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80

080

        



        第八十章



        晚上的时候沈锦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楚修明,说道,“我觉得这个弟弟有点傻乎乎的。”



        楚修明闻言说道,“不是谁都和我家娘子这般聪慧的。”



        “说的也是。”沈锦满意地说道。



        楚修明开口道,“对了,明日起你与我一并去议事厅吧。”



        沈锦撑着身子疑惑地看着楚修明说道,“为什么啊?”



        楚修明把沈锦搂回怀里,“我准备带着弟弟离开段时间。”



        “很远吗?”沈锦皱眉问道。



        楚修明轻轻摸着她的背,“我不确定。”



        沈锦皱着眉头没有说话,楚修明接着说道,“我想把边城的事情交给你。”



        “有王总管和赵管事在呢。”沈锦有些不乐意,这样的责任太重,“我还要照顾东东啊。”



        “带着东东一起。”楚修明温言道。



        沈锦鼓着腮帮子没有说话,楚修明倒是没有生气也没觉得失望,因为他知道,就像是在京城那样,没有他在身边的时候,沈锦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自己和孩子,可是楚修明知道沈锦并不喜欢做这样,如果有可能楚修明也不愿意让自的娘子背负这些,只要被他宠着娇养着就好,可是楚修明却不知道,世事无常……



        就像是当年的事情一样,楚修明也是个人,做不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这样的事情,沙场上的意外多不胜数,楚修明只想努力多给沈锦和孩子一些保护,就算他出了意外,沈锦和东东也能好好的活下来。



        沈锦动了动唇抓着楚修明的手指咬了一口说道,“你要去哪里?”



        楚修明的声音有些低沉,“蜀中的事情确实是有英王世子在后面。”



        沈锦趴在了楚修明的身上,因为东东不和他们睡一个屋了,所以角落里放着冰,倒是不会让人觉得热,楚修明搂着沈锦,让她趴的更舒服一些才说道,“英王世子潜伏了二十多年,这期间天启并非一直安稳,可是英王世子却一直隐藏着没有动手,如今蜀中的事情,他怎么会选择插手?”



        “因为他已经准备好了。”沈锦也明白了楚修明的意思。



        楚修明应了一声,“当初英王能为了皇位,暗中和蛮夷们联合,把天启边疆的出卖给蛮夷,使得……”



        沈锦第一次从楚修明这边听到当年的事情,为了把那些蛮夷赶出去,死了那么多的人,楚修明兄长的尸体至今都没能找回来,留在这边的只剩下衣冠冢。



        “你说要带我去江南,是因为发现了什么吗?”沈锦忽然想到他们刚去完互市,楚修明在见过那些给他们送货的人后,就下的决定。



        楚修明应了一下说道,“我怀疑英王世子也与蛮族那边有联系。”



        “你准备自己带人去?”沈锦抿了下唇说道,带着楚修远去巡边疆,不过是楚修明的借口,因为他知道,王总管他们不会同意,可是不管因为国仇还是家恨,楚修明与英王一脉之间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楚修明没有否认,“我家娘子果然聪慧过人。”



        沈锦只觉得心里揪着疼,低头狠狠在楚修明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楚修明一点阻挡的意思都没有,还放松了肩膀的肌肉,免得沈锦一会牙疼,手轻轻抚着沈锦的后背,声音平稳说道,“我会回来的。”



        其实沈锦想听的不是这句,很想说让楚修明派别人去,可是心理也明白,在边城中最适合的反而就是楚修明了。



        怪不得诚帝会在知道英王世子和蛮夷勾结的时候,让楚修明回来,因为诚帝有自信,楚家和英王一脉之间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就是整个边疆的守军对英王一脉都是如此的,他这是等着左手渔翁之利。



        “诚帝的打算……”楚修明的声音温和,“不过也方便我们以后行事。”



        沈锦疑惑地看向楚修明,她不相信楚修明愿意和英王世子联手,更不可能和那些蛮族合作,那就只能按着诚帝的意思来?若真是如此的,楚修明也不可能单独出去,一时间沈锦也想不出楚修明的意思了,楚修明开口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



        猜不出来沈锦就直接问道,“你是准备去哪里?”



        “京城。”楚修明开口道。



        沈锦皱眉说道,“你是去找东西?”



        “恩。”楚修明没有否认,“你还记得瑞王妃与你说的话吗?”



        “灯下黑?”沈锦想了一下说道。



        楚修明应了下来,沈锦觉得能让楚修明这般冒险,还选在这种情况下去京城,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甚至关于到以后的情况。



        沈锦从楚修明的身上下来,枕在了他的胳膊上,另一手抓着他的手指想了起来,是真正的先帝遗诏?



        若是英王世子想要登上皇位,恐怕只能一路打到京城,把诚帝给赶下皇位了,这时候诚帝会……让楚修明对付英王世子吧?楚修明不会愿意去做诚帝手中的这把刀,就算是想要消灭英王世子,楚修明也不会让诚帝当那只黄雀的。



        其实沈锦有些疑惑,按照瑞王妃和楚修明告诉她的事情,若真的有太子遗孤,年岁应该不小了,按照楚修明的性子,重要的人他反而会放在身边妥善安排,不会把人远藏起来,因为这样是没办法掌控的。



        还有赵嬷嬷、赵管事……



        “太子妃姓什么?”沈锦忽然问道。



        楚修明开口道,“赵。”



        沈锦愣了愣,“除了赵嬷嬷、赵管事还有赵什么?”



        “很多。”楚修明知道自家娘子已经猜到了,就说道,“不仅在我们身边。”



        沈锦想了想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直系除了儿子外,还有孙子,若是这样的话,楚修远的岁数也就对上了。



        “要知道吗?”楚修明问道。



        沈锦想了想,才说道,“要。”



        以前不问,并非沈锦觉得不该问,而是因为她知道问过会更加麻烦,毕竟不管是楚修明还是赵嬷嬷他们都没有瞒着的意思,就像是赵嬷嬷在京中的谨慎和不轻易见人的态度,而如今既然楚修明都愿意把边城的事务托付给她,这些事情沈锦就必须要问。



        “先帝为太子娶正妃赵氏,侧妃楚氏。”楚修明把这一段几乎被尘封的前事说了出来。



        沈锦开口道,“不会是楚家嫡系吧?”



        “恩。”楚修明开口道。



        沈锦不再开口,听着楚修明把事情说了一遍,其实楚修明知道的也不多,毕竟这不是他经历过的事情,等楚修明说完了,沈锦才说道,“也就是说,当初太子侧妃有孕,所以家里的某个长辈因为和侧妃关系极好,正巧到了京城,就去探望……然后出了英王的事情,为了安全就留在了京城,这位有一儿一女,儿子和太子妃的次子年龄相仿,最后用自己的儿子换出了太子的次子?”



        “恩。”楚修明说道。



        沈锦皱起了眉头,可能因为她没有接触过太子和太子妃,虽然知道这个人做的没有错,可是……若是换成了自己呢?会用东东的命去做这件事吗?不会的,如果牺牲的是她自己,那么沈锦不会犹豫,可是牺牲的是自己的儿子,这让沈锦没有办法接受。



        其实沈锦不喜欢楚修明的这位长辈,她是做出了选择,可是承担这个后果的是她的孩子,那个男孩当初有没有选择呢?



        楚修明接着说道,“那时候诚帝刚登记,楚家因为英王和蛮夷勾结的事情,也元气大伤,所以他们就一直藏在外面,太子次子因为当初的事情,身体一直不好。”



        “他娶得是你家这位长辈的女儿?也就是姑姑?”沈锦问道。



        “恩。”楚修明在提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情绪很平静,甚至有点淡漠地味道。



        沈锦此时全都明白了,也确定了楚修远的身份,他确实是楚修明的表弟,不过这位表弟的身世有些坎坷,“修远知道吗?”



        “知道。”楚修明开口道,“我们从来没瞒着他。”



        沈锦点头应了一声,其实还有很多楚修明没有说得,可能他也不知道,比如这位长辈的夫君又如何了?当初的事情,除了当初太子府的骤变外,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那时候太子次子年纪也不大,可是面临的却是全家都没了,东躲西藏的日子,而那位长辈后来有没有后悔过?



        楚修明发现了沈锦的沉默,低头轻轻在她的发上吻了下说道,“我不会这样对你们母子的。”



        沈锦抿了抿唇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没有人可以强求别人去牺牲。”楚修明声音很平稳,却让人觉得很可信。



        沈锦应了一声,其实这件事还真不好说对错,说楚修明的长辈错了?其实她的选择也没有错,不过因为她有了东东后,才会这样有些没办法接受吧,这么一想沈锦就起身说道,“我去看看东东。”



        “我陪你去。”楚修明先起来,拿了外衣给沈锦披上后,这才与她一并到旁边的房间,安宁正守在东东的床边,除此之外还有个奶娘准备时刻照顾着东东,见到楚修明和沈锦,她们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沈锦说道,“没事的,你们下去吧。”



        “是。”安宁恭声应下说道,“在半个时辰前,小少爷刚刚醒了用过奶水。”



        “我知道了。”沈锦笑着说道。



        安宁和奶娘都没有再说什么行礼后就退下去了。



        东东的作息被养的很好,此时睡的正香,小脸红扑扑的,握着小拳头,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怎么了,穿着袜子的小脚还蹬了几下吧唧了小嘴。



        楚修明和沈锦两个人看着东东的样子,忽然开口说道,“其实在有东东之前,我并没觉得那样做有什么不妥。”



        沈锦点了下头,楚家一直守护着天启的边疆忠君护民,会这样想也不意外,其实真比说起来,沈锦觉得自己眼中心中最重视的都是自己的小家,可能是一直接触的都不一样吧,就像是刚嫁到边城的沈锦,根本没办法想象有一天她会站在城墙上面对那些凶神恶煞的蛮夷,被血溅在身上。



        “你要去京城找什么?”沈锦忽然问道。



        楚修明愣了一下,才低声在沈锦耳边说了几句话,沈锦脸色变了变,缓缓点了点头,不再问什么了。



        两个人并没有留太久,沈锦给东东掖了掖被子后,就和楚修明一起离开了,安宁和奶娘重新回去照看。



        等第二天沈锦是抱着东东一起跟着楚修明去的议事厅,此时楚修远、王总管和赵管事他们都到了,还有一些沈锦不熟悉的人,见到楚修明一家三口过来的,除了早已知情的王总管和赵管事,就连楚修远都有些疑惑看向了楚修明。



        楚修明让人在身边安置了座位,先扶着沈锦坐下后,这才在沈锦的旁边坐下,看向众人说道,“坐。”



        “是。”楚修远不会质疑楚修明的决定,率先在位置上坐下,剩下的人才按照身份依次坐下。



        东东是醒着的,可是并没有哭闹,这里很多人都没见过东东,此时也都有些好奇,只有楚修远往后面躲了躲,果然就见沈锦正盯着他看,“嫂子……”楚修远底气不足地叫道。



        沈锦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对楚修远招了招手,楚修远看向了楚修明,就见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楚修远不敢反抗乖乖上前从沈锦怀里把东东接了过来,然后抱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这段时间只要一有时间,沈锦就让楚修远抱着东东,楚修远抱孩子也熟练了许多,不会像第一次见到东东那般紧张了,其实楚修远也很喜欢这个侄子,东东咬着自己得拳头无辜地看着楚修远,坐在楚修远身边的王总管也是第一次见到东东,难免有些好奇凑过去看了看,东东也不哭,“咿呀。”



        王总管如今就剩下了一条胳膊,伸手去碰了一下东东的小手,“咿呀!”



        因为东东的样子,倒是使得刚刚因为沈锦到来一时有些僵持的气氛缓和了许多,沈锦也没有准备一直让楚修远这样抱着孩子,等楚修明他们开始谈正事的时候,就让赵嬷嬷去把东东从楚修远那接了过来,自己抱在怀中听着他们说话。



        沈锦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明白,比如粮草的储备和调动,还有那些税收一类的……听得沈锦满脸的迷茫,不过并没有插嘴去问。



        听了一会,沈锦都觉得有些昏昏欲睡了,东东更是打了个小哈欠,舒服的趴在沈锦怀里睡着了,看的沈锦满心的嫉妒,她也想睡觉啊。



        沈锦都觉得自己是好不容易熬到了议事结束的时候,先回去给东东喂了奶,把东东交给了奶娘照顾,这才换了衣服重新到饭厅,楚修明和楚修远已经到了,沈锦来了后,丫环就开始上菜了。



        楚修远笑道,“嫂子真是高招。”



        沈锦得意地笑道,“把东东带过去才是最对的,不过弟弟你的表现也很好。”



        楚修明听着这两个人互相吹捧的样子,盛了两碗汤分别放在他们手边,沈锦和楚修远这才停了下来,开始吃饭了,沈熙在主动去找楚修明后,就直接被他扔进了军营之中,一切都跟着士兵训练,根本没有特殊照顾,所以这段时间都不在将军府中。



        等用完了饭,楚修远就让厨房做了点卤肉和馒头带着离开了,他也要去军营转一圈,起码探望一下沈熙。



        而此时楚修明和沈锦去了小书房,在他下了决定后,就花费了一段时间画了张地图出来,两个人坐在一起,楚修明仔细给沈锦讲起了天启朝的情况,挨着让沈锦认地方,除此之外还有天启周围的情况。



        沈锦听的目瞪口呆,楚修明并不是一直在说地形一类的情况,还经常说些特产和民俗,使得沈锦能具体把地点和情况联系起来。



        足足花费了三日才让沈锦把所有的事情记清楚,每日早晨议事的时候,沈锦也从最开始的一点也听不懂到后来的似懂非懂。



        这日议事厅中,楚修明面色阴沉却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中的的信件先递给了沈锦,沈锦自从第一日后就没再带东东过来,拆开看了起来,如果说楚修明的面色是阴沉的话,那沈锦的已经是目瞪口呆,满脸不敢相信和惊吓。



        沈锦看完以后还给了楚修明,楚修明让人给了楚修远,楚修远看完整个脸色都变了,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点了下头,楚修远把信递给了王总管,让他们挨着传阅,而他自己猛地灌了几杯茶水,这才把压住心中的愤慨。



        这信上的字并不多,蜀中以二皇子为质,坑杀士兵八千,某伯世子一人。



        坑杀……



        因为二皇子被俘的事情,已经死了万人,如今再加上这八千……不提这些,就是光送给那些反民的粮草辎重都不知多少,这还真是让反民拿着他们送的粮草兵器来杀他们的士兵。



        “不知朝廷有和反应?”王总管皱眉问道。



        这次死的不仅仅有普通士兵,还有个伯爵世子,这样的事情是瞒不住的,就看诚帝要怎么安抚了。



        楚修明没有说话,赵管事冷笑道,“还能有什么反应,最多是把那些皇子权贵之子都给召回去,命人救出二皇子。”



        “英王一脉的事情已经证实了。”楚修明没有再说这件事反而开口道,“下个月我将和修远出去一趟。”



        楚修远早就知道这件事所以并没有惊讶,众人看向了楚修明,“不管别处如何,毕竟保证边疆安稳,重新布防。”



        这次的布防图楚修明甚至不准备送到诚帝那里。



        众人也知道这是正事,那次的惨剧才过去不到三十年,都还记忆犹新。



        “边城的事务都就交给我夫人。”楚修明看着众人说道,“你们辅佐。”



        不少人皱起了眉头,倒不是他们不信任沈锦,而是边城格外重要,沈锦根本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沈锦能力如何,虽然在第一次楚修明带着沈锦来议事厅的时候,众人心中就有了猜测,可是没想到这么快,若是楚修明能带着沈锦一年半载,让沈锦慢慢接手,他们也不会如此犹豫了。



        楚修明却没有再说什么,赵管事倒是第一个站出来说道,“是,属下定会竭尽全力辅佐夫人。”



        王总管随后也应了下来,楚修远开口道,“嫂子,那后方就麻烦你了。”



        见此情况,剩下的人也都不再沉默,都应了下来。



        沈锦起身朝着众人福了福说道,“到时候就依靠各位了。”



        这话一出,不少人心中舒服了许多,这么多年来,边城很多事情已经完善了,虽然不像是朝廷那样有明确的官职,却也有着自己的分职,谁管哪里都是自有默契的,所以当初楚修明敢离开一年多,这次同样敢带着楚修远离开,把这里交给沈锦,而沈锦只要不胡乱插手自作主张,边城也是乱不了的。



        等次日的时候,众人发现楚修明和沈锦的位置变了,议事时候主事的人变成了沈锦,而楚修明坐在一旁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楚修明和楚修远要带兵离开,这几日讨论的都是粮草的事情,沈锦并不多说什么,就看着众人有条不紊的商量和安排。



        楚修明轻轻握了一下手沈锦桌子下面的手,感觉到沈锦的手已经湿透了,可见她心中还是紧张的,可是面上却一副认真听人说话的样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就算他们两人再珍惜这段能在一起的日子,也到了楚修明和楚修远离开的日子,沈锦从楚修明的怀里接过东东,看着小厮给楚修明换上一身盔甲,然后亲自送了楚修明出城门。



        “我给东东起了名字。”楚修明看着沈锦和东东,忽然开口说道。



        沈锦闻言并没有问什么,只是说道,“你答应过我的。”



        “恩。”楚修明伸手握了东东的小手一下说道,“我会回来,到时候我再告诉你东东的名字。”



        “好。”沈锦抿了下唇露出笑容,可是眼睛却红了,“我等你回来。”



        楚修明点头,又看了沈锦和东东一眼就翻身上马,楚修远开口道,“嫂子,我们走了。”



        “好。”沈锦笑道,“你也要平安归来。”



        “放心吧嫂子。”楚修远笑了一下。



        楚修明摆了一下手,就直接策马朝着军营的方向前去,楚修远也追了上去。



        沈锦缓缓吐出了一口气,低头看着什么都不明白的儿子,说道,“嬷嬷我们回去吧。”



        “是。”赵嬷嬷恭声应了下来说道,“夫人放心,将军和少将军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沈锦闻言说道,“是啊,我就是有些……不习惯。”



        其实楚修明离开后,沈锦每日的生活变化却不大,就是身边没了那个人罢了,每天早上都要去议事厅,坐在当初楚修明的位置上,听着下面的人说着各种消息和处理办法,然后点头用印一类的。



        直到这日忽然传来了京中的消息,诚帝下了旨意让楚修明派兵去蜀中救二皇子,此时宣旨的使臣已经离京了。



        赵管事皱眉,看着众人讨论怎么应对,他想到了京城中沈锦做的那些事情,说道,“夫人觉得此事应该如何?”



        其实这段时间因为沈锦轻易不开口,开口更多的是询问众人的意思,所以不少人倒是都疏忽边城此时做主的人是沈锦,并非他们不尊重沈锦,不过是没认可沈锦的能力罢了,此时听到赵管事的话,都停了下来看向了沈锦。



        沈锦理所当然地说道,“到了自然是要接旨啊。”



        王总管皱眉说道,“那真的要派兵去蜀中?”



        诚帝一句要二皇子毫发无伤,虽然是关心儿子,可就像是给了那些反民金牌令箭似得,反而使得天启的将士束手束脚的。



        “不派的。”沈锦开口道,“除非诚帝舍弃二皇子,否则要救出二皇子难。”沈锦可舍不得边城的这些将士去送死。



        赵管事说道,“那怎么回复使臣?”



        “只要使臣到不了,那就不用回复了。”沈锦说道。



        赵管事眼睛一亮明白了沈锦的意思,确实如此,他们现在还不能明着反抗诚帝,圣旨到了的话,楚修明不在,这点就不好交代,就算是糊弄过去,领旨后是派人还是不派人,不派人是抗旨不尊,派人的话就是拿边城将士的命去填坑,他们如何愿意。



        王总管眼睛眯了一下,说道,“这样的话,不如就安排这里……”



        “哦,你们讨论吧。”沈锦端着酸梅汤喝了一口说道,“杀人的事情我不太懂。”



        说得好像他们很懂一样,赵管事和王总管对视一眼,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沈锦接着说道,“不过我听夫君说,禹城哪里不是有一伙强盗吗?”



        王总管想了一下禹城的位置,当初为了制约边城,诚帝专门在禹城安排了亲信,那时候闽中还不是他们的地盘,自然无所谓,可是自从席云景暗中掌握了闽中后,禹城这个位置就有些让他们不舒服了。



        “是的,那一伙强盗穷凶极恶的。”赵管事笑着说道。



        沈锦点头,今日倒是没有旁的事情,这件事情定下后她又不开口了,等全部处理完了,沈锦就先离开了。



        等沈锦走了,才有人问道,“赵管事,我怎么不知道禹城有什么强盗?”



        “夫人说有自然是有的。”赵管事闻言笑了一下说道,“就算没有,也可以安排他们有,不过这些强盗还真是胆大包天,竟然连陛下的圣旨都敢抢,使者都敢杀……”说完还叹了口气。



        沈锦回去后就去看了东东,东东如今已经会翻身了,不过却不爱动,除非沈锦来逗他,才给面子翻个身,沈锦回去后就先给东东喂了奶,然后抱着轻轻拍打着后背,让他打了个奶嗝出来,才笑着放到床上。



        赵嬷嬷这才笑道,“今日夫人怕是让他们都刮目相看了。”



        沈锦轻轻咬了一下东东的小手才说道,“他们就是喜欢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呢。”



        赵嬷嬷说道,“谁说不是呢。”这段时间这些人对沈锦的忽视,让赵嬷嬷格外不舒服,不过见沈锦不骄不躁的样子,心中倒是更加骄傲。



        “也不知道夫君现在在哪里。”沈锦一鼓一鼓的小肚子。



        东东啊啊的叫了起来,然后踢动着小脚丫。



        沈锦赶紧把儿子抱到怀里,“其实我觉得有些奇怪。”



        赵嬷嬷看向沈锦问道,“夫人觉得哪里不对吗?”



        “诚帝让人从京中送旨到边城,路上快马加鞭也要走十数日,边城这边再派兵过去,最少需要五日准备,边城到蜀中也要数十日。”沈锦皱眉说道,“诚帝是真的想救二皇子吗?”



        赵嬷嬷听沈锦这么一说,心中也觉奇怪,二皇子是诚帝嫡子……



        沈锦其实也有些想不通,所以在刚刚没有提出这点,因为她觉得解释不通,说诚帝不在乎二皇子吗?也不是,为了二皇子可谓付出了不少,“莫非是觉得边城的士兵更英勇善战一些?”



        “诚帝不会这样觉得。”沈锦很肯定地说道,在诚帝眼中最好得士兵应该是他的亲兵,“而且诚帝知道蜀中的事情有英王一脉的推动,若是夫君真的派了将领去,你觉得边城将领会为了顾忌二皇子,而束手束脚吗?或者说为了二皇子一人,让数千士兵被坑杀?”



        “绝对不会。”赵嬷嬷很肯定地说道。



        沈锦点头,“所以我觉得很奇怪。”



        赵嬷嬷也皱起了眉头说道,“老奴去与赵管事说说。”



        沈锦开口道,“提个醒就好,我觉得蜀中肯定是个阴谋!所以我们不沾就好了。”



        赵嬷嬷闻言松了一口气,笑道,“还是夫人聪明。”



        任诚帝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为何会安排这些事情,他们就是不过去,谁又奈何得了他们。



        沈锦点点头,赵嬷嬷吩咐了安平和安宁好好伺候沈锦后,就去找了赵管事,把这些事情说了一遍,赵管事闻言皱了下眉头,送赵嬷嬷出去后,当即去找了王总管他们,几个人商量了一番后,最后决定就按照沈锦所言按兵不动了。



        瑞王府中,沈琦当初坐完了月子,就回到了永乐侯府,永乐候世子如今回来了,在家待了一天后,专门带着沈琦和女儿过来了,瑞王看着瘦了黑了不少的女婿说道,“回来就好,以后可别冒这个险了。”



        永乐候世子说道,“岳父说的是。”他第一次知道死亡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二皇子到底是怎么被擒的?”瑞王妃柔声问道,“他身边那么多人,怎么会忽然……”



        说到这里,永乐候世子面色有些尴尬了,朝堂上送的折子都是修饰过的,实在是二皇子被擒的事情有些难以启齿,他们也都没敢在信里说明,“到蜀中后,那里的官员为了保住官职减轻责任,就送了不少美女。”



        沈琦挑眉看了永乐候世子一眼,永乐候世子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其中几个绝色自然是被送到了众皇子身边,二皇子得了一对姐妹花……也不知道那对姐妹花怎么说动了二皇子,就带着她们又带了不少士兵,就私自去追击那些反民……”



        然后落进了别人的圈套,最终使得天启这边惨败。



        永乐候世子说道,“我听了三妹夫的话,果然路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些别的世家子弟不愿意冒头,遇事了就往后躲还不说话,渐渐的我们就聚到了一起,不过除了我们外,还有不少人聚集在了几位皇子的身边。”死的那个伯世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二皇子被俘后,你们见过吗?”瑞王妃忽然问道。



        永乐候世子摇了摇头说道,“那倒是没有,这件事是交给了其他两位皇子的,毕竟涉及二皇子,我们都不敢往前凑。”



        瑞王满脸赞同说道,“这就对了,你这段时间就不要出门了,待在府中比较好。”



        “是。”永乐候世子恭声说道。



        瑞王妃说道,“一次都没见过?”



        “我是没见过。”永乐候世子不敢保证说道,“都是高昌和反民交涉的,然后与两位皇子商议。”



        瑞王妃皱眉没有说话,瑞王说道,“可是有什么不对?”



        “王爷不是与我说,陛下已经下旨让三女婿那边出兵到蜀中去平乱和解决二皇子了吗?”瑞王妃微微垂眸说道。



        “是啊。”瑞王开口道。



        瑞王妃说道,“那万一二皇子已经受伤了呢?到时候三女婿的人就算把二皇子救了出来……”这话倒是没有说完。



        瑞王也明白了,说道,“那如何是好?”



        瑞王妃开口道,“所以我想问问,若是真的有什么不对,给三女婿提个醒也好。”



        永乐候世子忽然说道,“若是真说有什么不对,就是在永盛伯世子和那八千士兵死的那日……”因为他也不确定,所以说的有些犹豫,“半夜三更了吧,高昌忽然派人请了两位皇子去书房,也不知道讨论什么,第二天的时候,他们脸色都不太好看。”



        瑞王说道,“怕是在商量怎么和陛下交代。”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