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76

076

        



        第七十六章



        沈琦是永乐候世子亲自送来的,而且永乐候世子也没急着离开,在永乐候下朝后与他说了蜀中的事情后,永乐候世子心中一喜,可是当知道那么多皇子的时候,难免有些犹豫,谁曾想沈琦忽然派人叫他去瑞王府,永乐候以为瑞王有什么交代的,也催着他过去了。



        等到了才知道,并不是瑞王找他,而是瑞王妃,瑞王也把事情与瑞王妃说了,瑞王妃虽然不懂战事的事情,不过却问了请命的都有何人,然后又问了去的名单,等瑞王说完后,瑞王妃心中就觉得不妥,因为此次请命的虽然有武官,可当初真正上过战场的那几位一个都没有站出来,瑞王妃不懂带兵,却知道如果军队说话的人太多,那么到底听谁的?



        诚帝任命的那个将领,能压住这些皇子世家子吗?瑞王妃又问了楚修明的神色,瑞王只说楚修明没有开口,瑞王妃当即就叫沈琦把永乐候世子叫回来了,然后让沈琦给沈锦送了帖子,诚帝虽然说不让人打扰楚修明静养,可是沈琦和沈锦是姐妹,两个人倒不是外人,来往亲密些就算是诚帝也无话可说。



        瑞王见瑞王妃的样子问道,“你觉得什么不对吗?”



        瑞王妃摇头说道,“不过是想着女婿第一次出门,到底刀剑无眼的,还是问问三女婿的好。”



        瑞王说道,“也是。”



        瑞王妃又笑着说了几句,瑞王就不再管了,索性就到书房去了,而沈琦这才看向了瑞王妃问道,“母亲,可是有什么不对?”



        “我也不知道。”瑞王妃开口道,“你与女婿走一趟的好,让女婿讨教一下经验。”



        沈琦抿了抿唇点头应了下来,瑞王妃说道,“你下去准备吧,等女婿来了你们就直接出门。”



        “是。”沈琦扶着丫环的手下去了。



        翠喜给瑞王妃端了杯水,说道,“王妃绝对不对?”



        “只希望是我多想了。”瑞王妃缓缓叹了口气。



        因为瑞王妃的话,这才有了永乐候世子和沈琦走的这一趟,因为有了楚修明的话,所以永乐候世子直接被引到了书房楚修明那里,倒是沈琦和沈锦两个人坐在一起说起了话。



        永乐候世子路上也听了沈琦的话,心中难免有些不安,直接问道,“妹夫,这次蜀中之行可不妥?”



        楚修明开口道,“姐夫可知蜀中的情况?”



        永乐候世子摇头说道,“所知不多。”



        楚修明开口道,“姐夫必去不可吗?”



        永乐候世子说道,“陛下已经点了我的名字,若是不去的话……想来也要给家父一个交代。”



        楚修明也明白,说道,“若是去了,姐夫记得,莫要开口,莫要争功,莫要靠前。”



        永乐候世子皱眉,问道,“可是会有危险?不是说那边反民不足千人吗?”



        “当初蜀中有多少官员兵士?”楚修明反问道,“如今结果呢?”



        永乐候世子心中一紧,问道,“不是说这次派了五万人前往?”



        楚修明却不再说什么,毕竟大多是他的猜测,并非他不信任永乐候世子,而是这些话,他回去定是要与瑞王妃和永乐候说的,先不说会不会被人误会,就是永乐候府的亲戚,瑞王府的亲戚,这些权贵之间姻亲极多,有些话说的太明白了,传出去了却是不好。



        永乐候世子见此也不再问,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楚修明应了一声,面色丝毫不变,永乐候世子说道,“我那还有不少滋补的药材,晚些时候让人给妹夫送来,妹夫多多注意身体才是。”



        “好。”楚修明点头。



        永乐候世子心中有事,也不多留了说道,“我先告辞了。”



        楚修明起身送了永乐候世子离开,沈琦本正在与沈锦说着郑府的事情,没曾想永乐候世子竟然离开的如此快,愣了一下说道,“改日我再来与妹妹说话。”



        沈锦扶着安平的手站了起来说道,“姐姐如今身子重,若只是说话,不如让府上的人传递信笺。”



        “也好。”沈琦闻言一笑说道,两个人走了出去,丫环给沈琦穿上了披风,又整理了一下,这才出门。



        永乐候世子正在外面等着,面上明显有心事,打了招呼后就接了沈琦走了,在回瑞王府的马车上,忍不住把刚刚楚修明说的话与沈琦说了,沈琦看着永乐候世子的神色问道,“夫君可是不信?”



        “也不是。”永乐候世子有些犹豫说道,“总觉得……会不会是……”



        沈琦微微垂眸,双手轻轻抚着肚子说道,“会不会是妹夫因为自己不能去带兵,才故意如此说?”



        永乐候世子面上有些尴尬,沈琦却看向了永乐候世子,沉声说道,“夫君若是真这般想,那就太小看了永宁伯,太小看了楚家,也太小看了我母亲。”



        “我不是这个意思。”永乐候世子第一次见沈琦这般神色,赶紧说道,“我只是觉得会不会是妹夫太过小心了?”



        沈琦厉声问道,“夫君,永宁伯从几岁开始带兵?楚家一直镇守边疆,经历的战争又有多少?只论战功的话,如今的爵位却是委屈了。”



        永乐候世子面色一肃,也明白了过来说道,“刚刚是我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



        沈琦摇了摇头开口道,“母亲会让夫君来请教永宁伯,想来也是觉得有些不对了。”



        永乐候世子听沈琦提到瑞王妃,又想到那时候瑞王妃对自己的照看,说道,“我先送你回王府,拜见一下岳母。”



        沈琦点头,没再说什么,永乐候世子轻声哄到,“夫人莫要生气,是我刚刚有些小心眼了,本想着好歹弄些功劳,也让夫人风光一些。”



        “也是我太过急躁了。”沈琦放柔了声音说道,“妹夫在京城地位尴尬,如今还没出战,肯对你说这些,也是担了责任的,若是传出去,怕是妹夫……”



        “我一会回去就备礼与妹夫赔罪。”永乐候世子说道。



        沈琦靠进了永乐候世子的怀里说道,“恩,正巧今日庄子上送了不少新鲜的食材,到时候送与妹夫就好。”



        永宁伯府中,沈锦看着急匆匆离开的永乐候世子和沈琦,又看了眼楚修明,问道,“这是怎么了?”



        楚修明没有瞒着沈锦的意思,“蜀中出了反民,陛下要用兵,点了一些权贵之子和皇子前去。”



        沈锦皱眉问道,“那带兵的是谁呢?”



        楚修明说了一个名字和官职,沈锦更加疑惑了,“那这样……士兵听谁的?”



        “不知道。”楚修明开口道。



        沈锦就算知道楚修明不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还是忍不住去看了看楚修明的神色,也算明白了为何楚修明回来的时候会那般压抑的愤怒了,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楚修明低头看向了沈锦问道,“夫人觉得如何?”



        沈锦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见到沈锦的神色,楚修明眼神闪了闪,问道,“夫人,觉得此战会败吗?”



        “会死很多人吧。”沈锦抿了抿唇,有些惆怅地说道。



        楚修明只觉得诚帝那些人,竟然还没有自家娘子看的清楚,其实说不得自家娘子反而对军事上很有天分,看了看沈锦的神色,莫非这就是小动物对危险的直觉?



        “为什么?”楚修明扶着沈锦往屋内走去,仿若不经意地问道。



        沈锦开口道,“一根钉子和一盘散沙,哪个更伤人?”



        “就算钉子人数不足千人?而散沙有五万人?并且粮草辎重充足?”楚修明问道。



        沈锦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不过换成是我,是不愿意去的。”



        楚修明和沈锦进去书房,找出了那日没有画完的画像接着上色,问道,“为什么?”



        沈锦有些奇怪地看了楚修明一眼,虽然觉得他今日问题有点多,还是说道,“比如,今天只能做一份砂锅,你想吃清汤的,我想吃辣的,我们两个都决定不了,那赵嬷嬷听谁的呢?说不得到了吃饭的时候,都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那就谁也吃不到了。”



        楚修明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是啊。”



        沈锦凑到了楚修明的身边,看着那幅画像一点点被渲染上色彩,忽然说道,“我不喜欢打仗。”



        “我也不喜欢。”楚修明闻言说道,“怕是没有人喜欢。



        永乐候世子和沈琦回了瑞王府后,沈琦顾不得休息,就与永乐候世子一并去见了瑞王妃,此时瑞王并不在屋中,只有瑞王妃一人,瑞王妃把屋中的人打发出去,只留了翠喜伺候,问道,“可是说了什么?”



        永乐候世子这才把事情细细说了一遍,因为在马车上被沈琦说过一顿,倒是没了那种想法,格外诚恳问道,“岳母,您觉得女婿该如何?”



        瑞王妃缓缓叹了口气说道,“若不是琦儿与锦儿关系好,怕是永宁伯也不会与你说这些。”



        永乐候世子想到沈琦的话,不禁脸一红低下头没说什么,沈琦有些诧异地看向了母亲,却见瑞王妃像是没发现一般,接着说道,“去请王爷。”



        “是。”翠喜恭声应了下来。



        既然楚修明都这般说了,有些事情还是不能瞒着瑞王,瑞王正在小妾的房中,听见丫环的传话,也顾不得欣赏小妾的舞姿了,赶紧来了正房,他是知道王妃若是没事绝不会如此的。



        等瑞王也过来了,瑞王妃才说道,“王爷可还记得,我刚刚问了王爷,此次蜀中之行都有谁请命吗?”



        “记得。”瑞王有些疑惑地看向了瑞王妃,“不是说无事吗?”



        瑞王妃摇了摇头说道,“只是不敢肯定,毕竟我对外事不了解。”



        瑞王看了看永乐候世子后,又看了看瑞王妃问道,“怎么了?可是三女婿说了什么?”



        永乐候世子看了瑞王妃一眼,又把楚修明的话重复了一遍,瑞王就算再不知事也觉得楚修明这话怕是意有所指,有些犹豫地说道,“总不会……三女婿觉得会有危险吧?”



        瑞王妃开口道,“王爷,此次您说的请战人中,武将都有何人?其中真正上过战场带过兵的又有何人?”



        瑞王仔细想了一下,说道,“并无一人,难道是看不上?”



        瑞王妃的声音轻柔,“军功谁会嫌多呢?”



        瑞王没有说话,瑞王妃接着说道,“王爷,一个四品武官如何压得住皇子和那些世家子,到时候那些士兵到底听谁的?”



        “可……反民不足一千,而这次的却带了五万人过去。”瑞王有些犹豫地说道。



        瑞王妃说道,“可是就这一千人,让蜀中那么多官员士兵无可奈何。”



        永乐候世子此时已经心服口服了,说道,“岳母,那我该怎么办?”



        瑞王妃叹了口气说道,“如今你却不能不去了,记着永宁伯与你说的那三句话,想来生命是无碍的。”



        “不会这么严重吧。”瑞王底气不足地说道。



        瑞王妃却没有说什么,瑞王想了许久问道,“王妃,你说我要与陛下提个醒吗?”



        “王爷以为永宁伯为何不在朝堂上开口?”瑞王妃反问道。



        想到诚帝的性子,瑞王张了张嘴,最后也闭上了,此时诚帝性质正高,若是他泼了冷水,怕是落不得好,而且万一,不是万一是肯定,诚帝不会听他,可是蜀中真的让诚帝吃了大亏,反而会被记恨。



        瑞王妃看向永乐候世子说道,“这事情……若不是关系亲近的,他们主动问起,最好在看见蜀中情况之前不要主动开口。”



        永乐候世子看着瑞王妃说道,“请岳母指教。”



        瑞王妃温言道,“并非别的,就怕传到了陛下的耳中,你也落不得好,而且聪明人不可能只有我们,在路上你仔细观察一下,再小心选了圈子融进去,等见了蜀中的情况,怕就有人找你请教了。”



        永乐候世子明白了瑞王妃的意思,点头说道,“是。”



        沈琦有些担心地看着永乐候世子,又看向母亲问道,“不如让世子告病?”



        瑞王妃摇了摇头,“若是女婿不走这一趟,等真出了事……反而会被牵累。”



        永乐候世子脸色一变,恭声说道,“岳母放心,小婿知道了。”



        瑞王妃点头没再说什么,“今日让琦儿陪你回府收拾东西吧。”



        永乐候世子点头,“那最迟后日,小婿再把夫人送回来。”



        瑞王妃应了下来,永乐候世子和沈琦给瑞王、瑞王妃行礼后,就先离开了。



        “夫君准备告诉公公吗?”沈琦看着永乐候世子问道。



        永乐候世子想了一下说道,“这件事,谁也别说。”



        沈琦有些疑惑地看着永乐候世子,永乐候世子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说道,“夫人听我的就是了。”



        “好。”沈琦应了下来。



        蜀中平乱这件事对京城中的人来说倒是件大事,并非这件事多严重,反而因为去的都是皇子和世家子而引了人注意,倒是有些人疑问为何不选永宁伯去,渐渐地倒是流传出永宁伯旧病缠身的消息。



        等大军真正触发的时候,已经到了二月初,这日被诚帝选中的三位皇子倒是意气风发的,那些世家子不管实力如何,穿着特制的银甲骑在马上的时候,看着都是极其俊挺,看的不少百姓欢呼着,和当初楚修明离京不同,这次诚帝是亲自去送的,声势浩大。



        不过这些都和楚修明没有关系,他此时正在按照诚帝的要求闭门静养。



        按照沈锦的月份来算,沈锦应该是三月中发动的,不过赵嬷嬷已经把产房一类的准备好了,还每日都放了炭盆进去暖着,瑞王妃和陈侧妃还特意来看了一次,谁知道次日,瑞王妃就送了两个小丫环过来,是翠喜亲自送来的,说道,“王妃说这两个丫环的八字比较旺三郡主,产房还是多些人气的好,而且这两人是陈侧妃亲自选的。”



        沈锦闻言看向了两个小丫环,见两个人脸上并没有勉强的神色,这才点头说道,“帮我谢谢母妃了。”



        翠喜笑着说道,“是,王妃说等郡主生产后,把她们打发回去就是了。”



        沈锦问道,“恩?”



        翠喜解释道,“到时候就到陈侧妃院中伺候。”



        沈锦点头没再说什么。



        留下了两个瞧着就十三四的小丫环和沈琦的信笺后,翠喜就离开了,沈锦说道,“安宁拿了红包给她们。”



        “是。”安宁恭声应了下来,两个小丫环被调教的极好,进来后眼神很稳,并没有乱瞧乱看的。



        沈锦说道,“到时候我再给你们封个大红包。”



        两个人跪下道了谢,安宁把红包递过去,两个人接过后,又给沈锦磕了头。



        赵嬷嬷说道,“是老奴疏忽了。”



        沈锦摇头说道,“只是边城没这些规矩而已。”



        赵嬷嬷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沈锦如今已经八个多月了,她生产的时间大概在三月中,“对了,奶娘的房间准备好了吗?”



        “已经备好了。”赵嬷嬷开口道,“夫人真的要亲自喂养?”



        “恩。”沈锦摸着肚中的孩子说道。



        赵嬷嬷开口道,“老奴选了两个稳重些的小丫环给奶娘使唤。”



        其实说是给奶娘使唤,更多的是为了看着那两个奶娘,沈锦眼睛眯了一下说道,“派人看着刚刚那两个小丫环些。”



        并非沈锦不相信瑞王妃和陈侧妃,而是沈锦不得不小心,她担不起任何的意外。



        赵嬷嬷恭声应了下来,沈锦接着说道,“等送她们走的时候,封个上等封,再送她们一人一匹缎子,叫人给她们拿几身换洗的衣服。”



        “是。”赵嬷嬷都记了下来,见沈锦没有别的吩咐,就下去安排了。



        沈锦这才拆开了沈琦给她写的信,字数倒是不多,倒是说了有些担心永乐候世子,又说了如今才知道沈锦那段时日有多难熬,沈锦看出沈琦的担心并非因为她真的喜欢永乐候世子……想了想回信道,“多想想肚中的孩子就好了。”



        其实沈锦不知道该怎么与沈琦说,他们之间又与自己和夫君不一样,她是相信夫君说过的会平安回来,又因为肚中的孩子,这才撑了下来,可是这样的话却不能对沈琦说。



        这日晚上,沈锦刚感觉肚子一抽一抽的疼,还没等她伸手去抓楚修明,就见楚修明已经起身了,看了沈锦一眼,就见她有些虚弱的睁着眼,脸色发白哼唧道,“有些疼。”



        就楚修明伸手摸了下沈锦的额头,那里满是汗水,问道,“可是肚子疼?”



        “恩。”沈锦听着楚修明的话,只觉得肚子一抽一抽疼的更厉害,“有些不舒服……”



        楚修明直接叫道,“安宁去喊赵嬷嬷,把产婆也给我叫来。”



        虽然离沈锦生产还有段时日,可是赵嬷嬷早就准备好了,刚听见声音没多久,就边系着扣子边出来,就连产婆也出来了,等到了正房中,就见楚修明正在给沈锦擦汗,赵嬷嬷神色也有些紧张说道,“可是要生了?”



        产婆上前摸了摸沈锦的肚子,然后道了一声得罪了,就把手伸手被子里面摸了摸,说道,“确实要生了,不过羊水还没破,把夫人抬到产房。”



        “可是还不到日子……”沈锦疼的咬了咬唇,满脸迷茫无措地说道,“还差一个月多啊……”



        “夫人放心,无碍的。”产婆赶紧安抚道。



        楚修明直接用被子把沈锦裹了起来,抱着往产房走去,低声安抚道,“别怕。”



        沈锦快哭了,“不到日子啊……”



        “夫人放心,孩子快九个月了无事的。”赵嬷嬷闻言也说道。



        产房离正屋不算远,很快就到了,里面的炭盆一直没有断过,甚至比正屋还要热些,楚修明把沈锦放在床上。



        赵嬷嬷问道,“夫人可要用些东西?”



        “还要等一会呢,让夫人吃些东西比较好。”产婆劝说道。



        沈锦此时肚子又不疼了,闻言说道,“真的没事吗?”



        “老奴保证。”赵嬷嬷开口道。



        沈锦这才说道,“给我下碗面吧。”



        赵嬷嬷应了下来,赶紧去厨房准备,而安平和安宁她们也有条不紊的准备着产房的东西,产婆看向楚修明说道,“将军你……”



        “我留下。”楚修明开口说道,他从安宁手中接过布巾,亲手给沈锦擦着脸上和脖子上的汗,另一手抓着沈锦的手。



        产婆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楚修明的样子,最终什么也没有说,而沈锦闻言心中一安,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产婆当初与她说的事情,整个人愣了一下,忽然说道,“不行,你出去。”



        楚修明看向沈锦柔声说道,“别怕,我陪着你。”



        “不要。”沈锦不仅说还伸手去推着楚修明,“出去。”那样的姿势实在太羞人,而且……



        楚修明见沈锦不像作假,安抚道,“我喂你用了东西就出去。”



        沈锦这才安静下来说道,“一定要出去,不许偷看。”



        “好。”楚修明保证道,“我就在外面等着你,你只要叫我,我就进来。”



        沈锦点头,赵嬷嬷很快端了面来,还叫厨房煮上了粥蒸了龙眼大小的包子,一时间整个永宁伯府都忙碌了起来。



        赵嬷嬷忽然想到了瑞王府中的奶娘,赶紧让人去通知瑞王妃沈锦发动了的事情。



        楚修明接过面,亲手喂着沈锦用完,这才被沈锦赶出去,他并没有走远,就在门口的院子里,瑞王府得了消息,瑞王妃就让人去喊了陈侧妃,两个人亲自送了奶娘过来,此时也陪在里面,天亮的时候沈锦又要了一次吃的,然后迷迷糊糊睡着了,瑞王妃和陈侧妃出来与楚修明说了两句话,把沈锦的情况说了一遍,楚修明这才进屋更衣了,可是很快就出来了,眼睛一直盯着产房的门。



        沈锦知道楚修明就在外面,而且身边还有瑞王妃和陈侧妃陪着,此时倒是不再害怕。



        瑞王妃看着正在吃东西的沈锦,问道,“参汤可备好了?”



        “都已经备好了。”赵嬷嬷开口道,“大夫也在外面备着了。”



        沈锦吃到一半忽然痛呼了一声,安宁赶紧把东西端到一旁……



        楚修明站在门口,握紧了拳头,他好像听见了沈锦的哭声,刚刚差点没有忍住就这样闯进去,此时就见安宁急匆匆的跑了出来,说道,“将军,夫人说您绝对不能进去!您要进去她就不生了。”



        “我知道了。”楚修明的声音有些低沉,“告诉夫人,我就在这里陪着她。”



        安平点了下头顾不得别的再次进了产房。



        楚修明只觉得挺了许久,从日出到日落,就见那些丫环进进出出,虽然动作很快,可是脸上不见慌张,楚修明不知道自己此时竟然也能如此的冷静,观察的这般细致,不知过了多久,就见赵嬷嬷满脸笑容地跑了出来说道,“恭喜将军,母子均安。”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楚修明身子竟然晃了一晃,猛地看向了产房,赵嬷嬷说道,“将军还请稍等一会,房中正在收拾。”



        大夫也是满脸笑容说道,“恭喜将军。”既没有用上大夫也没有用上参汤,想来是无事的。



        楚修明没有说话,再也顾不得别的,直接往里面走去,却被赵嬷嬷拦着了,不让他进内室,说道,“将军先烤烤火,去去身上的寒气才是。”



        “好。”楚修明知道此时应该听赵嬷嬷的,当即就站在了炭盆边,可是眼神还是冲着内室,“孩子在哭。”



        赵嬷嬷笑道,“都是如此的,小少爷很健康,重五斤六两,长得俊秀漂亮,像是个仙童一般。”



        谁知道赵嬷嬷的话刚落,楚修明就听见沈锦的声音,“东东怎么这么丑啊……”



        屋中产婆已经帮沈锦收拾好了,她躺在床上侧脸看着洗干净抱在陈侧妃怀里的孩子,眼神有些纠结,陈侧妃听了一怒,“瞎说,多漂亮的孩子。”



        瑞王妃也嗔了沈锦一眼说道,“不许胡说。”



        沈锦委屈地要命,这孩子红红皱皱得不说,鼻子还是塌塌的,虽然有些丑,可是沈锦觉得她还是很喜欢这个孩子的,“我给孩子喂奶。”



        瑞王妃听了有些诧异地看了沈锦一眼,陈侧妃倒是没有阻拦的意思,让安宁把沈锦扶起来靠坐着,解了衣服,沈锦小心翼翼抱着孩子,刚把孩子的嘴对上,那孩子就张嘴含着吃了起来,格外有力气。



        楚修明身上再无一丝寒气的时候,这才进来,沈锦见到楚修明就说道,“都怪你!”



        “怪我。”楚修明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闻言赶紧应了下来。



        瑞王妃和陈侧妃见到楚修明进来,两个就先出去了,楚修明注意到了,心理面是感激的,可是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瑞王妃笑了一下,陈侧妃心中松了口气。



        赵嬷嬷和安平送了两人出来,瑞王妃说道,“陈妹妹你留下来照顾下锦丫头,我先回府与王爷说这个好消息。”



        陈侧妃没有推辞,说道,“妾等锦丫头睡着就回去。”



        “你多留几日。”瑞王妃说道,“小四那边我会照顾,晚些时候我让人把你的东西送来。”



        陈侧妃虽然知道如此有些失礼,可是到底沈锦是她唯一的女儿,就恭声应了下来,瑞王妃这才看向赵嬷嬷说道,“你晚些时候再与永宁伯说一声即可。”



        赵嬷嬷恭声应下,和陈侧妃一并送了瑞王妃上马车,陈侧妃就问了小厨房的地点,亲手去给女儿做吃了,赵嬷嬷本想留下,却被陈侧妃拒绝了,“他们两个小年轻,又是第一个孩子,嬷嬷还是去看着些。”



        “是。”赵嬷嬷这才应下来,留了安平给陈侧妃打下手,自己回了产房。



        产婆已经离开了,倒是奶娘留在了里面,安宁就站在奶娘的身边,奶娘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长得眉清目秀的,看着干净老实。



        沈锦换了个胳膊抱着东东,让他吃另一边的奶,楚修明走了过去,看着沈锦怀中红彤彤的小家伙,沈锦说道,“东东为什么有点丑?”她真的不是嫌弃儿子,不过是好像和她期待的有些不一样。



        “是有点丑。”楚修明此时都顺着沈锦的话。



        谁知道这话一出,沈锦瞪圆了眼睛看着楚修明,就见泪珠子开始往下落,“你不喜欢东东?”



        赵嬷嬷进来正好听见这句,又见沈锦哭了,急的说道,“我的祖宗啊,不能哭啊。”



        楚修明说道,“喜欢。”



        “你说他丑。”沈锦更加委屈了。



        赵嬷嬷再顾不得别的,瞪了楚修明一眼赶紧哄沈锦说道,“不丑,小少爷最漂亮。”



        楚修明哭笑不得,伸手擦去沈锦脸上的泪说道,“不哭,东东是你辛辛苦苦给我生的儿子,我自然喜欢的。”



        孩子也吃饱了,在沈锦的怀里睡着了,赵嬷嬷赶紧把孩子抱到了怀里,楚修明亲手帮着沈锦整理衣服,柔声说道,“疼吗?”



        “疼。”沈锦不哭了,说道,“浑身都疼,还饿了。”



        楚修明看向赵嬷嬷,赵嬷嬷说道,“陈侧妃已经在厨房了,怕是马上就把东西端来了。”



        听着沈锦的话,楚修明只觉得心疼的很,瞧着沈锦脸上掩不住的憔悴了疲惫,低头吻了她的眉心一下,说道,“我很喜欢。”也不知道是在说孩子还是在说沈锦。



        赵嬷嬷见沈锦被哄好了,说道,“将军,让大夫给小少爷检查一下吗?”



        毕竟这孩子没有足月就生下来了,还是检查一下更让人放心。



        楚修明说道,“好。”



        赵嬷嬷让人把屏风摆好,这才叫一直等在外间的大夫进来了,把孩子抱过去让大夫检查了一下,大夫恭声说道,“将军、夫人放心,小少爷很健康。”



        楚修明和沈锦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楚修明说道,“麻烦大夫了。”



        大夫恭声道不敢,然后退了下去,陈侧妃也端了东西过来,她给沈锦弄了红糖小米粥,里面还打了鸡蛋,本想亲手喂沈锦,可是看着在旁边的楚修明,还是把碗递了过去,楚修明道谢后,就一口口喂着沈锦,沈锦只觉得整个人舒服了许多,吃完了一碗粥,沈锦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楚修明说道,“睡吧。”



        “我再看看孩子。”沈锦小声要求道。



        赵嬷嬷把孩子抱了过来,沈锦看了看,觉得孩子越发的顺眼了起来,这才打了个哈欠,被楚修明扶着重新躺下闭眼睡觉了。



        楚修明看向陈侧妃说道,“岳母,你去休息吧。”



        “你一个男人哪里会这些。”陈侧妃开口道,“我在这里就可以了。”



        楚修明摇摇头,赵嬷嬷低声说道,“前段时日,永宁伯特意找产婆、老奴都学过了,侧妃放心吧。”



        陈侧妃没想到楚修明竟然专门和人讨教过这些,说道,“那好。”



        赵嬷嬷说道,“麻烦侧妃照顾下小少爷。”



        陈侧妃闻言满脸喜悦,这是她亲亲外孙,若不是她一贯小心,早就忍不住把孩子要过来抱着了,点头说道,“好。”



        赵嬷嬷把孩子交到了陈侧妃手上,引着她去了隔壁的房间,哪里专门布置出来给孩子住的,奶娘自然也被带了下去,安宁跟着一并过去,安平问道,“将军可要用些东西?”



        “拿些馒头和清水来。”这两样东西都没有味道,楚修明怕沈锦闻到菜香打扰了休息。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