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56

056

        



        第五十六章



        沈熙见沈锦这般动情,更添了几分亲近,只是安慰道,“三姐姐,有母亲和兄长在定会没事的。”



        赵嬷嬷赶紧端了蜜水来给沈锦,沈锦喝下后心神才稍平静了下来,“是我失态啦。”



        沈熙说道,“我刚知道的事情,还不如三姐姐呢。”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再说话,毕竟也没了谈笑的心情,安宁端了茶点给沈熙,就站到沈锦的身后。



        沈锦渐渐冷静了下来,微微垂眸,先让安宁把小不点带出去了,才仔细思索了起来,想到刚刚安平的表现,她并不是那般毛躁之人,就算是知道了什么消息也不会如此,想来是故意做给沈熙看的,也就意味着早就有了瑞王的消息,不过因为自己那时候不知不觉睡了,就没有与自己说罢了。



        赵嬷嬷并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想来是觉得这件事并不严重,诚帝并不是先皇后所出……当初瑞王妃说的含糊,只说了个大概,沈锦所知也有限,不过是诚帝是在先帝暴毙后直接登基的,而先太子……并非诚帝。



        有些事情瑞王妃根本不敢说,想来在皇室之中都是禁忌的。



        不知不觉沈锦又想到楚修明,今日楚修明也被诚帝召唤了去,按照楚修明的性子怕是不会眼看着瑞王被定罪,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锦觉得小腹有些涨疼,还有些气闷,身子一软歪在了软垫上,是断断续续的疼,倒也不是忍不住,而现在外面正乱着,怕是要请大夫也难,毕竟地动的时候,还是有人受伤,手不由自主按了下小腹,说道,“嬷嬷,给我下碗面吧。”想来是有些饿了。



        赵嬷嬷以为沈锦饿了,恭声应了下来,沈锦看向沈熙,“弟弟也一起用些垫垫吧?想来今日这么多事,你也用不好。”



        沈熙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三姐姐了。”



        “都是自家人,哪里用得着如此外气。”沈锦笑了一下,说道,“只怕简陋了一些,等事了了,再请弟弟吃些好的。”



        “是热的就够了。”沈熙开口道。



        赵嬷嬷亲自下厨去下面,本身瑞王府今日要设宴,备了不少吃食,可是因为这些事情,怕是生辰也过不了了,瑞王妃就让人收拾了不少东西送来,赵嬷嬷选了卤鸡一类的,厨娘在一旁擀面条,很快就煮好了两碗热腾腾的面端了上来。



        面很香,里面的料也很足,此时沈熙也没那么多讲究,就坐在桌上埋头吃了起来,而沈锦却有些吃不下,有些想念楚修明了,那时候她不过有些食欲不振,楚修明就专门唤了大夫来……小腹又是一阵疼痛,也不知道是被疼痛刺激的还是别的,沈锦猛地灵光一闪脸色大变,再也顾不上会不会添麻烦,带着哭腔和害怕说道,“嬷嬷,我肚子疼!”



        赵嬷嬷神色一紧,“安平安宁快扶夫人回房。”



        沈熙刚吃了几口,此时闻言也是一愣,追问道,“三姐姐如何了?”



        赵嬷嬷心中痛恨自己的疏忽,此时说道,“麻烦二公子请王府上的大夫来一趟。”



        沈熙也不再问说道,“我马上就来。”说着放下筷子用衣袖一擦嘴就往外跑去,然后喊着侍卫跟着他骑马回府。



        赵嬷嬷又叫了岳文,让他去请上次的老大夫,若是大夫不在,就多买些安胎所需的药材回来,又叫了另外一个侍卫到宫门口等着,只说夫人不适让将军快些回府,若是没办法传话进去,就在宫门口等着。



        事情都安排完了,赵嬷嬷又让厨房去熬了滋补的汤和红枣水,这才进里屋去,沈锦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满脸惶恐不安,安宁和安平也满脸焦急,赵嬷嬷过来伸手握着沈锦的手安慰道,“夫人无须担心的,老奴已经让人去叫了大夫,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我是不是有孩子了?”沈锦想到沈琦的那个没能出生的孩子还有沈梓的……越发的惶恐,“我是不是……是不是……”



        剩下的话说不出来了,赵嬷嬷心中揪着疼,看着沈锦的样子,却只是说道,“想来夫人是在外面吃了凉风,才会如此。”



        安平也说道,“是啊,夫人一直没能好好用饭,前段时间不是刚请了大夫,大夫也说夫人没事吗?”



        沈锦心中稍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她的手轻轻放在小腹上,虽然赵嬷嬷和安平这般说,可她还是觉得自己独中怕是有了宝宝,而且差点失去了他,担心害怕还有些不知所措,沈锦想到前段时间赵嬷嬷对自己的照顾,还有看见夫君背着她跑时候激动的神色,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嬷嬷看着沈锦这般故作坚强的样子,眼睛一红坐在床边给她掖了掖被子柔声说道,“夫人,不会有事的,若是真的有孕,也是好事。”



        沈锦摇了摇头,赵嬷嬷说道,“若是夫人实在担忧,不若夫人瞧瞧有没有见红?”



        安宁也说道,“夫人,你想那日二郡主小产,可是流了那么多的血,所以就算夫人有孕了,也不碍事的。”



        沈锦咬唇说道,“把床幔放下。”到底没亲眼看见,心中不安。



        赵嬷嬷说道,“那老奴伺候夫人?”



        沈锦顾不得羞涩和难堪,点了点头,赵嬷嬷这才脱了鞋子上床,安平和安宁关好了门窗又把床幔给拉上,等确定沈锦真的没有见红了,众人这才安了心,沈锦此时也冷静下来了,脸红了红说道,“是我太过大惊小怪了。”



        “这种事情夫人真要瞒着不说,才是不好。”赵嬷嬷开口道。



        沈锦觉得肚子疼也不是忍不了,这时候才想到沈熙,问道,“弟弟……”



        “二少爷回府请大夫了。”赵嬷嬷温言道,“外面正乱,虽然也让侍卫去请上次的老大夫,就怕老大夫忙着空不出手来。”



        沈锦咬了咬唇,她是容易害羞的性子,可是此时却没有那些情绪,就算大夫来了说她不过是吃了冷风或者别的原因才会难受,她也安心。她不希望自己以后后悔,沈梓就是前车之鉴,若是她多注意些或者谨慎些,也不会如此的。



        再说身边都是亲近之人,又不是被嘲笑讥讽,安宁端了热乎乎的红枣水进来,安平给沈锦身后垫了软垫,让沈锦靠坐在起来,赵嬷嬷这才亲手端着碗慢慢喂给沈锦,说道,“夫人若是疼了,就与我们说,可莫要自己强忍着知道吗?”



        “恩。”沈锦应了下来,微烫的红枣水喝下去整个人都舒服了一些。



        瑞王府离永宁伯府不算远,沈熙更是连停都没敢停下来,回府后直接拽了大夫走,就连瑞王妃那边都是交给了侍卫去回禀,瑞王妃闻言心中一动,想了一下,就把沈蓉交给教养嬷嬷看管起来,把李氏接到身边亲自照顾,让陈侧妃去永宁伯府照看沈锦。



        沈熙带着大夫过来后,整个人都累得喘息,大夫也是满头是汗,瑞王府的众人自然看在眼底,心中都有些感激的。



        沈锦已经穿了外衣,被扶着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沈熙的样子说道,“快歇歇,莫累坏了才是。”



        “没事的,三姐姐好些了吗?”沈熙喝了几杯水,坐在沈锦对面的椅子上问道。



        沈锦点头,“并没什么大碍了。”



        大夫也喝了水,说道,“在下给伯夫人把把脉。”



        沈锦点了下头说道,“麻烦大夫了。”



        赵嬷嬷给沈锦袖子挽起,又拿了帕子垫上,大夫这才坐在旁边仔细给沈锦把脉,“麻烦夫人换下手。”



        沈锦把另只手放在脉枕上,赵嬷嬷照样拿帕子垫着,过了许久,大夫才说道,“恭喜夫人了,是有喜了。”



        虽然有些猜测,可是真的听到的这一刻,沈锦心中又惊又喜,赵嬷嬷更是满脸喜色问道,“夫人有些不适,可有问题?”



        大夫知道是喜事,神色松了松说道,“只是日子尚浅,怕是因为今晨之事动了胎气,不过发现得早倒是不妨碍的,若是再晚些就不好说了。”



        “谢天谢地。”安平和安宁说道。



        沈熙也是满脸喜色说道,“恭喜三姐姐了。”



        沈锦眼中含泪,多亏她不要面子没有忍下去,若是……看向沈熙说道,“谢谢弟弟了。”



        赵嬷嬷问道,“那安胎药一类的可需用些?”



        “用三日,不过在膳食上要多注意些。”大夫开口道,又细细把需要注意的事情说了一遍。



        因为药堂离的远些,所以岳文这才赶回来,大夫却没能请来,堂中除了一些药童,剩余的大夫全部出诊去了,药材却买回来了不少。



        沈锦双手轻轻放在小腹上,低着头脸上带着笑容又满足又幸福,周身多了几分柔软,漂亮的杏眼里面更是水润,是一种纯然的喜悦和欣喜。



        沈熙开口道,“这般好事,我回去与母亲、陈侧妃道喜。”



        沈锦咬了下唇说道,“那就麻烦弟弟了。”



        “大夫就先留在三姐姐府中。”沈熙开口道,“孙大夫你需要什么东西与身边伺候的说一声,让他给你把东西收拾来。”



        “是。”孙大夫恭声说道。



        沈熙点头,“我会与母亲说的。”



        忽然外面传来传来脚步声,楚修明甚至没等丫环开门直接把门给推开了,他神色平静,可是额角带着汗,官服的衣摆处也有些褶皱和灰尘,快步走了过来,说道,“可有事?”



        沈锦笑的眼睛往往似新月,嘴角上扬小酒窝露了出来说道,“夫君,我们有孩子了。”



        浅淡却不会让人错认的笑容出现在楚修明的脸上,他的眉眼都舒展开了,眼神移到了沈锦的肚子上问道,“身子可还好?”



        “大夫说没有事。”沈锦开口道。



        楚修明点头,这才看向了沈熙,沈熙叫道,“三姐夫。”



        “恩。”楚修明说道,“安宁伺候夫人回屋休息。”



        “是。”



        楚修明这才对着沈熙说道,“我更衣,你自己坐会。”



        “三姐夫不用管我。”沈熙开口道。



        楚修明点了点头陪着沈锦进了内室,路上沈锦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沈锦忍不住把手塞进了楚修明的手里,楚修明握了一下,发现沈锦的手有些凉,不过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只是叮嘱道,“先休息一下,我过会回来。”



        “恩。”沈锦见到楚修明就安心了,闻言手指在他的手心抠了抠这才抽回收。



        楚修明眼中带着笑意,也没说什么,换下衣服等赵嬷嬷安排好了孙大夫进来后,才离开。



        沈熙坐在客厅等楚修明出来后,就跟着他进了书房。



        赵嬷嬷满脸喜色说道,“夫人可以放下心了。”



        “恩。”沈锦开口道,“嬷嬷给我换宽松一些的衣服。”



        赵嬷嬷应了下来,安宁去厨房拎了热水过来伺候着沈锦梳洗,又烫了脚才让她舒服的躺在床上,也不知是见到楚修明还是温热的红枣水和烫了脚的缘故,倒是不如开始那般疼痛了。



        见沈锦面色红润了一些,赵嬷嬷才让安平去孙大夫那边拿药煎药,自己和安宁开始收拾东西,那些易碎的有棱角的都要收起来,沈锦有些困顿地抱着软垫,问道,“嬷嬷,我父王是怎么回事?”



        赵嬷嬷一边收拾一边说道,“具体的倒是不知道,因为瑞王是在宫门口挨得打,又直接被宫中侍卫压倒了宗人府,说是因为瑞王奢侈无度一类的罪名,才惹的上天震怒下了警示。”



        “宫中的消息竟然传的这么快?”沈锦简直不敢相信,她本以为只是瑞王府中的人得了消息。



        赵嬷嬷笑了一下却没说什么,沈锦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沈锦也不再问了,就闭目养神了起来。



        楚修明把宫中的事情大致与沈熙说了一遍,并没有提自己帮着瑞王开脱的事情,反而把那些对瑞王发难的人名和官职都仔细告诉了沈熙。



        沈熙一一记下来说道,“三姐夫若是没有别的吩咐,我先回去了。”



        楚修明开口道,“若是可以的话,能否让陈侧妃来探望一下我家夫人。”



        沈熙点头,“我会与母亲说的,三姐夫放心。”



        楚修明道了谢后,亲自送了沈熙离开,又去孙大夫暂住的地方,仔细问了沈锦的情况,确认了沈锦身子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孙大夫说道,“夫人有孕时日尚浅,还没坐稳胎,这般动了胎气着实凶险,若是晚些发现怕就不乐观了。”



        自家娘子这点是最好的,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绝对不会逞强,“这段时间就麻烦大夫了。”楚修明开口道。



        “应该的。”大夫恭声说道,心中倒是松了一口气,他听多了永宁伯杀人如麻的消息,没想到永宁伯虽然神色清冷了一些,态度却是极好的。



        楚修明又问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这才往正院走去,进了房间的时候,就见自家小娘子正侧身躺在床上抱着个软垫,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有些迷糊,见到楚修明,这才清醒了一些,说道,“夫君。”



        “恩。”楚修明走了过去,伸手摸了一下沈锦的脸问道,“还难受吗?”



        “不难受了。”沈锦笑着说道。



        赵嬷嬷开口道,“老奴去给将军、夫人准备些吃食,夫人用了饭以后也好喝药。”



        沈锦听见喝药两个字,皱了皱鼻子,感觉有些惆怅,可还是说道,“好。”毕竟是为了自己和孩子好,这药是不能不吃的。



        赵嬷嬷笑道,“夫人放心,王妃送了不少蜜饯来。”



        沈锦点头说道,“好的。”



        赵嬷嬷这才出去,还细心的带上了门,楚修明说道,“我先梳洗一下。”



        “恩。”沈锦也没起来,就是躺在床上看着楚修明在一旁用铜盆中的冷水洗脸净手,又擦干了才回来脱了鞋坐在床上,把沈锦连人带被子抱紧怀里,沈锦舒服地靠在楚修明的身上。



        楚修明隔着被子摸了下沈锦的肚子,下巴压在沈锦的肩膀上说道,“夫人辛苦了。”



        “夫君,我很欢喜。”沈锦小声说道,“我真害怕因为我的疏忽失去这个孩子。”



        楚修明静静地听着,沈锦轻声说着大夫来之前的那种恐惧,“我都不知道宝宝什么时候来的。”



        “夫君,我想回边城了。”沈锦情绪有些低落地说道,这么一闹她有孕的消息怕是瞒不住了,而诚帝竟然都对瑞王下手,这还是亲兄弟呢,沈锦总觉得有些危险。



        楚修明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说道,“等大夫说稳当了,我们就回去。”



        “恩。”沈锦抓着楚修明的手,“我父王没事吧?”



        楚修明仔细把事情说了一遍,这次倒是毫无隐瞒,沈锦听见诛九族夷十族的时候,又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当时诚帝听见是个什么样的表情,等楚修明说到后面,沈锦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抿了抿唇并没说什么。



        “别怕。”楚修明安抚道,“不会有事的。”



        “恩。”沈锦却觉得事情不像是楚修明说的这般简单,诚帝是不敢光明正大杀楚修明,可是那些小手段却层出不穷。



        而且京城怕是不安稳了,诚帝今日能因为不想下罪己诏,就认人泼脏水给同胞弟弟,甚至亲自定了瑞王的罪,那么见证了所有事情的大臣会怎么想?



        事情有一就有二,是不是等哪天自己就变成了那个替罪羊,甚至只是诚帝看不顺眼了,就让人栽赃陷害他们?



        他们可不是瑞王,而且楚修明的那一句诛九族,也正中这些大臣的心思,他们可不是皇亲国戚,皇帝什么都不查,只要人动动嘴皮子给他们定罪了……那真可能被诛九族。



        万一诚帝尝到甜头了……



        那么多人帮着楚修明说话,可不单单是因为和楚家有旧,更多的是制约和一种自保。



        大臣也不会束手就擒,怕是……多事之秋,天灾的事情还没弄完,朝廷就已经内乱了。



        楚修明的那段话看似是为了瑞王这个岳父出头,可也有指责诚帝的意思,给众多大臣敲响了警钟,偏偏诚帝不知,还要责难楚修明,这一下彻底捅了马蜂窝。



        沈锦并不知道楚修明到底想做什么,可是隐隐有些猜测,这次怕是已经把君臣不和的种子埋下了,就等着以后慢慢浇水灌溉成长起来。



        唔,忽然有些想念边城院中的那些果树,也不知道开花结果了没有,新鲜的果子一定香甜可口,腌成果脯酸中带甜……



        看着妻子眼神呆滞的样子,楚修明就知道她怕是又跑神了,说不得在想东想西,心中叹了口气,在沈锦看不到的时候,眼神中才露出了几分担忧。



        楚修明其实也觉得妻子有孕还留在京城不□□慰,不过暂时却走不了,不说别的就是沈锦的身体都有些受不住。



        想来是因为有孕在身,才这般喜欢吃酸的,要知道沈锦以前最不耐吃那些酸涩的果子了,她马上就要有孩子了,沈锦神游了一会思绪又转了回来微微垂眸看着,问道,“夫君,我现在有孕是不是……”



        楚修明忽然轻笑出声,打断了沈锦未完的话,“傻丫头,缘分到了孩子自然就来了。”他知道沈锦要说什么,所以越发的心疼。



        沈锦换了个姿势整个人窝进了楚修明的怀里,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楚修明轻轻抚着她的发说道,“有我呢。”



        沈锦很容易满足,楚修明一句话就让她的心安了下来,也把那些担忧抛之脑后,反正外面再乱,她不出府就是了,有楚修明在呢,总归他们是在一起的。



        赵嬷嬷和安宁端了饭菜进来,还特意备了鸡汤给沈锦。沈锦一改前段时间的食欲不振,胃口大开吃了起来。



        吃完了东西,休息了一会用了药,赵嬷嬷就伺候着沈锦梳洗睡下了,楚修明等沈锦睡熟了以后,才起身去了书房,赵管事已经在等着了。



        赵管事说道,“将军有何打算?”



        楚修明开口道,“若是连妻儿都护不住,还谈何大事?”



        赵管事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夫人有孕是喜事,可是这个时机着实不对,怕就怕诚帝利用这点再做什么手脚,还将军却因为夫人有孕束手束脚的,就连去南边的事情也要延期了,除非将军肯让夫人一个人在京中,不过按照将军的性子却绝不会如此。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是值得他们这些人效忠的将军,要是诚帝那样的?赵管事心中冷笑,目光短浅满心妇人的算计,甚至连妇人都不如。



        “将军有何打算?”赵管事还是这样一句话,可是却和第一次问的意思大不相同。



        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说道,“一动不如一静,等着就好。”



        赵管事笑道,“将军心中已有成算。”



        楚修明看向赵管事反问道,“军师不也有了?”



        赵管事并没否认,“将军觉得,下一枚被舍弃的棋子会是谁?”



        楚修明看着赵管事,赵管事说道,“不若在下写了下来,将军看看是不是心中所料之人?”



        等楚修明点头,赵管事才沾着茶水在书桌上写下一字,楚修明缓缓点头没再说什么,赵管事直接用袖子擦去字迹。



        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楚修明眼睛一眯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就听见书房的门被敲了三下,说道,“将军有要事禀报。”



        “进来。”楚修明开口道。



        就见岳文面色焦急,开口说道,“将军,闽中那边传来消息……”



        随着岳文的话,就见楚修明神色越发冷静,不过放在桌上的拳头却越握越紧,而赵管事已经脸色大变,满是怒色,却强制镇定了下来。



        等岳文全部禀报完了,楚修明眼中已满是冷意,赵管事猛地端起杯子把茶水全部喝下,还是没忍住狠狠掌击了一下书桌,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这才咬牙说道,“将军绝不可妄动。”



        楚修明点头,“我知。”



        赵管事狠狠揉了把脸,“我们为了黎民百姓处处忍让,甚至选了最难走的一条路,可是……”



        楚修明摇头没再说什么,却知道自己怕是要对小娘子毁约了,不能留在京中陪着她了,心中有些怅然。



        瑞王府中,瑞王妃听完沈熙的话,问道,“轩儿你怎么想?”



        沈轩沉思了一下说道,“母亲,父王怕是要受点罪。”



        瑞王妃微微垂眸说道,“恩,王爷在宗人府中还好吧?”



        “陛下拍派了太医专门照看父王。”沈轩开口道,“父王的伤也上了药,脸色还好。”



        沈熙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他到底年幼,难免有些少年意气。



        瑞王妃看向沈熙说道,“那是皇上。”



        “可是母亲,父王……”



        “记住,坐在那个位置的是皇帝,能决定所有人生死。”瑞王妃说的很慢,但是每个字都很重,“记清楚了。”



        “他都打了父王,还……”沈熙不服气地说道。



        沈轩看向了沈熙,说道,“雷霆雨露均是皇恩。”



        沈熙咬了咬牙说道,“母亲,我知道了。”



        “母亲,若是王府什么也不做,怕是难免让人小瞧了。”沈轩这才看向瑞王妃说道。



        “自然要做些事情。”瑞王妃沉声说道,“派人送信与给外祖家,参陈丞相……”



        沈熙听着母亲和兄长的对话,有些似懂非懂,心中慢慢思索了起来。



        等说完了这些,瑞王妃才叹了口气说道,“轩儿明日你继续去探望你父王,熙儿送陈侧妃去永宁伯府。”



        “对了,三姐夫还请求让陈侧妃去探望一下三姐。”沈熙这才想起来说道。



        瑞王妃点头,“让陈侧妃在府中多住几日。”



        沈熙点头没再说什么,瑞王妃说道,“熙儿回去休息吧。”



        “是。”沈熙没再说什么,低头离开了。



        看着儿子的背影,瑞王妃缓缓吐出了一口气,然后看向沈轩说道,“你的亲事我一直拦着你父王,没给你订下来。”



        “儿子知道母亲是一片苦心。”沈轩开口道。



        瑞王妃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有些事情也是该告诉你的时候了,翠喜去唤了陈侧妃来。”



        “是。”翠喜恭声应道。



        沈轩有些疑惑,可是瑞王妃却没有解释的意思。



        “母亲儿子觉得,直接参陈丞相怕是不妥。”沈轩沉思了一下说道,“不如拿另外几个官员开刀。”



        陈丞相是当今皇后的生父,又是皇帝的亲信,怕是他们就算参了也没有用处,反而会惹怒了诚帝。



        “轩儿,你能考虑到这些母亲很欣慰。”瑞王妃只希望现在开始教导儿子还不算晚,解释道,“不过……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升起火苗,剩下的自有别人来做。”



        “恩?”沈轩看着瑞王妃。



        瑞王妃面上露出几许讥讽,“你可知今日之事,真正会不安的并非我们瑞王府,而是朝中其他大臣。”



        沈轩皱眉,瑞王妃开口道,“这般胡乱泼脏就使得一个王爷被打板子下了冤狱,其他人呢?还不得人人自危?”



        “儿子明白了。”沈轩开口道,等这些人回去冷静下来想明白,心中自然会不安,不管是为求自保还是别的心思,自当有所作为,算是反击也是一种警示,毕竟他们也会担心,若是有天轮到了自己又该如何。



        而第一个开口发难瑞王的陈丞相自然成了眼中钉,再加上他的身份……



        “可是陈丞相是陛下的人,难道陛下真的会……”沈轩有些犹豫地问道。



        瑞王妃眼睛眯了一下,说道,“你仔细想一下陛下近几年的所作所为。”



        沈轩沉默了。



        墨芸院中陈侧妃正在收拾东西,得知女儿有孕的消息,陈侧妃本就满心喜悦,谁知瑞王妃让她去永宁伯府照看女儿,更是喜出望外,就算知道有些不合规矩,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得知了翠喜的来意,陈侧妃只以为王妃有事交代,稍微收拾了一下跟着翠喜去了正院,却见世子也在屋中,眼中露出几许疑惑,瑞王妃让翠喜打开了门窗后,就到外面了,然后缓缓说道,“永嘉三十七年……”



        第二日清晨,陈侧妃就坐着马车前往永宁伯府了,心中却沉甸甸的,再没有了初知女儿有孕的喜悦,却也知道此时不能让女儿看出分毫,平添了那些烦恼,就像是瑞王妃吩咐的,起码要等女儿坐稳了胎。



        永宁伯府中一切如常,甚至因为沈锦有孕的事情,府中的人脸上都添了一些喜色,知道那件事的不过三人而已,赵管事整日不露面,就连赵嬷嬷都不知道他时常忙着什么,而岳文又是个稳重不多嘴的性子。



        楚修明也没丝毫异样,不过对沈锦越发的体贴了,陈侧妃来的时候是楚修明亲自去迎的,并非沈锦不愿意去,而是孙大夫吩咐了这段时间让沈锦少动一些。



        陈侧妃被楚修明到院中的时候,就看见沈锦正坐在椅子上眼巴巴看着门口,当见到她的时候,眼中露出慢慢的喜悦,“母亲!”



        小不点蹲坐在沈锦的身边,也看着陈侧妃。



        陈侧妃第一次看见小不点,没想到竟是这么大的一条狗,快步走了过来叮嘱道,“这动物不知道轻重的,你现在身子重,可不要不知分寸被伤了才好。”



        沈锦伸手揉了一下小不点的大狗头,说道,“不碍事的母亲,是夫君亲自驯养了给我的,格外乖巧呢。”



        陈侧妃闻言心中诧异,没想到如画中人一般的女婿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只是点头不再说什么,有些事说多了反而不好。



        沈锦要起身就被陈侧妃斥责道,“不许动,坐下好好待着。”



        “母亲。”沈锦撒娇道,“大夫说我可以动的,不信你问夫君。”



        楚修明并没有出声,沈锦皱了皱鼻子在陈侧妃的眼神中乖乖坐回了椅子上,楚修明这才说道,“岳母,我家中没有长辈,还请多留几日。”



        “你就是不说,我也准备厚颜多住些时日的。”陈侧妃开口道,“是王妃特意吩咐的,说怕你们年纪小,虽然身边有人伺候,可是京城不比边城那般,多有不便。”



        沈锦有孕的事情,怕是不少得了消息的人会上门送礼,这些就不方便下人出面了。



        “多谢岳母。”楚修明开口道,他只愿自己能留在沈锦身边的时候,让她多些快乐,微微垂眸却不敢多想,谁能想到他楚修明也有这般不敢的时候。



        陈侧妃温言道,“只要你们不觉得我多事就好。”



        赵嬷嬷见陈侧妃能管住沈锦,也是松了一口气,府中有经验的就她一人,陈侧妃来一并照看沈锦,她也能微微松口气,特别是她根本不忍心拒绝沈锦期盼的眼神,可是……



        有孕的时候不比平日,并不是吃的越多越补就好,若是补得太过,到时候肚中胎儿太大,生产的时候困难遭了罪。



        毕竟沈锦年纪小,又是头胎,赵嬷嬷也是全心全意为沈锦考虑的,否则也不会思虑这般多。



        有陈侧妃在,她就不用当这般恶人了,每次拒绝沈锦总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罪恶感。



        赵嬷嬷看见沈锦又伸手去拿糕点,就恭声开口道,“夫人刚刚已用了一碟核桃酥,不若老奴去拿些蜜饯来,免得夫人口中太过甜腻?”



        陈侧妃闻言,皱眉看着沈锦正往嘴边送的桂花糖酥米糕,说道,“用了这一块就不许再用,以后每日最多只能用六块糕点。”



        沈锦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陈侧妃,满脸写着你怎能如此残忍!



        陈侧妃却是不理,只是看向了赵嬷嬷温和的说道,“以后每日只给夫人用四块蜜饯果脯,多用一些核桃……”



        沈锦泪眼汪汪地看向赵嬷嬷,赵嬷嬷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心中却是思索,果然请了陈侧妃过府是对的。



        看着陈侧妃和赵嬷嬷,沈锦哭倒在了楚修明的怀里,这真的是她亲娘吗?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