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娘子,别拿我当坐骑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泼冷水的人

第四十九章 泼冷水的人

        琅千秋觉得,她大概是一辈子也学不会这么说话的,她但凡在说话的艺术上有这老头子一半的功夫,当初也不至于被那三长老让众人一通围攻,轰出了凤鸣山g。

        只是这位耆老说的这么一通话,让人感动,那也是真感动,毕竟琅千秋甚至还听见了几声响亮的擦鼻涕的声音和小声的啜泣,但是总有人不识时务……

        唔,倒也不能算是不识时务,只能说是那人说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而把现在这幅感人泪下的场面给破坏了罢了。

        先前那个奉命去查探尸体的屠户开口了,他猛的一扬手,大喇喇的开口道:“老先生,各位大人,你们不用让镇子里的这些人去回去看自己的亲人啦,地上的这些头,俺大多都认得哩!”

        那耆老也很是惊讶,他看着那个屠户,问道:“你大多认得?这镇子里的人这么多,地上的尸体也多的很,你说你全都认得,这不太可能吧?”

        那屠户憨憨的点了点头,笑道:“俺都认识的呀,他们以前都来过俺的摊子上买猪肉,全都认识着哩!”

        耆老好脾气的同他说话,道:“你认识便认识,但总归还是让大家伙回家去看一看自己的亲人,这才能安心啊!”

        那屠户指了指在长街上摆了一长条的人头,道:“看啥看啊,老先生,你就算是让他们回去看了,也看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他们家里的人都指定没事,为啥呢?是因为这些人从前都已经死过一回了,如今这样被人剁成块儿了扔在大街上,这是他们死的第二回了。老先生,俺不让大家伙回去,是给您老节省时间,您自己说说,这从前都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这还能问吗?他们回去问谁啊?”

        那耆老有些没听明白,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今日也总算是撞上了一个他接不上话的话题。他愣愣问道:“什么是死的第二次,那些人从前便已经死过一次了吗?”

        那屠户大喇喇的点了点头,挨个儿指给他看,道:“是啊,您老瞧上一瞧,这个是李家的那老太太,她办丧事时候的那猪肉还是在俺跟前买的呢!这是铁柱前两年刚娶的新衣服,听说是身子不太好,成婚还不到一年,就一命呜呼了……对了,老先生,您往那边瞧,那个头好像是您家老太太的,腐烂的太多啦,俺看不太清楚,模模糊糊觉得是,您过去瞅两眼?”

        那位耆老如遭雷劈,整个人愣在了原地,他家夫人已经去了许多年了,可是如今,这屠户却说她就在那里……

        一想起若是过去看的话,他就会看见一颗腐烂的头颅,这位耆老忍不住有些心惊胆战……但是他顿了顿,定了定心神,还是决定过去一看。

        他和夫人鹣鲽情深,自然是把她在世时的容颜记得十分清楚,如同刻在脑子里一样。是以就算是看见了眼前这个可怕头颅,他也能一眼认出来,这个头颅,从前,确确实实属于他的夫人。

        她从前温婉可人,贤良淑德,死后本不该有这样的命运,可是现在她却连一具全尸保存不下来。

        那老头眼眶湿润,声音颤抖,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都太过于魔幻,有许多不该发生、他本以为不会发生的事情,它确确实实的展现在了眼前。

        其实说起来,尸变之后的尸体和寻常的尸首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就算不是专业人士,也能够一眼就辨别出来那些是吃人鬼的尸体。

        可是现在众人的目光视线已经全都被地上的头颅吸引了,很不不会去仔细查看那些不同。

        在那位耆老之后,人群中也想起了抽泣的声音,显然也有人在地上的这些头颅当中认出了自己的亲人。

        更有甚者,还开始在那些残肢断骸当中四散奔走着,想要在地上的这些躯体当中找到还没有被那屠户拉出来排列整齐的、属于自己已经去世的亲人的身影。

        场面顿时乱了起来,有人思念已经过世了的人,根本就不会惧怕这个血腥的场面。

        人一多,眼睛也多了起来,能看到的东西自然也多了起来,不多时,终于有人出声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地上的这些尸体,不太像是正常人啊……”

        那人说话说的小心翼翼,因为这里的尸体都是镇民的亲人,一个不小心说错话了,就会得罪别人。

        但是因为他说的话都是事实,所以同他有一样疑惑的人也很多,听了这样的话,也都开始小声的议论着。

        毕竟特征太过于明显,指甲又尖又利,手掌完全变形,若是再观察的认真仔细一些,还能发现那些头颅的牙齿狰狞的不像样子,完全和人类应该有的牙齿已经不一样了。

        尸体埋在土壤之中,多多山上都会有些腐败变形,可是无论那些尸体变形成什么样子,都不应该是现在这样,非人似鬼。

        终于,在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当中,有人小声的提出了疑问,道:“这些不会都是吃人的鬼吧!”

        “吃人的鬼”这四个字一出口,周遭顿时就好像被人贴上了一道休止符,空气当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感慢慢的蔓延开来。

        相比较已经死的透透的,被切成了小块、砸的稀巴烂,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的尸块来说,显然还是会害人、会咬人、会吃人的吃人鬼要和让人害怕一些。

        前者不过只是看起来吓人了一些,实际上并不会对人造成什么伤害,可后者则不然,后者是他们千方百计想要逃避开来的噩梦。

        琅千秋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感慨还是该觉得好笑。这镇子里的镇民折腾了好半晌,到现在总算是把事情弄明白了。

        这个长时间困扰着他们,让他们无处可逃、只能待在这个镇子里,必须要花高价钱买宝符,最后才能在心焦与忧虑当中艰苦度日的吃人鬼,如今总算是弄明白了它们的真面目,可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吃人鬼的真正面目竟然是他们从前的亲人。

        他们的亲人死后不得安宁,从从坟地里爬起来,要吃了他们……这两种矛盾的感情顿时冲突起来,让人的心情跌宕起伏,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位耆老倒不愧是耆老,能在这个镇子里做到管事的地位,总该是有些真才实学,能够明辨是非的。

        他方才见到了自己去世夫人的头颅,整个人好像是挨了一击晴天霹雳,他已经受到了巨大的震惊与惊吓,之后的什么事情也都远不如这件事情对他造成的惊吓大,以至于他之后再听到了什么事情,也都能够坦然接受了。

        他仍是静静地看着那个已经已经快要腐烂了的头颅,目光陈静,眼神濡湿,好一会儿,才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了,总归是要将他们好好安顿了,让他们通向往生……”

        众人收到的冲击力太大,有许多人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仍然是处于一种呆呆愣愣的状态,只有少数一些人符合着点点头,道:“老先生说的对……”

        那耆老思量片刻,静静的看着自己的亡妻,他整个人像是突然之间老了十余岁,又像是马上要做出一个极困难、极具挑战的决定,好一会儿,他才轻声叹道:“还是让他们入土为安吧……修为同乡近邻,接下来,恐怕要劳烦大家再辛苦一些,在这里头把自己亲人的尸骸挑拣出来,安顿到自家的祖坟当中……若是实在是没有办法找出来的,大家也不必着急,这是咱们镇子里的大事,自然会有镇子帮忙料理……”

        他数年前曾亲自把亡妻的棺木送进了泥土当中,那个时候以为这就是人生当中最痛苦不过的事情了,却没想到今日竟然还要再经历一回,实在是世事难料,人生无常。

        人大多都有一个“魂归故里”的执念,便是他们已经死了,没有办法再说话了,他们的亲属也会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

        “入土为安”是最寻常也最执拗、最难以动摇的想法,尽管他们的亲人在昨天还是想要将他们吞吃入腹的吃人鬼,然而到了今日,这些吃人鬼“亡故了”,他们照样也想要将他们重新安葬,让他们重新陷入沉睡。

        这个想法是众望所归,因此在这位耆老提出这个想法之后,众人便纷纷点头符合,道:“老先生说的对,就按先生说的办!”

        他们好像是突然在这样的话语当中寻找到了一些让人安定的信念,先前的恐惧和慌乱终于微微散去了一些。

        可是这个时候,琅千秋就必须要站出来给他们泼冷水了,尽管她自己也觉得眼前这样的景象难能可贵,看上去也十分的美丽。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不留后患,她不得不打破这幅祥和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