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家的小娘子在线阅读 - 047

047

        



        第四十六章



        而沈锦此时正坐在马车里面,和楚修明争论关于外面吃食的问题,而在瑞王府的事情沈锦觉得已经解决完了,所以就不需要再去多想了,“那次真的是因为我回来后用了一碗冰才会闹肚子的。”



        楚修明挑眉看着沈锦,沈锦有些气弱地哼唧了两声说道,“不是外面得吃食不干净。”



        “恩。”楚修明倒了杯茶问道,“口渴不?”



        “渴了。”沈锦撒娇道。



        楚修明没有把茶杯递过去,而是端着喂了沈锦一些,等沈锦不喝了自己才把剩下的给喝完,沈锦抓着楚修明的手有些失落地说道,“今日都没见到母亲。”



        “无碍的。”楚修明开口道,“如今离得近了,随时都可以去。”



        沈锦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心中思索着今日沈梓、沈静和沈蓉三人,沈蓉倒是没什么,可是沈梓和沈静有些……和往常不一样,特别是沈静,她记得出嫁前沈静还不是这般,虽然在瑞王面前沈静也总端着一副才女的样子,可起码端得住,今天有些发挥失常了?过犹不及的感觉,还不如以往那种带着清高造作的感觉好,这般娇柔总有些违和感。



        而且沈静对她很有敌意,沈锦皱了皱眉头,原来倒是没有,莫非是嫉妒?嫉妒她嫁得好,而永宁伯也不像是传闻那般?可是真要算起来,怎么样永宁伯夫人都不可能是沈静啊,而沈梓?想到大姐有意无意透露的关于郑家大公子的事情,沈锦觉得真正该失落难受的是沈梓才是,不过谁让当初是她哭着闹着不嫁过去的。



        沈锦对沈梓可没有丝毫的内疚,她在边城吃苦受难九死一生才得了今日的幸福,和沈梓毫无关系,沈锦觉得日子都是自己过的,换成了沈梓,怕是刚到边城就要闹着回京或者直接“病逝”了吧。



        可是这都和沈静没有关系,沈锦也要承认,在男人心思方面瑞王妃看得透但是不屑去做,许侧妃抓的很准,否则光凭着外貌也没办法在瑞王府立足,当然了其中也有瑞王妃纵容的原因。



        许侧妃的三个女儿,沈梓样貌最是拔尖,就是在整个京城中都是排的上名的,所以脾气骄纵一些倒也无妨,衬着她那娇艳的容貌,反而让男人觉得艳若骄阳一般,而沈静和沈蓉却要差一些,所以许侧妃让沈静往清高出尘才情四溢的方向培养,而沈蓉是娇憨天真带着一种乖巧,当初若不是许侧妃做的太过,想要把沈琦压下去,惹怒了瑞王妃,使其插了一手,怕是还真让许侧妃成功了。



        沈静才情是有,不过也有些自视甚高,她以往是看不上沈锦的,甚至看不上陈侧妃,除了有时候帮着沈梓挤兑一下沈锦,倒是不屑为难她,谁知道今日却一改以往的性格,沈锦眼神往楚修明的脸上瞟了瞟,谁说红颜祸水了?就算不是红颜也是个祸水好不好,还不知道许侧妃知道后要怎么收场呢。



        楚修明自然注意到了妻子的视线,眼中带着询问,沈锦抓着楚修明的手指轻轻咬了几口说道,“我觉得过日子的话,人太多了也不好。”



        “恩?”沈锦这点力道对楚修明来说不疼不痒的,倒也没在意,不过心里倒是期待自家小娘子能说出什么来。



        沈锦钻到了楚修明的怀里,小声说道,“你看,我父王后院里那么多女人,可是真心对他好的有几个?”瑞王妃把自己就放在王妃的位置上,而不是瑞王妻子的,沈锦不知道瑞王妃刚嫁给瑞王的时候期待过着怎么样的日子,可是却觉得不会像是现在这样,瑞王妃有一种失望过后的明悟吧,就算是再聪明,她也是想要有个可以相互依靠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要独自支撑,“我觉得母妃过的很累。”



        楚修明索性把沈锦抱在怀里,让她坐在腿上,沈锦这点重量对楚修明来说跟没有差不多,“恩。”



        “我母亲……我觉得她不喜欢父王的。”沈锦小声说道,“我母亲可漂亮了。”



        “恩。”楚修明其实明白沈锦的意思,更知道沈锦想说什么,不过有些话他就是想听沈锦说出来,其实有些时候楚修明觉得看不透沈锦,好像不管什么样的日子都能过的开开心心的,有时候楚修明也会想,如果沈锦没有嫁给他会怎么样?嫁给一个比较简单的人,会不会更快乐一点。



        沈锦以为楚修明不信,就扭头把自己的脸凑过去,“我长得可像母亲了。”



        楚修明轻笑出声,“你这不是在说自己漂亮吗?”



        沈锦笑弯了眼睛,“恩。”



        楚修明眼神闪了闪,就算嫁给简单的人沈锦会更快乐又怎么样?她是他的妻子,也只能是他的妻子,“是啊,我也觉得我家娘子美貌出众,谁也比不上。”



        沈锦毫不羞涩地点点头,忽然想到自己要说的,抓着楚修明的手又咬了一口,“都怪你,我差点忘记自己想说什么。”



        “你说,我听着。”楚修明也不生气,反手握着沈锦的手,他的手正好能把沈锦的手包进去。



        “许侧妃的话,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心思。”沈锦开口道,“毕竟她有儿有女的。”



        “恩。”楚修明想到沈梓三人,哪里比自己的小娘子强了,瑞王的眼神真是不好,错把死鱼当珍珠,放着真正的宝贝不去管,不过也好,若是换成那个沈梓嫁过来?根本不能忍受。



        沈锦说道,“母亲其实并不喜欢王府的生活,母亲……不愿意给父王生孩子。”这事陈侧妃亲口说的,当初沈锦羡慕沈梓有妹妹,她们姐妹每日都在一起,就去问了母亲,母亲并没有隐瞒,只说这辈子有锦娘这一个孩子就足够了,“母亲说,给所爱的人生孩子是一种幸福,给丈夫生孩子是责任,而她一个妾室有一个孩子就是福气了。”



        楚修明应了一声,他觉得岳母是个通透的人,也正是这样的人才能养出沈锦这样知足常乐的性格吧。



        沈锦倒是不难过,语气也很平静,靠在楚修明的怀里,晃动着小脚,鞋子上绣的那对彩蝶像是要飞起来一样,“而剩下连名分都没有的,对父王又能有多少真心呢?”



        这话像是在问楚修明,更像是在问她自己。



        楚修明觉得沈锦的手有些凉,不进握的稍微紧了一些。



        沈锦低头看着两个人的手,说道,“所以并不是人多了,感情就多了,反而人越多感情越薄,所以夫君,家里就我们好不好?”



        说到最后像是难为情又像是有些不确定,声音带着小小的颤抖,明明是害怕的,却强撑着不愿意放弃认输。



        “好。”楚修明心中一软,再也不愿意逗沈锦,“就我们,绝不会再有别人。”



        沈锦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她没想到楚修明会这般轻易的答应她的话,不过她从楚修明怀里起来,然后面对面坐在楚修明的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额头贴着额头,“恩,我想给夫君生孩子。”



        楚修明眼底满是笑意,他家害羞的小娘子,就连表白都是这般的含蓄,“恩。”



        其实在瑞王府中刚用完饭,沈琦问沈锦,沈梓回去会不会抓心挠肺的时候,沈锦是知道沈琦的意思的,可是她装作什么都不懂,因为这事情牵扯到了楚修明,沈梓不愿嫁楚修明,最后选了郑嘉瞿的事情,在瑞王府中不算什么秘密,虽然最终吃亏的是沈梓,可到底关系了楚修明的颜面问题,所以沈锦不能懂。



        沈琦倒是没有什么恶心,不过是在永乐侯府过的有些压抑,所以回到家中,有父王、母亲和两个弟弟撑腰就肆意了一些,可是沈锦不行,瑞王府中真心为她考虑的只有陈侧妃,而陈侧妃却没什么地位说不上话。



        可是想到沈琦原来对她的好,微微垂眸小声说道,“我讨厌大姐夫。”



        “恩?”楚修明轻轻拍着沈锦的后背说道,“知道了。”



        沈锦觉得告完了状,到时候楚修明自然会帮着她出气也就不在意了。



        等到了永宁伯府,沈锦才从楚修明的身上下来,楚修明先下了马车,也不用马凳就直接伸手把沈锦抱了下来,牵着她的手往里面走去,沈锦心愿得到了满足,楚修明又答应帮大姐出气,此时就格外欢快,说道,“对了,父王怎么会叫你们去下场比试呢?”



        “呵。”楚修明轻笑出声,里面带着几许嘲讽的味道。



        “我觉得二姐夫不该那么傻,是不是你做了手脚?”沈锦听说了楚修明笑声里面的含义追问道。



        楚修明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不过一些自视甚高的人,若不是为了给自己娘子出口气,他也懒得费这些功夫,就算自家娘子笨了点,也容不得别人指手画脚的,瑞王是父亲又怎么样?照样不行。



        沈锦没得到回答也不在意,“他们怎么没受伤?”



        楚修明停下脚步看向了沈锦,说道,“那是你父亲和姐夫,自然不能受伤。”被看出来了总归不好,再说谁说收拾人一定要在表面看出来伤了,这不是给人留下把柄吗。



        沈锦眨了眨眼睛,满脸疑惑的样子,楚修明嘴角微微上扬,说道,“不许再问了。”



        “我总觉得,你欺负了他们,他们说不得还要记着你的好。”沈锦皱了皱鼻子,小声嘟囔道。



        楚修明倒是听见了,果然还是自家娘子聪明一些。



        赵嬷嬷已经在府中等着了,还给楚修明熬了醒酒汤,安平去收拾今日瑞王妃送的那些东西,该登记入库的登记入库,赵嬷嬷和安宁伺候着沈锦换了常服,“夫人在王府玩的可还开心?”



        “恩。”沈锦心情很好的坐在梳妆台前,让赵嬷嬷把她头饰都给去了,松松挽起仅用简单的绸带绑好,又自己褪下腕上的镯子,说道,“母妃专门让厨房准备了我喜欢的菜色,大姐姐又与我说了许多贴心话,”扭头对着赵嬷嬷笑了起来,“很开心,可惜没见到母亲,不过夫君说以后离得近了,随时都可以去的。”



        赵嬷嬷在沈锦口中,大约谁都是好人,就算受了欺负也感觉不到,所以看了安宁一眼,虽然她相信将军会护着夫人,可是有些地方将军是不在的,若不是因为不方便,她定是要跟着去的,免得夫人在将军和她都看不到的地方受了委屈。



        却不曾想沈锦忽然沉下了脸色说道,“可是四妹妹很讨厌。”她从来没有争过抢过什么,在王府中就算是她的东西,沈梓她们要了,她也会让出来,可是夫君不行,夫君都已经答应过这辈子只要她一个了,那么她也绝对不会把夫君让出去,那个人就算是她妹妹也不可以。



        “恩?”赵嬷嬷没想到还能从夫人口中听见讨厌谁,想来那个四妹妹是真的惹了沈锦,让沈锦不开心了,赵嬷嬷脸色都变了,眼神锐利地瞪了安宁一眼,说道,“可是她欺辱了夫人?”果然她不跟着就有人欺负夫人,简直太过分了。



        “不过没关系了。”沈锦很快就恢复了笑容,鞋子也换下来了,站起来觉得轻快了不少,“夫君说以后都不用见了,对了嬷嬷明日夫君和我要去大姐姐那,帮我给永乐候和她夫人备一份礼。”



        “是。”赵嬷嬷敛去眼中的神色,恭声说道。



        沈锦笑着往外走去问道,“嬷嬷给我备了点心?我觉得王府做的糕点不合胃口呢。”



        赵嬷嬷跟在沈锦身后往外走去,安宁把沈锦穿过的衣服收拾了交给了身边的小丫环,又把那些首饰收拾好,这才出了屋。



        “老奴算着时辰,想着将军与夫人也快回来了。”赵嬷嬷笑着说道,“此时正巧出锅。”



        沈锦点了点头,步子不由自主的快了一些,等到了厅里的时候,就见楚修明已经沐浴过换好了衣服,正在和府中的侍卫说话,见到沈锦过来,就对着侍卫点了点头,又吩咐了几句,让人下去了。



        赵嬷嬷亲自去厨房端了东西,安宁收拾好了东西重新出来伺候了,倒是沈锦看见了说道,“安宁,你和安平都去休息吧,也站了一天了。”在瑞王府中,安宁和安宁一直没离开沈锦左右,还都是站着的。



        安宁笑道,“夫人无碍的。”



        “那你和赵嬷嬷都坐下吧。”沈锦想了一下说道。



        安宁见将军没有开口,就福了福身帮着赵嬷嬷一起把果点茶水摆好后,才去搬了小圆墩,等赵嬷嬷坐下后,自己才坐下。



        赵嬷嬷吩咐厨房做的糕点都是按照沈锦的口味,里面糖只放少许,多用蜜来调味,有些糕点里面还加了牛乳和薄荷,格外的爽口,楚修明给沈锦倒了杯花茶,这才问道,“在王府没吃好?”



        “只是觉得家里的味道更好一些。”沈锦笑着说道。



        楚修明点点头,直接问道,“在后院的时候,可被为难了?”



        沈锦摇摇头,捧着花茶小口小口喝了起来,“你与赵嬷嬷就是喜欢操心,我才不会被欺负呢,再说瑞王府也是我娘家,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的。”



        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说道,“傻丫头,就怕你被欺负了也不知道。”



        “才不会。”沈锦反驳道,“有大姐姐护着我呢。”



        楚修明眼神一闪,怕是还是被欺负了,要不哪里来护着一说,不过见沈锦不想说,他也就不再多问,见她用了几块后,就把盘子挪到了一旁说道,“去和小不点玩吧。”



        “好。”沈锦也想到今天还没见小不点,就笑着起身说道,“我也想它了呢。”



        谁知道她还没出门,就见赵管家带着他的徒弟过来了,沈锦笑道,“赵管家,你找将军?”



        “不,在下是来找夫人的。”赵管家一脸严肃地说道。



        沈锦满眼疑惑看了看楚修明又看了看赵管家,重新坐回了位置上,“找我?”



        赵管家从徒弟那边拿了账本来,“莫非夫人忘记了府中还管着几个管事?”



        还真是忘记了,沈锦把事情处理完就抛之脑后了,“哦。”



        赵管家也没想过为难沈锦,就双手奉上了账本说道,“在下已经把所有账本重新验算了一遍,其中不符之处……”



        沈锦一边听着一边翻看赵管家整理出来的账本,还分心看了看楚修明,等赵管家停下来的时候就说道,“夫君,你先去忙吧,我这边估计还要弄上一会。”



        楚修明点头,说道,“我去书房。”



        沈锦应了下来,又继续根据赵管家说的对账,赵嬷嬷在一旁听着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安宁也不敢再坐,站在了沈锦的身后,安平已经把东西都登记好,此时过来见到这样的情况,也默不作声地站在了一旁。



        赵嬷嬷虽知道京城永宁伯府的人贪墨了不少银子,却没想到竟这么多,胆子也太大了一点。



        沈锦时不时的点头,等赵管家说完,赵嬷嬷就问道,“夫人有何打算?”



        “嬷嬷觉得呢?”沈锦问道。



        赵嬷嬷沉声说道,“让他们把银子和东西还回来,东西若是还不回来的话,就折现好了。”



        赵管家说完以后就站在一旁不再说话,赵嬷嬷心知这些管事里面定有探子细作,说道,“再派请了几位管事的子女到府中做客,通知家人,三日之内若是东西还上了即可领回家人。”



        “那没还上的呢?”沈锦问道。



        赵嬷嬷开口道,“抄家。”



        沈锦想了一下说道,“有点麻烦,府中就这么多人,人手也不够,直接把人和证据都送到官府。”



        赵嬷嬷愣了一下看向沈锦,沈锦倒是觉得自己主意不错,“每个管事贪墨了多少东西也告诉官府,让他们帮着追缴回来就好。”想到瑞王妃说的,想要人干活必须给人好处,“追回来多少,我取十分之一送与他们,当做辛苦费。”



        赵管事眼睛倒是亮了一下看了沈锦一眼,沈锦的办法简单直接,赵嬷嬷的办法虽然也妥帖,可是难免会让不知情的人觉得府中太过,而沈锦把事情都交出去,证据确凿不用丝毫力气就让官府的人帮着收拾了那些人。



        这些管事拿了钱和东西,还不知道花了多少用了多少又剩下多少,若真的不留情面想要让他们还上,怕是少不了变卖家产,这事情永宁伯府自然能做,可是外面的人又会怎么看?他们可不会觉得这些人贪墨了永宁伯府的东西,让他们交出来是理所应当,只会觉得永宁伯府仗势欺人,人都是更同情弱者的,这个恶人永宁伯府自然不愿意,可是不做留着他们又觉得厌恶。



        而沈锦把事情交给了官府,怎么追缴就是官府的事情,也不用怕官府不出力,钱财使人心动,这话可是摆在明处,就算是当官的不心动,那些小吏士兵能不心动吗?自然会卖力的帮着收缴,毕竟交上来的越多,大伙分的也就越多,还不怕这些人偷偷藏起来,因为损害的是所有人的利益,自然会有同僚等人看着。



        “夫人好手段。”赵管事真心的赞叹道。



        沈锦有些疑惑地看了赵管家一眼,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赞美点头说道,“看来赵管家也是认同的,那就这样办吧。”



        “是。”赵管家说道。



        赵嬷嬷也想到了这些,心中叹息她当初在……伺候的久了,有些事情确实不如沈锦想的这般直截了当的好,毕竟当初步步危机,说一句话都要仔细思量,要达到什么目的也要迂回着来。



        赵管事问道,“夫人能否告知在下,为何会想到送官府?”



        沈锦很莫名其妙地看着赵管事说道,“首先,府中人手不够,按照赵嬷嬷的方法,最少还要分出去七八个人,若是再少了这么多人伺候,会影响府中的正常生活的,其次,母妃说过不好办的事情自当交给官府去做,我身为郡主,官府也当照顾的。”



        赵管事仔细看了半天,竟然发现沈锦是认真的,她是真的这么想!赵管事只觉得心中很难以接受,他想了这么多的理由,只要沈锦能说出任何一条,赵管事也觉得可以接受,沈锦却只是因为身边伺候的人不够,和她是郡主可以仗势欺人所以觉得把事情交给官府去做?



        不知为何赵管事只想到了一句话,这莫非就是天公疼傻子?



        喜欢将军家的小娘子请大家收藏:()将军家的小娘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