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35章 私奔

第35章 私奔

        “倾城姐,我去吧。我不信他敢打我!”

        “那……好吧,你去吧。”

        顾倾城有些为难,但一想到南宫筱筱的身份,便欣然同意了。

        “我们也去,我不信他敢打我们所有人!”

        “嗯嗯。走,我们去打大坏蛋。”

        娘子军出征,引爆全场。

        “咿,是南宫筱筱,还有李家、姜家、云家的千金大小姐,啧啧,这是要干嘛啊?”

        “这还用问,士族来向团结,同气连枝,顾倾城被人逼到不敢露面,她们不出面谁出面?”

        “有道理,但话说回来,有必要搞这么隆重吗?组团刷boos啊!”

        “……”

        “我要跟你比诗词!”南宫筱筱年龄不足二十,但气势不弱任何人,撂下这句话,也不管林奕是否同意,径直走到林奕身边,轻声嘀咕道:“我爸是……”。

        “没骗我?”

        “你问他们。”

        南宫筱筱指向台下,脸蛋一红,带有三分羞涩,七分娇蛮。

        “我信,还有一个问题,刚才听你说要跟我比诗词,我要是不小心赢了你,你爹会不会枪毙我?”

        “当然不……姓林的,你别不知好歹。”南宫筱筱双手掐腰,气鼓鼓道:“你输给我不算丢人。”

        “这是我跟我未婚妻之间的私事,你就别参合了,去台下为顾倾城加油助威就好了。等我把所有反派都踩在脚下,我再送你一首诗,让你名扬天下。”

        “冥顽不灵,实话告诉你吧,倾城姐姐不想跟你一般见识,有心为你保全面子,让你知难而退……”

        “顾倾城这么不要脸吗?你问她敢吗?”

        “我不管,我出题,你听着,以……”南宫筱筱正说着,忽然一怔,脸上惊现大喜之色,叫道:“是萧若璃姐姐,你也在啊。”

        “啊,是我。”

        “太好了,有萧若璃姐姐在我们就输不了了。”南宫筱筱转身跑向同伴,兴奋的向大家介绍萧若璃写过的诗句,如何凄美动人。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啊,原来是她,太好了,我们赢定了。”

        萧若璃懵了,不知该如何解释。

        如果现在告诉她们真相,那些残诗出自林奕之手,血淋淋的现实会让大家反目成仇的。

        所以她说不出口,直到现在她都不认为林奕会作诗。这是她的主观臆断,但事实又太残酷,不能顺她的心意。

        大屏幕前。

        顾倾城双手捂脸,忍不住长吁短叹。

        “走吧,我们一起去拜见林大才子。”

        呼啦一声,留在院落的人集体起身,跟着顾倾城走出院落,去拜见大杀四方的林大才子。

        礼台上,最尴尬的人当属萧若璃。而最兴奋的人当属南宫筱筱,为了替萧若璃造势,她当众念了那些残诗,效果出奇的好,引来一阵阵叫好声。

        “萧大侠,我需要一个解释。”林奕语气幽幽。

        “我……我偏不。”萧若璃一如既往的倔强。

        “笔墨纸砚伺候!”

        林奕一声大喊,镇住了所有人,又道:“南宫筱筱,我送一首词。”

        “哼!我不要。我有萧若璃姐姐的诗词,我才不要你的。”南宫筱筱成了萧若璃的铁粉,正说着,同伴在她耳边出谋划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对对对,我们赢定了。”南宫筱筱兴奋莫名,又催促顾家管事,快去拿笔墨纸砚。

        管事拿来笔墨纸砚的同时,生日宴会的主人顾倾城也来了。

        “筱筱,不许胡闹。”

        “我没有胡闹,我一定能赢他,替倾城姐姐出口恶气。”南宫筱筱站在书案前,执笔写道:“人生若只如初见……”

        顾倾城看了之后,忍不住笑了笑,心道:如果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补齐下半阙,虽不能成为佳话,至少让宾客觉得不虚此行。

        “木兰辞,看得懂吗?我写了上半阙,你来续写下半阙,要求不高,写出来就算你赢。”

        林奕走进一瞧,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书案对面的顾倾城,问道:“你的主意?”

        顾倾城摇头。

        “不管你信不信,我这次来京都,没有别的目的,只有一个,退婚。”林奕拿起毛笔沾墨,又道:“我写出下半阙,从此以后,你我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

        “你……”南宫筱筱正要说话,顾倾城一把将其拉住,拥在怀中。聚精会神看着林奕挥毫,情难自禁时,忍不住念出声来。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写罢,林奕扔下毛笔,又对像丢了魂似的萧若璃喊道:“回家。”

        “你个骗子,你今天不解释清楚,我不跟你回家!”

        “解释什么呀?”

        “你明明说古书上只有上半阙,那这……你怎么解释?”

        “可能……也许……我记错了。”

        “姓林的,你死定了。”

        众人见他们二人争吵,不禁恍然大悟,猜到了最近流传最广,名气最大的木兰辞,竟然出自林奕之人。

        “不许走,你刚才说要送我一首词的。”南宫筱筱听从了顾倾城的意见,扑向林奕,抱住就不肯撒手。

        “放手。”

        “不放。”

        “你不放我怎么写给你。”

        “那,那好吧。不许跑哦!外面有我家的警卫员,你跑不过他们的。”

        林奕摇头苦笑,执笔沾墨,他一边写,顾倾城一边念。

        “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

        “是填词,蝶恋花词牌。可惜,又是半阙。”顾倾城一边念,还要扮演讲解员为大家解读。

        “最,最,最……”

        “最,最什么呀?倾城姐,快念呀!”

        “会长,快念,这首蝶恋花词听着很有意思。”

        顾倾城却怎么都念不出声了,美眸中闪现泪光。

        南宫筱筱挤到书案前,脆生生念道:“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顿时,满场鸦雀无声,就是不通文墨的人也能听出好来。

        南宫筱筱自己也呆在那儿,一动不动。

        “好一个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台下人群里一阵骚乱,有几位老者慢吞吞的走向礼台,吃瓜群众纷纷让道。

        来到礼台之上,他们当着林奕的面深鞠一躬,道:“真不朽之名句也,姑爷的聘礼独树一帜,以诗词为礼,真名士也。”

        “金银之物太俗,唯有这首《蝶恋花》……”

        “停停停,什么跟什么呀?”林奕一见这几个老头子有混淆视听,挖坑害人的意思。顿时就急眼了,他指着顾倾城道:“喂,我说你别装傻,刚才咱们可是说好了,我写出下半阙木兰辞,你我从此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的。你莫非忘了不成?”

        说完,林奕用实际行动打脸顾家,撇下原配,与小三私奔。

        “大家不要误会,那个小三是我家姑爷的表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