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25章 抄袭名作

第25章 抄袭名作

        “少爷啊,老奴暂时伺候不了少爷了,呜呜,老奴命苦啊。”

        “别别别,先松手,松开松开,大老爷们的哭什么哭?管家的位置我给你留着,你安心养病,早日康复,本少爷离不开你。还有那件事,等你出院了咱们再好好的合计合计。”

        林奕看着老戴被抬上救护车,一转身,朝着萧若璃走去。

        “老戴住院了,他是被你打伤的,所以从今天起你来顶他的缺。干的好本少爷有赏,干砸了……接着干。”

        本想说干砸了本少爷罚你暖床,话到嘴边,属实不敢说出口。今日见了老戴的惨状,林奕颇感庆幸。以前被萧大侠舒经松骨,正应了老戴那句话,我师侄下手知道轻重。现在嘛,不敢再有怨言了。

        “少爷,大小姐有请。”

        “好嘞!”

        林奕刚走了几步,一回头,对萧若璃吼道:“跟上啊,你现在是管家,你的工作就是跟着我,随时听差。”

        “姓林的,你吼谁呢?”萧若璃眉头微微一蹙,紧接着,又舒展开来。

        “哼!”

        林奕鼻孔朝天的样子像极了萧若璃,小声嘀咕道:“跟谁不会哼似的。”

        林氏庄园里有一处花园,名为《篱笆小筑》。

        六角亭中,林雪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批阅文件。

        林奕见状,悄悄的走到姐姐身后,以祖传的推拿技法为姐姐消除疲惫。

        “老弟,明天一早,八点钟的飞机,到了顾家,你要小心一个人。”

        “谁?”

        “顾倾城。”

        “听着耳熟,何许人也?”

        “你的未婚妻。”

        “嚯!敢以倾城为名,想必长相不会太差。姐,万一我中了顾家的美人计,您到时候可别怪我。”

        “嘻嘻,姐姐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怪你呢。顾倾城可不是一般人,你到了顾家就知道了。”林雪说着,稍作沉吟道:“下月初三是顾倾城的生日,我替你准备了一些礼物,你明天走的时候记得带上。”

        “下月初三,还有……”林奕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道:“五天。姐,你是故意的吧,早不让我去晚不让我去,非让我在她快过生日的时候去?再说了,她能得姐姐如此之高的评价,可想而知,这个顾倾城绝不是什么善茬。”

        林雪一阵头疼,有气无力道:“老弟啊,那可是你的未婚妻,注意措辞,莫让外人看了咱家的笑话。”

        “敢?秦锋才死了几天啊,坟头草还没长出来呢,我看谁敢跟我叫板。”

        “来,你给我坐下,听我说……”

        林雪愈发觉得老弟的思路异于常人,沟通起来越来越费劲。

        听完姐姐的长篇累牍,林奕总算明白了姐姐说的不是一般人,原来是指顾倾城是个能吟诗作赋的大才女,而且在文化圈声名远播,毫不夸张的说,她是现如今文化圈里扛旗的大人物,是无数人的偶像女神。其地位绝不是歌后、影后所能比的。而且她经常出席官府举办的重大活动,再加上她的士族身份,她所交往的人都非富即贵。

        才学自不必多说,相貌,人如其名,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林奕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话未出口,先吞咽了一口唾液,略显紧张地说道:“姐,您放心,不就是吟诗作赋嘛,好坏不论,我也能吟。”

        “淫荡!”

        耳边听着林奕大言不惭的屁话,萧若璃忍不住吐槽道。

        “咿!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我吟……吟诗怎么了。你思想太污,走走走,我不想理你。”林奕态度不算强硬,有点儿外强中干,像是被人猜中了心思,显得底气不足。

        “哼,哪来的野丫头敢瞧不起我弟弟。”林雪对弟弟的盲目自信已经到了蛮不讲理的地步。

        “老弟,作一首诗让她开开眼。”

        林奕见状,长吁短叹,躲不过穿越者抄袭前世名作的命运。但是,以他的才学,如果抄袭一首惊世名作,极有可能被情绪激动的姐姐亲手勒死。

        “怎么?还要学古人七步成诗吗?”萧若璃冷眼一瞥,不屑道。

        林奕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哼,算你过关。”萧若璃淡淡地说道。

        “啪啪啪……”

        姐姐疯狂鼓掌,很是捧场。

        “老弟,你真是太棒了。古人要走七步才成诗,姐姐刚才替你数了下,你才走了五步,比古人厉害多了。”

        “捧得越高摔的越狠,你们姐弟可真是……一家人。”

        闻听此言,林雪怒目而视,很想把萧若璃赶走,这个人实在太讨厌了。

        林奕忍了半天没忍住,反唇相讥道:“萧大侠,你一个练武的粗人,也懂诗词?可真能附庸风雅。”

        “你……”

        “说到你的痛处了。莫急莫急,还有更难听的。”

        林奕负手踱步,酝酿了半响,才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你说谁呢?”萧若璃一听,顿时怒了。正要出手教训林奕,忽闻一声冷哼,如惊雷般在耳边炸响。

        “在我姐面前还想动手逞凶?看来你家大人真是把你惯坏了,一天到晚没大没小的。本少爷今天就教你点规矩,让知道你什么是尊卑。”林奕狐假虎威的样子,差点把萧若璃气吐血。

        “姐,还记得我失忆那天吗?”

        “记得是记得……”林雪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林奕的手腕,急切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是不是有人害你?快告诉我他是谁”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那天姐姐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误以为自己是天上的神仙。”

        “神仙?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神仙?”

        “因为我看到了貌似天仙的姐姐。”

        “讨厌!”

        “姐姐身形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林奕不急不慢的背诵洛神赋,现场的两位听众已经呆若木鸡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林雪和萧若璃虽是练武之人,但文学修养比林奕高多了。这些长短句从林奕口中念出,真是惊雷滚滚,她们已被震惊到体无完肤。

        “千年文华毁于一旦!”

        萧若璃拔出长剑,林雪勒住他脖子,如果今天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欲将其就地解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