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爹超凶猛在线阅读 - 第1650章:这么就没有让她长记性呢

第1650章:这么就没有让她长记性呢

        蓝欣喝了一些水之后,舒适的眯起眼眸,想继续睡,陆浩成也没有出声,只是帮她掖了掖被子盖住她的肩膀,尽量让她不要受冷。

        在把她的手放到被子里的时候,看到她手背上的擦伤,他眸色怔了怔,破皮了,经过处理,也流着淡淡的黄水,他自己也受过这样的伤,这种伤,就是风吹到都会有刺痛感。

        他动作轻柔的拿过柜子上的消毒棉签,帮她把上面的黄水轻轻擦干净。

        他的动作很轻,可是蓝欣还是疼得缩了缩手。

        他幽幽的看了一眼闭着眼睛的蓝欣,每次这么疼,怎么就没有让她长记性呢。

        他出去的时候,去外边吹了许久的冷风。

        他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她那么渴望家的一个人,好不容易得到了家人和幸福,就在也舍不得舍弃。

        她一直为了有一个家而努力,有家之后,她爱这个大家庭,爱妈妈,爱易爸,爱孩子们,也爱他。

        她爱着所有她爱的人,却忘记了爱自己。

        从小过得那么辛苦的她,就为了一个家,一个人默默承受,默默努力,从不抱怨上天的不公,只是觉得自己不够努力,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傻瓜,多爱自己一点,求你了。”

        陆浩成在心底对着蓝欣说。

        可是她那种倔强的性子,又怎么会呢?

        所以,他要更爱她一些。

        蓝欣许是真的还困,病房里的温度刚刚合适,她睡意依然浓。

        一直到了晚上八点多,她才再次睁开眼睛。

        一醒来,就是饿。

        蓝欣一看还在病房里,偏头,看到陆浩成依然静静的坐在病床边,脸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在想什么。

        “醒了。”

        陆浩成声音沙哑低沉。

        他穿着黑色衬衫,领口处的两颗纽扣没有扣,性感从他的喉结处倾泻而下,一眼看过去,就那么猝不及防的砸在胸口。

        黑色穿在他的身上,他越发的沉冷孤傲,那生人勿近的气息诠释极致。

        蓝欣心疼落了满眼,静静的与他对视了一会,微微眨了眨美眸。

        “饿吗?”

        陆浩成又问。

        蓝欣乖巧的眨了眨美眸。

        陆浩成拿过一旁的保温桶,“我让人给你准备了小米粥,你先吃点。”

        “想吃辣。”

        蓝欣眼巴巴的看着他,特想吃火锅。

        “不行,你擦伤很多,不能吃刺激食物。”

        陆浩成严肃拒绝。

        走到床尾,将病床摇起来,蓝欣慢慢坐了起来,陆浩成划过饭桌,倒出小米粥让她吃。

        小米粥的清香让蓝欣也顾不上和陆浩成抗议自己想吃辣的食物,她知道抗议无效。

        看她默默的喝完粥,陆浩成就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去。

        “刚刚安可来看过你,看着你伤的不重,又回去了。”

        “哦!”

        蓝欣轻应了一声,她睡的挺沉的,安可来了她都不知道。

        “对了,卿凝怎么样了?”

        蓝欣之前想问,可又困的睡过去了。

        “不严重,锦程会照顾好她,你不要担心,我们先回去休息。”

        陆浩成转身提着她的鞋子走到床边。

        蓝欣掀开被子,双脚一出来,陆浩成就拿过鞋子帮她穿上。

        蓝欣不放心卿凝,去了卿凝的病房看卿凝。

        夫妻二人刚刚到门口,就听到卿凝的声音。

        “权锦程,给我剥个橘子。”

        “哦!”

        权锦程倒也听话,立刻起来拿起一个橘子剥了皮递给卿凝。

        卿凝一口吃了一半,含糊不清又开口:“再给我倒一杯水。”

        “好!”

        “再给我削一个苹果。”

        “好!”

        “再给我洗一串葡萄。”

        “女孩子吃那么多会发胖的,尤其是晚上。”

        权锦程终于忍不住反驳了。

        卿凝慢悠悠的咬了一口苹果,瞥了一眼权锦程:“我又不嫁给你,你担心我长胖干什么?”

        权锦程:“……”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暧昧呢?

        他看着卿凝低着头,脸上好似多了两抹红云,她会害羞?

        “嘿嘿,卿凝,我怎么觉得你想嫁给我呢?”

        卿凝苹果核想都没想就朝着他欠扁的俊脸上砸过来。

        “谁……谁想嫁给你了,你这么自以为是,难怪到现在还找不到老婆。”

        蓝欣看着里边打闹的两人,拉着陆浩成默默的离开,人家正是培养感情的时候,气氛渲染得刚刚好,她可不好意思进去破坏。

        上了车,初春依然冷,风轻轻的卷来,让人脸上有着轻轻的刺痛。

        陆浩成开了暖气,帮她系好安全带,才开车回家。

        一路上,蓝欣又昏昏欲睡,气温不冷不热的时候,她睡眠极好。

        特别是下雨天,她睡眠出奇的好。

        陆浩成车开的很稳,到了家,她都没有醒。

        直到陆浩成把她抱出车,冷空气袭来,她才缓缓睁开眼睛。

        陆浩成见她醒了,有些恼这冷冷的夜晚。

        “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蓝欣睡意朦胧,声音缱绻。

        陆浩成黑眸闪了闪,脚步加快:“心疼我?”

        蓝欣明亮的眼眸轻轻眨了眨,又轻轻颔首。

        “我不心疼你,谁心疼你。”

        蓝欣低着头怼了一句。

        陆浩成微微扬了一下唇角。

        开门后,抱着她直接去房间。

        蓝欣也不想多聊,毕竟身上的擦伤让她全身不舒服。

        陆浩成知道她累,也没有说什么?

        “累了就先睡,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再说。”

        “嗯!”

        蓝欣乖巧的点了点头。

        陆浩成看着她睡熟之后,才起身走出房间。

        他拿出手机‘给欧景尧打了一个电话。

        “在哪?”

        欧景尧:“公司仓库,你要过来吗?

        结果已经出来,收钱受人指使。”

        “谁?”

        陆浩成语气非常冷。

        “他自己也不知道,家有生病老母,在医院需要钱,看到有人给钱,一狠心之下,就做了这事情,你不来,人我就交给警察了。”

        “嗯!”

        陆浩成点了点,挂了电话。

        那边的欧景尧有一瞬间的沉默,通常遇到这种事情,他都喊打喊杀的,态度非常强硬,今天却这么容易妥协。

        “蓝蓝没事了?”

        他多了一句嘴,蓝欣没事,他才会这般风轻云淡。

        “都是一些皮外伤,既然幕后主使没有出来,就把人送到局子里去。”

        陆浩成说完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