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64

064

        



        第六十四章



        瑞王妃并没有瞒着沈琦和沈锦这件事,沈琦只觉得不可思议,问道,“她图什么啊?难不成就是找个人来妹妹面前碍眼吗?”



        陈侧妃此时也在,她没想到还真的是沈梓,心中虽然诧异当时沈锦说对了,却低着头没有看,小声哭道,“都是自家姐妹,哪里能这么狠的心?这是多大仇啊……”



        “母亲。”沈锦看着陈侧妃的样子有些心疼地叫道。



        瑞王妃说道,“也是一片慈母心。”



        沈锦小声说道,“母亲不若回去吧,放心女儿没事的。”瑞王妃是问她想要怎么办,这时候陈侧妃留下就不合适了,毕竟讨论的是瑞王的女儿,有郡主身份的人。



        瑞王妃也是说道,“先回去静静也好。”



        陈侧妃也知道这些,起身行礼道,“那妾先告退了。”



        等陈侧妃走了,瑞王妃才看向沈锦说道,“锦丫头,王爷说这次帮你出气,你想怎么做?”



        沈锦皱着眉,像是迷糊不解,说道,“莫非二姐姐觉得,我连夫君的面都没见,就会因为这么一个女先儿置气?”若是楚修明真的是那样见了人就收用的,她又怎么会放了心在他身上,如此一来,更不会有事了,大不了她依靠以后的孩子就是了,自然是孩子重要了。



        沈琦一下子笑了出来,“亏你想的出,女先儿?”



        沈锦开口道,“因为我听过这类的啊。”



        沈琦疑惑地看着沈锦,沈锦就兴高采烈地说了起来,“边城有个郑老头,他眼睛不知道怎么瞎啦,不过说书可有意思……”叽叽咕咕开始给沈琦讲了起来,在郑老头故事里面,那女子都是貌美如花,身世可怜,比那个丹翘说的都要可怜许多。



        瑞王妃在一旁听着都被吸引了,那郑老头说的很有意思,结局跌宕起伏的,结局更是让人意想不到。



        讲到了一大半,沈锦忽然想起来,“对了,我们在说二姐姐的事情。”



        沈琦正听着入迷,闻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瑞王妃正在拿瓜子的手都顿了一下,笑骂道,“快些讲完。”



        沈锦得意地说道,“才不要,当初我可以等了足足五天才听完的。”



        沈琦问道,“难道不是把人请到府中?”



        “那样有什么意思呢。”沈锦摸着肚子,微微晃动了一下脚说道,“我是去茶楼听的,每次听见郑老头说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时候,大家都要气的拍桌子的,可好玩了。”



        瑞王妃放下了瓜子,这才说道,“也好,那就再等等一下子听完了也没意思了。”



        沈锦点头,沈琦无奈说道,“那妹妹说,这事情准备怎么办?”



        “到底是自家姐妹,她虽然这般……”沈锦开口道,“二姐姐不顾念姐妹情谊和父王的感觉,我总不好也如此,不如这般三年吧,三年内不让二姐姐一家上门,也不接他们家的帖子。”



        瑞王妃眼睛眯了一下,说道,“也好。”



        “我也害怕哪日二妹妹瞧了我不顺眼,这般对我。”沈琦开口道,“我可没有妹妹你这么好的脾气,以后郑家的人我也避着。”虽然没有明说,却是告诉沈锦,不管家中有任何事情,都不会给沈梓和郑家送帖子,也不会接沈梓和郑家的帖子。



        沈锦笑着说道,“姐姐最疼我了呢。”



        “又说什么呢?”瑞王进门的时候,就听见沈锦在和沈琦撒娇,心情倒是不错问了一句。



        “父王。”沈琦和沈锦都起身给瑞王行礼。



        瑞王说道,“无需多礼。”



        沈琦和沈锦等瑞王坐下后,这才重新坐回位置上,沈琦开口道,“在说二妹妹的事情呢。”



        “以后你们就当没这个姐妹。”瑞王脸色难看地说道,“我也没这个女儿。”



        瑞王妃亲手给瑞王倒了杯茶说道,“王爷消消气才是。”



        瑞王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才说道,“她怎么变得如此下作。”



        沈锦看着瑞王的样子,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我觉得二姐姐可能是嫉妒父王和母妃更疼我,才与我开了这般玩笑的。”



        “你个傻丫头。”瑞王闻言心中无奈,看着不知愁的女儿,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却也更觉得沈梓不懂事和恶毒,越发觉得不愿意让女儿吃亏了。



        沈锦开口道,“不过二姐姐这个玩笑有些大了,我有点生气了。”



        “生气是应该的。”瑞王说道,“你想怎么出气与父王说,父王给你做主。”



        沈锦满脸信赖和孺慕,说道,“父王真好。”



        瑞王心中满足,开口道,“王妃把母后赏下来的那两盒宝石,给这两个丫头再打几套首饰。”



        瑞王妃笑道,“也好,明日就叫人进府,你们自己挑挑款式。”



        “谢父王和母妃。”沈锦笑着说道。



        沈琦也道了谢才说道,“看来我是沾了妹妹的便宜。”



        瑞王哈哈一笑,瑞王妃这才开口道,“王爷,刚刚锦丫头与我说了,虽然二丫头不顾忌姐妹情谊,可是她却不能不顾忌,让王爷伤了心。”



        “若是那个混账与锦丫头一般懂事就好。”瑞王叹了口气说道。



        瑞王妃执了茶壶给瑞王的杯中水蓄到八分满,她的手腕上戴了只翡翠镯子,那莹莹的绿润更显得她手腕纤细白皙,“可是这事情不罚却也不好,今日她能只因嫉妒就做出这般事情,来日还不知道会做什么呢。”



        瑞王点头。



        瑞王妃放下茶壶接着说道,“想想五丫头的脸,她快到了说亲的年龄,我都不知道如何办才好。”这声音里面带着惋惜。



        瑞王想到沈蓉的样子,心中更是一软,叹了口气说道,“都是我往日把她宠坏了。”



        “哪里是父王的错呢。”沈锦安慰道,“父王对我们姐妹都是宠爱有加。”



        沈琦也开口道,“是啊,不怪父王的。”



        瑞王看着两个女儿,又想到沈梓和沈静两个人,说道,“还是王妃把你们教的好。”



        瑞王妃只是一笑,并不居功说道,“王爷莫不是想听我们母女三个人都夸赞一下您?”



        瑞王心中的那么点惆怅也消散了说道,“是本王的不是,王妃接着说。”



        “锦丫头的意思是,府上不接郑家的帖子,也不罚帖子给郑家。”瑞王妃这才缓缓说道。



        瑞王眼睛眯了一下,瑞王妃开口道,“不过锦丫头觉得三年就足够了,三年内不让郑家任何人登门,咱们也都不登郑家的门,不管任何时候任何事情,王爷以为如何?”



        沈琦也说道,“女儿也是这般想的。”



        沈锦抿了抿唇,脸上露出几许难过,“毕竟是自家姐妹,总不能一辈子不接触,所以我想着三年,希望二姐姐能想明白一些。”



        瑞王妃柔声说道,“锦丫头太过心善,若是女婿回来,还不知道如何心疼。”



        瑞王点头说道,“就按锦丫头说的做,三年内不管逢年过节还是别的日子,都不许他们家踏足。”



        瑞王妃应了下来,瑞王看向了沈锦说道,“好丫头,父王知道你受了委屈,定会给你出气的。”



        沈锦抿唇一笑,“父王最好了。”



        瑞王笑着点头,说了一会话就先离开了,沈锦坐了一会也先告辞了,等屋中就剩下了瑞王妃和沈琦,沈琦才说道,“母亲,我前几日与妹妹提了想当儿女亲家的事情。”



        “被拒了吧?”瑞王妃笑看着沈琦问道。



        沈琦点头,“妹妹的意思,若是孩子们长大愿意的话,她是不会阻拦,若是不愿意也不想强求。”



        瑞王妃缓缓叹了口气,“琦儿可是怪我让你嫁到永乐侯府?”



        “不怪。”沈琦其实明白,母亲是为她考虑的。



        瑞王妃微微垂眸说道,“其实我猜到陛下要嫁一宗室女给永宁伯的,这才早早给你定下亲事,永宁伯人品出众又重情义是不假,可是我却不愿意你去踏那滩浑水。”



        沈琦满脸惊讶地看着瑞王妃,瑞王妃笑道,“行了,就是与你说一下,你三妹妹能走到今天,何尝不是用命去拼的,永乐候世子耳根子软,可是这般人却好掌控,又没有威胁,永乐候更是聪明人,当初那般动荡,都能保全了永乐侯府,就算……也不会有事的。”



        见女儿还是不解,瑞王妃却没有再解释,而是问道,“你觉得锦丫头如何?”



        沈琦并不觉得没嫁给永宁伯可惜,在边城那般地方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在京城中她出点事情,不管是父王、母妃还是两个弟弟都能当她的靠山,而沈锦至今身边的人都是永宁伯的,刚嫁过去所有陪嫁都被赶回来,在那样陌生的地方,沈琦觉得自己都撑不下去,更别提后来的事情,“我觉得三妹妹很聪明,却有些心软了。”



        “恩?”瑞王妃看着沈琦。



        沈琦解释道,“就比如沈梓的事情,她敢做这样的事情,何必还给她留脸面。”



        “换了你,你会如何?”瑞王妃问道。



        沈琦想了想,却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好,毕竟是自家姐妹,轻了自己出不来这口气,重了的话,难免落下不好的印象,而且沈梓做的这般事情也不好让人知道,而且沈梓也是朝廷册封的郡主,若是换了个人,沈琦就直接派人去赏一顿巴掌了。



        瑞王妃看着沈琦的神色问道,“你觉得只是三年不让郑家人登门,太轻了吗?”



        “恩。”沈琦应了下来。



        瑞王妃叹了口气说道,“你都如此想,王爷心中也会觉得委屈了锦丫头,自然会对锦丫头更好,可是真的轻吗?”



        沈琦看向瑞王妃,瑞王妃开口道,“郑家是何等情况,你可知道?”



        “郑家……不太好。”沈琦犹豫了一下说道,“怕是已经入不敷出了,除了名声外,别的还真不多,郑嘉瞿虽然文采极好,在文人雅士中名声不错,可是真说起来,郑家自郑嘉瞿曾祖父后,就再没有人入朝为官。”



        郑嘉瞿的曾祖父是三元及第,可谓风光无限,郑家的名声也在他曾祖父手中达到了鼎盛,不过等他告老后,郑家就没有人再出仕了。



        “不过是与你二妹妹一般魔怔了。”瑞王妃开口道,“三元及第,从前朝至今,也就那么一个而已,这般是名声却也是给后辈的压力,他们家看不透,不是不愿出仕,而是不敢出仕。”



        沈琦明白了瑞王妃的意思,看向了母亲,瑞王妃继续说道,“可是这般人家,看似清贵没什么大的花销,可是笔墨纸砚、古董字画这些哪样不要钱,名声越盛,是好事却也是坏事。”



        “我明白了。”沈琦说道。



        瑞王妃看着女儿笑道,“你明白什么了?”



        “怕是郑家也感觉到了危机,这才求娶了二妹妹。”沈琦说道,“不仅是因为二妹妹的嫁妆还有郡主的食禄。”



        “你把郑家想的太浅了。”瑞王妃开口道,“怕是郑家小辈有心出仕。”



        “可是父王除了爵位并没实权?”沈琦皱眉问道。



        瑞王妃开口道,“只要是皇亲就好。”



        沈琦明白了,说道,“怪不得。”



        瑞王妃点到为止,也不再提郑家的事情,而是说道,“而且郑家入不敷出,管家之事就成了烫手山芋,二丫头性子好强,这事情交到她手里,你觉得会如何?”



        “难免用嫁妆补贴。”沈琦说道。



        瑞王妃让人拿了小锤子,敲着核桃说道,“这不就得了,我们是知道三年之期,可是二丫头不知道,当她发现不过逢年还是过节,却再也不给她帖子,就算她想回来,王爷与我都不见她后,她又会如何?”



        “自然是紧紧抓着管家的权利,越发不敢让人小瞧了。”沈琦如今也明白了。



        瑞王妃不再说了,沈梓心中吸了口冷气,她如今懂了三妹妹的算计,这般下来,三年的时间沈梓的嫁妆怕是要补贴个七七八八了,特别是郑家的姑娘出嫁,嫁妆的操办上,沈梓还不知道要贴出去多少,而因为当初沈梓不愿嫁给永宁伯大闹了一场,所以出嫁的时候,嫁妆被削了许多,反而给了沈锦,虽然有许侧妃的补贴,可到底有限,郑家怕是也想不到这些,当郑家发现沈梓再也拿不出钱财来的时候,会如何对沈梓?



        还是像现在这般,就算沈梓打了郑家大少爷还哄着吗?凭着郑夫人的手段,沈梓怎么可能是对手。



        用不到三年,沈梓就该穷了,到时候郑夫人就该变脸了,郑夫人早就肯定了瑞王府不会管沈梓,虽不会明着为难,小手段却不会差了,沈梓的日子也就不好过,可是忽然瑞王府又给沈梓下了帖子恢复了来往……



        沈锦这好像随口的三年,不仅把沈梓下了圈套,就连郑家也没放过,除非沈梓敢和离,可是沈梓敢闹,瑞王会管她吗?



        瑞王妃开口道,“除此之外,你父王也是个薄情的人,三年不见,他还会对这个女儿有多深的感情?刚见的时候,可能会有些……但是你觉得三年后,沈梓见到你父王会做什么?”



        “诉苦。”沈琦很肯定地说道,“哭闹。”



        那么仅剩下的情谊也被磨平了,“这些的前提也是许侧妃疯了,否则你父王那般性子,也是不成的。”瑞王妃开口道。



        沈琦点头,“母亲我知道了。”



        瑞王妃眼睛眯了一下,接着说道,“除此之外,怕是沈蓉嫁人后也得不到安生。”



        沈琦皱眉问道,“这和五妹妹有什么关系?”



        想到沈蓉做的那些事情,瑞王妃心中冷笑,沈蓉自以为聪明,却不知早被人看透了,“许侧妃留下的那些东西,我是不会要的,自然是全部给五丫头添妆了,五丫头现在的模样,就算是郡主能找到的门第也是有限的,而二丫头一向觉得许侧妃的东西都该是她的,等二丫头发现嫁妆不够用了,又知道那些东西都给了五丫头,你说会如何?”



        沈琦吸了一口冷气说道,“三妹妹竟然算计了这么许多。”



        瑞王妃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敢说是她故意算计,还是阴差阳错达到的这般情况。”



        沈琦疑惑地看着瑞王妃,瑞王妃却不愿意再说,只是看着沈琦说道,“有时候运道两个字很玄妙,谁也说不清楚。”



        墨韵院中,沈锦把事情说了一遍,陈侧妃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倒是赵嬷嬷看出了后面的深意,问道,“夫人怎么想了这般主意?”



        “因为她最在乎的就是郡主的身份啊。”沈锦开口道,“二姐姐能依仗的就是父王、许侧妃,许侧妃如今的样子,二姐姐是依靠不了,那就是父王了。”



        陈侧妃也明白了沈锦的意思,和沈锦不同,沈梓因为许侧妃的关系,自幼得宠,仗着这点有时候连沈琦都不放在眼中,没有靠山对沈梓来说,绝对是最严重的惩罚了。



        果然沈锦说道,“若是没了父王这个靠山,想来二姐姐心中定会难受。”沈梓想让沈锦难受,所以沈锦就这般报复回去。



        “三年有些便宜了她。”安平开口道。



        沈锦笑道,“我只是不愿意见她罢了,想来夫君不会让我等三年的,到时候我都走了,她回不回来就和我没有关系了。”



        陈侧妃叹了口气说道,“说的也是,到时候你走了,就算她回来了也不知道,若是不加三年这个期限,怕是王爷也觉得你心狠了。”



        赵嬷嬷只觉得沈锦傻人有傻福,根本没有算计这么许多,反而得到的结果会更好。



        其实沈锦并不在乎瑞王对自己的看法,不过是母亲还要留在王府中,这才留了余地的,其实沈锦的报复很直接,也没有想那么许多,不过是沈梓越在意什么,就毁了什么而已,就是这么简单。



        郑府之中沈梓还不知道这些,郑嘉瞿在经过母亲劝解后,倒是不再睡书房了,郑嘉瞿本还想着怎么让沈梓喝醉,没曾想沈梓有心和郑嘉瞿和好,专门让人备了酒菜,郑嘉瞿也就顺手推舟,沈梓见此心中高兴,又觉得整治了沈锦,也就没在意郑嘉瞿一直劝酒的事情,沈梓本以为经过这一夜后,两人又该和好如初了,谁曾想第二天后,郑嘉瞿对她越发的冷淡。



        沈梓闹过折腾过,可是郑嘉瞿每个月也大半时间留在她房中,却从不与她多说一句话,甚至连个笑脸也不给,让沈梓有苦也说不出来,而她也是个骄傲的性子,见到郑嘉瞿如此,也不愿意服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越发的僵硬。



        “什么?”瑞王满脸不敢相信问道,“你再说一遍。”



        “回王爷的话,永宁伯吃了败仗,而且失踪了。”来人也是哭丧着一张脸,如果可能他并不想来报这个事情的,一般的话败仗失踪差不多就是人死了,尸首没找回来。



        瑞王怒道,“不可能,前段时日不是还说打了胜仗吗?小小海寇怎么可能了……”



        “王爷还是准备一下吧,陛下请您进宫,怕就是说这件事的。”传话的小厮低头说道。



        瑞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伺候更衣。”说着就往后院走去。



        瑞王妃本在房中与翠喜说话,见到瑞王急匆匆进来,就问道,“王爷怎么了?”



        “陛下叫我现在进宫一趟。”瑞王说道。



        瑞王妃皱了下眉头,让人去拿了朝服来给瑞王换上,瑞王低声说道,“说是女婿打了败仗现在失踪了,进宫恐怕说的也是这件事。”



        “什么!”就算是瑞王妃,此时也失了冷静。



        瑞王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件事先不要与锦丫头说。”



        瑞王妃咬牙说道,“怕是瞒不住。”



        瑞王皱眉,瑞王妃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王爷,你……”



        “我知道分寸,王妃不用担心。”瑞王知道瑞王妃未说完的话。



        瑞王妃点头,亲手给瑞王整理了一下衣服,瑞王拍了拍瑞王妃的手,就带着人走了。



        翠喜这才看向瑞王妃问道,“王妃,奴婢去请三郡主过来?”



        瑞王妃缓缓吐出一口气,“我去墨韵院。”



        “是。”翠喜恭声说道。



        路上瑞王妃心中却思量着楚修明失踪这件事,既然是闽中官员传出来的消息,怕是还能相信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失踪……楚修明是被迫失踪还是主动失踪的,战败?瑞王妃不觉得小小海寇就能让楚修明战败。



        瑞王妃不赞同瞒着沈锦,不过是因为按照诚帝的性子,恐怕明日京中就有了流言了,到时候让沈锦知道还不如现在她与沈锦说。



        叹了口气,瑞王妃看了看外面的天空,真不知道诚帝到底折腾个什么,这般折腾下来,恐怕就是那些本忠心的大臣也要离了心。



        墨韵院中,沈锦正在和小不点闹着玩,小不点耳朵已经竖起来了,比刚到京城的时候大了不少,趴在地上都是大大的一摊,如今天气转冷了,它也开始换毛了,每天都能梳下不少毛。



        瑞王妃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沈锦抱着小不点的头,小不点很通人性,两个爪子放在沈锦的膝盖上,让沈锦不用弯腰就能抱着它的头,见到瑞王妃了,沈锦就拍了拍大狗头说道,“小不点自己去玩。”



        “嗷呜。”小不点这才下来,然后歪着脑袋看了看瑞王妃,又对着沈锦摇了摇尾巴,这才离开。



        “母妃。”沈锦站起来笑道,“母妃先进去坐,我换一身衣服。”



        沈锦身上一身的狗毛,陈侧妃也出来了,说道,“王妃里面请。”



        瑞王妃点了下头说道,“不用急。”



        “恩。”沈锦这才扶着安平的手下去。



        赵嬷嬷跟着沈锦去伺候她更衣了,可是进屋后,沈锦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若不是有事,瑞王妃是不会来墨韵院的,真要说事情,也可以把她叫到正院去,可是却亲自过来,想来那事情让瑞王妃很为难,或者会让她……咬了咬唇,沈锦不由自主的摸着肚子。



        “夫人,可是有什么担心的?”赵嬷嬷见沈锦的样子,问道。



        沈锦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赵嬷嬷见此也不好再问,只是柔声说道,“老奴给夫人炖了银耳莲子羹,夫人可还有想要用的?”



        “没了。”沈锦换了一身常服,闭了闭眼睛这才说道,“我先出去了,不好让母妃等的太久。”



        赵嬷嬷点头,看了安宁一眼,安宁点头小心扶着沈锦往外面走去。



        瑞王妃正在屋中坐着,陈侧妃陪在一旁,两个人并没有说话,沈锦脸上虽然没有像往日那般露出笑容,却也不像是进去更衣时候那样的满是担忧,“母妃,母亲。”



        “坐下吧。”瑞王妃并没有让沈锦坐到身边,反而让她贴着陈侧妃坐下,安平和安宁护在沈锦的身边,“给你说件事。”



        “好。”沈锦手抓紧了帕子,看着瑞王妃,眼中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紧张。



        瑞王妃的声音轻柔,说道,“永宁伯失踪了。”



        “什么?”陈侧妃再也顾不上许多,猛地抬头看向了瑞王妃。



        沈锦只觉得身子一软,像是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靠在椅背上,安平和安宁的脸色也变了,倒是还记得沈锦,安宁当即端了温水放到沈锦的手上说道,“夫人,先喝点水缓缓。”



        “母妃……夫君失踪是怎么回事?”沈锦推开了安宁的手,看着瑞王妃问道,“是哪里来的消息?”



        瑞王妃见沈锦这么快冷静下来,心中松了口气,说道,“是宫中的消息,你父王此时已经被陛下召唤进宫了,具体的事情等你父王回来才知道。”



        陈侧妃已经反应过来,对她来说永宁伯不过是一个对女儿不错的人罢了,她赶紧起身走到沈锦的身边,伸手把她搂到怀里说道,“别怕,别怕……”



        沈锦靠在母亲怀里,并没有说话。



        瑞王妃开口道,“我告诉你,总比你在外面听说了好。”



        沈锦有些虚弱地推开了陈侧妃,看向瑞王妃说道,“母妃,我知道了。”



        瑞王妃点头,看着沈锦的样子说道,“若是不舒服了,记得叫大夫。”



        沈锦点头,瑞王妃也没再多留,开口道,“若是王爷回来了,我会让翠喜送消息给你。”



        “谢谢母妃。”沈锦本想站起来去送瑞王妃,却被瑞王妃阻止了。



        陈侧妃满心担忧地看着女儿,沈锦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我不信的。”



        虽然这么说,可是沈锦也是靠着安宁扶着才站了起来,说道,“母亲也不用太过担心,夫君不会有事的。”



        陈侧妃看着沈锦的样子,就见沈锦并非是安慰自己,而是真的这么觉得,也不好说什么,点了点头说道,“你这般想就好了,千万要记着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肚子里还有孩子,若是……这可是楚修明的孩子。”



        “恩。”沈锦微微垂眸,看着已经突起的肚子,说道,“夫君会回来的。”



        陈侧妃点头,不管结果如何,只要女儿这般想就是好的。



        沈锦不再说话,陈侧妃陪着女儿进了屋,赵嬷嬷正在屋中等着,安平把事情说了一遍,赵嬷嬷脸色变了变,倒是很快冷静下来了,“将军不会有事的。”



        “恩。”沈锦应了一声,“嬷嬷,让人去与赵管事说一下。”



        “是。”赵嬷嬷开口道,“夫人放宽心,老奴这就去安排。”



        沈锦点点头,也不知道是说给母亲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夫君说过,不管传来任何消息,都不要我相信的。”



        陈侧妃伸手握着女儿的手,只觉得女儿的手冰凉,“是的,安宁去把厨房中温着的银耳汤端来。”



        “是。”安宁应了下来,赶紧去小厨房端东西了,很快就银耳汤端来了,里面不仅放了莲子还放了红枣枸杞,最是温补了。



        沈锦没有拒绝,端着慢慢吃了起来,渐渐地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楚修明失踪的消息是从宫中传出来的,那么就意味着是闽中官府送来的消息,那么夫君的失踪就有些微妙了,楚修明这个失踪里面怕是有很多可能了,是真的失踪还只是假的失踪,又或者是主动失踪还是被动失踪。



        咬了一颗枣在嘴里慢慢吃着,沈锦觉得诚帝还真不是夫君的对手,若说是诚帝算计了夫君……沈锦又吃了颗莲子,莲子已经煮到了时候渐渐的一碗莲子羹都吃完了,沈锦已经想通了,摸着肚子说道,“再给我端碗来。”



        “是。”安宁赶紧去厨房端了一蛊出来,然后又给沈锦舀了一碗。



        沈锦看着陈侧妃说道,“母亲也尝尝吧,味道不错。”



        此时不管沈锦说什么,陈侧妃都会应下来,更何况只是让她吃东西,说道,“好。”



        安宁也给陈侧妃盛了一万,陈侧妃见女儿的神色已经放松了,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来了许多,“一会叫孙大夫来给你瞧瞧好不好?”



        沈锦点头说道,“好啊。”



        陈侧妃又问道,“晚上想用些什么吗?”



        沈锦思考了一下说道,“都可以的。”



        陈侧妃笑道,“那我给你煮面吃吧?”



        “恩。”沈锦点头。



        等第二碗用完,沈锦就不再用了,赵嬷嬷回来了,见到沈锦的脸色还好,心中也安稳了许多,说道,“夫人放心,侍卫已经去了。”



        沈锦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等着瑞王回来,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瑞王并没有让人等太久,在沈锦用了晚饭后,就回来了,沈锦就带着丫环去了正院,这次陈侧妃顾不得别的,也陪着沈锦一并去了。



        进去后,就看见瑞王刚换下了朝服,不仅沈轩和沈熙在,就是沈琦和永乐候世子也到了,沈锦反而是府中最后一个到的,不过沈锦的院子离正院的较远,倒是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瑞王面上有些疲惫说道,“先坐下吧。”



        “是。”沈锦和陈侧妃这才坐了下来。



        瑞王开口道,“是闽中那边官府送来的加急奏折,修明在出去巡查的时候,被海寇突袭,失踪了。”



        沈琦担心地看向了沈锦,就见沈锦虽然脸色苍白,可还算冷静,瑞王看了一眼,才接着说道,“陛下召了茹阳公主和驸马进京。”



        茹阳公主是皇后的长女,嫁的是忠毅候世子,公主下嫁后没多久,忠毅候就让位给了儿子,诚帝更是因为茹阳公主,而让忠毅候世子平级袭爵。



        如今的忠毅候正是茹阳公主的驸马,此时被皇帝召进宫……沈锦的手轻轻扶了一下肚子没有说话。



        瑞王妃开口道,“听闻忠毅候文武双全。”



        一个文武双全,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怕是诚帝等不急要做准备了,瑞王妃看着沈锦说道,“怕是等公主进京后,没多久借着赏花或者什么事情,来让大家聚聚。”



        茹阳公主和沈锦根本没有见过面,可是如今的情况已经站在了对立面,瑞王妃如今不过是提醒沈锦,“锦丫头,需要报病吗?”



        这是让沈锦有借口到时候不去,若是等茹阳公主帖子送到了,再说身子不适,怕是就不好了。



        沈锦闻言开口道,“谢谢父王、母妃的关心的。”



        “妹妹……”沈琦有心再说几句。



        却见沈锦摇了摇头说道,“我夫君不会有事,再说了,我又能避开多久?”



        瑞王妃也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瑞王到是开口道,“你总归是我瑞王府的郡主。”



        “谢谢父王。”沈锦开口道,她是可以一直在瑞王府中不出去,但是这样却躲不开的,茹阳公主难道不会主动来瑞王府?更何况,楚修明不会有事,越是这个时候,沈锦越不能退。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