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53章 林奕的计划

第53章 林奕的计划

        早饭时间。

        林奕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电视新闻。

        “观众朋友们早上好,欢迎收看明城卫视财经频道。继昨日大跌之后,意通集团的股票再次大跌。收盘指数……”

        ……

        “我们现在连线前方记者,看看最新的有关意通集团重大走私案的进展……”

        ……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现在的位置是金水湾,请看我的身后,随着我们的镜头,大家可以看到意通集团处于半封闭状态,有消息称意通集团的领导层矛盾日益加深,甚至出现大打出手的情况……”

        ……

        在林家推波助澜之下,明城电视台大肆报道意通集团的负面新闻,导致意通集团的股票崩盘。

        从风光无限的上市企业到面临破产,只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堂堂四大家族之一的赵家,在短短几天内就成了股民口中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崩的太快,如山崩海啸一般让人猝不及防。集团的股东和散户股民全部套死。

        新闻播出不久,就有股民跳楼了,警方已经立案调查,甚至表示要彻查一切有关意通集团走私犯罪案件。

        “老戴,办的不错。赏!”

        “老奴谢少爷赏。”

        “不是赏你的。”林奕拿起纸巾擦了一下嘴,道:“他们团队一共多少人?”

        “应该……有十来个人吧。”

        “嗯,你看着赏他们一点什么吧。”

        “是,老奴记下了。”

        林奕伸了个懒腰,笑眯眯地说道:“赵家完蛋了,下一个是钱家。我听说前几年,金山煤矿有几个井出现坍塌,埋了很多人,这件事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金山集团对外说是谣言。不过,老奴认识一个人,曾听他谈起过这件事起源。不只是安全事故这么简单,好像还有一些别的原因,可以肯定的是钱家有人参与了。被埋的矿工有一半是洪湖县铁桥镇的百姓。听说钱家私下补了很多钱,才把这件事盖住。”

        “金山集团有没有跟遇难者家属签署协议?”

        “这个……老奴不知。”

        “去打听一下,如果没签署协议,我们出钱出力,让遇难者家属上访。”

        “好,老奴这就去办。”

        “等一下。”林奕起身走向书房,办公桌上堆满了有关明城四大家族的黑材料。他现在的工作是从这些黑材料中找到有用的,然后制定计划。

        她从抽屉里取出一黑一白两个信封交给老戴,叮嘱道:“白色信封交给孙良,黑色信封交给李旭。长点心,可别搞混了。”

        “是,老奴记在心里了。”

        ……

        赵家书房。

        “爸,查出来了,是……”

        “是什么啊?”

        赵程乾跌跌撞撞的冲进书房,一句话尚未说完,先来一个大喘气,急得他爹直跺脚。

        “林家,是林家干的。”

        “是他,原来是他。好啊,他这是要把我们赵家赶尽杀绝啊!”

        “爸,当初对付林家,我就不同意。现在好了吧,林家这是找咱们秋后算账呢。”

        “当初……”提及此事,气得赵昆鹏恨不得挖了秦锋的祖坟,尤不解气的问候了秦家的祖宗八辈,道:“当时秦锋来势汹汹,莫说我赵家不敢得罪,其他三家还不是一样。谁承想,这个秦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连一个废物败家子都对付不了,狗屁的士族子弟,我呸!”

        “现在说这些顶什么用?林家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程乾,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听听你的想法,你有什么就说什么,说错了也不要紧。”

        “找其他三家求救,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他们应该懂。我们赵家倒台了对他们没有好处。”

        “对,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当初对付林家可不止我赵家一家。如果现在不团结,等林家把我们四大家族各个击破,到那时,谁都别想活。”

        “是这个道理,爸,您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把利害关系告诉他们。唯有四家同气连枝才有一线生机,否则……勿谓言之不预也!”

        “不必再说了,其他三家不是傻子。”

        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赵昆鹏岂敢犹豫,立刻拿出手机与钱、孙、李三家联系。

        奇怪的是,赵昆鹏把嘴皮子都说破了,响应号召的只有钱家。至于孙、李二家却有敷衍拒绝之意。

        “奇怪啊,我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他们怎么……”赵昆鹏烦躁不堪,一边气喘吁吁的说着,一边解开衬衣的领扣。

        “爸,到现在您还没看明白么?孙良和李旭被林家拿住了。”赵程乾不愧是家族的接班人,不但有极高的智商,还有应对突发事件的沉着冷静。

        “有可能,非常有可能,以我对他们二人的了解,不应该如此冷漠。事关家族兴亡,他们不可能不明白。程乾,你说得对,他们一定有什么把柄落在林家手上了。”赵昆鹏越想越觉得儿子分析的有道理。

        “爸,现在的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我建议,召集所有人开会。”

        “现在?是不是太早了。”

        “迟早的事儿,赶早不赶晚。”赵程乾揉着胀痛的太阳穴,眉头紧锁道:“爸,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了。”

        “回老家乡下?他们也得愿意啊,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咱们家这些亲戚,这么多年,你还看不清楚他们的嘴脸么?只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

        赵程乾闻言,不禁想到了什么,咧嘴一笑道:“按太爷爷的话说,都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

        “哈哈,当年你太爷爷是被这些亲戚伤透了心。不过又能怎样,毕竟是一家人。有些话说说就好了,不能当真的。”

        “那就跟他们说清楚,赵家破产了,愿意留的就留下,不愿留的滚蛋。”赵程乾已经没耐心哄亲戚们玩了,是时候分家了。

        “好吧,这话我来说。”赵昆鹏走向书桌,取出一个紫檀木匣,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

        “这里面是我在国外购置的地产和一些存款,总价值五千万欧元,你省着点用。”赵昆鹏把木匣和钥匙交给儿子,语重心长地嘱咐道:“不要再回来了,今晚就走吧。”

        “爸。我……”

        “什么都不要说了,你看的很明白,我赵家迈不过这一道坎了。”

        “那您?”

        “我走不了啊,我赵家在明城立足这么多年,要说一件坏事都没干过,说来你也不信。况且我活着,对他们始终是个威胁,他们不会放我走的。”

        赵程乾抱着父亲,眼中溢满泪水,却咬牙死撑着,不让泪水落下。因为他知道以后有他哭的时候。但是现在不能哭,因为父亲需要他坚强的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