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12章 慢慢玩死他

第12章 慢慢玩死他

        黄昏时分,何家大院。

        “他怎么把手机扔了?是气糊涂了?还是故意而为。天天,我必须检讨,直到今天我才看清楚他的真实面目,他以往的种种作为,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他骗过了所有人。我们都被他愚弄了,可恶,该死!”

        何天乐双拳紧握,极力克制情绪,不让自己在妹妹面前失态。但是一想起自己对林奕的评价,什么蝼蚁废物之言,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显得气急败坏。

        “不是所有人,我早就告诉过你,他是个聪明人,只比我笨一点点。可是你们不信呀,怪我咯?”何天天正在翻看手机,嘟着小嘴道:“他竟然不存我的电话?岂有此理。”

        “天天,他把电话扔了,我们现在联系不到他,下一步该怎么做?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这小子太可恶!”何天乐咬牙切齿道。

        “哥哥,做事要多动脑子啊,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来问我。”何天天正在气头上,使起了小性子。

        “这个嘛……”何天乐挠了下头,尴尬一笑道:“要我说,不如直接打上门去,狠狠的揍他一顿。”

        “怎么揍?他会跟你公平一战吗?你已是后天之境,叫他一个普通人怎么跟你打?别忘了他还有一个实力强大的姐姐。”

        “这个……”何天乐语噎。

        “发传单、贴告示、登报哪一样都能气死他。姓林的,咱们慢慢玩,哼!”

        “我来办。”

        何天乐见妹妹依旧爱的深沉,但作为过来人,他很想对妹妹说一句,强扭的瓜不甜。可是他不敢,因妹妹比他懂得多。

        何天天放下手机,走向阳台,眼前是一盆盛开的水仙花,折下一枝小白花,放在鼻前轻嗅。

        “佛语有云,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离别、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何天天说到这里,持花的手忽然一握,语气骤冷,变得怨气十足道:“最苦的是这求而不得。”

        ……

        “阿嚏!”

        林奕打了个喷嚏,捂着鼻子叫道:“快关火,辣椒又胡了。”

        “少爷,这都第八锅了。”

        “特么,炸个辣椒油有这么难吗?”林奕服气了,为了吃口香辣黄瓜,差点把厨房烧了。

        “少爷,您是干大事的,锅碗瓢盆哪是您干的。”

        “治大国如烹小鲜,知否?”

        “啊,这话听着新鲜,少爷学问之深,天下无人能及。老奴对少爷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

        “老戴,抽空看看书,累不死你。”

        林奕扔下锅铲,气呼呼的走了。

        “怀了,拍到马蹄子上了?”老戴喟然感慨道:“世道变了,管家界越来越难混,我真是太难了!”

        回到客厅,林奕往沙发上一躺,打了个响指,贴身侍女迎面而来。

        大丽揉肩捶腿,二丽喂水果。

        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这里是明城卫视晚间新闻……”

        “什么情况?声音开大点!”

        林奕推开二丽凑过来的小脸,瞪大眼睛指着电视机,惊得说不出话来。

        “事件的主角名叫林奕,大家或许对林奕不甚了解,如果说出他姐姐的名字,想必大家一定听说过,林氏集团总裁林雪。这是我在停车场捡到的传单,我给大家展示一下。这是何等狂妄,欺我明城无人否?”

        主持人具有煽动性的言论让林奕警醒,这不是恶作剧,这是有备而来的,标目明确,手段高明,能让电视台不给林家面子也要播报这条新闻。由此可见,幕后主使势力强大。

        “老戴,快过来。”

        直到晚间新闻放完,林奕才回过神来。

        “少爷,您怎么了?”

        老戴来了有一会儿了,见少爷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便不敢惊扰,站一旁候着。

        “姓秦的出手了。”林奕想了半天,嫌疑最大的人除了秦锋,再也找不到第二人了。

        “这么快?”

        管家老戴并未收到消息,狐疑道:“少爷,传单的事情我已经听下面的人汇报了。是不是秦家干的,现在还不能确定,不管如何,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秦家要在明城对付林家,那也不是说动就动的。倘若没当地的势力帮忙,秦家成不了气候,更不可能在明城一手遮天。

        林奕沉默不言。

        “少爷,三天,老奴立下军令状,三天之内一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如若不然,老奴提头来见。”

        “查什么查?查出来又能怎样?”林奕扭头看向老戴,眼睛一眯,眼底深处涌动着狠辣情绪,道:“是不是秦家干的有什么关系?我们说是就是,况且他来者不善,与其等他们打上门来,不如先下手为强,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个嘛……”老戴揪着下巴上的胡子,沉吟半响,道:“可以是可以,但问题是他有士族身份,我们拿他没办法啊。老奴的意思是先除掉他身边的爪牙,他若知难而退,还则罢了,如若不然,大小姐会出面的。”

        “传单上面不是写要跟我打擂台吗?我接了。”

        “啊,少爷,此事不可意气用事。”

        “我又没说现在跟他比,先稳住他,把屎盆子扣在他头上,再慢慢玩死他。”

        “少爷英明。”

        “几分真?”

        “发自肺腑。”

        话一出口,老戴又怕林奕不信,抄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刀尖冲着胸口,信誓旦旦道:“少爷若不信,老奴愿剖心为证!”

        “卧槽。老戴你玩真的?听说过剖腹的,没见过剖心的。你非要这样搞,我都不好意思拒绝。念你一片忠心,我……”

        “少爷,时候不早了,老奴明天还得早起伺候少爷,告辞!”

        余音未散,老戴拿着刀跑了。

        “关键时刻都靠不住啊,唉!这怎么得了啊。”林奕身子向后一躺,头枕在大丽腿上,唉声叹气道:“还好有你们,要不然本少爷非得闹心死。”

        “少爷,樱桃好甜呢。”

        “啊呜!”

        “是不是很甜?”

        “再甜甜不过二丽。”

        “真的吗?不许骗人家哦。”

        “有位哲人说过,只有认真品尝过才有发言权,来来来,跟少爷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