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69

069

        



        第六十九章



        沈锦的病其实不算严重,又有楚修明陪着,慢慢地也就好了,不过人也恢复了楚修明没离开时候的样子,应该说比那时候还要懒散,如果没有人叫的话,每日都要睡到日上三竿还不愿意起来,就算起来了也是迷迷糊糊的,直到用完了早饭才清醒过来,外面送的什么赏花谈诗一类的帖子都拒绝了,每日就在院子里面,赵嬷嬷本以为在楚修明离开那段时间,把沈锦养的够好了,谁知道在楚修明回来的短短时间内,沈锦竟然又胖了一些,皮肤白嫩吹弹可破似得。



        甚至连笑容都比以往少了一些,可是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沈锦每日都很快乐,针线活一律不做了,就是书也不愿意自己看了,只等每日楚修明办完了公事,然后陪着她去院子里转一圈。



        沈锦要回永宁伯府的事情,陈侧妃知道后,是赞同的,就算沈锦不主动提出,过两日陈侧妃也会赶他们走的,并非不想让女儿陪着自己,而是永宁伯回来后,再住在瑞王府就不合适了,就算是有人想上门和永宁伯商量事情也不方便。



        这段日子陈侧妃是看着楚修明怎么对女儿的,也彻底放下了心,只等女儿他们回边城后,就禀了王妃,以后在墨韵院中清修好好带着那个将要出世的孩子,只望女儿、女婿一家永远平安喜乐,等待着以后可能团聚的日子。



        正院中,瑞王妃听了沈锦的话点头说道,“也该如此,否则女婿待客也不方便,那边人手够吗?”



        “就是来求母妃的。”沈锦面色红润,说道,“想让母妃安排些人,帮着把永宁伯府收拾一下。”



        瑞王妃点头,当即叫了翠喜来,让她去选些人到永宁伯府,当着沈锦的面说的很清楚,“让他们去是干活的,莫让我知道他们摆架子耍赖,等干完了活就回来。”



        翠喜恭声应下,见没有别的吩咐这才下去选人,心中却已经有了思量,定要选些老实的,免得到时候这些人不长眼,反而坏了王妃的一番好意。



        沈锦笑道,“谢谢母妃了。”



        瑞王妃笑嗔了一句说道,“这点事情派个丫环来就好,你病才刚好,万一再着凉了怎么办?”



        沈锦抱着肚子说道,“我裹得可严实了,也没走多少路呢。”



        瑞王妃拿着小锤子砸着核桃,说道,“就你有理,安平把这碟的核桃仁端给你家夫人。”



        “是。”安平双手端着瑞王妃刚刚拨出来的核桃仁,然后放到了沈锦的手边。



        沈锦捏着核桃吃了两颗才说道,“陛下也快封笔了吧。”



        “快了。”瑞王妃算了一下时间说道。



        沈锦好些以后楚修明就销假上朝了,把闽中的事情禀报了一番,甚至当朝献上了海寇的京观图,当时户部尚书就问了抄家所得那些财产。



        楚修明恭声说道,“因为陛下让微臣便宜行事,微臣……”楚修明直接省去了他私下扣留的,把那些分发归还给百姓的都仔细说了一遍,每一笔都有迹可循,“闽中百姓感念陛下恩德,特设了陛下的长生牌。”



        诚帝放在桌下的手都气得发抖了,长生牌?那些人感恩戴德人根本不会是自己,诚帝可不相信楚修明有这么好的心思,若真是个忠臣就该把所有抄家所得上缴国库,然后诚帝再以自己的名义分发下去。



        看了一眼御案上的京观图,诚帝只觉得满心的恐惧,沉声开口道,“永宁伯,朕派你去闽中之前,曾提醒过爱卿,莫要造过多的杀孽……”



        “是。”楚修明态度恭敬。



        诚帝抓着手指点着海寇京观图问道,“那这是什么?你杀了人还不够,还弄这样的东西出来,我天启朝的国威何在?”



        “陛下。”楚修明开口道,“这些海寇屠杀我朝百姓,以百姓为牲畜取乐,罪大恶极,海寇伏诛后,闽中百姓无不脱冠相庆。”



        诚帝的神色有一瞬间扭曲,强忍着怒气说道,“不过永宁伯,这马上要过年了,还是让人去把京观毁了,挖个坑把人葬了,以免有伤天和。”



        这话一出,在场的臣子也明白了诚帝的意思,那京观是楚修明亲自让人建起来的,如今又亲自让人毁去,定会伤了他在闽中百姓心中的地位,诚帝是在报复,而且就算是证据确凿,诚帝也不愿意相信自己派下去的臣子竟然做出那么多大逆不道的事情,“而且永宁伯所杀都是朝廷大员,也没经刑部审问,难免有些不能服众,不过看在永宁伯杀敌心切上,朕就不予追究了。”



        诚帝言下之意,那些被楚修明杀的官员定是无辜被诬陷的,不过诚帝宽容大量,只当是永宁伯为了与海寇之战的胜利才会如此。



        “不过下不为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若是旁人都如永宁伯这般肆意妄为,还要朕这个皇帝干什么?”诚帝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冷硬了。



        站在一旁的瑞王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一句话,“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能无怨乎……瑞王微微侧头看向了站在中间面色平静的永宁伯,这个阴差阳错成了他女婿的人。



        不仅是瑞王,就连在场的不少臣子心中都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在他们看来,永宁伯虽然冲动了一些,可是易地而处,他们发现了那般的罪行,又有诚帝便宜行事的圣旨,恐怕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而且当时只让永宁伯带了那么点人马,那些官员在闽中扎根许久,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手段,就算关进牢中或者当即押解进京,恐怕都不是万全之策,换成他们是永宁伯,会怎么选择?留着这一群心思不良的人在身后,然后自己去打仗?



        简直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若不是楚修明用这般手段直接震住了闽中的剩余官员,怕是与海寇作战的时候,孰胜孰负就不好说了,就算是胜也难免牺牲更多的人。



        楚修明直接跪了下来说道,“臣罪无可恕,愿削除爵位,自请离京。”



        这话一出朝堂上全部安静了,不少人都愣住了,顾不得御前失仪,扭头看了看就算是跪着,也背脊挺直的楚修明,又看向了坐在御座上的诚帝。



        诚帝面色也是一僵,心中暗恨,咬牙说道,“永宁伯是威胁朕?”



        “臣不敢。”楚修明开口道,“臣所做之事无愧天地,臣所杀之人皆是负天启百姓之人,海寇头颅筑京观此举,为的不过是平复百姓心中怨恨,永齐二十年,海寇数十人上岸,杀……永齐二十四年,海寇数百人上岸……仅四年时间,海寇杀我天启百姓五千二百一十三人,掳走女子一千七百二十七人,此次救回三百一十七人,其余皆以惨死,尸骨无存。”



        楚修明的声音不大,也没有丝毫的愤怒在里面,就像是在说一个个简单的数字,“这些仅仅是能查出来的。”



        “不可能。”诚帝的反驳脱口而出,却有些底气不足。



        楚修明继续说道,“罪人梁成出任闽中后,共报战功一十三次,最少一次斩首海寇二百四十余人,最多一次斩首海寇八百六十五人,共计七千四百余人。”



        诚帝脸色大变,怒道,“胡言乱语,若真如此,怎会无人上报?”



        楚修明看着诚帝,沉声说道,“这就要问陛下了,罪人梁成出任期间,为铲除异己手段残忍,残害官员……”



        随着楚修明一条条说出来,不仅诚帝就是在场的人都想起了不少当初被梁成参下来那些被吵架灭门的官员,除了这些明面上的,竟然还有……



        朝堂上的人并非都是清官好官,可是就算如此,如今听见了闽中的事情也觉得毛骨悚然,换做是他们过去……也就是永宁伯,怕是换个人也收拾不了这个烂摊子,而造成这般情况的人……有些人和相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还就是坐在御座上的那个人。



        看见诚帝的神色,楚修明却没有就此罢手,而是问道,“敢问陛下,这些人当杀吗?该杀吗?”



        诚帝强撑着说道,“朕并非说这些人不当杀,不过也该按照律法经过刑部等审问后。”



        楚修明开口道,“臣请削爵离京。”说完这句后,竟再也不说别的,甚至提都没提当初是诚帝下旨,让他便宜行事,予了他杀勾结海口官员的权利。



        不过楚修明不提,并不代表着朝堂上的众人忘记了,就连一开始发问的户部尚书也不开口了,他是诚帝的人,可是又不傻子,此时再战出去说楚修明的错?怕是要被天下百姓骂死。



        “爱卿请起。”诚帝勉强露出笑容说道,“爱卿乃国之栋梁,莫要再说什么削爵之类的话了。”



        楚修明却说道,“仅凭梁成等人,如何能做下此等欺上瞒下之事,还请陛下严查。”



        诚帝此时骑虎难下,心知若是不应下来,楚修明还真的做出辞爵走人的事情,想到刚到边城的女儿女婿,万不可让楚修明现在离京回去,说道,“自当如此,那这件事就交给了永宁伯来督查,永宁伯为主,以刑部大理寺为辅。”



        楚修明这才恭声应下,“臣,遵旨。”



        诚帝根本不知道,楚修明威胁的根本不是要回边城这件事,要的不过就是让诚帝把这件事交到他手里,虽然杀了梁成那些人,可是在楚修明看来根本不够,不够偿还闽中百姓的那些血泪。



        等退朝回到了皇后宫中,诚帝再也忍不住砸了一堆东西,怒道,“他怎么敢!他怎么敢威胁朕!”



        皇后最近的日子也很难熬,此时看着诚帝的样子,也恨透了楚修明,并没有说话,诚帝把能砸的都砸了,这才气喘吁吁地坐在榻上,皇后叫人进来把东西收拾了,重新端茶倒水。



        “若是丞相在,朕也不会这般不顺。”看着皇后憔悴的样子,诚帝难得感叹道。



        一句话让皇后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陛下,臣妾的母亲昨日进宫,说父亲自觉对不起陛下,心中抑郁如今已经病的起不来床了。”



        诚帝愣了一下看向皇后,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皇后的父亲陈丞相当初被参后,诚帝顶不住朝臣的压力,就让他闭门思过,管束族人,最后还除了丞相之职,又发落了一批陈丞相的门生,最终风光一时的陈丞相只剩下承恩公这个爵位。



        陈氏一族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当初陈皇后嫁给了还是皇子的诚帝,他们更没有想到会有今日的风光,骤然巨富后,这些人心思轻浮,做事无所顾忌,得罪了许多人,不过是因为有陈氏这个皇后和陈丞相在,那些人无可奈何罢了。



        可是如今,陈丞相被罢免在家,所有门生都被牵连,贬官的贬官流放的流放,不少人看出了,陈丞相起复无望,因为那些把他踩下去,瓜分了陈丞相下面利益的人,都不会容许陈丞相再一次起来。



        甚至连诚帝的人都不喜欢陈丞相再次起复,那些人自然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了,不过因为陈氏一族还有个皇后,所以做得并不过分,可就是如此,也生生把陈丞相气病了。



        陈丞相气那些落井下石的人,更气诚帝,他自觉为诚帝做了那么多事,若是没有他,诚帝甚至坐不到这个位置,可是诚帝竟然这般对他,无数次感叹,“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就连陈皇后的母亲进宫后,难免都带出来了一些,不过陈皇后却不会这般说,甚至还劝住了母亲,让她回去好生劝告父亲,绝对不能再说这般话。



        陈皇后今日会说这些,不过是想试试诚帝的态度,可见诚帝只是叹了口气说道,“叫人派太医去承恩公府,好好医治承恩公。”



        “谢陛下。”陈皇后只觉得心寒,却不敢多说,她现在想要坐稳皇后的位置,能依靠的就是诚帝了,诚帝至今都不愿意册封太子,使得后宫那些嫔妃心中都有了奢望,若不是太后表现出支持自己的态度,怕是后宫更加不稳了。



        楚修明是知道今日自家小娘子要去正院的,下朝后就与瑞王一并归瑞王府了,路上倒是与瑞王说了要搬回永宁伯府的事情,瑞王有些不舍说道,“怎么这么赶?”



        “不管是小婿还是夫人都是不舍离开的。”楚修明生的极好,穿着一身伯爵的官服,外面是黑色的皮裘,更显得面如冠玉风华楚楚,其实看着楚修明的样子,再想想永乐候世子,瑞王心中难免有些感叹,若是琦儿能嫁给永宁伯,说不定就更好。



        虽然沈锦也是瑞王的女儿,可是在瑞王心中到底还是王妃所出的子女重要,而且琦儿和轩儿是亲姐弟,感情自然好,以后也可以多帮帮轩儿,倒不是说瑞王觉得沈锦会不管瑞王府的事情,而是人难免有些偏心罢了。



        楚修明可不知道瑞王心中的想法,继续说道,“只是马上要过年了,有些与楚家有交情的人,难免要上门联系下,岳父如今也不容易,女婿过完年又要回边城了,太多人上了岳父家的门,难免会引起……忌讳。”



        这里面全然是为瑞王考虑的,瑞王也听明白了,心中一凛,面色变了变点头说道,“还是女婿考虑的周全。”



        楚修明一笑说道,“望岳父不觉我多事就好。”



        瑞王开口道,“你一心为我考虑。”说完叹了口气,“你也别怪岳父怕事,实在是……”



        楚修明正色说道,“岳父若是如此说,就让小婿没脸了。”



        瑞王摇了摇头说道,“我心里明白,不说了,过年了记得过来。”



        “是。”楚修明也不再说。



        到了正院就见不仅瑞王妃和沈锦在,沈琦也在,母女三人正在说话,也不知道聊到了什么,都笑个不停,沈锦抱着肚子笑了会就停下来缓缓接着笑,沈琦也是如此,弄得瑞王妃不停让她们小心点。



        见到瑞王和楚修明,几个人就要站起来,瑞王说道,“都是自家人,你们身子重坐着吧。”



        沈琦和沈锦也没再坚持行礼,沈锦笑看着楚修明,瑞王妃打趣道,“女婿这是来接锦丫头的?”



        “是。”楚修明倒是毫不在意说道。



        瑞王妃挥了挥手,说道,“快点接走吧,就这么一会看着她们两个,我可是一直提心吊胆的。”



        楚修明这才行礼道,“那女婿先告辞了。”



        瑞王也笑着摆了摆手,沈锦扶着安宁的手站了起来,又说了两句,就跟着楚修明离开了,在屋门口,安平拿了长袄和披风来,楚修明就接了过来,亲手给沈锦穿上,然后仔细检查后,才自己穿上披风,扶着沈锦的腰往外走去。



        沈琦看着楚修明和沈锦两个人之间,眼神暗了暗,伸手摸着肚子,心中难免有些羡慕,不过想到楚修明失踪后沈锦的样子和等楚修明安然回来后,沈锦反而病倒的事情,觉得换成了自己怕是撑不住的,沈锦这个妹妹,比自己要坚强的多。



        瑞王注意到了女儿的神色,问道,“诸玉鸿呢?”



        沈琦闻言开口道,“玉鸿最近有些忙,快过年了,上峰交代了不少事情给他。”



        瑞王皱了皱眉说道,“他能有什么事情。”



        “王爷。”瑞王妃打断了瑞王的话说道,“玉鸿难道就不需要回永乐侯府了吗?他到底是永乐候世子。”



        瑞王见瑞王妃说话了,这才不再开口,瑞王妃柔声问道,“对了,轩儿的信送来了,怕是不能回来过年了,我准备派人送些东西给他,王爷有什么要与轩儿说的吗?”



        “他要在闽中留到年后?”瑞王心中不满说道。



        瑞王妃倒是觉得让儿子留在闽中不错,到时候让熙儿跟着永宁伯一起回边城,就算出事了,也能保全了他们,不过这话不能对瑞王说,瑞王妃看向了沈琦说道,“琦儿你也会去休息吧。”



        沈琦应了下来,“母亲,我晚些时候让丫环把给大弟弟准备的东西收拾了送过来。”



        瑞王妃点头,沈琦这才扶着丫环的手起身往外走去。



        等沈琦离开了,瑞王不禁感叹道,“若早知永宁伯是这般样貌人品,把琦儿……”



        “王爷。”瑞王妃打断了瑞王的话,“就算王爷舍得,我却不舍得,想想当初蛮族围城的时候……”那时候不管是瑞王还是瑞王妃都以为沈锦怕是……那时候心中也难免感叹。



        瑞王也想到了,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楚修明扶着沈锦出了正院的门,问道,“要坐轿子吗?”



        “走走吧。”沈锦犹豫了一下说道,“整日坐着也觉得有些累了呢。”



        “好。”楚修明展开披风,把本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沈锦给搂到怀里,让沈锦走的可以不那么费力,毕竟七个多月的肚子已经不小了。



        沈锦只觉得浑身热乎乎的,笑着把手从手捂里面伸了出来,塞进了楚修明的手里,“我与母妃说了回永宁伯府的事情,母妃让人帮着收拾去了。”



        “恩。”楚修明开口道,“让赵嬷嬷也先回去。”



        沈锦想了想才点头说道,“好吧。”其实沈锦还有些舍不得赵嬷嬷,不过想想过不了多久她也要回去了,这才勉强同意。



        楚修明低头看了沈锦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沈锦开口道,“母妃亲日与我说,产婆奶娘这类的也该备下了。”



        “我有安排。”楚修明早就写信到了边城,想来再过几日那些人就该被送来了,不仅是产婆和奶娘,还有侍卫……毕竟沈锦做完月子回边城的时候,他们还要带着个孩子,“暂时不能带你去南边了。”



        “没关系的。”沈锦倒是不在意。



        楚修明应了一声,“闽中的东西,大部分都直接让人送到了边城,还留了一些送来京城,到时候你看看怎么送人。”



        “好的。”沈锦脆生生应了下来,“夫君放心吧,我会和赵嬷嬷好好处理的。”有些人情往来,还有楚家旧友一类的。



        楚修明笑道,“是交给赵嬷嬷吧?”



        沈锦皱了皱鼻子顾左右而言他,“宝宝动了。”



        楚修明闻言,“我抱你回去。”



        “恩。”沈锦应了一声。



        楚修明伸手小心翼翼把沈锦抱到怀里,像是以往那般让她坐在胳膊上,另一只手环着沈锦,冬天的衣服本就厚实,沈锦还有孕在身,可是楚修明抱着沈锦的样子,就像是沈锦没什么重量一样,沈锦舒服的动了动脚,忽然感叹道,“肚子太大了,我都看不到自己的鞋子了。”



        安平和安宁帮着整理了一下披风,让沈锦能更加暖和。



        直到进了墨韵院,楚修明才放了沈锦下来。



        楚修明和沈锦赶在年前搬回了永宁伯府,瑞王妃让人送了不少银丝碳一类的东西过来,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却都是沈锦他们需要的,显得格外的贴心,就算是赵嬷嬷都觉得瑞王妃做事周全。



        边城又来了一些人,所以永宁伯府倒是热闹了一些,他们不仅带来了楚修远准备的东西,还有楚修远的消息。



        楚修明是和沈锦一起听的,家书只是很平常的一些内容,毕竟有些东西写下来后就不安全了,赵管事是跟着众人一起回来的,开口道,“在下把夫人的话告知了少将军,少将军当即就召了人过来做了安排,那个忠毅候兵书读了不少,可惜都是纸上功夫,少将军又是以有心算无心,并没有费一兵一卒就把人全部拿下了。”



        “怎么拿下的?”沈锦一脸好奇地问道。



        赵管事笑道,“不过是一些民间的把戏,忠毅候和茹阳公主倒是警觉,并不去到将军府赴宴,而是住在了驿站,却不想整个边城都是我们的人手,蒙汗药有些不够用,就用了一些巴豆。”



        沈锦眨了眨眼,忽然问道,“那又吃了蒙汗药又用的巴豆的人呢?”



        赵管事笑不出来了,还真有这样倒霉的,不过为什么夫人会往这边想,难道不是该问问茹阳公主和驸马的事情吗?



        楚修明伸手捏了捏自家满脸好奇的小娘子说道,“只能自认倒霉了。”



        沈锦想了想这两样东西的药效,有些想笑又觉得有些同情,最终摸了摸肚子说道,“夫君说的是。”



        楚修明看向了赵管事,赵管事说道,“按照夫人的吩咐,茹阳公主和驸马连着茹阳公主贴身的丫环都被送到了大院中好好养着。”那个大院正是边城专门建出来让诚帝派去的人荣养的地方,就是不知道进去后,里面的房间还够不够分了,不过按照茹阳公主和驸马的身份,应该可以分到比较大的吧。



        “恩。”楚修明点头,“今年那些蛮族没来打饥荒?”



        赵管事摇头说道,“想来是去年的时候,将军把他们杀得很了,至今还没发现,不过少将军一直派人在外巡查。”



        楚修明皱了皱眉点头说道,“恩。”



        赵管事又说了一些边城的事情,楚修明一直听着,偶尔问上两句,两个人讨论了起来,沈锦用帕子捂着嘴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楚修明就比了一下手势,赵管事停了下来,楚修明看向沈锦问道,“要进去休息会吗?”



        沈锦点点头,“困了呢。”



        楚修明就起身然后扶着沈锦起身,沈锦对着赵管事点了点头,就靠在楚修明的身上,然后双手抱着肚子,慢悠悠往内室挪去,赵嬷嬷也跟着进去了。



        赵管事本以为会多等一会,没曾想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楚修明就出来了,看着赵管事故意显露出来的诧异,楚修明只当做什么都没看到,总不能说里面有赵嬷嬷陪着,所以被沈锦和赵嬷嬷联手赶了出来吧。



        看着楚修明的样子,赵管事眼中闪过几分安慰,说道,“将军,不如我们继续讨论?”



        “恩。”楚修明应了下来,“大院中现在有多少人?”



        赵管事说了个数字,“还有几个已经明白表现出想要投靠将军的。”



        “留下几个听话的。”楚修明开口道,每个月给诚帝的奏折是不能断的,还有些暗折,诚帝收到的不过是楚修明他们想让他知道的,甚至楚修远的事情都从最开始瞒到了现在,在诚帝这边知道的,楚修远不过是一个病弱的少年,所以诚帝才在楚修明失踪后,急不可耐的召回了茹阳公主和驸马,还把他们派了过去。



        赵管事应了下来,说道,“蜀中……怕是有些不好。”



        蜀中正是当初地动的地方,诚帝专门派了亲信带着大批的粮草过去,楚修远因为去了闽中,对于那边的消息倒是有些落后。



        赵管事说道,“十两银子带到那边只剩下十个铜板。”这只是一个比方,不过是说被派去的人贪得太狠。



        楚修明皱眉,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算他是准备……可是从来没想让天下百姓受苦受难,所以在地动的时候,根本没有争,毕竟晚一天那边的人就受苦一天,谁曾想诚帝的亲信,起码派出去掌实权的亲信竟然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



        “民心不稳。”赵管事沉声说道,“如此下去……就算是为了活下去,恐怕……”



        官逼民反……楚修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赵管事说道,“到时候,是带着夫人回去的最好时机。”



        楚家一直是天启朝的守护神,一直镇守边疆,战死沙场,为的并非那些兵权,不过是想护着天启百姓免受战乱之苦。



        而如今,让百姓受苦受难的并非那些外族,反而是……楚修明微微垂眸说道,“我知道了。”



        两个人又谈了一会,赵管事就先离开了,他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安排,而楚修明端着冷茶一口饮尽后就起身回了内室,说困了要休息的沈锦,此时正靠坐在床上,手里端着一碗枣泥山药羹吃着正开心,里面还有被弄碎的核桃仁、水果干一类的,见到楚修明,沈锦就露出笑容说道,“夫君。”



        楚修明觉得只要能看见自家小娘子的笑容,好像整个人都会变的舒心,走到床边坐下后,沈锦就舀了一勺子喂到了楚修明的嘴里,然后期待地看着他,楚修明本以为是甜腻的东西,吃到嘴里却发现并不会让人觉得腻味,没想到刚送来的葡萄干、桃干一类的已经被放在里面,还有些酸甜的感觉。



        “好吃。”楚修明笑着说道。



        沈锦自己吃了一口,又喂了楚修明一口,看向赵嬷嬷说道,“嬷嬷这次的好吃,里面有羊乳吗?”



        “还是夫人厉害。”赵嬷嬷笑着说道,“夫人若是喜欢了,老奴再做些别的,这次少将军让人带了不少边城的特产来。”



        沈锦果然更开心了,对着赵嬷嬷甜甜一笑说道,“嬷嬷最好了。”



        赵嬷嬷眼尾扫了楚修明一眼后,就看着沈锦说道,“夫人少用一些,等晚上的时候,还有别的好吃的。”



        沈锦笑着又喂了楚修明一勺后,就开始自己吃了起来,白嫩的脚趾头在被子里面动来动去的。



        楚修明根本没看见赵嬷嬷出去拿,最后看了一眼窗户,赵嬷嬷也没否认,刚刚她见沈锦睡不着,陪着她说了一会话,等厨房的东西火候到了,就直接透过窗户让在外面的安宁和安宁去厨房端了枣泥山药羹来,谁知道沈锦刚吃上几口,楚修明就进来了。



        “想吃锅子。”沈锦把最后一口咽下去,开口道。



        赵嬷嬷笑道,“夫人怎么知道少将军专门让人送了几只活羊来?”



        沈锦闻言眼睛都亮了,赵嬷嬷开口道,“不过夫人不能用。”



        “啊?”沈锦眨了眨眼,有些呆愣地看了看赵嬷嬷又看向了楚修明最后得眼神还是落在赵嬷嬷身上说道,“不是给我吃的吗?不是弟弟知道我怀孕了,所以送来给我补身子的吗?”



        赵嬷嬷看着被补得脸色红润漂亮的沈锦,楚修明摸了下自家小娘子的脸,怎么也看不出哪里需要补身子的。



        “少将军是这个意思。”赵嬷嬷开口道。



        沈锦在楚修明的手上蹭了蹭,“所以为什么不给我吃呢?不是送给我的吗?”



        “因为羊肉太燥,夫人不能用。”赵嬷嬷笑的越发和善。



        沈锦瞪圆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赵嬷嬷收手了沈锦手上的空碗,沈锦哭诉道,“那为什么要告诉我!”



        “难道夫人不知道?”赵嬷嬷问道,“不是要吃锅子吗?”



        沈锦动了动唇说道,“我就是想吃锅子,可是我不知道弟弟送了活羊来等着我吃。”



        楚修明看着赵嬷嬷故意逗着自己小娘子,沈锦犹豫挣扎了许久问道,“那我还能吃锅子吗?”



        “倒是可以用些清汤的,老奴备些牛肉一类的。”赵嬷嬷开口道。



        沈锦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



        赵嬷嬷开口道,“总共送了十只,不过到京城后也就剩下四只还活着了。”



        楚修明说道,“府上留上两只,杀了你们分吃了吧,剩下两只送到瑞王府。”



        沈锦想了想说道,“其实我觉得,我能喝点羊肉汤的,嬷嬷你觉得呢?”



        赵嬷嬷开口道,“好。”



        沈锦心中满足了,也不再多留了说道,“那老奴先下去准备。”



        “恩。”沈锦点头,“对了,果干这些也分些出来给姐姐。”



        赵嬷嬷应了下来,见没有别的事情了,就先下去了。



        楚修明索性脱了鞋和外衣坐到床上,沈锦舒服的靠近楚修明的怀里,然后整个人的重量都交给了他,玩着楚修明的手指,楚修明双手轻轻抚着沈锦的肚子说道,“头扭过来。”



        “啊?”沈锦傻乎乎的扭头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低头吻上了沈锦的唇。



        沈锦嘴里还有着甜甜的味道,楚修明觉得比刚刚吃的枣泥山药羹还要甜一些,楚修明又轻轻吻了几下,就见沈锦杏眼水润,眼尾带着几许红晕,和以往的娇俏不同,多了几分妩媚,楚修明低头在沈锦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沈锦这次连白嫩的脖子都红了,楚修明轻笑出声又哄了两句,沈锦这才咬了咬唇轻轻点了点头。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