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52

052

        



        第五十二章



        从永乐侯府回来后,沈锦整个人精神都不太好,就连楚修明亲手给她做的烤肉也没吃进去多少,开始的时候不管是楚修明还是赵嬷嬷都以为沈锦是因为心里不舒服的原因,可是过了两天沈锦还是这样的时候,赵嬷嬷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也偷偷与楚修明说了,楚修明当即就让人请了大夫过府。



        沈锦知道楚修明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而且她想了一下也觉得这几日不太对,也觉得自己莫名其妙,难不成她真的那么在乎沈梓和沈蓉?



        可是不应该啊,她和沈蓉并不熟悉,对她的印象就是跟在沈梓和沈静身边的一个妹妹,而沈梓?说她们两个姐妹情深,就算是沈锦都不相信,这么一想沈锦觉得更加郁闷了,她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多愁善感啊,否则在瑞王府的时候还不得每天流泪哭个不停?



        “其实,我只是水土不服了吧。”沈锦看着楚修明,小声说道,“我觉得京城的羊肉都不如边城那边的好吃,不够鲜还有点膻。”



        楚修明伸手握着沈锦的手,“叫大夫看看,我也安心。”他本就长得极好,眉眼如画,此时去了那份清冷更显得端方如玉。



        沈锦还是有些不情愿,她怕死喝那些药了,赵嬷嬷端了一碗红枣酪给沈锦,说道,“夫人,若是老奴没记错,您可是在京城生活了十几年,边城才生活了一年多些。”



        “可是我有一年多没回来了,所以水土不服了。”沈锦很理直气壮地说道。



        楚修明静静地看着沈锦,沈锦红润的唇动了动,终于沮丧地说道,“我知道了,等大夫来了,我就让大夫看。”然后把手抽了回来低头吃起了红枣酪。



        赵嬷嬷看着楚修明,心中得意,看来夫人更喜欢她的手艺,而不是将军的美色,这么一想又觉得夫人格外的贴心,柔声说道,“夫人还想用些什么,和老奴说,老奴这就去做来。”



        沈锦眼睛一亮含着勺子看向了赵嬷嬷,赶紧把嘴里得吃下去说道,“不如做个酒糟肉丸?”见赵嬷嬷脸上的不赞同,有些气弱的辩解,“是大姐姐喜欢吃的,她一会就要来了呢。”



        赵嬷嬷叹了口气说道,“等问过了大夫,若是夫人身体无碍了,老奴就给夫人做个虾丸鸡皮汤好不好?”



        “好。”沈锦一口应了下来,对着赵嬷嬷露出笑容,然后继续满足地吃起了红枣酪。



        赵嬷嬷有些得意地看了楚修明一眼,楚修明心中闪过个念头,莫非赵嬷嬷是和自己小娘子在一起久了,怎么变得如此……好吧,也可能是赵嬷嬷越活越年轻了。



        大夫和沈琦是前后脚来的,安宁和安平去迎的沈琦夫妇,安平恭声解释道,“我家夫人自前几日起身子就有些不适,今日早饭都没用进去多少,少爷命人去请了大夫,此时正在里面给夫人把脉,所以夫人才没能亲身来迎世子夫人。”



        沈琦根本不会在意这些,此时听了解释更是说道,“你家夫人怎么回事?莫不是前几日被惊了神?”



        “奴婢不知。”安平面上露出几许担忧说道。



        沈琦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快带我去瞧瞧。”



        永乐候世子也是说道,“都是自家人,哪里需要那么客套。”



        等沈琦夫妇过去的时候,那老大夫已经把完了脉,正在问道,“夫人这几日可用了什么东西?”



        赵嬷嬷把这几日沈锦吃的都说了一遍,然后说道,“这几日夫人的胃口一直不好,今日早上才进了一碗米粥和两个素馅包子。”



        一碗米粥和两个包子还不多吗?沈琦的脚步都顿了一下,若不是满屋子伺候的人都是一脸认真,永宁伯眼中也有些担忧,沈琦差点以为沈锦在开玩笑,就连永乐候世子脸上都漏出了诧异,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沈琦,沈琦和沈锦可是姐妹,关系瞧着还不错,可是沈梓每日早上最多用大半碗粥和几块点心,而沈锦胃口不好还吃了一碗粥和两个包子,那胃口好的时候要多少?



        楚修明站了起来,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看向大夫,等着大夫说话。



        老大夫倒是没有沈琦他们那般惊奇,毕竟胃口大的妇人也不是没见过,“那以往每日早上用多少?”



        赵嬷嬷开口道,“平日里夫人都要用一碗粥,三四个包子,几块点心……”



        怎么会这么多?若不是赵嬷嬷一样说出来,沈锦从来没有意识到这点。



        沈锦一脸震惊地看着赵嬷嬷,又看向了沈琦,见沈琦的表情,她难得有些羞涩的红了脸,赶紧说道,“那些包子、花卷、牛奶馒头都是很小的。”



        赵嬷嬷点头说道,“是的,老奴会看着不让夫人用太多,免得压了食,用完早饭过一两个时辰,夫人还会再用一盘点心和几块蜜饯干果一类的,可是现在……”



        沈琦已经恢复了平静走了过来坐在沈锦的身边,身边弱弱地解释道,“我平日动的多了,才会吃的多了一些。”



        楚修明伸手摸了摸小娘子的后颈说道,“不多。”



        沈锦闻言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也说道,“恩!”反正吃的再多,夫君也养得起!



        赵嬷嬷已经和老大夫交流完了,老大夫沉思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大碍,倒是不用用药,而且夫人身子骨很康健,既然夫人想休息,就让她休息,想吃什么就让她吃什么,吃多少都让她自己决定,倒是不会劝着她,可以都用一些水果,过段时间就好了。”



        “好的,谢谢大夫。”赵嬷嬷心中有些失望,说道,“我送大夫。”



        老大夫点点头就告辞了,赵嬷嬷不仅备了诊金,还送了红封,“以后府上若有事,到时候还要麻烦大夫。”



        “应该的。”老大夫让药童把东西收下说道,“有些事情急不得,贵府夫人底子好,这是迟早的事情。”



        “大夫说的是。”赵嬷嬷笑着说道,“不过是夫人这几日容易疲倦,我们这些人心中担忧。”



        “其实……”老大夫见永宁伯府人态度极好,犹豫了一下说道,“也可能是如今时日尚浅,所以脉上没有征兆。”



        赵嬷嬷也想到了这点,问道,“那大夫觉得什么时候再来把脉合适?”



        “十五日后。”大夫思索了一下说道。



        赵嬷嬷笑着应了下来,亲自把人送到了门口。



        和赵嬷嬷的失望相比,楚修明倒是松了一口气,沈锦年纪尚小,孩子的事情他是不急,更何况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要孩子,不过若真是有了,他自然是高兴欣喜的,还会全力护着沈锦母子安全,若是没有……不过是孩子的缘分未到。



        沈锦听了大夫的话,倒是有些得意了,等赵嬷嬷送了人回来,就笑看着赵嬷嬷,“嬷嬷,那中午还吃酒糟肉丸,还要虾丸鸡皮汤。”没等赵嬷嬷说话,就接着说话,“大夫说了,让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



        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这样当成理由真的好吗?赵嬷嬷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却点了下一头,自己娘子开心就好。



        “是。”赵嬷嬷应了下来,就下去准备了。



        沈琦见此,就笑道,“嫁人以后怎么越发的淘气了?”



        沈锦心情很好,她决定以后身体不适就找这个老大夫,不会像别的大夫那样老让她喝药,说道,“嬷嬷的手艺极好,可是轻易不下厨的,今日因为姐姐来,嬷嬷才答应亲自动手的。”



        沈琦闻言只觉得心中暖暖的,笑道,“你不是说养了一只狗吗?我们一起去瞧瞧?”



        永乐候世子也是个喜欢狗的,还专门院子专门养猎犬,闻言说道,“前几日夫人与我说了,我心中也好奇得很,三妹夫带我一并去看看吧。”



        楚修明点头说道,“我让人把狗放出来,我们到外面的院子里等着就好。”



        沈锦已经和沈琦挽着手往外走去了,“小不点可乖了,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个毛团。”



        沈琦问道,“是什么颜色的?”



        “白色的,毛又多又软。”沈锦带着几分炫耀地说道。



        沈琦点了下头,心中倒是有些期待了,小不点……那一定是小小的一团,浑身毛绒绒的,想到抱在怀里的感觉,也笑了起来,“那一会让我抱抱。”



        “好啊。”沈锦一口答应下来,“抱着特别舒服。”



        永乐候世子心中倒是有些失望,他是喜欢大狗的,而不是那种小狗,不过刚刚话已经说了,不好现在就叫楚修明带他回去。



        安平跟在沈锦身后,心中倒是期待着众人见到小不点以后的样子。



        楚修明如何看不出永乐候世子的情绪,只是说道,“只希望大姐夫可别见猎心喜才是。”



        “不会的。”永乐候世子发现楚修明对自家的狗很有信心的样子,笑道,“三妹妹喜欢狗的话,我那有人刚送了一窝小狮子犬,本想着训好给夫人玩的,到时候也送来几只给三妹妹。”



        楚修明闻言并没有回答,只是说道,“来了。”



        “什么来了?”永乐候世子愣了一下,明显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话刚落就看见一个白色的毛绒绒的雪狼朝着这边奔跑。



        沈琦也看见了,脸色一变差点惊呼出声,却听见沈锦欢快的声音,“小不点!”



        小不点?!



        沈琦和永乐候世子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闪过难以置信的表情。



        沈锦已经跑了几步蹲下来伸开双臂,小不点在离沈锦还有一丈远的时候就不再奔跑,可是因为太大太重并没有一下子就停下来,还往前滑了一段,最后正好停在了沈锦的身前,然后站了起来,两只大爪子搭在沈锦的肩膀上,大脑袋在沈锦脸上蹭了蹭,因为被楚修明教训过,这次倒是没有敢舔沈锦一脸口水。



        小不点还没长大,它现在的耳朵一只耷拉着一只竖起来,“嗷呜。”



        沈锦放开了小不点,然后站起来拍了拍大狗头说道,“这是我姐姐和姐夫。”



        小不点蹲坐在地上,黑溜溜的眼睛看了看两个陌生人,就不再搭理而是看向了楚修明,“嗷呜。”



        沈锦看向了沈琦,满脸喜悦说道,“姐姐,你看小不点。”



        “小不点……”沈琦对这个名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说好的能抱在怀里像是小毛团一样可爱的小狗呢?



        沈锦笑道,“姐姐,你不是要抱它吗?它可乖了,不会咬人的。”



        小不点张着嘴吐着舌头呼哧呼哧的。



        沈琦也不是个胆子小的,再说有沈锦在旁边,也不用怕狗会伤人就走了过来说道,“我能摸摸吗?”



        “可以。”沈锦去拉着沈琦的手,然后放在大狗头上,小不点还在沈琦的手上蹭了蹭。



        沈琦眼中露出惊喜,刚刚还有些担心,如今全然消失了,“真乖啊。”



        “恩。”沈锦小声说道,“小不点可老实了,一会我把它带回房间,我们两个光脚踩在它身上,特别特别的舒服。”



        “可以吗?”沈琦看向沈锦。



        沈锦使劲点头,有些得意地说道,“我就知道姐姐会喜欢,小不点还会给爪子。”说着就对着小不点伸手,“握爪。”



        小不点很干脆的抬起了大狗爪按在了沈锦的手上,沈锦握着上下摇动了一下才松开。



        “我也来!”沈琦也伸出了手说道,“握爪。”



        小不点歪着大脑袋看了看她却没有动,沈锦拍了拍大狗头,“和姐姐握爪。”



        “嗷呜。”小不点叫了一声,才伸出爪子拍在了沈琦的手上,沈琦也握着摇动了一下。



        沈琦也是喜欢动物的,不过当初在瑞王府瑞王妃根本不让她们养,怕这些动物不知道分寸抓伤了她们,而永乐候世子养的都是猎犬,一个个凶悍地很,他还格外宝贝,沈琦也不愿意去碰,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了。



        和沈琦不一样,永乐候世子可看出了这个小不点训练的极好,就像是刚刚如果不是沈锦的命令,它根本不会听沈琦的话,此时说道,“三妹夫,这只狗真是俊!”



        楚修明开口道,“这狗有狼的血统,是在互市上买的。”



        “我听说那边的狗和狼都很凶悍。”永乐候世子盯着小不点,恨不得上去直接把狗给抱走,怪不得刚刚他说要送小狮子犬,楚修明没有说话,有这样的狗谁还看得上小狮子犬!



        楚修明应了一声,“大姐夫若是喜欢,等互市再开了,我让人去找找,遇到好的话就买条送……”



        “太好了。”楚修明话还没说完,永乐候世子就激动地说道,“你家小不点要是生崽了话,送我一只更好!”



        “小不点还小。”楚修明被打断了话也没生气,只是说道,“不过不一定能找到,我在边城这么久,也就小不点适合家养一些,那边的犬都凶狠爱斗,而且……小不点这个样子的,也不一定能找到。”



        “我明白!”永乐候世子是真的喜欢狗,特别是这种大狗,“妹夫帮忙找就好,这也是要靠着缘分的。”



        永乐候世子觉得楚修明简直是他的知音,看着被沈琦和沈锦使劲蹂躏都不动的小不点,永乐候世子也想上去好好摸摸,“妹夫,这只狗是谁训的?而且还没长成吧?”



        “恩。”楚修明并不准备告诉永乐候世子小不点是他亲手训出来给自家娘子的,给自家娘子训狗是享受,他可不想帮着永乐候世子训狗。



        永乐候世子说道,“妹夫,让我好好看看小不点吧。”



        楚修明知道永乐候世子说的好好看是什么意思,说道,“好。”



        小不点已经躺在地上肚皮朝上,让沈锦和沈琦摸着它热乎乎的肚子了,见到楚修明和永乐候世子过来,它动都没动,永乐候世子说道,“好夫人,妹妹,让我也看看小不点吧。”



        沈琦可知道永乐候世子的喜好,闻言挑眉看了过去,永乐候世子说道,“就当为夫求求夫人了。”



        “哈哈哈,姐夫你……”沈锦笑了起来。



        沈琦也被逗笑了,说道,“德性。”虽这么说,还是和沈锦一并站了起来让开了。



        在她们离开后,小不点就翻身站了起来,摇了摇身子,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永乐候世子。



        “好狗。”永乐候世子忍不住赞叹道。



        楚修明说道,“坐下。”



        小不点就重新蹲坐在了地上,永乐候世子并没有直接上去摸狗,楚修明先走了过去摸了摸小不点的头,永乐候世子这才蹲在小不点身边,根本不顾自己一身锦袍,“可以了吗?”



        “恩。”楚修明的手没有离开小不点的头。



        永乐候世子这才伸手看向小不点,楚修明轻轻拍了下小不点,小不点伸出爪子放在永乐候世子的手上,和沈琦不同,永乐候世子并不是和小不点握爪,而是仔细摸了一下小不点爪子和腿的粗度,惊叹道,“这狗长成了,站起来能顶人高!”



        “恩。”楚修明发现永乐候世子是真的挺懂狗的,在小不点郁闷的眼神中,永乐候世子把小不点全身摸了一遍,甚至连尾巴都没放过,如果不是有楚修明看着,小不点早就要咬人了。



        “真棒啊……”永乐候世子依依不舍地松开小不点,说道,“妹夫,这么好得狗怎么就叫了那样得名字。”



        “姐夫,我起的。”沈锦开始和沈琦在一起说话,沈琦问她小不点的来历,然后就说起了互市的情况,正巧听见永乐候世子的话,就说道。



        “怎么起了这样的名字啊。”永乐候世子惋惜地说道,“应该起个威武的名字。”



        沈锦笑道,“夫君也觉得名字很好呢。”



        永乐候世子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很淡然的点头,在永乐候世子快要崩溃的神色中,说道,“夫人起的名字很好。”



        沈琦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妹妹养的,妹妹觉得好就是了,又不是夫君你养的狗,再说了你养的那几只猎犬名字也好不到哪里啊。”



        “叫什么?”沈锦好奇地问道。



        沈琦笑道,“一只叫威猛大将军,一只叫神勇大将军,一只叫狂傲大将军……”



        “哈哈哈好俗啊。”沈锦毫不客气地笑道。



        永乐候世子一脸郁闷说道,“哪里好笑了,一听就是威风凛凛的。”本想找小不点说说,谁知道就看见楚修明的手一离开,小不点就跑回了沈锦的脚边继续蹲坐着,伸着舌头呼哧呼哧的,尾巴还左右摇摆,和刚刚在他这边截然不同的样子,这下子永乐候世子更加惆怅了。



        沈琦见到丈夫的样子,心中格外舒爽,想到前段时间因为那个表妹受的委屈,眼睛眯了一下,说道,“妹妹,让他们两个男人去说话,我们也去说悄悄话吧,我还想试试让小不点暖脚的感觉呢。”



        永乐候世子说道,“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多留一会,和小不点相处相处。”



        小不点就听楚修明和沈锦的话,沈锦肯定是向着姐姐,而楚修明是个宠妻子的,所以虽然永乐候世子极力挽留,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沈琦和沈锦带着小不点离开了,然后他也被请到客房换衣服了。



        房中沈琦和沈锦已经都重新梳洗换了一身衣服,两个人坐在软椅上脱了袜子轻轻踩在小不点的身上,小不点正抱着一根骨头啃的高兴,尾巴摇摆个不停。



        沈琦感叹道,“没想到夫君还有这样的一面。”



        “姐夫很喜欢狗啊。”沈锦也感叹道。



        沈琦微微垂眸看着小不点,只觉得心中有些讽刺,还真是人不如狗,真不知道该说永乐候世子薄情好还是重情好,“他每隔段时间就要去庄子上住几日的,那庄子平日里也不许别人去,都是他心腹在打理,到是带我去过一趟,我本以为那里养着……谁知道只是养了一些狗。”



        “小不点很可爱。”沈锦看了沈琦一眼说道。



        小不点听见自己的名字,就叼着骨头扭头看向了沈锦,“嗷呜?”谁知道一叫,骨头就掉了下来,它赶紧低头去叼了起来,这才又看向了沈锦。



        沈锦说道,“吃吧。”



        小不点又趴了回去,两个爪子按着大腿骨继续啃了起来。



        沈琦点点头,说道,“是啊,喜欢狗总比喜欢别的好。”



        沈锦一脸迷茫看着沈琦,沈琦倒是笑了,说道,“果然是傻人有傻福。”



        “我可聪明了!”这句话沈锦听懂了,反驳道,“真的。”



        沈琦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沈锦好了,也就不再讨论这件事,“五妹妹的脸怕是真的不好了,回府以后就把自己关在屋中,沈静不知从哪里知道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告诉了许侧妃,她倒是哭闹着要出来,最终还是瑞王妃心善放了她出来,让她去见了沈蓉,看见沈蓉的脸,许侧妃哭了起来口口声声要王爷给女儿做主,又得知了沈梓小产的消息,整个人都崩溃了,抢了剪刀对着脖子,要死要活的。



        瑞王妃和陈侧妃都过去了,可是怎么也劝不下,最终无奈叫了瑞王来。



        “可是五妹妹不是二姐姐弄伤的吗?”沈锦皱了皱鼻子,白嫩的脚丫在小不点身上动了动说道,“这要父王怎么做主?”



        沈琦冷笑了一下说道,“让霜巧说给你听。”



        霜巧是沈琦的贴身丫环,从小跟在沈琦的身边,此时听了沈琦的话,才福了福身说道,“那日正巧夫人让奴婢给王妃送些东西,所以才得知了这些事情。”



        沈锦是认识霜巧的,笑道,“霜巧,原来你送我的那串珠络,我不小心弄坏了,安平她们怎么也修不好了。”



        “夫人若是喜欢,奴婢再给夫人做了就是。”霜巧闻言一笑,她长得很漂亮,又跟着沈琦一并识字学画,比一般的小户人家姑娘还要出彩。



        沈琦也是笑道,“我当多大的事呢,霜巧既然妹妹一直记着,你这段时间先停了手上的活计,多给妹妹打一些络子。”



        “是。”霜巧笑着应了下来。



        沈锦也毫不客气说道,“太好了。”



        沈琦其实很喜欢和沈锦在一块的感觉,好像什么事情在沈锦眼中都算不得大事。



        霜巧见没别的吩咐了,这才学了起来,她记性很好,许侧妃的话竟然背的一字不差,不过语气很平静,显得有些怪异。



        “王爷,大郡主是您的女儿,难道我的梓儿和蓉儿不是吗?”



        “世子爷好大的威风,如今王爷还在,世子爷就几巴掌生生把梓儿肚中的孩子打落,莫不是因为大郡主生不出,就不允许别人生了?”



        “蓉儿只是说了几句,就被大郡主派人打花了脸,若是王爷真的厌倦了我们母子几人,说了就是,我带着几个孩子直接吊死在屋中,也不会碍了人眼。”



        “永宁伯权势盖天,三郡主如今当了永宁伯夫人,可不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就连世子和大郡主都要巴结着,不就是说了几句吗?难不成姐妹之间还不能生个口角?好狠毒的心,我知三郡主一向恨我,我是个卑贱之人,可我的孩子不是,他们也是王爷的子嗣,是三郡主的亲人啊……陈侧妃,就当我求你了,是我以往得罪了你,让你女儿有什么怨有什么仇都对着我来!”



        沈锦听得目瞪口呆,“她们出事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母亲没事吧?”



        霜巧开口道,“夫人无需担心,陈侧妃丝毫无碍。”



        沈锦巴巴地看着霜巧,霜巧看着沈锦得样子,只觉得心中一软,和大郡主沈琦比起来,沈锦看起来又乖巧又可爱。



        陈侧妃面色大变,直接怒道,“许姐姐,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胡言乱语起来!”



        为母则强,平日里一向沉默寡言,就算是被欺负了克扣了也从不说什么,在众人眼中软弱可欺的女人第一次立了起来,“锦儿若不是王爷的女儿,怎么可能嫁给永宁伯,当初这门亲事是怎么落在锦儿身上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锦儿在边城是个什么处境,难不成你不知道?不,你知道,只不过现在锦儿过上了好日子,所以你们眼红,处处想给锦儿难堪,这些好日子是我女儿用命换来的!”



        “在王府中,锦儿处处让着二丫头这个姐姐,又要让着四丫头、五丫头这两个妹妹,就算如今嫁人成了永宁伯夫人,可有对府中的人丝毫不敬?边城苦寒,锦儿好不容易得了一点皮子,还要送回来分与几个姐妹,你们难道没有拿到?拿块肉喂狗,狗都知道摇摇尾巴,那么多东西给你们,却落不到丝毫好话。”陈侧妃强忍着泪水怒斥道。



        然后看向了一脸震惊地瑞王,直接跪在地上,伸出右手两指对着天说道,“王爷,我敢在此发誓,若是锦丫头心中若是对王爷丝毫不敬,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妹妹,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瑞王妃厉声说道,赶紧过去去拽陈侧妃。



        陈侧妃直接哭倒在瑞王妃身上,“王妃,你一向对我们母女两个多有照顾,若是没有王妃,怕是我与锦儿母女两人早被人蹉跎死了,锦儿就算嫁到边城,心心念念的都是瑞王府,都是她的父王和母妃,若是没有王府,没有王爷这个父亲支持和王妃的照顾,锦儿可如何在边城立足,如何在永宁伯府立足,如今许侧妃这般说锦儿,这是想在王爷心中下根刺啊,若是锦儿真与她父王起了间隙,那她要怎么办啊……世子是锦儿的哥哥,大郡主是锦儿的姐姐,锦儿只有敬着爱着亲着,如何会……”



        剩下的话像是再也说不出来,她并不像是许侧妃那样大声哭泣,而是满身的绝望。



        瑞王妃也红着眼睛,索性坐在地上抱着浑身发抖的陈侧妃,扭头看向瑞王,“王爷,我嫁与王爷二十多年,自问没有亏待过府中任何一人,因为许侧妃给王爷生了三女一子,更是宽待,几个子女我虽不能说是一视同仁,可是只要琦儿、轩儿有的,别的孩子一样都有,她们是同一个老师交出来的,教规矩的嬷嬷也同样是从宫中请出,可是如今……沈梓抓花了沈蓉的脸,又把自己弄的小产,怎么到了许侧妃口中,就是因为惹了锦丫头,然后被琦儿派人打花了脸,被轩儿打了流产!”



        “王爷,若是许侧妃的话被传了出去,让琦儿、轩儿、熙儿和锦丫头还如何做人!”瑞王妃厉声质问道。



        沈锦眼睛发红,低着头肉呼呼的脚趾头动了动,想到母亲的样子,她就格外心疼。



        沈琦握着沈锦的手说道,“接着听下去。”



        “恩。”沈锦有些怅然。



        霜巧接着说道。



        瑞王也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脸色一变直接指着许侧妃骂道,“你个贱妇,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打死。”



        “王爷……”许侧妃不敢相信地看着瑞王。



        此时许侧妃所出的儿子沈皓不知怎么从外面哭着跑了进来,“父王,母亲……”



        许侧妃一把扔掉了剪刀抱着沈皓大哭,“皓儿,王府没了我们娘俩的活路,这是要逼死我们啊……”



        沈皓正是天真可爱的年龄,平日里瑞王也很喜欢,见到沈皓面色虽然还很难看,但是也没再说什么打死许侧妃之类的话,只是质问道,“谁把三少爷放了出来!”



        陈侧妃咬了下牙,知道这次已经和许侧妃撕破脸皮,轻轻按了一下瑞王妃的手,就从瑞王妃怀里出来,“许侧妃,你好狠的算计,王爷,若是大少爷和二少爷被流言毁了,那王爷可不就剩下三少爷了!”



        瑞王听了心中一震,看向了和许侧妃母子情深的沈皓,脚步微微后退,怒吼道,“把皓儿给我带回去!再让他跑出来,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沈皓身边伺候的人脸色惨白赶紧上前,根本顾不得许侧妃,硬生生把沈皓从许侧妃怀里夺了出来,甚至忘记给瑞王行礼,抱着沈皓就往外跑去,许侧妃惨叫着要扑过去,谁知道被瑞王一脚踹在心口,“毒妇,原来你竟然抱着这般心思。”



        瑞王妃也是满脸震惊,整个人却冷静了下来,拉着陈侧妃站了起来,“许氏,我以往对你多有容忍,就算你不敬我这个王妃,看在你伺候王爷能让王爷开心的份上,我也没为难过你,可是你……王爷,我就轩儿和熙儿两个儿子,我绝不能让人害了他们!”



        “王妃,轩儿他们也是我的儿子。”瑞王心中对着瑞王妃更加愧疚,说道,“这次决不能再留着这个毒妇。”



        躲在一旁的沈静几乎吓破了胆,她没想到会闹成现在这样,她只是恨透了沈锦,正巧听见了沈蓉的丫环和另外一个婆子说话,这才买通了看守许侧妃的婆子,把偷听的事情告诉了她,明明是沈锦害的二姐姐小产,害的五妹妹毁容,可是现在怎么成了这样?



        刚刚也是沈静让丫环去带了弟弟来,此时咬了咬牙,直接转身朝着内室跑去,沈蓉就在里面,竟然到现在还不出面,父王一定是被蒙蔽了,只要沈蓉说出真相,那么母亲就不会有事了,有事的该是沈锦那个贱人。



        沈蓉见到闯进来的沈静,她下意识地捂着了脸上得伤,她至今不出面固然有丫环拦着的原因,更因为她的脸,她丝毫不愿意见人,“出去,出去!”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