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11章 聪明女人的报复

第11章 聪明女人的报复

        宴会上的气氛很好,大家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不只是何天乐一个人以混吃混喝的心态过来打酱油的,所有被邀请的人都是这种心思。

        因为他们不想当秦家的刀,更不想成为秦、林两家开战的牺牲品。故而能混就混,不管秦锋如何逼迫,他们把心一横,咬紧牙关不表态,爱咋咋地。

        能在商业上有所成就的人,都不是傻子。这些老江湖比秦锋看得明白。你秦家权势再大,那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明城还是明城,不可能成为你们秦家的封地。

        秦锋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焉能不怒?

        虽然很生气,但又不敢翻脸,他还得挤出笑脸与他们寒暄。

        秦家要在明城对付林氏,那么就离不开他们的支持。

        除非让他们看到林氏倒台的希望,落井下石他们比谁都积极,冲锋陷阵还是算了吧。

        宴会散了之后,何天乐回到家里,坐在办公桌前,把宴会上所发生的事情付诸于笔端,待明天妹妹起床之后审阅。

        ……

        林奕一大早就被电话吵醒,是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听那话音有约架的意思。

        “苍蝇采蜜,你给我装疯呢?”林奕暴脾气忍不了。

        “林奕,中午十二点,明港码头,不见不散。”

        “你要是不来,老子说你没用。”

        林奕扔下电话,气得直挠头,骂骂咧咧道:“好好的一场美梦,让你给搅和了,还有没有公德心?老戴,你死哪儿去了,准备车!”

        “少爷,老奴掐指一算……”

        “滚一边去。”林奕起床气还没消呢,没心情跟管家逗闷子。

        “先派人去明港码头踩点,我倒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我林巨侠叫板。”

        “少爷,不用那么麻烦,把电话号码给老奴就行了。”

        “电话号码当然要查,明城码头也要派人去踩点。懂不懂什么是小心使得万年船?那些把自己玩死的大人物,说到底都是不够小心,这人呐,一旦有了权势,尾巴就翘起来了,会变得目中无人的。古人云;慎始善终,你的明白?”

        “老奴明白,无论什么时候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是也不是。”林奕舔了下嘴唇,倒不是故意卖弄自己的学问,而是有感而发。

        “古人说慎始善终,意思是慎始,慎独,慎终。准备做一件事的时候要慎重考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要保持谨慎,事情快成功的时候,更要一慎再慎,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少爷大才,老奴听少爷一席话,胜读百年书。”

        “唉!”林奕话未出口,先是一声长叹,负手而立,嘴角微微上扬,矜持一笑道:“人生寂寞如雪啊。”

        “老奴懂了。”老奴颔首,郑重其事地说道:“明城今年的选美大赛必须提前,我家少爷空虚寂寞冷了。”

        “老戴。”

        “老奴在。”

        林奕转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我看好你哟”的表情。

        “老奴明白,老奴能体会少爷的不容易。请少爷放心,老奴愿立下军令状,今年的选美赛一定超过前几届。”

        林奕含笑不语,虽然没有明言表态,但从他的举止神态上不难看出,选美大赛很对他的胃口。

        他是要脸的,越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就越得注意吃相,不能太难看,否则会被人笑话的。

        这是一种境界,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解释,你是当禽兽?还是当禽兽不如?

        林奕的境界属于后者。

        一上午的时间都在演武堂里度过,随着林奕刻苦修炼太玄炼气决,丹田之气有所变化,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气越聚越多。

        “少爷内力深厚,一力降十会自不在话下。但如果遇见同样内力深厚的敌人,少爷不会武技,恐怕要吃亏的。”

        正在洗脸的林奕,闻听此言,不禁一怔,心道:王八拳虽然简单实用,但如果遇上狠角色,就有点不够看了。太极拳我会一点儿,可与人搏杀的拳法我不会,看来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老戴,我要学搏杀术,不要花架子。”

        “明白。”

        “还有刀剑,我也要学。”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人难找,倘若老奴一口气请来十八个武师,每人只需精通一样即可,如此一来就简单多了,少爷自己挑。”

        “如此最好,快去办。”

        管家老戴领命而去,林奕扔下毛巾,前往餐厅吃饭。

        因为中午与人约架,所以今天的午饭提前了。

        酒足饭饱后,林奕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

        就在他要坐车离开庄园之时,管家老戴匆匆跑来。

        “少爷,老奴联系好武师了,最快的后天到。”

        “别废话,快上车。”

        车队驶出庄园,向着目的地明港码头开去。

        而此时此刻,何家兄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影吃零食,把约架之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天天,我们真的不去赴约吗?我很想看林奕抓狂的样子,一定非常有趣。”

        “纠正一下,他没有哥哥想的那么肤浅,他是个聪明人。第一次他会很生气,但不会抓狂,第二次才会。所以,明天一早继续打电话约架。”何天天一边吃着薯片一边说道。

        “好的。”何天乐咧嘴一笑。

        何天天为了报复林奕,欲先将他激怒,然后再慢慢的把他引入自己精心设计的圈套里。

        她要把林奕的骄傲狠狠的踩在脚下,碾碎之后,再一片片给他拼凑起来。

        不是无聊,而是为了掌控。

        明港码头。

        “卧槽,十二点半了,狗日的,怎么还不来?”林奕坐不住了,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清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

        他面朝大海,诗兴大发,于是吟了一首诗。

        《大海啊全是水》。

        又过了半个小时。

        “狗日的,敢放我鸽子,你怕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一点半之前你若不来,我就不陪你玩了。”

        林奕朝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液,眉宇间隐现烦躁之色。

        直到现在,他还能克制情绪,但一个小时后,他爆发了。

        “走!”

        他铁青的脸色和沉重的喘气声,无一不是证明他已怒火冲天。

        他冷冽的目光令人不敢直视,更让人有种身陷冰窟遍体生寒的感觉。

        此时此刻,坐在车里的管家老戴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惊扰了少爷,遭受无妄之灾。

        他能体会少爷的心情,不但丢了面子,还被人当猴一样耍了。

        以林奕死要面子的德性,又怎会咽下这口气,无论如何,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出了这口恶气。

        “就这么点本事?激怒我?也罢,如你所愿。”林奕说着,打开车窗把手机扔了出去。

        “少爷,您这是……”

        “看不懂?他可以耍我一次,但我绝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现在着急不是我,而是他。耍我玩是要付出代价的。我怕到时候你特么玩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