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风华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没办法吃巧克力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没办法吃巧克力

        「这两个骰子,它可以是7+1,可以是5+7,可以是2+1,不过我喜欢8+3——」

        瞅着窗外突然大亮的天空,郑建国发现飞机已经到了云层之上,将厚厚云层扔在下面向北而去,话筒里传来了斯宾塞暧昧的声音:「我喜欢619,你不喜欢吗?」

        「噢,当然,我现在就很期待了。」

        郑建国心中怦然一动的就感觉某个念头迸发时,话筒里突然传来了奥黛丽的声音:「噢,斯宾塞,如果你不想面对555的情况,这个话题可以等到你们见了再继续——」

        「你那个飞机上还有别人?」

        斯宾塞好奇的声音里多了个声音时,奥黛丽的声音接着响起:「如果你不继续谈论619的话,我想那个女人就应该不是问题——」

        「那好,我要去送威廉和哈里上学了,过会见,亲爱的。」

        斯宾塞高了几个分贝的告别声传来,奥黛丽的声音响起:「我听着查尔斯在旁边说要和她一起去送威廉和哈里上学,她这话是说给查尔斯听的,她还在幻想。」

        「如果她没得到过,她不会再抱有幻想,你们回来吧。」

        郑建国眉头微皱的放下电话,房门被人推开大约翰出现,手里拿了两个文件夹道:「先生,这是凯瑟琳的调查报告,马修让人打了招呼才赶出来的。」

        点点头,郑建国探手接过了俩文件夹,美利坚这种车祸事故出结论的时间长达仨月,还有尸检报告也是差不多相同的时间要求,现在不到一个星期就能拿到,肯定少不了招呼。

        打开最上面这个,郑建国便见是警察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报告,内容只有薄薄的一页纸,结论简洁而又明确:「事故车辆脱离道路后与树木相撞,车辆超速行驶可能是导致车祸的因素之一,需参考尸检结果来排除驾驶人员是否涉嫌犯罪。」

        美利坚没有专门的交警,警察只分联邦警察FBI和地方警察,前者只负责跨州犯罪和反间谍的情报(这会儿还没将恐怖活动加入到职能里)。

        后者的地方警察又分州警以及郡警,前者只向州长负责,负责郡警不负责的所有事物,而凯瑟琳的事故发生在州界公路上,这份的调查报告便是由佛罗里达州州警出具。

        只是结论却让郑建国不能接受,单方事故也可能是猝发性疾病导致,比如最简单的偶发性眩晕,就足以让驾驶员把车开树上去。

        当然,有鉴于美利坚的酒驾和毒驾事故率,要远远高于偶发性眩晕的可能性,郑建国也知道这个结论没什么问题,于是便打开了第二份文件,就见抬头处列出了死因:「因外部撞击导致胸骨骨折,造成创伤性肺部损伤,导致心肺功能骤停。」

        郑建国又看了眼检查机构和人员,发现是州法医局验尸官路易斯·尼尔森医生,先前的那点担忧也就敛去。

        美利坚的法医系统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为住院医在经过4年的病理科学习后,按照相关要求去考法医证件,这也就是人们常识中认知的法医。

        而另一部分,则就是这种州法医局局长的验尸官,其职位不同于拿到法医证的公务员身份,而是属于要参加竞选的官员,需要拥有法医证或者去雇佣拥有法医证的人来履行职责。

        至于路易斯·尼尔森,便是自己拥有法医证的验尸官,于是郑建国便跳过尸检时间和其他身份身体的相关信息,落在关于外表创伤和自然疾病的部分,发现都是无后看向了最后面的毒理检查结果,不想就见到了行字:「吗啡检测阳性。」

        「凯瑟琳在嗑药?」

        郑建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吗啡这玩意是最早进入管制药品名单的独品,即便放在美利坚也是违禁药物,不过他却不敢相信一个深知独品

        危害的医生,竟然会自甘堕落到用这个来寻找刺激。

        只是郑建国还没想明白,旁边门被人砰的砸了下,郑立恒拿着奶瓶出现:「爸爸,我让妈妈给你带了点巧克力。」

        「查下她的医疗记录,」

        将文件夹合上交给大约翰,郑建国看向了进来的娘仨,开口道:「谢谢宝贝们。」

        「妈妈也是你的宝贝吗?」

        坐到沙发上的郑立恒一副小大人模样,问过便把奶嘴塞进嘴里,拿着双黑亮眼睛眨啊眨的,郑建国便面现微笑的挑挑眉头,看过旁边神情妩媚的奥黛丽,开口道:「当然,你们都是我的宝贝——」

        「那我能像妈妈那样亲你吗?」

        从嘴里吐出奶嘴的郑立恒双眼圆睁,郑建国却笑容有些僵硬的开口道:「怎么亲的?」

        「亲这里——」

        抬手探出纤细手指戳了戳自己额头,郑立恒满是希冀的话音未落,郑建国飞快点头道:「噢,当然可以,不过得需要你们在吃过饭后,擦干净嘴再亲——」

        这个年龄的孩子,对于一切都充满了好奇,郑建国说着到了奥黛丽身边,探手揽住她的腰在她额头上吧唧过,瞥过她闪着波纹的眼眸和因娇羞而微红面颊,瞅过俩瞪大了眼的娃道:「你们也可以这样亲妈妈的。」

        「那你能这样亲我吗?」

        郑立恒眨着好奇的眼眸问到,郑建国便看向了奥黛丽道:「这个暂时还不行,爸爸妈妈身上有可能带有让你们生病的细菌,这种细菌在爸爸妈妈身上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落到你们的身上,就会让你们——没办法吃巧克力。」

        「郑——」

        奥黛丽脸上的温馨消失,小鹿眼圆睁着看过郑建国,接着看向望来的俩娃,正色道:「爸爸妈妈也很想亲你们,就像你们很想吃巧克力那样想念,可这会把身上的细菌传染给你们,所以如果有人要亲你们,你们可以这样告诉他是不卫生的。」

        「细菌是什么?」

        一直默不作声的郑立桓开口问到,郑建国脑海中出现的某个念头便被打消,想了下道:「是一种肉眼看不见的生物,需要借助大的放大镜才能看见。」

        「什么是放大镜?」

        郑立桓接着又是一个问题,郑建国想过后解下了手腕上的表,冲着一米半远的儿子亮了下道:「这个距离你想看清上面的日历很难,而放大镜就是——」

        嘴上说着,郑建国拿着表到了郑立桓面前,指着表上的日期道:「帮助你看清小东西的工具,所以叫做放大镜。」

        「我想你现在可以考虑让他接触这些东西了。」

        奥黛丽到了爷俩旁边后说到,郑建国看了眼她发现是满满的期待,想起自己五月底就要去月球了,开口道:「那好吧,我让人送点你们用的小工具,咱们来玩可以大发现好了——」

        「可以发现什么?」

        郑立桓依旧好似个好奇宝宝,郑建国下意识开口道:「就是小到看不见的细菌,大到天上的行星,你是想看细菌还是想看星星?要是能够找到个新的行星,你还能给它命名——」

        「我想看星星——」

        郑立桓飞快说过,便见郑建国还在直直看着自己,就转头看向了奥黛丽,精致面颊上挂着满满的好奇,奥黛丽也发现了这货的异常,不过考虑着俩娃就在面前,放在郑建国胳膊上的手缓缓用力,神情不变的开口道:「儿子想看星星——」

        「噢,那就看星星——」

        回了神的郑建国探手在儿子脑袋上摸过,笑眯眯的看向了闺女:「你想看细菌还是看星星?」

        「我也要看星星。」

        郑立恒奶声奶气的喊到,郑建国便冲着旁边的

        大约翰点点头:「先找些孩子们用的天文望远镜,兴趣要从娃娃抓起——」

        「是,先生。」

        大约翰应下后转身离开,郑建国回过头摸了摸郑立桓的奶瓶子,开口道:「温度有些凉了,快喝。」

        「是给我买玩具去了吗?」

        郑立桓瞅着大约翰离开的门问到,郑建国便坐在了他旁边沙发上,开口道:「也可以这么说,如果你喜欢用它看天空,当然现在不列颠观测条件有点差,就是天上的云层会挡住视线——」

        「太阳——」

        郑立桓左右瞅过后指向了舷窗,郑立恒则是直接爬上沙发到了舷窗前,拿起小手指指了指外边,开口道:「现在没有云,那些云都在下面——」

        跪在沙发上趴到舷窗边,郑建国瞅了瞅窗外的景象,这会儿白天鹅已经到达了它的巡航高度,也就是对流层之上的18000米,所以窗外可以看到地球远处的弧度,而在下面正飘过一大块的积雨云,当然考虑到这会儿所处经纬度和季节,叫它积雪云才对。

        不过,这就不用给俩娃说了,郑建国开口道:「咱们现在坐在白天鹅上面,所以看着云都在脚下——」

        「那是什么?」

        郑立恒小手指戳了下玻璃窗,郑建国瞅着她指着的方向,就见一个光点反着光,正慢悠悠的从下面穿过,脑海中飞快冒出个UFO的念头时,旁边传来了奥黛丽的声音:「那应该是一架客机,只是咱们距离它太高了,要不是反射着太阳光,怕是还看不到。」

        「他们为什么飞那么低?」

        郑立恒将奶瓶塞进郑建国手里,他便瞅了瞅窗外,发现那个光点已经消失,也就开口道:「咦,那飞机飞的倒是够快,因为他们只能飞那么高,咱们的白天鹅比他们要高太多——」

        「这不是那架飞机飞的快,是白天鹅飞的足够块。」

        奥黛丽开口纠正过,郑建国也就醒悟自己灯下黑了,白天鹅的速度是2200公里,如果那架飞机是800到900公里的速度,这就是3000公里的差距,而且由于是相背飞行,每一秒的速度都差不多以一公里的速度拉远。

        想到这里,郑建国冲着看来的俩娃道:「嗯,妈妈说的对,咱们的飞机还很快,所以那飞机一眨眼就不见了。」

        郑立恒似懂非懂的看了眼老妈,又瞅瞅外边没什么好玩的,注意力接着转移,想起什么似的猛然间道:「对了,杰妮该起床了——」

        发现闺女没再追着问,郑建国是终于松了口气,这俩娃连续几个问题差点把他问住,目送郑立恒带着柯林去叫杰妮起床,奥黛丽到了旁边嘀咕道:「他们的问题都是纯粹的问题,不用解释的太细,那样他们也听不懂。」

        「嗯,他们还差俩月两岁——」

        郑建国也知道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这俩娃现在连数字都还数不到10,话能说的这么利索都属于超长发挥,真让他们理解飞机的上限下限,那才强人所难。

        之前郑建国之所以想要解释清,还在于他想多教一下孩子,而不是按照奥黛丽说的这样应付。

        当然,这点就不用给奥黛丽说了,因为说到最后还会扯出自己的担忧,郑建国装作被说服的点点头,很快郑立恒带着芭比娃娃杰妮去而复返,拎着小箱子大小的房子玩起了过家家。

        郑建国则拿出了要审的论文,去年由于克隆猪的加分,《Cell》算是正式摸到了顶级学术期刊的边,过去一年里接了不少克隆方面的投稿,而正是由于这些论文,让他掌握了目前学界部分的克隆方向。

        而之所以会用部分来形容,是因为郑建国知道这些投稿过来的,都是些想用综述或者鱼类蛙类来蹭热度,真正顶级的欧美实验室,这

        会儿应该都在憋大招,也就是牛羊猴这些。

        中美英三国虽然建立了联合实验室,郑建国却不相信其他诸如麻省耶鲁甚至州级实验室,就没有跟着做重复研究的。

        相反,郑建国通过俱乐部的关系,知道有几家顶尖的正在开展克隆猴方面的研究,其中进展最快的就是俄勒冈州立灵长类研究中心,据说已经有了进展。

        如果没有大约翰的回报,郑建国甚至怀疑是从艾斯特那边泄露的数据——

        郑建国看起了论文,奥黛丽也没闲着,找出装了毛线和毛衣针的袋子,坐在旁边一边打着线衣,一边看柯林和俩娃玩,一时间气氛变的温馨而又祥和。

        只是没过多久,大约翰带着服务员送茶水时,将个便签纸放到了郑建国的手里,他接过后瞅了瞅,将论文放进文件夹里起了身。

        奥黛丽瞥了眼手中的毛衣针不停,瞅着郑建国不做声响的离开,便开口道:「过会下了飞机,爷爷奶奶要是亲你们的话,你们记得要让爷爷奶奶亲,先前爸爸说的要求不适用于爷爷奶奶——」

        看了看四周,郑立恒奶声奶气道:「为什么?爸爸不让亲~」

        免费阅读..

        /74/74686/31482153.html