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63

063

        



        第六十三章



        郑嘉瞿虽然听见了沈蓉和丫环的话,还从沈皓那边得到了证实,却没有马上去找沈梓对峙,他想到成亲以后沈梓对他的柔情小意,又有些游移不定的,虽然如此可是他还是搬进了书房。



        若是往常沈梓早就该发现郑嘉瞿的异常了,可是在看见母亲的样子后,不愿意承认都是因为她才会如此,所以把所有的恨意都放在了沈锦身上,凭什么沈锦能这么幸福,这些都该是她的,甚至沈锦每一次笑,每一次抚着肚子,在沈梓看来都是在嘲笑自己。



        沈梓想到自己那个孩子,终于咬牙说道,“春雪,你去外面找一个……”



        春雪是当初许侧妃给沈梓的陪嫁丫环,卖身契一类的都在沈梓手上,此时闻言面色变了又变说道,“少夫人,这不妥……”



        沈梓看向春雪,春雪见沈梓的神色,后背吓出了一身冷汗,若是沈梓出事,怕是她也不好了,所以说道,“少夫人,永宁伯夫……”



        “啪。”一巴掌被扇到了春雪的脸上。



        沈梓厉声说道,“就凭她也配?”



        春雪赶紧跪在了地上说道,“是奴婢说错话了。”



        沈梓这才说道,“说。”



        “是。”春雪也不敢起身,就跪在地上小心翼翼说道,“三郡主如今已满三个月,怕是稳了……”



        沈梓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对,你说的对,那样太简单了。”



        春雪低头不敢再说,沈梓眼睛眯了下说道,“不过无碍,一次不行还有两次……去找。”



        “是。”春雪也不在劝,恭声应了下来。



        能进郑嘉瞿书房伺候的,不管样貌还是文采都不差,此时见郑嘉瞿正在作画,就挽了衣袖,露出一截光洁的小臂,动作优美的给郑嘉瞿研磨,作画写字这般,需心平气静,可是此时郑嘉瞿哪里静的下来,自然画不出什么满意的作品,笔往桌上一扔,把刚画好的那幅画给撕成了粉粹。



        “少爷。”穿着水蓝色衣裙的丫环柔声说道,“可要休息会?”



        “曼容,你说……”郑嘉瞿坐在椅子上,只觉得心神俱累。



        曼容稍微收拾了一下书桌,就走到了郑嘉瞿的伸手,纤白的手指轻轻给郑嘉瞿揉着额头,柔声说道,“少爷可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



        郑嘉瞿叹了口气,靠在椅子上,头往后仰去,闻着曼容身上的味道,只有一种很清淡的墨香,而不似沈梓身上那般总是有浓郁的香味,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身心舒畅了一些,才说道,“你说怎么才能让一个人说真话?”



        曼容长得不如沈梓美艳,整个京城比沈梓长得好的也没几个,若非如此,郑嘉瞿也不会这般游移不定,可是曼容身上自有一种温婉的气质,不管是诗词歌赋还是琴棋书画都能与郑嘉瞿聊上几句,而且在沈梓嫁过来之前,曼容就和郑嘉瞿有了关系。



        郑嘉瞿和沈梓刚成亲那会,自是浓情蜜意的,曼容也是不吵不闹,甚至不多往郑嘉瞿身边凑,这才一直没留了下来,剩下的丫环早早被沈梓给打发了。



        等浓情蜜意消退了许多后,郑嘉瞿发现他和沈梓根本没有共同语言,想弄个闺房情趣沈梓却根本不明白,沈梓倒不是大字不识,而是郑嘉瞿追求的是能与他一起吟诗作对的,曼容的好就越发提现出来。



        郑嘉瞿心中也感叹过,若是沈梓和曼容二人能综合一下,就是他心中最完美的妻子了。



        “奴婢也不知道。”曼容的声音很好听,咬字很清楚,却在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放轻了许多。



        郑嘉瞿说道,“不是说过,不用自称奴婢吗?”



        “礼不可废。”曼容笑着说道,“少夫人知道了不好。”



        郑嘉瞿满色一沉,曼容的笑容越发温柔,却不再提这件事,而是说道,“奴婢想着,不是说酒后吐真言吗?若是喝醉了,可能就会说真话了吧。”



        “说得对。”郑嘉瞿猛地坐直说道,“去给我备一坛酒。”



        曼容柔声应了下来,刚要说什么,就见书房的大门猛地从外面推开了,沈梓看见书房内的情况,只觉得心中暴怒,直接冲过去一把抓着曼容的头发,照着曼容的脸就扇了几巴掌。



        这一变故把郑嘉瞿都吓住了,怒道,“沈梓你干什么!”



        “贱人。”郑嘉瞿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更让沈梓怒火中烧。



        曼容却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跪在地上对着沈梓磕头,甚至连额头都出血了,沈梓还是不依不饶的,这个样子使得郑嘉瞿抓过砚台就朝着沈梓旁边砸去,他现在倒是还没失去理智,直接对着沈梓动手。



        可就是这样也把沈梓吓得尖叫一声,朝着郑嘉瞿就扑过去,动起手来,曼容赶紧起身去拦,谁知道沈梓手上的戒指直接把曼容给刮伤了,这次郑嘉瞿再也忍不住怒骂道,“毒妇。”



        郑嘉瞿和沈梓动起手来,曼容在一旁赶紧叫人把郑夫人喊了来,郑夫人简直要气晕了,这次分开两人后倒是没再斥责郑嘉瞿,反而看着沈梓,沉声说道,“郡主身份高贵,是我郑家高攀了,若是郡主心里有任何不满,直接上请了陛下决断就是,莫要在欺辱我儿。”



        沈梓没想到郑夫人这次竟然不是站在她这边,怒道,“你儿子与这个丫环不检点,青天白日就在书房做那苟且之事,怎么还成我侮辱他们了?”



        女人都恨透了丈夫沾花惹草的,可是换成儿子后,恨不得儿子房中多些人好开枝散叶,所以郑夫人倒是没觉得儿子和曼容有何不对,郑嘉瞿怒道,“信口雌黄。”深吸了几口气像是平静了怒气,“母亲,儿子正在书房习字,曼容给儿子研磨,谁知道她忽然闯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曼容,曼容没有任何辩解就跪地请罪,谁知道她还心有不满,冲上来抓打儿子,曼容这才过来帮儿子挡了下。”



        郑夫人看着曼容脸上的痕迹,只觉得心惊肉跳,这要是落在自家儿子身上……虽这么想,可是面上不露分毫,只是说道,“怕是有些误会,曼容再留在这里也合适,就跟着我到正院伺候,郡主……”像是不知道怎么与沈梓说好,“夫妻哪有隔夜仇,就算是我也不好插手太多,不过郡主若是有事尽管与我说了,我定会好好惩罚的,还是不要亲自动手了好。”



        沈梓听着郑夫人的话,心中才算顺了口气,点头道,“婆婆说的是。”



        郑夫人说道,“那郡主好好休息下,府中事情还要郡主操劳。”



        沈梓点头,郑夫人看向郑嘉瞿说道,“不管如何,今日还是你不对,随我去正院。”



        郑嘉瞿脸色难堪,可是因为郑夫人积威已久,倒是没有开口,再说他心中也有事想与母亲说,沈梓以为郑夫人是去教训郑嘉瞿,这才顺了顺气,不过是因为刚刚郑嘉瞿并没有真的对她动手,反而她占了便宜才这般好说话,“怕是夫君一时糊涂,都是那贱人的错。”



        郑夫人笑了一下并没说什么,而是带着郑嘉瞿和曼容离开了。



        沈梓这才心中得意的带着丫环回了房间,春雪悄声提醒道,“少夫人不是去找大少爷有事吗?”



        “算了。”沈梓想好怎么处置沈锦,这才觉得心情舒畅了一些,才想起了丈夫去书房住的事情,本来她心中有事丈夫离开那自然是好的,可是如今再分开沈梓就觉得自尊受伤了,专门打扮了一番想去示软一番,谁曾想发现丫环都在外面,推开门一看果然是曼容那个贱人。



        春雪不再说话。



        瑞王府中,沈琦如今也满了三个月,比前段时间轻松了许多,此时正和沈锦一并在院子里散步,沈锦的肚子已经显怀,手不自觉地扶着后腰,沈琦笑道,“妹夫打了胜仗的消息传来,你心中安定了一些吧?”



        “恩。”沈锦面色红润,笑着说道,“只希望夫君能早日回来呢。”



        楚修明打了胜仗的消息是闽中知府派人送回京中的,沈锦心中虽然喜悦,却也没有沈琦想的那般,毕竟楚修明离开前,与她说过除非有人拿着信物或者他亲笔所写的书信回来,剩下的消息都不用听的。



        沈琦其实听到消息也是松了口气,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其实我自有孕来就一直在想着件事情,妹妹听听若是愿意了自然好,若是不愿意了,也无妨的。”



        “恩?”沈锦疑惑地看向了沈琦问道,“姐姐有什么事情吗?”



        沈琦笑道,“你我肚中的孩子也就相差一个月,我想着若是你我肚中孩子一男一女的话,就让他们订了娃娃亲,若是同为女孩或者男孩的话,就顺延到第二个孩子身上?”



        沈锦愣了一下,傻傻地问道,“若是第二个孩子还是一样性别呢?”



        “那就第三个孩子好了。”沈琦笑着说道,“只要适龄的话,并是你我所出的子嗣就可以。”



        沈琦会这个时候提出,其实也是考虑了许久的,若是按照永乐候世子的意思,自然愿意自家孩子与永宁伯家的结亲,可是也要等永宁伯回来再说,可是沈琦却觉得那时候再提的话,难免让人小瞧了,本身他们家的势力就不如永宁伯,而现在永宁伯在外,沈锦处境危险,他们提出的话,也是仁义。



        而且这只是私下的协议,若是真有什么不好了……沈琦微微垂眸摸着肚子,她虽更看重自己的孩子,可总归不会让妹妹的孩子吃亏的。



        沈锦想了一下说道,“姐姐,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妹妹可是觉得为难?”沈琦问道。



        沈锦点头,咬了下唇说道,“姐姐能此时提出自然是看重妹妹的缘故,可总归不能让孩子们吃亏,以你我的情谊,孩子们长大了若是愿意的话,自然不会阻拦,若是不愿意的话也就算了。”



        沈琦皱着眉看着沈锦,沈锦摸着肚子说道,“我这辈子不管是出生还是嫁人都是没有选择的,我的孩子……虽不能选择愿不愿意被我生出来,我却想让他自己选择将来要娶或者要嫁的人,毕竟谁也不敢保证,孩子能有你我这般的福气。”说的时候,沈锦的眼神柔和,脸上的笑容浅浅的,好像一瞬间就褪去了身上的稚气,再不是那个和永宁伯撒娇的小女人了。



        选择吗?沈琦一时间也没有说话,摸着肚子若是她有选择的余地,会愿意嫁给诸玉鸿吗?沈琦其实也不知道,她有时候是嫉妒沈锦的,边城虽然苦寒,可是他们的家中只有彼此,再无她人。



        永宁伯那般的男子,就算妾室成群也不会让人惊叹,不为了永宁伯的权势,就是永宁伯这个人,就有无数女人愿意跟着他,可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却全心全意宠着自己的妻子,再不多看旁人一眼,这样的深情也怪不得沈梓魔怔如此。



        想到沈梓,沈琦心中又觉得讽刺,怕是沈梓的魔怔更多的来自后悔。



        “你说得对。”沈琦倒是没有因为沈锦的拒绝生气,反而露出笑容,“若是以后孩子情投意合,就让他们在一起,若不是的话,也不用勉强。”



        沈锦笑着点头,“我觉得啊,就像是姐姐有那么多的妹妹,却最疼我,这也是缘分,孩子们之间的事情,也需要缘分的。”



        沈琦点头,“就你嘴甜。”



        沈锦刚想说话,就见瑞王妃身边的翠喜过来了,翠喜恭声说道,“王妃有请三郡主。”



        “母妃找我有什么事吗?”沈锦有些疑惑地看向了翠喜。



        翠喜开口道,“外面有人找郡主,说是永宁伯让送回来的人。”



        说到这个人的时候,翠喜的口气就有些微妙了,沈琦一下子就明白了,皱了皱眉头竟不知道说什么,她刚刚还觉得沈锦有福气,莫非……



        沈锦并没有多想,点头说道,“好。”说完就看向了沈琦。



        沈琦说道,“我与你一并去,正好找母亲说话。”



        “恩。”沈锦应了下来,和沈琦往外走去。



        沈琦问道,“是什么人?”



        翠喜只是提醒道,“是个女人。”



        沈琦有些担心地看了沈锦一眼,妹妹现在还怀着身孕,可莫让人刺激了才好。



        倒是沈锦闻言脸上的疑惑更重了,看向了安宁和安平,她们两个人也是一脸迷茫,显然是不知道的,沈锦说道,“真奇怪啊。”



        沈琦有心提醒两句又不知道怎么说好,只是劝道,“千万要记着,你是有身孕的人。”



        “肚子都大了起来,怎么会忘了呢?”沈锦疑惑地反问道。



        沈琦见沈锦的样子,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刚刚说让孩子自己选择的人是沈锦,还是现在这个茫然的人是真正的沈锦了。



        到了正院后,就见不仅瑞王妃在,瑞王竟然也在,两人行了礼,才分别坐下,瑞王妃说道,“我正与你们父王说话,就有丫环来禀,说有人持了永宁伯的信物和书信找来了。”



        沈锦脸上满是喜悦,笑道,“夫君可说什么时候回来了?有给我写信吗?”



        瑞王看着女儿的样子,虽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可是到底有些心疼,说道,“不如直接给人打发了,回来与女婿说是我的主意?”



        “啊?”沈锦满是惊讶。



        倒是瑞王妃说道,“无碍的,把信和信物给锦丫头瞧瞧。”



        翠喜这才把两样东西双手递给了安平,安平交到了沈锦手上,沈琦这才证实了猜测,果然所有的男人都一样。



        说的信物是一块玉佩,是男子常用的款式,玉质倒是不错,角落上面刻着个楚字,沈锦拿着看了一会放到了安宁的手上,然后拆开了信,一眼就看见最后的落款是永宁伯楚修明。



        瑞王妃的声音和缓说道,“有个女子拿了这两样东西上门,说是路上驿站的官员安排的,被永宁伯收用了,就给了她这两样东西,说是让她来京城找永宁伯夫人自会有人安排,而且说肚中已有了永宁伯的骨肉。”



        沈锦点头,随手把信方到了一旁,说道,“那人呢?”



        瑞王妃说道,“翠喜,去把人请上来。”



        “是。”翠喜这才下去。



        沈琦握着沈锦的手,眼中带着担忧,沈锦倒是笑道,“姐姐,我没事的。”



        瑞王看着女儿说道,“若是不喜直接打发到庄子上就是了,想来女婿不会因为这么一个人与你纷争的。”



        沈锦闻言笑道,“父王放心吧。”



        瑞王点头,倒是瑞王妃神色平淡,很快翠喜就把人给带上来了,瞧着有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桃红色的衣裙,料子虽不是顶好却也不差,规矩上到也不差,行礼后才抬头,女人修着细细的柳叶眉,双眼含情,眼尾处带着红晕,有着江南女子的娇小妩媚,倒是瞧不出是否有孕,不过被绣花腰带束着的腰肢纤细。



        看了一眼,瑞王就觉得若是楚修明真的收用了此女也说的过去,虽然自家女儿也不差,可是和这个女人比起来就少了几分风情。



        “你也怀孕了吗?”沈锦出声问道。



        “拜见永宁伯夫人。”女子听见沈锦说话,就很机警地行礼道。



        沈锦说道,“既然有孕了,就别跪在地上了,安平去给她搬个圆凳。”



        这话一出,别说那个女人了,就是沈琦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沈锦会这般和颜悦色,倒是瑞王心中叹息,不愧是在瑞王妃身边养大的,气度就是不一般。



        “丹翘谢谢夫人。”丹翘心中一松,见沈锦面嫩好欺的样子,心中越发的有底气了。



        安平给女人搬了凳子,让她坐下后,沈锦就说道,“我问你几句话,若是你骗我的话,我就让人打你板子。”



        丹翘愣了一下,看着沈锦,就听见沈锦说道,“我父王可母妃都在,虽然夫君不在,可我还是有靠山的。”



        这话一出,瑞王就被逗笑了说道,“父王一定给乖女儿做主。”



        沈锦笑得眼睛弯了起来,丹翘瞧着沈锦的样子,并没有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说道,“丹翘定不敢有任何欺瞒。”



        “你真的怀孕了?”沈锦问道。



        丹翘本还有些担心,谁曾想沈锦竟然问了这样的问题,当即说道,“若是夫人不信,可唤了大夫来。”



        沈锦说道,“看来是真的,不能打板子了。”



        沈琦在一旁笑道,“就算有孕了又如何?”



        沈锦对着沈琦说道,“总归孩子是无辜的。”



        “妹妹就是太过心善,才使得什么猫啊狗啊,都敢找上门。”沈琦冷声说道,“瞧着这做派,就知不是什么正经的东西。”



        也怪不得沈琦会这样说,丹翘坐的时候,姿态漂亮撩人,显露着纤腰丰胸,就是不太正经。



        瑞王经验丰富早就看了出来,这女子怕是被调教好的。



        丹翘一瞬间就红了眼睛,拿着帕子按在眼角低声哭泣,“若是有选择,谁也不愿意如此……当初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家父还曾是读书人,谁曾想一夕天灾……”她苦的时候并不让人觉得狼狈,反而有几分别样的楚楚风情。



        瑞王心中有些同情,瑞王妃端着茶水喝了口,沈琦看着她的做派冷笑,沈锦用帕子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觉得有些困了,想来是因为肚中的孩子想要睡了,也不愿意再耽误,就开口打断了女人的哭诉说道,“安宁给她端杯水。”



        “是。”安宁倒了水给女人端了过去,说道,“快润润口,喝完以后继续回答我家夫人的问题才是。”



        丹翘的哭诉再也说不出来了,低头喝了口说道,“是丹翘太过激动了,请夫人见谅。”



        沈锦问道,“信上说让你去找永宁伯夫人是吗?”



        “是。”丹翘恭声说道。



        沈锦再问,“你是京城人士?”



        “丹翘并非京城人士,此次是第一次来京城。”丹翘开口道。



        沈锦一脸疑惑,“那你找永宁伯夫人,怎么找到了瑞王府?”



        这话一出,瑞王愣了,沈琦也明白了过来,就见瑞王妃脸上露出了笑容。



        丹翘看向了沈锦,沈锦微微皱眉像是想不通一般,“为何不去永宁伯府?”



        “奴是听说永宁伯夫人在瑞王府,这才找来的。”丹翘心急之下,竟忘记了自称。



        沈琦冷哼了一声,沈锦想了许久,“哦,虽然还有点弄不明白你怎么想的,你可是因为知道瑞王府是我娘家,所以才找来的?”



        “是的。”丹翘赶紧说道。



        这话一出,屋中的丫环都忍不住笑了,沈锦直言道,“你挺傻的,你若是真是有了我夫君的孩子,可却跑来我娘家?让我娘家人帮你做主的吗?”



        丹翘脸色一白,沈锦再次问道,“你既然被我夫君收用了,可曾见到我夫君左腰侧的胎记?”



        “当时熄了灯,奴没看清楚,只隐约瞧见了一块。”丹翘赶紧说道。



        沈锦点头,说道,“到底是谁让你来的?如果你说了,我就不把你送到官府了。”



        丹翘再也坐不稳了,说道,“奴不知道夫人说的什么。”



        “我夫君根本没胎记,我骗你的。”沈锦很理所当然地说道,“你若是说了,我就打指使你的那人板子,把她送到官府,若是不说的话,我也不打你板子,直接把你送到官府,说你来王府中行窃。”



        丹翘跪在地上说道,“奴……奴真的不知道是谁。”



        瑞王愣着看着沈锦又看了看那个女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人……这人……”



        瑞王妃沉声说道,“想来她是不愿意开口的,不如直接送到官府,想来那边的人能让她说实话。”



        “奴是真的不知道。”丹翘再也不敢隐瞒,身子瑟瑟发抖说道,“奴……奴本身怀了客人的孩子正要打掉,可是被人从楼里赎了出来,那人手中有奴的卖身契,奴不敢不听啊。”



        瑞王妃叹了口气说道,“不管主使人是谁,好狠的心思,若不是锦丫头脾气好,换个性子急的,怕是得知这个消息就该动了气,那肚中的孩子……”



        “来人请画师来,把找你那人给我画下来。”瑞王咬牙说道。



        沈锦说道,“安平把人扶起来吧,她到底有着身孕呢。”



        瑞王这么一听,心中更是愤怒,自己的女儿如此善良天真,可是竟有人想害她和自己的外孙,丝毫没把他瑞王府放在眼里。



        安平闻言就去把丹翘扶了起来,丹翘心中惶恐却不敢再多言,她最会察言观色。



        沈琦倒是问道,“妹妹什么时候发现的?”



        “一开始啊。”沈锦笑的得意说道。



        沈琦想了一下问道,“是这信和东西有问题?”



        “我不知道啊。”沈锦理所当然地说道。



        瑞王也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



        沈锦笑着说道,“因为夫君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瑞王妃闻言笑了下,沈琦倒是有些羡慕,沈锦摸着肚子,其实这个人的破绽还有许多,楚修明随身的东西从来不用任何标识,更别提在玉佩上刻字了,而且那信的落款竟然是永宁伯楚修明,别说没有私印,就是永宁伯这三个字就不对,楚修明从来不用这个当自称的。



        不过这些却不能说的,说了也不好解释。



        很快画师就被请来了,丹翘也被带了下去,瑞王妃说道,“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是。”沈琦和沈锦起身应了下来,然后就扶着丫环的手下去休息了。



        沈琦说道,“放心吧,父王和母亲一定会帮你出气的。”



        “恩。”沈锦根本没放在心上。



        因为两个人不顺路,所以说了几句就分开了,沈锦扶着安宁的手往回走去,墨韵院中也听到了消息,就见陈侧妃正在门口等着她,见到沈锦安然无恙这才说道,“什么人,这么恶毒的心思。”



        沈锦说道,“不知道啊。”



        等进了屋中,赵嬷嬷把红枣核桃酪端了上来,又端水让她净手以后,陈侧妃说道,“安平,再仔细与我们说说。”



        “是。”安平把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赵嬷嬷说道,“这还真是……”



        陈侧妃心中大怒说道,“多亏了锦丫头没当真,若是当真了……”



        赵嬷嬷沉声说道,“怕是这个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夫人,到底是谁这么恨夫人?这般手段虽然粗浅,可是对有孕丈夫又不在身边的人来说,再管用不过了。”



        陈侧妃强忍怒意说道,“锦丫头,你可莫要放在心上。”



        “不会的。”沈锦吃着东西,笑道,“她说的没有意思,不如郑老头说的好玩。”



        陈侧妃一脸迷茫,倒是赵嬷嬷反应了过来笑道,“郑老头是边城一个瞎眼的老头,不过说书很有意思,夫人很喜欢。”



        沈锦点头,吃完东西后说道,“母亲不用担心的,夫君才不会看上外面的那些人。”



        陈侧妃说道,“你们两个感情这般好,也是好的。”



        沈锦笑得格外自信,又多了几分娇俏,却没有说话。



        赵嬷嬷也笑道,“外面那些庸脂俗粉怎么比得上夫人,将军又不是瞎了眼。”



        陈侧妃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她怎么不知道女儿天姿国色?却发现沈锦很赞同地点头,陈侧妃想了想,却没有在说什么。



        沈锦用完了东西,就换了衣服上床躺着了,陈侧妃和赵嬷嬷小声讨论了起来,不外乎到底是谁,毕竟这人明显对沈锦有恶意,沈锦闭着眼睛说道,“是沈梓吧。”



        陈侧妃看向了沈锦,问道,“为何觉得是你是二郡主?”



        沈锦开口道,“因为和许侧妃一脉相承啊。”



        陈侧妃也反应过来了,赵嬷嬷忍不住笑了起来,两个人对视一眼也不再说话了,却也没把沈锦的话当真,只以为沈锦半梦半醒间的梦话。



        正院中,瑞王妃拿着画像看了许久,皱了皱眉头说道,“倒是眼生的很。”



        瑞王说道,“竟然是个婆子?”



        瑞王妃眼睛眯了一下,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说道,“去把五丫头唤过来。”



        翠喜应了下来,起身出去了,瑞王问道,“王妃叫五丫头干什么?”



        瑞王妃缓缓叹了口气,“王爷,我只希望我猜错了,怕是这件事就是冲着锦丫头来的,而且是后院女儿的手段,图的不过是刺激了锦丫头……这京城中知道锦丫头在瑞王府,心中又这般恨锦丫头的人……”



        瑞王闻言没再说什么,瑞王妃劝道,“我只是想看看,五丫头认不认识这个人,若真的是二丫头,能用的也是身边的人,而她身边人,怕都是许侧妃给她的。”



        沈蓉过来的时候,就看见瑞王面色沉闷地坐在一旁,瑞王妃倒是缓和了脸色说道,“五丫头,你过来瞧瞧这个人认识不认识。”



        画像其实画的有些模糊,而沈蓉也大约听到了一些传言,隐隐有了猜测,看见画像的时候,脸上的神色一慌,正好被瑞王看在眼中说道,“五丫头,你认识?”



        “瞧着有些不太真。”沈蓉这才犹豫地开口道。



        瑞王说道,“说。”



        沈蓉这才咬着唇说道,“瞧着有点像是刘妈妈,秀珠你看呢?”



        秀珠此时看向了瑞王和瑞王妃,见瑞王妃点头,才说道,“奴婢瞧着也是刘妈妈,因为刘妈妈眉心有颗痣,微微有些靠左,靠着眉。”



        瑞王也看了过去,就见画像最特别的正是那颗痣,瑞王没忍住把抓着茶杯砸在了地上,沈蓉惊呼一声,瑞王妃也说道,“王爷。”



        “这件事交给王妃处理,我就当没那个女儿。”瑞王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瑞王妃却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沈蓉,刚刚瑞王砸杯子,若说那惊吓的中六分真四分假,可是此时却是真的害怕了低着头甚至不敢去看瑞王妃,瑞王妃开口道,“五丫头,我不管你什么目的做了什么目的,若是丢了王府的面子,可别怪我心狠了。”



        沈蓉咬唇说道,“女儿知道。”



        瑞王妃说道,“那就下去吧。”



        “是。”沈蓉低着头,带着丫环离开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