诚的样子,好像就连那小酒窝都显得格外无辜。



        赵端心中一喜说道,“自然是愿意的。”



        沈锦点了点头,笑道,“舅舅和表弟们住的地方,就在将军府的旁边,若是缺了什么就只管与赵管事说就是了。”



        赵端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沈锦点头,忽然说道,“其实我觉得那个宝藏是假的。”



        众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沈锦说道,“谁逃跑的时候会带那么多金银珠宝,就算带了怎么还会这么悠闲的找个地方去藏起来,还不是顺路藏的。”



        不知为何听沈锦这么一说,众人也觉得不太可能。



        沈锦端着蜜水喝了一口,看着众人问道,“难道你们觉得是真的?”



        王总管和赵管事不说话了,赵端开口道,“我也怀疑过。”



        沈锦开口道,“恩,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末帝根本没有时间把那些东西藏的太仔细,太、祖皇帝这么久都找不到,起码是要修建了不短时间才会如此,他逃命还来不及,哪里有人手和时间去修?”



        赵嬷嬷闻言笑道,“夫人说的对。”



        沈锦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其实说不定太、祖皇帝只是去找人或者有事,但是因为没找到,所以就没有记载而已,否则真的有前朝宝藏的话,太、祖怎么也要给后人留点线索啊。”天启朝这么久,也就出了诚帝一人而已,并且诚帝登上皇位的手段并不光明正大。



        赵骏和赵澈对视一眼,赵澈开口道,“我觉得表姐说的在理啊。”



        “只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相信?”赵骏皱眉问道。



        “钱财使人心动,更何况前朝历经七世,又攒了多少好东西?”赵管事沉声说道,“在这样的诱惑面前,恐怕很多人都失去了理智,根本没去仔细想这些事情。”



        “可是那些前朝的珠宝去哪里了?”赵澈想了一下说道,“想来应该少了许多,否则也不会有这般的谣传下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被末帝花光了。”沈锦想了想开口道,“就算前人攒下再多的钱财,也经不住败家子的祸害啊。”



        赵端也开口道,“而且前朝末帝上面的两个皇帝也不是什么明主。”



        王总管冷笑道,“不仅如此,末帝宠信奸佞,那些人也没少从国库和内库偷取东西,反正末帝也不管这些。”



        其实就像是沈锦说的,再多的家业也经不起这般的祸害,赵管事开口道,“而且在太、祖皇帝攻进皇城之前,末帝已经带着一些大臣妃子逃离了,那些被留下的宫女太监甚至一些侍卫大臣,他们怕是也要去抢夺一些的。”



        这样下来,就算金山银海也要被拿光了,所以太、祖皇帝没拿到什么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沈锦见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事情说了出来,捧着蜜水喝了几口,沈锦忽然说道,“咦,你们说诚帝至今没有因为禹城的意外做出什么事情,会不会是因为相信了宝藏的事情?”



        被沈锦这么一说,众人都愣住了,沈锦说道,“难道诚帝从蜀中知道这件事,怀疑英王世子得到了宝藏?然后派夫君过去,想让英王世子对付夫君?可是没了夫君,谁来镇守天启边疆啊?”



        诚帝不会这么蠢这么天真吧?难道他想让英王世子和夫君最好两败俱伤或者,“诚帝不会等着英王世子和夫君同归于尽吧?”



        赵管事和王总管对视一眼,赵端一向淡定的神色都有些扭曲了,难道诚帝真的是这个打算,这也太……



        “哦,也说不定诚帝是想等着夫君和英王世子的人交战,夫君不知道宝藏的事情,可是诚帝知道,英王世子知道不知道?不会是英王世子故意让诚帝得知这个消息吧?”沈锦捏了块糕点,吃了下去以后,看向了赵端他们,“然后诚帝上当了?若是诚帝是以为夫君不知道宝藏,但是英王世子和他是知道宝藏,夫君派人过去的时候,英王世子为了保住宝藏一定会狗急跳墙的……”



        “不管是夫君带兵去了还是夫君派的人去了,自然会竭力抵抗。”沈锦想了想说道,“所以诚帝想要夫君过去,因为他想要宝藏,但是又不想和英王世子正面对上。”



        虽然觉得沈锦的话,让他们有些难以相信,可偏偏又觉得沈锦说出来的事情,按照诚帝以往的想法和所作所为,还真是有可能的。



        “那二皇子呢?”赵骏是最没办法接受的。



        赵端面色沉了下来说道,“不是死了就是已经被救出来了。”



        沈锦没有说话,赵管事问道,“夫人觉得呢?”



        “啊?”沈锦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所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赵管事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说道,“夫人还有什么想法吗?”



        沈锦开口道,“东东该醒了吧。”



        赵嬷嬷闻言笑道,“那老奴去看看?”



        沈锦摇头说道,“不用了,若是东东醒了安宁她们会抱过来的,可是英王世子又想做什么呢?”英王世子的打算沈锦是真猜不出来了,她猜诚帝那么准,是因为有当初的许侧妃来当对照,而英王世子那边却是没有的。



        王总管眼睛眯了一下说道,“怕是下一步就该有前朝余孽出来了。”



        其实如果真是这样的,也就让他们明白了,为什么诚帝至今没有追究使臣的事情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