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61

061

        



        第六十一章



        沈琦喝完以后,霜巧赶紧给她端了温水来漱口,还拿了颗蜜饯放在嘴里,这才缓了口气,沈锦在一旁笑得欢快,她们根本没把沈梓的话放在心上,甚至只当没听见,这般的无视让沈梓的脸色更加难看。



        沈蓉隔着帕子轻轻碰了自己伤疤处一下,看见沈梓如此竟然有一种报复后的喜悦,若不是沈梓看不清自己,不管是母亲还是三姐姐还有她都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她母亲还是父王最宠的妾室,而她……



        那伤早就好了,不过到底落了疤,若是不用脂粉遮盖着,沈蓉都不愿出门来。



        微微垂眸,沈蓉声音更加轻柔说道,“二姐姐,三姐姐刚刚不过是去更衣了。”



        沈梓闻言瞪向沈蓉,就见沈蓉低着头并不看她,沈梓皱了皱眉因为心中有些愧疚,到底没对沈蓉说什么,瑞王妃倒是没有忽略沈梓,只是问道,“身子可养好了?”



        这话一出,沈梓的脸色变了变,却不敢对瑞王妃说什么,毕竟她还要靠着王府,这次瑞王妃给她送了帖子,让沈梓松了一口气,“已经好了许多,还没恭喜大姐姐有孕的事情。”



        沈琦闻言点头说道,“谢谢。”



        瑞王妃说完那句倒是没再单独问过沈梓的话,沈梓和沈锦在瑞王妃身边说着一些家常,沈蓉也接上几句,一时间她们四个人都喜笑颜颜的,使得沈梓越发坐立不安,就好像被所有人排除在外似得。



        又说了一会,瑞王妃就笑道,“走吧,到饭厅去。”



        “是。”几个人应了下来。



        安宁上前扶着沈锦起身,沈梓终是找到机会,冷嘲道,“三妹妹还真是娇贵,这般小心翼翼莫非……”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意思却已经让众人明白。



        就见瑞王妃脸色一沉,就是沈琦也不好看了,沈梓光看见沈锦被丫环扶着,沈琦那边同样是扔霜巧扶着起身,真要说起来,她比沈锦还要小心几分,这话虽说点着沈锦的名字,却让沈琦同样听着心中不顺。



        沈锦看都没看沈梓一眼,倒是安平开口道,“郑少夫人还不知有孕就小产了,自然不知道有孕之人就算再小心也是应该的,再说郑少夫人与我家夫人并非亲近之人,还是请唤我家夫人为永宁伯夫人的好。”



        “我是郡主,你着贱人竟然敢如此说话。”沈梓指着安平骂道,“三妹妹你家丫环缺了点教养,我就帮你管束一下,来人掌嘴。”



        沈梓的话说完,可是却没有人动,沈琦冷笑一声说道,“二妹妹耍威风还是回郑府耍的好。”



        瑞王妃像是没看见这些一样,率先往外走去,沈琦和沈锦走在她身后,沈蓉也跟在后面却没有靠近这两位姐姐,毕竟她们都有孕在身,万一有些差错就说不清楚。



        沈梓咬牙跟在后面,到了饭厅的时候,瑞王他们还没有过来,瑞王妃她们就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说道,“翠喜,你去催催王爷。”



        “是。”翠喜恭声退下。



        没过多久,瑞王就带着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婿过来,一进来就笑道,“是我来晚了。”



        沈轩开口道,“若不是母亲派人来唤,怕是我们都忘了。”



        瑞王妃笑道,“你们都皮糙肉厚的,饿上几顿道是无碍的,可莫要饿住了我的两个女婿才是。”



        沈熙笑道,“母亲偏心。”



        丫环已经端了水来,净了手后瑞王先坐了下来,瑞王妃才在他身边落座,开口道,“蓉丫头坐我身边来。”



        沈琦闻言说道,“果然有了五妹妹,母亲就不疼我了呢。”



        沈蓉腼腆一笑,没有推辞就坐了过去,沈琦挽着沈锦的手说道,“我可是要与妹妹坐一起。”沈锦笑着应下来,挨着沈蓉坐了下来,沈琦坐在沈锦的另一侧,永乐候世子落坐在沈琦的身边,挨着永乐候世子的就是郑嘉瞿,沈梓坐在郑嘉瞿的旁边,另一边就是亲弟沈皓,沈轩和沈熙也随意坐下了。



        毕竟沈蓉未出嫁,沈锦的夫婿不在,这般安排也算妥当。



        永乐候世子因为昨日有事并没有来瑞王府,而是今早赶过来的,就低声问道,“昨晚休息的可好?”



        “很好啊。”沈琦笑着说道,“刚刚还和妹妹一起用了羊乳。”



        “那就好。”永乐候世子温言道。



        沈锦笑道,“姐夫还真疼姐姐呢。”



        沈琦倒是没有羞涩,闻言看向了沈锦说道,“那是自然。”



        瑞王和瑞王妃自然看见了,两人对视一眼,女儿女婿的感情好他们自然是高兴的,瑞王妃说道,“就你淘气。”



        沈锦笑着轻贴在沈琦的身上,毕竟沈梓有孕,所以并没有真的靠上去,沈琦也是满脸笑容,瑞王看着两个女儿这般样子,笑道,“她们姐妹感情好罢了。”



        永乐候世子也说道,“有三妹妹陪着,我瞧着夫人脸色都好了许多。”



        郑嘉瞿想到母亲说的话,此时笑道,“瞧着岳父一家真情流露,也觉得羡慕。”



        沈锦看向郑嘉瞿,笑着说道,“郡马姐夫,你也是一家的呢。”



        这话一出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沈琦就说道,“是啊,郡马妹夫。”



        永乐候世子世子看向郑嘉瞿的眼神有些微妙的,沈琦和沈锦这般叫法倒是没错,不过以往都是叫姐夫的,郑嘉瞿名声虽不错,可到底身上没有官职,而沈梓是郡主之身下嫁的,如今……虽然是事实这般说出来,还真是下了郑嘉瞿的面子。



        不过看着沈锦的样子,眼睛弯弯的,就像是随意叫了那么一句,而且还是说郑嘉瞿也是家人的意思,也是好话,而且三妹妹和自家关系不错,说道,“平日不都是叫二姐夫吗?三妹妹怎么忽然这般叫了?”



        沈锦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像是在问有什么不对吗?



        沈琦本就因为沈梓那句话心中有气,说道,“刚刚二妹妹特意说了自己是郡主之事,所以妹妹才会如此称呼。”



        郑嘉瞿脸色一沉,却也没法说什么,心中却明白,沈梓怕是觉得两个姐妹,一个是永乐侯世子妃,一个是永宁伯夫人,而他身上并无功名,心中觉得丢人才会在专门强调自己郡主的身份。



        娶妻娶贤,自己却娶了这样一个女人,郑嘉瞿心中格外的屈辱。



        瑞王妃像是没注意到这些一般,说道,“王爷用饭吧。”



        瑞王点头,他并没觉得什么不对,因为是家宴,倒是没让太多人伺候,所以亲手夹了一筷子玉笋蕨菜放到王妃面前的碟内,又自己夹了一筷子宫保兔丁,剩下的人才开始动筷子。



        沈梓心中却是一慌,如今也反应过来了,她与郑嘉瞿之间刚缓和了一些,若是真让郑嘉瞿误会了,怕是就不好了,沈梓虽然自傲,可是心中明白,许侧妃出事后,她再也不可能像是当初那般肆意妄为了,因为瑞王妃真的不会再让瑞王帮她出头,怒道,“沈锦你别胡乱造谣!”



        “啊?”沈锦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就抬头看了过去,见沈梓面色难看,“哦。”然后夹了菊花里脊放到盘中低头吃了起来,她虽然用了早饭和那碗羊乳,却也饿了,她发现自从有孩子后,就变得更容易饿了,就像是下午睡醒后,还要用些东西。



        瑞王皱眉看向沈梓说道,“不想吃就回去,大呼小叫什么。”



        郑嘉瞿脸上更加难看,看了沈梓一眼,越发觉得她丢人,可这到底是瑞王府,他也不是傻得就低头给沈梓夹了筷子菜说道,“岳父,郡主这两日身子不适,脾气就躁了一些,多有得罪。”



        不过虽然是帮着沈梓说话,那一声郡主就可听说他并非不介意。



        瑞王妃说道,“叫什么郡主呢,二丫头既然嫁到了郑家,自然是你的妻子。”



        郑嘉瞿笑了一下说道,“岳母,我知道了。”



        沈梓还想再说,可是看着眼前的情况,心中明白怕是讨不到好了,不过却恨透了沈锦,若不是沈锦……若是没有沈锦……这么一想竟觉得豁然开朗,若是没有沈锦,那么她就不会落到如此地步,她还是瑞王府千娇万宠的郡主,她的夫君也该是……



        虽然有沈梓的插曲,不过很快瑞王就被其他人哄着忘记了沈梓的存在,一时间气氛倒是和气了许多,不过沈梓的处境就尴尬了,甚至连郑嘉瞿也没有理她。



        沈锦话并不多,等吃饱了才放下筷子,双手捧着瑞王妃特意让人给她与沈琦备的温水小口小口喝了起来,眼睛眯着瞧着又满足又快乐。



        郑嘉瞿无疑间看见了沈锦的样子,心中倒是感叹,同样是姐妹,怎么差别这般大。



        沈锦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正和沈琦靠在一起说着悄悄话,不知道说了什么,沈锦笑得眼睛弯起来了,小酒窝也露了出来,郑嘉瞿只觉心中一震,握着酒杯的手都晃了晃,酒水洒在了他的手上,见沈锦像是要往这边看才有些慌乱的仰头把酒给喝了下去,因为喝的太快竟然呛住了。



        赶紧扭头,因为另一侧坐着永乐候世子,所以郑嘉瞿只能捂着嘴转到了沈梓这边,咳嗽了起来,丫环轻轻拍着郑嘉瞿的后背,沈梓把手中帕子递了过去,郑嘉瞿接过擦了擦嘴,这才满脸通红带着几分尴尬说道,“喝的有些急了。”



        永乐候世子闻言笑道,“岳父拿出来的酒香醇,也怪不得郡马妹夫如此,就是我也多喝了许多。”



        瑞王自然不会介意说道,“哈哈,喜欢就好,等走的时候,我送几坛喝完只管与我说就是了。”



        沈梓身上难免沾了点酒,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离开说道,“父王、母妃我去更衣。”



        “去吧。”瑞王妃笑的温婉。



        沈梓这才带着丫环离开,可是郑嘉瞿心中却觉得难堪,他本就觉得沈梓是瞧不上自己,而郑嘉瞿这人文采不错又是出身郑家,难免有些自傲和清高,而且因为当初的心结没消,刚又添了新的,如今见沈梓急匆匆离开……心中越发的屈辱。



        不知为何又想起了刚刚沈锦那一笑,不禁看了过去,沈锦喝了一些水就把杯子放下,感觉有人看她,就看了过去,见是郑嘉瞿。



        沈锦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郑嘉瞿,本以为他是准备说话,却见只是看着自己面前,沈锦仔细想了想自己刚刚都做了什么,才引得郑嘉瞿如此,灵光一闪沈锦觉得明白了郑嘉瞿的意思,怕是刚刚呛住了,所以想喝水了,又不好意思说,见她喝了水才会这般,可是明白以后,沈锦却又有些为难了。



        倒不是沈锦舍不得一杯水,而是因为她和沈琦喝的是瑞王妃专门让人备着的,既不是清水也不是茶,而是让孕妇养身的,转念一想沈梓是郑嘉瞿的夫人,又不是她主动给郑嘉瞿的,所以就叫着安平低声吩咐了几句。



        沈琦坐在沈锦身边自然听见了,眼中笑意一闪,却没有阻止的意思,郑嘉瞿见沈锦与丫环说话,心中叹了口气却不再看了,而是与永乐候世子和碰了一杯再次饮尽,忽然见一个丫环端着杯水送了过来,而那丫环也有几分眼熟,是一直站在沈锦身后伺候的。



        郑嘉瞿心中一动看了过去,就见沈琦和沈锦正在一起说话,倒是没有注意这边,接过了那杯子,道了谢以后就把水喝了下去,也不知是什么水,带着些苦涩和酸意,不过郑嘉瞿却觉得喝下去,舒服了许多。



        永乐候世子也看到了,并不觉得有何不对,说道,“妹夫,你喝酒缓缓,太急了到底是伤身。”



        “我知道了。”郑嘉瞿握着杯子,见沈锦一直没往这边看,才放下杯子说道。



        而沈琦和沈锦也是在说这件事。



        “你个坏丫头。”沈琦小声说道。



        沈锦开口道,“姐姐不也没阻止吗?再说了,到底是姐夫,他看了这么半天总不好一杯水都舍不得吧。”



        沈琦不过觉得无伤大雅,也出口气,轻轻捏了捏沈锦的手,然后看向瑞王说道,“父王,你身子刚好,可莫要喝的太多。”



        “知道了。”瑞王闻言笑道。



        一直坐在几人中间的沈蓉怕是看的最清的,不像是沈琦和沈锦因为不喜沈梓就没往那边多关注,沈蓉注意到了郑嘉瞿的失态,眼神闪了闪心中倒是有了决定。



        等众人都用完了,沈梓才让人端了几碗醒酒汤过来,亲手端了给瑞王说道,“父王,我瞧着父王高兴多用了些酒,专门去煮了醒酒汤,父王用些也当时女儿的孝心了。”



        瑞王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接了过来说道,“都嫁人了,怎么还不如你两个妹妹懂事?”



        其实瑞王并没有单指哪一个,可是听在沈梓耳中就是在说她不如沈锦,心中一恼到底忍了下来,瑞王妃笑道,“既然二丫头煮了醒酒汤,你们几个都喝了吧。”



        “是,谢谢二姐姐。”沈熙也喝了一些酒,率先端了一碗醒酒汤喝了起来。



        沈轩几个也道了谢喝了下去,瑞王妃看向沈琦和沈锦说道,“你们两个有孕在身,回去休息吧,五丫头陪你姐姐说说话。”



        沈蓉起身还没开口,就听见沈梓说道,“母妃,我与几个姐妹许久未见了,不如到园中说说话?”



        沈琦眉头皱了起来,就连永乐候世子也有些不喜,这个沈梓怎么回事,没听见岳母说自家妻子有孕需要休息吗?怎么还要拉着她说话。



        沈皓低头一直没说话,沈轩和沈熙看着沈梓的眼神也有些厌烦,瑞王直接说道,“你姐姐和妹妹都需要休息,你和五丫头同胞所出,去说话吧。”



        沈梓闻言眼睛一红,说道,“父王,女儿知道以往任性不懂事,和姐妹们有些生疏了,今日特意备了些东西,一时心急这才……”



        瑞王抿了抿唇,看向了瑞王妃,瑞王妃说道,“也不差这么会时候,琦儿和锦儿身子重,本就容易累,今一大早就过来陪我,二丫头你先与五丫头说会话,让她们两个去休息一会,你们姐妹到时候再聚聚。”



        话都说到这里了,沈梓再多要求就有些过了,只能不甘的认下说道,“女儿知道了。”



        沈蓉说道,“二姐姐,我陪你去园子里转转吧。”



        “恩。”沈梓这才应了下来。



        瑞王妃看向沈锦和沈琦说道,“你们两个回去休息吧。”



        “是。”沈琦和沈锦这才应了下来,带着丫环走了。



        沈蓉挽着沈梓的胳膊,看着倒是亲热的留在了瑞王妃身边,虽没说什么话,却不让沈梓动,等沈琦和沈锦都离开了,这才说道,“母妃,那我与二姐姐去玩了。”



        “去吧。”瑞王妃笑着说道。



        沈蓉又和瑞王他们打了招呼,就亲亲热热地和沈梓出去了,谁知道一出院门还没等沈梓说话,沈蓉就松开了手,面色变得冷淡,说道,“想来二姐姐对府中的景色也是熟悉的,不如就找个地方坐会吧。”



        “你什么态度。”沈梓看着沈蓉说话不阴不阳的样子,怒道。



        沈蓉冷笑了一声,根本没有管她,直接带着丫环往府中花园走去。



        沈梓追过去一把抓着沈蓉的胳膊说道,“你什么意思。”



        沈蓉这才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沈梓,冷笑道,“二姐姐你还想要我什么态度?”



        “你……”沈梓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行了,我不和你计较,打了你算我不对,可是我也小产了。”



        沈蓉看着沈梓的样子,忽然露出笑容说道,“我与二姐姐开个玩笑,二姐姐莫不是生气了?”



        沈梓仔细看了看沈蓉的神色,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就说道,“无趣。”



        沈蓉眼神闪了闪说道,“我就二姐姐和弟弟两个亲人。”声音里带着惆怅和难过,然后重新挽着沈梓往花园走去。



        沈梓咬了咬唇才问道,“母亲和四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蓉微微垂眸,低声说道,“母妃不让谈的。”



        沈梓看了眼周围的下人,步子快了不少,等到了花园的凉亭中,就把人给打发出去了,说道,“可以说了。”



        沈蓉坐下后,才缓缓开口,“母亲知道姐姐小产的……”



        沈琦和沈锦一并离开,出了正院就分开了,她们两个住的地方并不顺路,安宁低声说道,“夫人可要小心些。”



        “怎么了?”沈锦问道。



        安宁说道,“奴婢瞧着那郑夫人对夫人像是不怀好意。”



        沈锦点头想了想说道,“反正也见不到,安平你一会与母亲说下,就说我有些不适,晚上就不去正院用饭了。”



        管她到底有什么打算,沈梓总不能冲进墨韵院吧,真要进来了,吃亏的是谁就不一定了,反正不会是她。



        安平笑道,“奴婢知道了,夫人这般一来,那郑夫人不管有什么打算都是一场空了。”



        沈锦小声抱怨道,“一起用饭不自在呢。”



        安平和安宁都笑了,在墨韵院中,做的都是沈锦喜欢吃的东西,用饭的时候陈侧妃也多有照顾,沈锦自然是自在得很。



        沈锦仔细想了想,皱着鼻子说道,“别看那一大桌菜,可是只能用身前的,统共就那么几样。”



        “赵嬷嬷知道定会心疼夫人的。”安平开口道。



        沈锦果然笑了起来,说道,“安平,你真聪明。”



        安平笑道,“夫人有什么想用的?”



        “酸笋鸭汤。”沈锦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用饭的时候都想着了呢。”



        安平说道,“奴婢记下了。”



        沈锦满足的点头,又叹了口气说道,“就是不知道夫君在外面用的怎么样。”



        安平和安宁看着沈锦的神色想要劝劝,却不知道怎么劝好,谁知道沈锦接着说道,“想来是没有在家中舒服的,那些干粮什么……”



        想到干粮的味道,沈锦抿了抿嘴说道,“真不好吃的,又干又硬。”



        “夫人无须担心的,将军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安平温言道。



        沈锦点头,“恩,多亏不用我吃。”



        安平和安宁对视一眼,她们刚刚白担心了吗?



        沈锦摸着肚子感叹道,“也不用宝宝吃,不过夫君还真可怜,算了晚些时候我多用半碗饭,只当帮夫君吃的。”



        安平和安宁现在确定了,她们是白担心了,安平面色平静地说道,“赵嬷嬷不会允许的。”



        沈锦想了想缓缓吐出一口气,赵嬷嬷说叹气多了,宝宝生出来会皱巴巴的,在沈锦回想了一下见过的那些年纪大的满脸皱纹的人后,再也不敢叹息了,“那夫君还是快些回来陪我一起用吧。”



        被沈锦心心念念唯恐吃不饱喝不足的楚修明此时正一身锦袍斜靠在软垫上,面前的矮几上摆满了山珍海味,因为闽中临海,有些京城和边城都吃不到的东西,都被摆在上面,两个外貌精致妩媚身穿薄纱的女子跪坐在他身边,楚修明的眼神微微往哪道菜上一扫,她们就会夹伺候着楚修明用下。



        而楚修明周围还有四个这般的矮几,四个中年男人坐在位置上,她们身边的女子更是娇笑连连,有个男人的手已经伸到身边女人的裙底下,那女人软到在男人身上,扭动着身子格外的妖娆。



        中间的空地上,更有几个少女翩翩起舞,她们仅穿着艳色的布兜和丝绸的长裙,外面罩着浅色的薄纱,手腕和脚腕上都戴着金铃铛,媚眼如丝舞姿撩人。



        楚修明目光落在那一盘鱼唇上,女子就夹了一块想要喂到楚修明的唇边,可是刚看见楚修明的眼神时候,只觉得心中一凛,竟再不敢造次,只是把东西夹到他身前的小碟中,却发现楚修明并没有品尝的意思,心中倒是有些奇怪,却不知楚修明此时正在想着自家的小娘子,若是她见了这么多吃的定会高兴。



        就算是瑞王府怕都没有闽中这些奢侈,就像是楚修明刚刚看的那盘鱼唇,每条鱼都只取鱼唇的部分,剩下的都弃之不用,楚修明已经到闽中几日,每日都是这般的酒宴,就像是在查探楚修明的底线,一次比一次更加奢侈。



        “可是不合永宁伯胃口?”那个搂着女人的人见到楚修明的样子,这几日他们都在观察,却发现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楚修明神色都没有丝毫的波动,甚至没有像他们所想那般急着询问海寇之事。



        楚修明看了过去,并没说话只是举了下酒杯,说话的男人见此露出笑容也举起酒杯,然后率先饮尽,楚修明这才把酒给喝了,身边的女子执了酒壶把酒杯蓄上。



        另外三人也分别敬酒,有人笑道,“怕是这些女子太过风尘,不是永宁伯喜欢的类型。”



        “还是说永宁伯不喜女色?”另一个也是笑道。



        楚修明只是看着那人,直到那人额头冒出冷汗不由自主避开了楚修明的眼神,他才开口道,“我已娶妻。”



        “听说永宁伯娶得是京中郡主?”他们自是知道这些,故意问道。



        楚修明却没有回答,他并不喜欢与这些人一起谈论自家娘子,就算这些人提起都觉得是种对自家娘子侮辱。



        “永宁伯若是喜欢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最早说话的男子忽然问道。



        楚修明微微垂眸坐直了身子,“几位要的又是什么?”



        听到楚修明这样说,那个男人挥了挥手,不管是身边的女人还是那些舞女就都下去了,男人这才说道,“永宁伯不知有何打算?”



        楚修明却只是问道,“梁大人又怎么想?”



        梁大人能坐到今天的位置正是诚帝一手提拔的,在不危害自身的情况下,当然愿意听诚帝的,可是诚帝如今的命令着实让他们为难,特别是想办法让海寇弄死楚修明?若只是简单的弄死楚修明,他们倒是还能拼一拼,可是海寇?海寇是听他们的吗?再加上楚修明在军中的地位,就算闽中是他们的地盘,可是那些兵士也不全是他们的,漏出一点风声,怕是他们都要完了。



        更何况谁知道诚帝最后会不会为了保密,杀人灭口或者为了平息所有武官的愤怒,把他们交出去,更何况楚修明他们是在西北,而闽中是东南,又不会牵扯到他们的利益。



        “自然不会让永宁伯交不了差。”梁大人开口道。



        楚修明微微垂眸却没有说话,梁大人见到这样,心中竟然松了口气,若是一口答应了,他们才会觉得楚修明没有合作的意思,此时继续说道,“更不会堕了永宁伯的威名。”



        “我要勾结海寇的那个官员。”楚修明终是开口道。



        “是那些贱民勾结的海寇。”梁大人说道。



        楚修明说完一句,就端了酒杯慢慢品尝着里面的酒,没再说话。



        梁大人说道,“到时候自然会把那些贱民交给永宁伯。”



        楚修明像是没听见一样,自己执了酒壶,慢慢把酒杯给倒满了,眉眼间越发的清冷傲然。



        梁大人看着楚修明的脸色,这才说道,“那就按永宁伯说的。”



        楚修明这才举了酒杯对着梁大人一敬,梁大人也举了酒杯,开口道,“合作愉快。”



        “恩。”楚修明应了一声,两个人把酒给喝了。



        梁大人笑道,“不知永宁伯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楚修明说道,“希望你们动作快点。”



        “恩?永宁伯有什么急事?”梁大人问道。



        楚修明漫不经心地说道,“妻儿在京城。”



        梁大人一下就懂了,就像是诚帝顾忌楚修明一样,楚修明也有顾忌,“提前恭喜永宁伯了。”



        楚修明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梁大人也不再说。



        墨韵院中,沈锦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安平和安宁已经把沈梓的那些异常与赵嬷嬷和陈侧妃说了,赵嬷嬷问道,“夫人怎么说?”



        “夫人让奴婢去与王妃告罪,说是身子不适就不过去了。”安平笑着说道。



        陈侧妃闻言轻笑了起来,“那你就过去吧。”



        “是。”安平应了下来。



        赵嬷嬷也说道,“夫人这般也好。”



        虽然都不觉得沈梓能有多大的本事,可是沈锦现在怀有身孕,还是小心些好,再说了那边哪有这边院中自在。



        瑞王妃见了安平后,也是说道,“让锦丫头好好休息就是了,王爷那边我会说的。”



        安平恭声应了下来,见瑞王妃没别的吩咐了,就退了下去。



        花园中沈梓听完沈蓉的话,脸色变了又变,沈蓉心中带着快意,面上却分毫不漏,只是起来说道,“姐姐若是想探望母亲和四姐姐,就去那边宜兰园就是了,我先回去更衣了。”



        沈梓也没心情与沈蓉多说,心里正在挣扎,沈蓉带着丫环却没有回她住的院中,而是问道,“可安排好了?”



        “是。”丫环开口道,“三少爷已经带着郑家大少爷往那边走去。”



        沈蓉微微点头,就和丫环往梅园走去,因为不是梅花开的季节,这园子里倒是有几分冷清,沈蓉和丫环过去后,就坐在了凉亭中,这凉亭不远处有个假山,整个园中的景致错落有序,也别有一番风味。



        远处一个灯笼摇晃了一下,丫环问道,“姑娘,你说的是真的?”



        “恩。”沈蓉叹了口气,带着几分难受说道,“我也是才知道,本身该嫁给永宁伯的是二姐姐,不过边城苦寒,又听了永宁伯的传闻,二姐姐心中不愿,才求了母亲,那时候母亲受宠,在父王面前有几分体面,而三姐姐……最终才抢了三姐姐的亲事,使得三姐姐……”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惆怅。



        丫环说道,“那奴婢怎么听着,二郡主怪王爷说是王爷不公,本是她该嫁给永宁伯呢?”



        “胡说什么。”沈蓉开口道。



        丫环说道,“奴婢没有胡说,若不是因为这样,许侧妃……”



        像是因为提到了母亲,沈蓉多了几分忧伤说道,“传言不可信,谁能想到三姐夫那般人品,二姐姐会后悔……不过二姐夫也是很好的,只是二姐姐从来都喜压三姐姐一头,这才心中不顺吧。”



        假山后面,郑嘉瞿面色铁青,伸手捂着沈皓的嘴,沈皓是瑞王幼子,又是沈梓的同胞弟弟,郑嘉瞿心中明白,郑家现在的情况需要靠山,当初瑞王出事,未免被牵连,他们才避而不见,可是如今看来,怕是他们想差了,所以急需与瑞王府拉近关系,而沈梓瞧着怕是与府中人的关系并不好,所以沈皓示好,郑嘉瞿心中也高兴,两个人就单独出来说话了。



        两人无意间走到了梅园,走过来后才发现有人在说话,两人听出是沈蓉与她丫环,本想避开谁曾想竟然听到了这些,沈皓想要出声就被郑嘉瞿眼疾手快的捂住了。



        “那三郡主知道吗?”丫环惊恐地问道。



        沈蓉叹了口气,“知道的,当初陈侧妃和三姐姐哭求着父王,不过父王……陈侧妃在父王面前说不上话。”



        丫环说道,“怪不得三郡主不愿意与二郡主多说话呢。”



        沈蓉摇头不再多说什么,“算了,我去探望下母亲。”



        “姑娘就是太善良了,若不是二郡主,姑娘脸上怎么会落下疤。”丫环有些抱打不平。



        沈蓉开口道,“二姐姐不是故意的。”



        “奴婢怎么听说,二郡主故意把指甲修成那般?”丫环问道。



        沈蓉抿唇,带着几分,“我与二姐姐是亲姐妹,她是不会这般对我,不过是觉得输给了三姐姐,二姐姐……”



        “二郡主是准备伤三郡主?”丫环惊呼道。



        沈蓉赶紧说道,“可不许乱说,我们走吧。”



        “是。”丫环不再多说,扶着沈蓉离开了。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